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關於第三百七十七章的免費說明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這幾天我正在考慮換工作,美國通用電氣那邊是三天兩頭的打電話催我,傑克※#183韋爾奇那小老頭兒太不夠意思了,也不先跟我說一聲就向他們推薦我了,煩呀!大概就是這樣了。」 「少放一點。」 ...

「我日!豬也比現在的我強!兄弟呀,我現在的日子那簡直是『豬狗不如』呀,還不如豬呢!人家豬還不愁吃不愁住的,整天都睡大覺呢!我呢,一個月累死累活的,就***一千三百塊錢,房租一交就剩下九百,夠買幾包煙?1

最絕的一次,老秦喝醉了,從一家酒店裡歪歪扭扭的出來后,看到幾個人正要鑽進一輛帕薩特轎車。他不知道是著了什麼魔,就單單看上這輛車了,一把將人家拉住,抱住人家的腰就嚷嚷著說想搭個車。人家不同意,他就急了,破口大罵對方不夠哥們兒。趁人家不注意,他一腦袋就扎進了人家的車裡,然後就趴在車裡翻江倒海地狂吐不止,把車後座給吐得一塌糊塗!

正說著,老毛的手機響了,他接完電話就罵開了。

「馬可,看不出來呀!人模狗樣的了哦1,老毛一邊xian著馬可的西裝,一邊呲著一口黃牙拿馬可開涮,「在哪裡做ceo呢?」

老毛憨笑著拍了拍馬可的肩膀,眼睛里有種真摯的情感,馬可也笑了笑,在老毛乾瘦的胸口上捶了一拳,「老毛子,好運1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她們就住在馬可最不想路過的樓裡面。四年前,她來青島時,就曾住在這座樓,那段時光馬可永生難忘。四年過去了,樓下的一草一木,似乎還是以前的樣子。這裡有太多的回憶。每次走過這裡,馬可都會有種莫名的傷感,今天也不例外。

馬可笑了笑,自己也只不過是像他們一樣的人,卻在為他們而思考,自己很可笑。

老毛被氣得直接想把馬可掐死!

煙齡十年,卻沒抽過什麼好煙,也算老毛人生的一大悲哀了。

兩個抱了抱,馬可聞到老毛身上刺鼻的煙草味,卻感覺非常的親切。

以前在大學的時候,只在閱覽室看些雜誌報紙之類的,很少去枯燥的圖書館。等到畢業離開學校了,馬可才突然懷念起學校的圖書館。一有時間,馬可就到圖書館里看書,找把椅子,在一個角落裡安安靜靜的抱上本《伊豆的舞女》或者《百年孤獨》,一讀就是一天。這種愜意與安靜,只有離開大學后才會懂得去珍惜與感受。

馬可正低頭往圖書館走去,突然肩膀一震,馬可吃了一驚,回頭看了看,是以前的大學同學——大竹桿老毛。

老毛拉著他就往路邊的石凳上摁,然後就兩隻眼發著光,直勾勾的看著馬可問,「都多久不見了!你小子都去哪裡了?」

「要筷子?」

馬可笑著問,看著又瘦了一圈的大竹桿,馬可感覺把他和豬聯繫在一起,本身就很滑稽。

「還沒定呢,反正是咱學校的管理學院的。你小子啥時候賣上保險了?上次聽別人說你不是在搞電腦耗材嗎?」,老毛的語氣充滿了關切與真誠。

老毛匆匆告別了,馬可看著他那略顯憔悴的背影,不禁感嘆生活的無奈。馬可以前對老毛還相當的反感,現在卻明白自己當初的那幫兄弟是那麼的可愛。

「去你的,我懶得和你吵了,我要回去了,你沒課?」,馬可整理了一下籠子。

他把涼皮遞給馬可,馬可接過袋子,微微向他笑了笑,賣涼皮的人也向他笑了笑。

老毛有些黯然,長長吁了口氣。

「工作呢?」,馬可看了看老毛的煙,三塊錢一包的哈德門,看來此君當真是混得夠慘淡了。

「你怎麼考研了?想當初你不是說考研的人都是豬嗎?!你自己怎麼也往豬圈裡鑽了?」

「現在是一邊工作一邊看書了,真***累1

大學里老毛的最大理想是成為某一捲煙廠的形象代言人,然後就——

馬可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認識吃了他五年涼皮的自己。但這不重要了,馬可感覺這樣已經很親切了。

