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七十七章道基(免費章節)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二十個名額?」百里奚劍眉微挑。 「普通天才弟子一生都無法感悟出劍意,就算有傳承台相助也是如此,我想這二十個名額足夠了。」庄不周點著頭。 百里奚仔細想象,覺得這庄不周這番話在理,也就同意...

「楚歌宗主,劍域之圖中原本就存在無盡變數,諸宗弟子前往劍域之圖的目的就是為了歷練,因此歷屆以來都有諸多宗門翹楚死在劍域之圖,我刀劍閣翹楚夜太生這次隕落於你們琅琊宗中都沒說什麼。」刀輕涯尖聲笑道,一股極為陰冷卻極為強悍的氣息波動自體內蕩漾而現,整個身體如巨山般橫於楚歌前方。

「刀輕涯閣下這番話在理,況且蘇敗此子並非是隕落在方君涯和天機手中,楚歌宗主又何必遷怒於他人,這未免顯得你們琅琊宗氣量窄校」天涯閣宗主秦逍遙踏空而出,雖面帶笑意,然那雙目卻有著陰森森的光芒涌動,猶如隱藏在黑暗中的毒蛇。

百尺宗宗主百里奚雖然未出言,不過他同樣朝前邁出數步,以表明他的態度,年邁的身影在這一刻徒然節節拔高,眼神頗為平靜的望著楚歌,他知道楚歌若因為這事情遷怒方君涯和秦天機,絕對也會涉及周談秋,他百里奚可以不管方君涯和秦天機的死活,但周談秋作為他的弟子,他不得不管。

唯獨庄夢閣宗主庄不周靜靜的矗立在半空中,低眸望著劍意傳承台,彷彿這件事情和他庄夢閣無關。

三股強悍的威壓如風暴般在天地間橫掃開來,道道漣漪在楚歌的周圍蕩漾而現,楚歌的步伐卻始終那般從容,不徐不疾的向前走去,一雙深邃的眼睛掃向刀問天以及秦逍遙等人,猶如蒼鷹俯瞰著大地,帶著一股睥睨天下的傲氣,淡淡道:「我楚歌平生有兩件最大的憾事,其一看見昔日的兄弟戰死宗門前我卻未能出劍,其二親自將妻兒送到秋道武宗當人質,至今妻子的遺骨尚在秋道武宗中未遷回琅琊。」

「蘇敗,他是蘇贏唯一的骨肉,他如果是技不如人死在同輩手中。我楚歌不會說一言半語。」

「但他卻是死在我們這一輩人手中1

楚歌原本有些平靜的聲音在這一刻如同萬雷轟鳴般響徹天地,所有人都為之一驚,他們頓時察覺到周圍天地間的靈氣居然暴動起來,一道道劍氣自楚歌身上洶湧而出,高達百餘丈,照耀虛空通透。

秦逍遙和刀問天的眼瞳徒然一縮,此刻面對這道修長的身影他們竟是不由自主地產生出一種渺小的感覺。

「道基境1百里奚微垂的眼皮輕微一顫。滄桑的眸子中徒然爆發出精光,仿若第一次見到楚歌般細微打量著他,蒼老的面孔上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意:「楚歌宗主不愧是昔日能夠和蘇贏並駕齊驅的天才,不聲不響間便打破先天桎梏踏至道基境,今後我荒琊州又多出一名道基境強者,實在是可喜可賀。」

「道基境。楚歌你藏的還真深,幸虧這次通天劍樓的封印未破除,否則這通天劍樓恐怕是要落入你們琅琊宗手中。」秦逍遙陰冷的眸子中漸漸顯現些許忌憚,他看著楚歌,就好像看著一座無法攀越的高山。

刀問天面露驚疑不定的神色,望向楚歌的眼神中也是忌憚無比。

在場的強者中唯獨庄不周神情未變,俊朗的面孔依舊保持著古井無波的神色。就算他聽到楚歌突破至道基境,他的眼神也未起波瀾,而是靜靜望著劍意傳承台,第九十九道台階處。

「道基境,我記得宗門強者曾言武道四境后便是道基境,沒想到宗主的修為已經突破至道基境。」談書墨沖著悲戀歌笑道,彷彿要心中的那股瞥屈全部宣洩出來,「不過宗主他們曾提起的皇道境又是什麼?」

悲戀歌空洞的目光停落在楚歌的背影上。眼中難得湧出些許狂熱,「入道,凝氣,天罡,先天這四境為武道四境,亦被稱為武道築基,而其後就是問鼎四境。分別為道基境,王道境,皇道境,帝道境。至於其中的具體劃分我也未曾接觸過。不過聽聞末劍域的最強者就是皇道境,西陀爛柯殿主,武盟。」

