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七十五章地下宮殿,關閉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未徹底展開,而是緊貼在蘇敗的肩膀處,就如同魚的鰭般,一種莫名的感悟流淌在蘇敗心頭。 「兩百,三百,五百米。」蘇敗默念著自己上升的距離,直至五百餘米的時候,他的雙手方才觸及到光滑石壁,蘇敗舉目望...

!--go-- 刺骨冰冷的暗流,自蘇敗身側呼嘯而過,蘇敗的身體如同離弦的箭支般向著暗流深處暴射而去,伴隨著他的深入,蘇敗能夠察覺到一股股恐怖的壓力自四面八方滲透而來,同時一道道暗流在其後轟擊著自己。

這條地下河空曠無比,同時暗流無數,蘇敗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置身於何處。

不過,讓蘇敗頗為欣慰的是他已經完全察覺不到雙翼血龍的氣息,「還真讓姬月說中,地下暗河中的危險絲毫不亞於劍域之圖,特別是這可怕的水壓足以將人身體內的器官擠爆。」

一股雄渾的能量驀然在蘇敗體內出現,蘇敗駕輕就熟的將功點值的能量轉化為自身的真氣,同時他體內的真氣像是找到宣洩口似的洶湧而出,將蘇敗的身體籠罩在內。

雖如此,蘇敗也完全隔絕不住那無孔不滲的水壓。

蘇敗控制住自己墜落的身體,右手翻轉,一道劍印徒然在掌心處緩緩而現。

璀璨的光芒驅散四周無盡的黑暗,蘇敗抬起頭望著自身所處的位置,雙腳驀然一蹬,兩道水箭在他的腳掌處暴射而出,蘇敗身如游魚般向著上空衝去。

「鯤鵬風翼是唯我劍宗強者觀悟鯤鵬演化而出,鯤鵬破海時便是北冥中的鯤,不知道這鯤鵬風翼的身法是否也適用於這裡。」蘇敗目光停落在周圍蕩漾而出的洶湧暗流上,鯤鵬雙翼徒然在他背後展現而出。這鯤鵬雙翼並未徹底展開,而是緊貼在蘇敗的肩膀處,就如同魚的鰭般,一種莫名的感悟流淌在蘇敗心頭。

「兩百,三百,五百米。」蘇敗默念著自己上升的距離,直至五百餘米的時候,他的雙手方才觸及到光滑石壁,蘇敗舉目望去上空皆是凸出的山石,根本不是他先前所處的深淵。這裡毫無出路。「還真讓姬月說中,這條地下河根本不知道通往何處,進入其中很難重見天日。」

蘇敗身形順著暗流向前衝去,其目光卻是望著後方。「我根本不知道被這道暗流沖向何處。就算想按著原路返回也不知道能否回到那道深淵下。如今能做的的就順著暗流前行。」

「我進地下河時聽見數道破水聲,想必姬月等人應該也選擇進入這暗河。這裡暗流無數,就算他們是先天強者恐怕也會被衝散。」蘇敗眉頭微皺。他已經漸漸感覺到周圍湧來的水壓使得他身體出現了刺痛。

「天地間的威壓越來越盛,距劍域之圖恐怕沒有多長時間,我就算找到離開這暗流的出路也沒時間趕到劍域之圖的出口。」蘇敗語氣帶著些許凝重,他清楚記得李慕辰那番話,一旦劍域之門關閉,整個劍域之圖內的壓力暴漲,那股威壓足以將武者的肉身擠壓成肉泥。

「不對,劍域之圖中存在著諸多妖獸,這些妖獸尚且能夠在劍域之圖中倖存下來,那就意味著這股威壓並非是不容抗拒的,而我如今的肉身通過鯤鵬心血的淬鍊,其強度雖然比不上雙翼血龍這等凶獸,但也不亞於普通的妖獸。」蘇敗微黯的眸子中綻現出些許光芒,如同絕望路途中的旅者看到希望的曙光。

「不過在劍域之圖關閉前,我得離開這裡,否則關閉的剎那,此處的威壓必然要暴漲數倍。」

蘇敗的眉頭舒展開來,忍受著那種鑽心的劇痛,凌厲的劍意至蘇敗的周身蕩漾而現,蘇敗雙手緩緩相合,幽暗的劍印在蘇敗的指尖凝聚,眨眼間化作一道劍影破開暗流直掠而去。

嘩!嘩!嘩!

暗流瘋狂的順著劍影兩側翻滾,一片隔離帶在劍影後方顯現。

蘇敗心神微凝,背後的鯤鵬雙翼劇震,整個身體似長虹般直追劍陣而去,同時眼神戒備的望著四周,深怕這片暗流中有恐怖的妖獸蟄伏,讓蘇敗暗鬆口氣的是這片區域除了他自己的氣息外再無任何氣息。

無盡的黑暗中,一道璀璨的光芒掀起滔天的漩渦水流,一道身影如長虹般緊隨其後,接連數時辰,蘇敗都在趕路,但這地下河彷彿是通向九幽,沒有盡頭,蘇敗舉目望去都是無盡的黑暗以及那洶湧澎湃的暗流。

一絲絲猩紅的血跡自蘇敗的毛孔中滲透而出,這片區域的壓力劇增到一種難以想象的地步。

蘇敗知道,劍域之圖恐怕就要關閉了。

刺鼻的鮮血味縈繞於鼻尖,蘇敗低眸望著身上滲透出來的鮮血,喃喃道:「我的肉體已經接近崩潰的邊緣,若再不離開這道暗流的話,劍域之圖一關閉,我的肉身肯定會直接崩潰。」

第一次,蘇敗覺得死亡離自己如此之近。

幽暗雙翼已經在蘇敗背後潰散,蘇敗所積累的功點值算是揮霍一空,蘇敗只能控制著自己的身體,順著暗流湧向的方向衝去,就在蘇敗肉身即將崩潰的剎那,蘇敗彷彿注意到了什麼,目光直勾勾盯著暗流深處。