此君經常喝醉酒後,到大街上揮舞著空啤酒瓶,大喊著:「我一聲令下,踏平青島1,然後就唱起陝北民歌,醉醺醺的半睜著眼在馬路中間昂首闊步!他走到哪裡,哪裡就響起汽車的急剎車聲和司機們的咒罵。他還渾然不覺,繼續漫步人生路。

他們忙碌依舊。學生們換了一屆又一屆,而他們的生活似乎永遠都是這樣的,仍舊賣著他們的涼皮和肉夾饃。雖然每天都為學生們做著肉夾饃和涼皮,但他們不知道學生們的故事,而學生們雖然每天都在吃他們做的小吃,卻也同樣不會在意他們的生活。

「考什麼專業呢?」

可惜最後連煙絲也消耗光了,老毛就只好滿學校的撿煙頭兒,從裡面剝煙絲,然後塞到煙袋裡吸幾口過過癮,kao這方法他竟然又堅持了一個月!而那個月校園裡是出奇的乾淨,全學校沒有一個煙頭!

老毛衡量什麼東西的價值的時候,統統換算為「某某東西夠買幾包煙」,這就是煙鬼的思維方式。

「哈哈,馬可你就吹吧1

他幾乎是習慣性的拖口而出。

兩個人要去的車站一個在南門,一個在西門,所以很快就分開了。

「小公司,不值一提,ibm!剛剛從微軟跳槽,操,比爾※#183蓋茨嫌我比他有能耐,怕我賺的錢超過他,讓他丟面子,就把我的副總裁給撤了!然後呢,小日本的索尼,松下和東芝什麼的,就非要拉我過去做亞洲區總裁,你想呀,我這麼愛國的人怎麼可能為了區區1000萬年薪當漢jian呢!後來去了芬蘭,喜歡那裡的空氣清新嘛!在諾基亞幹了半年,感覺自己半年裡把公司發展到了頂點,已經沒有提升空間了,就又到了ibm作ceo了,我喜歡挑戰嘛!這幾天我正在考慮換工作,美國通用電氣那邊是三天兩頭的打電話催我,傑克※#183韋爾奇那小老頭兒太不夠意思了,也不先跟我說一聲就向他們推薦我了,煩呀!大概就是這樣了。」

「少放一點。」

9老煙槍與大酒鬼

「韓雪佳呢?」

無奈始終沒有遇到慧眼識英才的伯樂,這令老毛不禁感嘆自己英雄無用武之地。

馬可到北面車站上了公交車,當車再次經過西門時,馬可默默看了看西門外的這些人。

馬可想去泡會兒圖書館。

這次馬可要了一份涼皮。

後來老秦被學校記過處分,當時處理他的老師一聽他的違紀原因,都笑得趴在辦公桌上爬不起來了。

馬可不禁笑了笑,大學生活可真夠瘋的,就像夢一樣。只是不知道老秦現在在哪裡了。

這傢伙與老毛不同,他專攻酒精學,嗜酒如命。生性狂放的老秦,喝上酒就更加驚世駭俗了。

此君雖然吸煙無數,卻極少抽過高於四塊錢一包的煙。畢竟老毛煙草消耗量巨大,而口袋裡的錢又非常有限,所以為了保證供應,只能犧牲質量了。

「破產倒閉了唄,還是干這種沒本的保險買賣適合我呀,呵呵。用迪克牛仔的話說就是,我一言難盡,忍不住傷心呀——」

馬可和老毛從來都是一句正經話也沒有的。

這傢伙是有名的天王級的大煙槍,世界第一等的大煙鬼,據說他的嘴和鼻子每年排放進大氣層的煙塵和懸浮顆粒的數量,在世界上僅次於火力發電站和火葬場的大煙囪!很多人認為南極上空的臭氧空洞,他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以前在學校時,這傢伙就整天叼著煙,一天不抽掉三包煙就不是老毛的作風。他的口號是:飯是可以不吃的,但是煙是絕對不可以不抽的!

