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七十六章生死?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閉,洪嘯師弟和周陽師弟他們就會被封印在劍域之圖中,而劍域之圖內的威壓會暴漲數十倍,留在其中豈不是九死一生。 書生和林瑾萱等人臉色煞白,若先前他們心中還存在些許幻想的話,如今這絲幻想立即蕩然無存...

陰霾的蒼穹下,肅殺的陽光透過雲層照耀在這座荒蕪的死城中,留下片片斑駁陰影。

一座磅厚重的石台靜靜的盤旋在死城上空,下方赫然是起伏的石碑,此刻百餘道身影紛紛落在石碑的兩側,渾身皆是縈繞著濃濃的殺意,眼神冰冷的注視著天穹盡頭處,無數雷霆縱橫交錯的地帶,一座磅恢宏的巨門閃現著刺目的光芒。

整座死城顯得格位死寂,靜的只剩下眾人沉重的呼吸聲。

秦天機眼神略微有些不甘的望著那座恢宏的傳承台,眼角的餘光掠過一側的染婉玉和周談秋,他沒想到這兩傢伙居然會在最後一刻倒戈相向,凜冽的寒意在他眸子中迅速流轉。

染婉玉美眸輕輕撇了一眼秦天機和方君涯,淡然道:「這世界上原本就沒有絕和朋友,只有絕對的利益,琅琊宗提出讓我庄夢閣無法抗拒的條件,我庄夢閣自然是要站在琅琊宗這方。」

「染妹子說的對,琅琊宗將劍意傳承台與我兩宗共享,我百尺宗又何必與你們為伍,況且你們刀劍閣和天涯閣得到這座劍意傳承台後,恐怕就要對我百尺宗兵刃相見了。」周談秋爽朗笑道,眼神帶著些許火熱盯著這座劍意傳承台,他也沒想到在最後時刻,邊道城和雲太虛居然選擇妥協,做出退讓。

「兩位未免想的太天真,琅琊宗最出色的天才可是隕落在你我手中,你說琅琊宗會輕易罷休。甚至履行約定將這座劍意傳承台拿出來與諸位共享嗎?」。

方君涯臉龐輕輕抽搐,一道噙著些許嘲諷的聲音從其嘴中說出。

周談秋和染婉玉兩人臉上的笑意驟然凝固住,眼角的餘光掃過琅琊宗那方,他們能夠察覺到那道道眸子下翻滾的凜冽殺機,旋即驀然一嘆,他們知道琅琊宗對於這件事情絕對不會輕易罷休,只是兩人也不懼琅琊宗是否會違背先前的約定,他們知道琅琊宗實力雖強,但還沒強到能夠以一敵四的地步。

「想要佔據這座劍意傳承台,琅琊宗只能和我百尺宗以及庄夢閣結成同盟。」周談秋深思熟慮的想到。

咻!咻!咻!

毫無聲息的天際處。尖銳的破風聲徒然響起。只見在那恢宏的巨門中有著百餘道流光暴掠而出,他們的速度恐怖無比,眨眼間便是掠出數十丈,鋒利的劍氣將天空上的雲層撕裂出一道道痕。

這些身影剛剛止住的剎那。一道道驚呼聲在下方的劍城中爆發而起:

「宗主。是宗主。宗主和諸位長老回來了。」

強悍無比的威壓自天機處瀰漫而出,諸宗強者剛剛現身的剎那,其目光皆是直勾勾盯著下方懸空而立的劍意傳承台。狂熱無比,絲毫不掩飾臉上顯然出來的貪婪。

「天啊!真的是劍意傳承台,沒想到老朽在有生之年能夠親眼目睹劍意傳承台。」

「我已經快要接觸到劍意的門檻,若是能夠登上這座劍意傳承台,一定能夠徹底領悟劍意。」

「得到這座劍意傳承台,我宗他日必然能夠崛起,甚至擠進末劍域霸主級別勢力。」

就連往日里從容不迫的諸宗宗主,他們的呼吸也罕見變得急促起來,作為一宗之主,他們比誰都明白這座劍意傳承台對宗門而言意味著什麼,凜冽的殺機在天地間瀰漫而出,周圍洶湧而動的空氣彷彿凝固祝

「還真是劍意傳承台,不知道是誰煉化這座劍意傳承台。」李慕辰感受著這座傳承台上瀰漫的威壓,目光掃過傳承台頂端的劍旗,其目光落在琅琊宗這方弟子身上,然當看到邊道城和雲太虛等人狼狽的樣子時,李慕辰眼中殺機閃現:「怎麼回事?」

邊道城和雲太虛兩人御空而起,面露愧疚。

雲太虛雙眸泛著血絲,眼神冰冷徹骨的盯著一側的方君涯和秦天機道:「宗主,首座,太虛愧對兩位對我的厚望,這座劍意傳承台雖然被我們宗內弟子煉化,但我們琅琊宗卻是付出慘重無比的代價。」

聽到前半句,李慕辰臉色微喜,這屆琅琊宗弟子果然不負他們的期待,居然有本事煉化劍意傳承台,但是聽到後半句話的時候,李慕辰臉色劇變,目光下意識的朝下方望去,試圖尋到那道熟悉的白衣身影。

