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七十二章忽悠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楚其軌跡。 「一群蠢貨,他倘若真的有恃無恐的話就會站在這裡,而不是繼續逃。」劉子昂背後徒然冒出悚然的冷意,立即出聲喝斥道。 看著那不斷拉大的距離,周陽和洪嘯等人臉色劇變,先前遲疑間,他...

「這小子的速度怎麼這麼快,居然比我們這些先天強者還要快上些許。」諸宗強者眉頭立即直擰在一起,蘇敗展現出來的速度竟是有種將彼此間距離拉大的趨勢,眨眼間便拉大數丈。

「何需多言,直接轟殺他1

「他的速度之所以能夠暴漲還是憑藉他身後的雙翼,而這雙翼是有真氣凝氣而成,就算先天強者也無法長時間支撐下去,更何況是區區一名天罡境螻蟻。」刀劍閣的老者周陽陰測測一笑,陰沉的眸子卻是轉向一側妖嬈多姿的少婦道:「傳聞姬月長老在身法上的造詣當屬庄夢閣前三,而庄夢閣的身法在我荒琊五宗中當屬第一,以姬月長老的實力應該輕而易舉就能夠追上此子。」

「咯咯,周陽長老抬舉我姬月,我庄夢閣強者無數,我這點造詣豈能排進前三。」

「不過要擒住此子倒是不難。」

名為姬月的少婦眸波流轉,嫣然一笑,蓮步輕搖間竟是如同起舞的蝴蝶,嬌軀扭動間便已掠過劉子昂,纖弱無骨的玉手伸出,蔥白的玉指間蕩漾出可怕的先天劍氣,直接朝蘇敗的肩膀探去。

「小傢伙模樣長的真夠俊,看到你的模樣我就想起你那死鬼父親,我和你父親往日里曾有過一段露水之緣,看在昔日的緣分上我還真不忍心下死手,要不這樣,小傢伙你就跟著我去庄夢閣,成為我庄夢閣的弟子,如何?」清脆的動聽的聲音在蘇敗耳旁驟然響起。如大珠小珠落玉盤般悅耳。

雖相隔數十米,蘇敗卻感覺到一股可怕的殺機在他背後緩緩而現,蘇敗心中凜然,他沒想到庄夢閣的這名少婦居然能夠趕上他的速度,雙手迅速的凝聚出劍印,一道匹練般的劍影在他的指尖迅速凝聚。

可怕的波動在這道劍影上瀰漫,蘇敗身形徒然翻轉,這時才發現一名身著素白的少婦,如玉般的纖纖玉腿以及胸前那起伏高聳的酥胸輪廓清晰的呈現出來,風情萬種的少婦韻味在柳眉間體現的淋漓盡致。

這少婦雖嫵媚動人。蘇敗的目光卻沒有任何的停留。修長的雙手緩緩相合,徒然按落在虛無的天地間:

「一元劍陣1

幽暗的劍影劃破天穹,似驚虹般橫跨虛空轟然撞上這道丰姿妖嬈的倩影,姬月神情微愕。纖染不塵的玉手竟是直接握住這道劍影。一握下便破碎開來。姬月搖頭輕笑道:「手段還真多,小傢伙你就跟我去庄夢閣,以你的天賦到任何宗門都會被當成天之驕子。又何必留在琅琊宗。」

銀鈴般的輕笑聲在天際蕩漾,姬月蓮步輕搖間,數步邁出,便已出現在蘇敗的身後。

見一元劍陣如此輕易被破去,蘇敗心神微冽,幽暗森冷的雙翼再次瘋狂的振動起來,身形猶若閃電般的向後方暴射而去,同時扯開嗓子吼道:「庄夢閣或許有實力庇護我的安全,但我投奔庄夢閣的話,以我師傅的性子非得將我碎屍萬段不成,到時候恐怕還會給你們庄夢閣帶來滅亡之禍。」

「我庄夢閣的整體實力雖然不如你們琅琊宗,但在荒琊州中也算是龐然大物,就算你們宗主楚歌舉全宗之力也未必能夠覆滅我庄夢閣。」

「咯咯,小傢伙就跟著我走,回宗后我們好好親近親近。」姬月貝齒咬著紅唇,笑的十分嫵媚。

「胡言亂語,老子記得你在琅琊宗中都是獨自修行,哪來的師傅。」劉子昂冷笑道。

蘇敗直接放聲大笑,語驚人死不休道:「蠢貨,一年前我是一名丹田破碎的廢物,其修為不過入道四重而已,而如今的修為卻是天罡四重,甚至領悟兩道劍意,你覺得一名丹田破碎的廢物若是無外力相助能夠做到這一步嗎?」。