「還能去哪裡呀,就是歐洲美國,美國歐洲的一直飛,閑著沒事就去去牛津哈佛演講,再不就是白金漢宮白宮的一直忙著赴宴——」

大概一個小時后,馬可就起身告辭了。沿著那條街,馬可又拜訪了幾戶居民,可惜效果不是太好。反正已經有所收穫了,馬可心情不錯,就回了h大。

跟老毛聊了那麼久,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馬可沒有時間去享受書香的樂趣了。所以他快步走到了白靜她們宿舍樓下。

「她下午有課,已經去教室了,幹什麼,一會不見就想她了?」,白靜調皮的眨眨眼。

但是很不幸,即便如此,老毛的煙草供應有時候也還是難以為繼。最慘的時候,實在買不起成包的煙了,老毛不知道去哪裡淘來了一桿一米長的大煙袋和一大方便袋煙絲!於是學院里的教授們就有幸看到身材像個竹節蟲的老毛在他們的課堂上扛著一米長的大煙袋悠然的噴雲吐霧的滑稽場面了。

「我日,公司那幫鳥人!馬可,我得馬上去找管理學院的一個導師了,下午***還要趕回公司去,時間太緊了,我們以後再好好的聊聊!不好意思了,兄弟1

馬可倒是想起了當年堪與老毛齊名的另一位高人——陝西人老秦。

西門外有很多賣小吃的商販,都是馬可熟悉的面孔。大學里馬可吃了他們四年的涼皮和肉夾饃。每次從這裡路過時,馬可都會買一些帶回去吃。可能馬可對這裡的一切都很留戀吧。

「嗯?今天就是清明節?」,馬可一愣。

「不了,我還有事的。」,馬可有些心不在焉。

不過馬可很快調整了自己的心情,給白靜打了電話,不一會兒,她就提著空籠子下來了。

馬可費了好大勁兒才找到那個客戶,他看了保險計劃書,不置可否。馬可便邀請那人參加客戶聯誼會,沒想到出奇的順利,他很爽快地就同意了。馬可在心裡喊了聲萬歲,憑他的感覺,這個單差不多大功告成了。馬可陪那人侃了一會兒足球,什麼歐洲冠軍杯,意甲英超,賭球黑哨,狂侃了一通,捎帶著又把中國男足罵了個狗血噴頭。

「當然沒有了,我們一起走吧,我也要回家過清明節了。」

老毛身高一米八二卻只有一百來斤,簡直就是一串鮮排骨,精瘦如大竹桿,以前是馬可隔壁宿舍的。

經此一戰,老毛成為「骨灰級煙鬼」的代名詞而名揚學院,成為眾多煙鬼頂禮膜拜的偶像。

馬可不禁笑了,生活真是奇妙,四五年了,有些東西還是一點也沒有變,有些東西卻早已是難尋蹤跡了。

他邊說邊點上一支煙,又開始煙霧繚繞了。

「對呀,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我家玩呢?我媽做的菜可是很好吃的,你不是最愛吃她做的香汁茄子和酥炸菠菜嘛1

賣涼皮的人給馬可加了一小勺子辣椒,就把袋子繫上了。然後他把涼皮套進另一個塑料袋,放進去一袋調料。

「哦,不用了。」

「要辣椒嗎?」

賣涼皮的人打開一個裝著已經切好的涼皮的塑料袋,夾了些黃瓜絲和麵筋塊兒放進去,然後淋上一些花生醬。他把小勺子cha進放著辣椒的缸子里,看了一眼馬可,還是那一句話——

兩個人如太空漫遊般地一通窮吹猛侃之後,總算又回到了地球表面。

當老秦醒過來,就已經被警察治安拘留了,那輛車是市政府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