那裡,一道彷彿被巨劍劈開的陰森溝壑顯現。

蘇敗的修為突破天罡四重后,其感知力也變得敏銳無比,他清晰的察覺到這道溝壑間周圍瀰漫的威壓居然有所減弱,按照蘇敗的理解,越往下面其壓力也會越大,這也是為何他始終不敢深入的原因。

「古怪。」蘇敗神情有些凝重,事出反常必有妖。

目光四周那洶湧澎湃的暗流后,蘇敗身子猛然一躍,身體像是離弦的箭支般沖向這道溝壑,當蘇敗接近這道陰森溝壑的剎那,一股微弱的氣息波動在溝壑兩側蕩漾而出,這股波動是蘇敗熟悉的,劍意的波動。

「難道這道溝壑真的是被人一劍所劈開?」蘇敗目光停留在溝壑的兩側,伸出手輕輕觸摸石壁。一股凜冽的氣息如同潮水般向著他的腦海中涌去,同時他的耳旁彷彿泛起悠揚的劍吟聲,「是劍意。」

蘇敗快速的遊動著,這道溝壑的出奇的深,不見盡頭。

蘇敗明顯感覺到周圍的壓力有所緩解,同時溝壑間的寬度也漸漸變得狹窄起來,只有丈許左右。

不知道下潛多少米,蘇敗眼前的視線徒然變得豁然開朗,在這溝壑的盡頭處赫然是一片極為空曠的地帶,最讓蘇敗詫異的是這片地帶中央有著諸多宮殿遺矗立。斷壁殘垣亂擺其間。同時這些宮殿遺的周圍蕩漾著一股無形的力量,這股力量將周圍的水流全部隔開。

「這難道是座劍墓?」蘇敗輕聲喃喃道,眉宇間有著興奮之色湧現。

「不對,若這些宮殿遺是某位強者劍墓的話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蘇敗轉過頭望著後方陰森的溝壑。他記得李慕辰說過。劍域之圖中大多數劍墓的建立都是為了考驗這個宗門的弟子。而這宗門自然是唯我劍宗。

這也是為何劍域之圖有如此眾多劍墓的原因,但這些劍墓的位置雖然隱蔽,但只要細心去找的話還是會找到。

「若眼前這些宮殿遺是座劍墓。那為何會建立在這地下河深處,人跡罕至的地方?」

「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這些宮殿遺的位置不想讓人所知曉。」蘇敗並不是魯莽的人,儘管猜測眼前這些宮殿遺有可能是座劍墓,在這種未明的環境下他自然不會冒險。

可是,就在蘇敗沉思的剎那,一股讓人心悸恐怖的氣息鋪天蓋地的在這片天地間湧現,同時這片區域的壓力驟然暴漲,撕心裂肺的痛楚席捲而來,蘇敗臉色劇變,他知道劍域之圖在這一刻關閉了。

臉色漲的通紅,蘇敗頓時有種全身上下要爆炸的感覺,眼皮艱難的抬起,蘇敗望著那些古老的宮殿遺,沒有任何的遲疑,體內的真氣瘋狂的洶湧而出。

只是在他橫跨出一步的剎那,一股磅無比的力量自後方的溝壑中轟轟而來,轟中他的後背,蘇敗兩眼頓時一黑,身體重重的墜至溝壑底部,撞上斷壁殘垣……

與此同時,劍域之圖正中央,通天劍樓前。

楚歌目光有些無奈的盯著通天劍樓,轉過頭沖著李慕辰道:「還是差半步。」

「只要劍域之圖關閉再遲半日,我們就有機會攻開這道封櫻只可惜,劍域之圖一旦關閉,這些被破壞的封印將全部恢復如初,只能將這半道封印留得下次來破解。」李慕辰有些惋惜到,目光掃過其他宗的強者,這些人臉上也是露出惋惜的神情,他們舉五宗之力還是無法破開通天劍樓外的封櫻

「呵呵,幸好劍域之圖再次開啟的時候,我們破解的封印會再次消除,在下次開啟的時候,我們只要半日的時間就能破解這道封櫻」一名刑堂長老輕笑道,同時暗鬆口氣,最後一道封印若是破開,諸宗為了爭奪這座通天劍樓難免有一場激戰。

一道璀璨的光芒自通天劍樓百丈開外亮起,同時一座古老磅的祭壇緩緩而現。

「走吧1楚歌轉過頭望著祭壇,淡淡道:「宗門弟子應該在劍城中等待我們,現在就讓我們看看這屆弟子在劍域之圖中得到多少機緣,還有那座劍意傳承台。」

李慕辰眼前不禁閃現出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眼中露出些許期待,抬步緊隨楚歌身後,「邊道城和雲太虛的實力就算放眼五宗也是極為恐怖的存在,這座劍意傳承台若是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會落在我們琅琊宗。」

「李首座這番話在理。」諸多琅琊強者紛紛開口笑道,原本有些黯淡的眼神迅速明亮起來,這趟劍域之圖之行儘管未能破開封印,佔據通天劍樓,但是能夠得到劍意傳承台也算不虛此行。

劍意傳承台,那可是足以讓一個宗門迅速崛起的存在……!--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