劉子昂注意到其他宗強者臉上明顯出現一抹猶豫,立即冷聲喝斥道:「滿嘴胡說八道,昔日楚歌曾斷言唯獨皇道境以上的強者出手或許才有機會幫你重聚丹田,我琅琊宗什麼時候出了名皇道境的強者,若真有皇道境的強者,琅琊宗又豈會偏居一隅,蟄伏於荒琊州中。」

「說你蠢貨實在是抬舉你,我何時說過我的師傅是琅琊宗中的前輩,琅琊宗前輩的實力雖強,但他們能夠做到將破碎的丹田重新凝聚起來嗎?」。

這片天地間回蕩著蘇敗的笑聲,蘇敗眉宇間甚至露出一抹譏諷,轉過頭不屑的望著姬月和劉子昂。

姬月黛眉微蹙,道基強者或許很強,但還不足以到覆滅宗門的程度,若蘇敗的師傅真的是皇道境強者的話,想要覆滅庄夢閣那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想到這,她內心也有些遲疑,美眸直勾勾盯著蘇敗的神色,「這小子說到他師傅的時候立即氣勢凌人起來,甚至出言威脅等,不像拉大旗作虎皮。」

天涯閣的周陽和刀劍閣的洪嘯等人也遲疑起來,他們宗門雖然是荒琊州中的霸主,但最強者也不過道基境而已,連王道境都未曾出現過。

皇道境,那可是西陀爛柯殿殿主級別的強者。

「皇道境強者雖恐怖,但是我們在這裡將此子抹殺,他未必能夠感應到。」

「不行,先前琅琊宗的雲太虛和邊道城等人都目睹我們追殺此子,此子若是死在這裡的話,這消息還是會泄露出去,終究會泄露在那名皇道境強者耳中。」

周陽和洪笑的眼神閃爍不定,然當目光觸及劉子昂的背影時,眼中殺機再次凜冽起來:「劉子昂對蘇敗的恨意是有目共睹,只要我們將蘇敗的死推到他身上不就行了。」

腳下踩著玄奧的步伐,蘇敗彷彿看出姬月等人的打算。繼續胡扯道:「我知道你們打的是什麼主意,借刀殺人這種拙計豈能瞞過師尊。」

「俗世中帝皇一怒便是伏屍百萬,流血千里,更何況是主宰這片天地的皇道境強者,我師尊可不會在意我是死在誰中,他在意的是誰追殺過我。」蘇敗從容鎮定道,眸瞳深處反而沒有任何的慌張,取而代之的則是戲虐。

「咯咯……我記得你身上的變化是來自於血煉空間,而血煉空間是荒琊五宗的禁地,你那所謂的皇道境師尊該不會就是在血蓮空間中遇見?」姬月忽然笑了。笑的花枝亂顫。雪白的胸脯迅速的起伏著,可謂波濤洶湧,眼角的餘光卻是帶著些許狡猾,美眸流轉於蘇敗那張白皙的面容上。

「荒琊五宗的禁地。閣下難道天真的認為一名皇道境強者想要闖進血煉空間還需要五宗的允許?」蘇敗順著姬月話說下去。言語間的不屑更盛。鋒利的目光停落在劉子昂的身上,淡淡道:「諸位不辭千里來追殺我不過是懼怕我今後成長起來,讓琅琊宗威脅到諸宗的地位。但是諸位恐怕忘記了一點,像我這樣的天之驕子豈會甘願偏居一隅,我的舞台註定不是荒琊州,也不是所謂的末劍域,而是大荒百域。」

「那裡才是我的舞台。」蘇敗彷彿在抒發自己內心的野望,望向劉子昂的目光中的寒意更盛:「你我並沒有所謂的利益衝突,因此我可以給諸位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如何?」