「蘇敗人呢?」李慕辰聲音中帶著些許顫音,一種不好的預感在他心頭湧現。

「首座,蘇敗師弟現在還在劍域之圖中,你們快點去劍域之圖中將蘇敗師弟帶出來。」下方,青峰迫切無比道,他的臉色顯得蒼白無比,顯然煉化這座劍意傳承台上的劍旗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李慕辰諸多琅琊宗強者眼神皆是一變,紛紛轉身望向後方的巨門,只見那遊走於天地間的雷蛇在這一刻漸漸潰散,同時,矗立於無盡雷霆中的巨門也化作虛無,直至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時,這道巨門徹底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見到這一幕,秦天機和方君涯等人臉色也是劇變,劍域之夢關閉,洪嘯師弟和周陽師弟他們就會被封印在劍域之圖中,而劍域之圖內的威壓會暴漲數十倍,留在其中豈不是九死一生。

書生和林瑾萱等人臉色煞白,若先前他們心中還存在些許幻想的話,如今這絲幻想立即蕩然無存。

劍域之圖的可怕,他們算是親身體驗過,特別是其間瀰漫的威壓,足以讓山石崩裂。

「就算劍域之圖沒有關閉,以蘇敗那薄弱的修為還能擋住五名先天強者的圍攻嗎?」。方君涯輕笑道,同時向刀劍閣宗主刀問天和首座刀輕涯拱手。

刀輕涯眉頭微皺,望向方君涯:「周陽還在劍域之圖中?」

「嗯1方君涯點點頭道:「連同天涯閣的洪嘯以及庄夢閣的姬月,百尺宗的韓躍,還有琅琊宗的劉子昂,這些人都還在琅琊宗中。」

說到這裡,方君涯戲虐的目光掃過楚歌和李慕辰。

刀問天眉頭也是一皺,先天強者對於每個宗門而言都是中流砥柱的存在,失去一名先天強者雖然不影響宗門的整體實力,但是宗門想要重新培養出一名先天強者就要耗盡巨大的資源。

方君涯彷彿看出刀問天的心思,訕訕一笑道:「若洪嘯師弟能夠斬殺蘇敗此子,就算他隕落在劍域之圖中也算值得的。」

「值得?殺一名螻蟻般的弟子付出一名先天強者的性命?」刀問天溫怒道,眼神陰沉的盯著劍意傳承台,沉思著如何將這座劍意傳承台從琅琊宗手中奪取過來。

「若是普通的天罡境弟子自然不值得,但是這名弟子今後有機會成為皇道境強者呢?」方君涯如釋重負的輕吐道。

「皇道境強者?」刀問天和刀輕涯兩人神情微愕,目光直勾勾盯著方君涯,方君涯也不賣關子繼續道:「蘇敗此子在天冥劍墓中領悟出第二道劍意,而這道劍意曾引起萬劍朝宗之象,宗主和首座應該知曉這意味著什麼。」

「宗師劍意,自古以來凡是領悟宗師劍意者都能夠成為皇道境強者。」方君涯帶著些許后怕道。

這一點,刀問天和刀輕涯兩人自然知曉,兩人都是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若是讓此子成長起來,這荒琊州恐怕就是琅琊宗的天下。

「殺的好。」刀問天哈哈笑道,旋即望向劍意傳承台的眼神更加狂熱,帶著些許難以置通道:「這座劍意傳承台中銘刻著宗師劍意?」

「不是,這道宗師劍意是蘇敗自行領悟的,並非是從劍意傳承台上感悟出來的。」方君涯搖著頭輕嘆道。

刀問天和刀輕涯兩人身軀都是一震,這時候他們才有種后怕的感覺,刀輕涯的胸脯更是急速的起伏著,數息后才開口道:「你們做的對,只要能夠擊殺此子無論付出多麼大的代價都是值得的。」

與此同時,數道驚呼聲自其他宗門中傳出,顯然庄不周以及秦逍遙等人也是聽聞了這件事情。

「宗主,太虛無能,我已經萬分戒備劉子昂,沒想到還是被他得逞。」雲太虛愧疚十足道,點燃真火后,他的面容已經變得蒼老無比,此時蒼老的面容漲的通紅。

邊道城面目猙獰,雙臂青筋聳動,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敘述一遍,說完后他也是愧疚的低下頭,不敢直視楚歌和李慕辰。

凜冽的殺意在李慕辰身上瀰漫而出,李慕辰滿頭的白髮無風狂舞,「宗主1

楚歌緩緩抬起頭,那雙深邃如淵的眸子中有著寒意閃現,整個人向前一晃而出,瞬間就踏破虛空一般向著方君涯和秦天機直奔而去。

刀劍閣內,方君涯臉色劇變,他頓時有種置身於冰窖般的感覺,特別是直視那道修長的身影時,方君涯腦海中轟轟作響,整個人迅速的朝後退去:「楚歌想殺我。」

刀問天則是一步邁出,遙遙阻攔住楚歌前方,刀問天笑眯眯道:「楚歌宗主,你難道是想要和我刀劍閣開戰嗎?」。

開戰嗎?刀問天的一句話使得現場的氣氛徒然緊繃,大多數刀劍閣強者更是緊握住腰間的刀柄,神色凜冽的盯著楚歌等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