「按照末劍域中的說法,西陀爛柯殿主和武盟等人都是被稱為問鼎皇者。」屠莫河低語道,雙手緊攥,望向楚歌的眼神中儘是狂熱之色,「若宗主能夠再進一步,他就能夠成為問鼎王者。」

「問鼎皇者。」白帝和素紅塵嘴中噙著這個陌生的字眼,此刻他們終於知道諸宗強者為何不惜代價要誅殺蘇敗,同時白帝和素紅塵又有些惋惜,抬眸望著那座化為虛無的巨門,可惜。

劍氣風暴在天地間瘋狂的掀起,楚歌不徐不疾的向前走去,他每踏出一步便有著轟鳴聲在他腳下響起,他的腳步仿若踏在諸宗強者的心頭,諸多刀劍閣先天強者臉色劇變,豆珠大的汗水自額頭處翻滾而落。

「恭喜楚歌宗主突破桎梏,今後我荒琊州在末劍域中的地位又會提高不少。」刀問天硬著頭皮擠出一抹笑容,旋即眼神卻再次變得凜冽起來:「不過楚歌宗主你可能忽略了一點,這裡是劍城,就算你已經是道基境的修為在這裡也只能展現出天罡境巔峰的修為。」

「五宗先輩曾約定,劍域之圖中諸宗強者不得對後輩出手。」

秦逍遙雙手也是一拱,輕聲道:「這件事情確實是我等理虧在先,我等事後會給楚歌宗主一個交代,況且追殺蘇敗的並非是天機和方君涯,如今劍域之圖關閉,那些追殺者也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

「代價?一名皇道境強者,秦逍遙你認為你們給我一個怎麼樣的代價?」楚歌瞥了秦逍遙和刀問天一眼,旋即目光便是投向遠處身形劇顫的方君涯和秦天機身上,一道道波紋驟然在天地間蕩漾而出,眨眼間便是形成狂暴無比的風暴,其內滲透而出的滔天威壓,使得四周諸宗強者倒吸口冷氣,秦天機和方君涯兩人更是瘋狂的朝後退去,駭然的望著周圍蕩漾而現的風暴,「心劍之術。」

可怕的劍意自風暴中蕩漾著,整個天地彷彿都籠罩在這場風暴中。

「宗主曾言琅琊宗最可怕的就是心劍之術以及萬神劍劫,特別是心劍將劍意詮釋的淋漓盡致。」

「媽的。楚歌難道真的不怕我刀劍閣和天涯閣對他們琅琊宗開戰。」秦天機全身劇烈顫慄,陰冷的面孔變得猙獰無比,後退的同時,其身上的氣息卻是徒然暴漲起來,顯然是點燃自身的真火。

方君涯的氣息也是暴漲,只是他怎麼退,眼前的風暴還是將他的身體淹沒。

「混蛋1

「楚歌你別太囂張。就算你突破道基境,我刀劍閣亦無懼。」

刀問天和秦逍遙兩人皆是怒吼而出,同時兩道璀璨刺目的光芒自天地間閃現而出,兩道劍意快若閃電般的向著那片風暴撕裂而下,將這場風暴撕裂開來,同時兩道狼狽無比的身影再次顯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只是見到這兩道身影的剎那。諸宗強者皆是倒吸口氣,只見方君涯和秦天機兩人彷彿被萬劍洞穿過似的,密密麻麻的血洞布滿全身,鮮血狂濺。

同時,方君涯和秦天機兩人的右臂皆是不知所終,若非兩人身上還殘留一絲氣息,他們甚至會懷疑兩人已死。

可怕。諸宗強者望向楚歌的眼神都變了,不敢直視。

楚歌視線緩緩掃過方君涯和秦天機,眉頭卻是驀然一皺,這座劍城不僅封印住他的修為,同樣也封印住劍意的力量,否則這場風暴頃刻間就能夠將這兩人撕裂。

「楚歌……你這真是要與我們刀劍閣開戰?」刀問天面色陰沉,森冷道:「雖然我刀問天的實力不如你,但你認為單單一個琅琊宗就能夠與我們四宗為敵嗎?」

這個時候。刀問天也只能希望楚歌會因為忌憚我們四宗聯手而有所收斂。

「呵呵,庄夢閣和百尺宗可是也參與過此事,兩位還要繼續旁觀嗎?這次楚歌能對我宗的秦天機出手,接下來要對付的就是你們兩宗。」

秦逍遙似笑非笑道,雖然忌憚楚歌展現出來的實力,但是憑藉在場的諸宗強者他倒是沒有過多的慌張,他知道楚歌再強也不可能使得琅琊宗壓制住其他宗。

「呵。這件事情我庄夢閣魯莽了,事後我庄不周會給楚歌宗主一個交代。況且,我庄夢閣和琅琊宗已是同盟關係,庄某就勸兩位一句。不要妄想染指這座劍意傳承台。」溫和的輕笑聲自上空響起,這笑聲彷彿一陣和煦的春風驅散天地間瀰漫的劍氣,庄不周緩緩抬起頭,一股滔天的威壓頓時在庄不周身上滲透而出。