「什麼機會?」姬月有些漸漸看不透蘇敗,見蘇敗眸子中那湧現的霸道和譏諷讓她更加懷疑,難道他真的有一名皇道境強者的師尊。

「諸位替我誅殺這名琅琊宗的叛徒,至於你們追殺我的事情我就不追究,就此兩清。」蘇敗淡淡道,其後退的身形越發的如夢如幻,讓人無法看清楚其軌跡。

「一群蠢貨,他倘若真的有恃無恐的話就會站在這裡,而不是繼續逃。」劉子昂背後徒然冒出悚然的冷意,立即出聲喝斥道。

看著那不斷拉大的距離,周陽和洪嘯等人臉色劇變,先前遲疑間,他們的速度不經意已經慢了半拍。

「嘖嘖,劉子昂你這樣把人家拉下火坑也不怕斷子絕孫嗎?」。

「抱歉,我忘記了,你現在已經斷子絕孫。」

蘇敗嘴角緩緩掀起戲虐的笑意,其目光肆無忌憚的流轉在姬月的嬌軀上,輕笑道:「庄夢閣的這位前輩你說你和我父親有過露水之緣,可惜我父親亡故數十年,你恐怕很難和他再續前緣。」

「我這張臉雖說不上俊,但難得有我父親的幾分相似,你應該有所動心吧。不妨這樣,我可以答應叛出琅琊宗加入庄夢閣,前提是你要做我的女人。」

蘇敗的這番話直接讓姬月神情微愕,美麗的眼神變化不定,蘇贏作為昔日的五宗第一人,自然有無數傾慕者,而姬月就是其中之一,不過蘇贏壓根就沒理會過她,所謂的露水之緣更是子虛烏有的事情,她沒想到蘇敗會當真,甚至說出如此露骨的話。

姬月抬眸,細微打量著蘇敗那張白皙邪均的臉龐,眼中驀然出現一絲複雜,雪白素衣下的酥胸更是輕顫著。

「這簡直是一箭雙鵰的事情,庄夢閣簡直有賺無賠,其一能夠得到我如此天才的加入,其二還能夠我師尊的庇護。」

「最關鍵的是你還能成為我的女人。」蘇敗雙手交叉托著下巴,清明的眼神變得邪魅無比,那火熱熱的眼神赤裸裸的流轉於姬月的玉腿深處。

在蘇敗眼神的注視下,姬月的眼神也變得有些不自然,而這一幕落在劉子昂眼中不亞於晴天霹靂,媽的這騷娘們該不會真的是春心欲動,看上這小子不成。

「先是扯大旗作虎皮,接著就是蠱惑姬月試圖引起諸宗的內訌,小雜種,不得不承認你比你死鬼老爹更奸詐。」

「但今日就算諸宗先天武者不出手,老子一個人也能夠捏死你。」劉子昂眼神再次變得猩紅起來,其氣息徒然暴漲,腳掌猛的踏著虛無的天地,身形直接是化作一道血影向著蘇敗暴射而去。

「受死吧1暴漲的速度讓劉子昂數息間便出現在蘇敗的面前,蘇敗則是雲淡風輕的朝後邁去,眨眼間便是再次拉開距離:「老狗,就算你將體內的真氣全部燃燒也無法追上我。」

唰!唰!

蘇敗和劉子昂的身形如追星逐月般劃過天際,姬月滿臉複雜,旋即輕笑道:「小滑頭。」

周陽和洪嘯等人雖然顧忌蘇敗那子虛烏有的皇道境師尊,也紛紛抬步追去。

見姬月等人的速度有所緩解,蘇敗暗鬆口氣,轉過頭,其速度徒然再次暴漲,「幸好這段時間積累了不少的功點值,否則的話今日還真要隕落在劉子昂這老狗手中。」

抬眸,蘇敗望向遠處那片破碎的廢墟,其眼神卻是驀然一邊,猛的低頭望著下方的廢墟,只見這片廢墟中赫然多出具具慘白的屍骸骨架,這些屍骸骨架大多數都是妖獸的,甚至還有數只看起來腐爛無比的妖獸。

一種不好的預感在蘇敗心頭湧出,他清楚記得劍域之圖邊緣地帶很少有凶獸橫行,大多數凶獸都是橫行於核心地帶。

而如今這裡卻堆砌如此眾多的妖獸屍體,那豈不是意味著這裡並非是邊緣地帶,而是核心地帶。

突然,蘇敗彷彿注意到了什麼,橫衝直撞而出的身形驟然止在半空中,眼神難以置信的望著前方那片虛無的天地:「我告非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