這股威壓使得刀問天和秦逍遙臉色劇變,難以置信的看著庄不周:「道基境1

從那裡,他們察覺到的威壓絲毫不亞於楚歌身上湧出的氣息。

「刀問天,借刀殺人這種拙計也想用在老夫身上,老夫也奉勸兩位一句,這座劍傳承台不是你們兩宗可以染指的,若不想隕落的話還是趁早離去。」百里奚也是御空而出,在他身上赫然也蕩漾出一股屬於道基境的威壓。

又一名道基境,刀問天和秦逍遙兩人臉色劇變,他們沒想到百里奚這老狐狸居然也是道基境。

若單單一個琅琊宗,憑藉刀劍閣和天涯閣的實力,他們尚且不懼,而如今百尺宗和庄夢閣都是站在琅琊宗這方,他們根本沒有餘力反擊,況且庄不周和百里奚也是不聲不響就突破道基境。

刀問天和秦逍遙兩人相望一眼,皆是看到對方眼中的不甘,難道要放棄劍意傳承台?

「庄不周,百里奚,你們如今站在琅琊宗這邊,兩位就不怕楚歌過河拆橋?」秦逍遙仍然不死心,試圖拉攏百里奚和庄不周。

「這個就不需要秦宗主擔心,我想以老夫的實力還是有些自保之力。」百里奚呵呵道,同時若有深意的望了楚歌一眼。

庄不周也是淡淡一笑,體內洶湧而出的威壓卻是越來越恐怖。

秦逍遙和刀問天兩人不甘的望著下方的傳承台一眼,旋即憤然拂袖離去,轉眼間整座死城就只剩下琅琊宗和庄夢閣以及百尺宗。

庄夢閣和百尺宗的先天強者皆是緊繃著身軀,周談秋眼神滿是戒備,深怕楚歌撕破臉面對他們百尺宗出手,只是讓預想不到的是楚歌接下來壓根就沒提起過這件事情,而是向百里奚以及庄不周商討劍意傳承台的事情,「就按照雲太虛和貴宗先前所提出的約定,這座劍意傳承台屬於我琅琊宗,但是你們庄夢閣和百尺宗每年都有二十個名額進這座劍意傳承台修鍊。」

「二十個名額?」百里奚劍眉微挑。

「普通天才弟子一生都無法感悟出劍意,就算有傳承台相助也是如此,我想這二十個名額足夠了。」庄不周點著頭。

百里奚仔細想象,覺得這庄不周這番話在理,也就同意下來。

這座劍意傳承台龐大無比,顯然是無法通過劍陣。

經過商討后,百尺宗和琅琊宗決定護送楚歌將這座劍意傳承台,三宗弟子浩浩蕩蕩的離開這座死城。

李慕辰走在後方,望著前方的庄不周和百里奚,「這件事情難道就這樣算了?」

楚歌有些沉默,半響后開口道:「我之所以只對刀劍閣和天涯閣出手,是因為我早就察覺到庄不周和百里奚的修為,我們琅琊宗再強也無法做到以一敵四。」

「只能退而求其次,打一半,拉攏一半。」

楚歌雙眸虛眯,望著劍意傳承台,繼續道:「況且,這座劍意傳承台牽扯的利益太大,我琅琊宗若是獨佔的話,難免會引起其他四宗的聯手。」

「這四宗倒是其次,一旦劍意傳承台的消息泄露到其他州,那時候我們琅琊宗要面對的就不僅只有這四宗。」李慕辰若有所思道。

「風險和機遇是並存的,這座劍意傳承台若是運用得當,我們琅琊宗就能夠崛起,若是稍有不慎,恐怕就是滅宗之災。」

楚歌淡淡道,其眼神卻在這一刻徒然凜冽起來,「至於蘇敗這孩子,他絕對不會白死,刀劍閣和天涯閣我遲早會將他們從荒琊州中抹除,還要那西陀爛柯殿也是如此。」

李慕辰沒有懷疑楚歌這番話中透露出的決心,問道:「他真的沒有毫無生還的希望嗎?」

聞言,楚歌立即沉默下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