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七十章對策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也未曾感應到蘇敗的氣息,唯獨那狂暴的天地靈氣。 「完了,我琅琊宗歷史以來最出色的天才隕落了1 「你們這些愚蠢的傢伙,我琅琊宗如果出現皇道境強者,那今後我們荒琊州在末劍域中就不需要看...

一股沉重足以讓廢墟塌陷的波動自天地間瘋狂掀起,然後無數人便是見到一道數十丈大小的天地靈氣風暴在天地間擴散而起,猶如貫穿著天地的擎天之柱,不可撼動。

一股毀滅天地的力量氣息在其內滲透而出,正在激戰的雙方紛紛朝後退去,深怕被這道靈氣風暴波及到。

秦天機冷冽的目光直盯著這場風暴,「就算以我的實力若是要正面承受住這道靈氣風暴的衝擊也要付出慘重代價,蘇敗固然憑藉劍意和劍陣能夠爆發出比擬天罡境巔峰的實力,但也改變不了他那微薄修為的事實,這場風暴絕對會將他的肉身撕成粉碎1

方君涯微微一笑,眼角帶著些許譏諷望向邊道城和雲太虛,沖著秦天機道:「雖然你我兩宗失去一名領悟劍意的弟子,但我等宗門只要得到這座劍意傳承台就能夠培養出無數名領悟劍意的弟子,嘖嘖,相比之下,琅琊宗這次不僅僅要賠了夫人,更要折了兵。」

對於方君涯的譏諷,雲太虛聞若未聞,其猩紅的眸子直直盯著那道倒卷的靈氣風暴,面容猙獰,眼神反而是漸漸冷靜下來:「蘇敗若是死在這場靈氣風暴中,那麼註定是無法挽回的事實,事到如今,我琅琊宗能做的就是盡量爭取這座劍意傳承台,只要得到它,我琅琊宗還是有崛起的機會。」

肅殺的寒意瀰漫於天地間,只待這場天地靈氣風暴散去時。一場更加慘烈的大戰即將展開,貫徹天地的靈氣風暴碾壓這片虛空,可怕的漣漪就像波紋般起伏著。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自風暴中狼狽的倒射而出,徑直的射落至廢墟中,那等可怕的余勁直接將地面撞出一道深坑,沙塵立即翻滾而起。

百餘道目光幾乎同一時間向著這道凹坑望去,是誰?

「四品劍陣又如何?以你那可憐的修為還足以將四品劍陣的威力展現出來,到最後還不是死在老夫手中。東兒,你看到了嗎?今日為父已經將殘害你的小雜種碎屍萬段。以祭你在天之靈。」

狂笑聲衝天而起。劉子昂身形搖搖晃晃的爬起來,衣衫破碎,披頭散髮,面色猙獰的望著上空中倒卷的天地靈氣風暴。在他的感應中。蘇敗的氣息已經完全泯滅於這道靈氣風暴中。顯然是屍骨未存。

嘩!

一些惋惜聲傳開,蘇敗的天賦雖強然而修為還是有些不濟,以天罡四重的修為將劉子昂逼到如此狼狽的地步。這蘇敗也算了得,像他這樣的天才若是未隕落,今後他必然能夠可以擠進末劍域強者行列。

滄月和青峰等人各個面如死灰,他們也未曾感應到蘇敗的氣息,唯獨那狂暴的天地靈氣。

「完了,我琅琊宗歷史以來最出色的天才隕落了1

「你們這些愚蠢的傢伙,我琅琊宗如果出現皇道境強者,那今後我們荒琊州在末劍域中就不需要看其他勢力的眼色。」邊道城整個人彷彿瞬間蒼老了數十年,整張面孔因為點燃真火的緣故變得黯淡無光。

錚!

一道悠揚的劍吟聲在此時猛然響徹天地,周圍的惋惜聲在這一刻嘎然而止,停落於劉子昂身上的目光紛紛朝上空的靈氣風暴移去,頓時迸發出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一道刺目的劍光蕩漾而出。

劉子昂臉上的笑意在這一刻同樣凝固住,臉色劇變。

劍光絢爛如流星般劃破天穹,遠遠望去彷彿有千百道劍光貫通整片蒼穹,分外的刺目,這道可怕的靈氣風暴被徹底的撕裂,然後在那道道驚嘆的目光中,那璀璨的劍光化為一道修長的身影,似冰峰的一株雪蓮,若凈土的一道清風,突兀的出現在劉子昂的視線中。

「怎麼可能?」劉子昂面孔上的狂妄神情迅速被獃滯所取代,他望著那近乎毫髮無損的蘇敗,喃喃自語著,他們兩人攻勢轟撞而起的靈氣風暴可是恐怖無比,就算是他承受住也要付出代價,而蘇敗居然安然無恙。

秦天機和方君涯等人有些僵硬的扭著脖子,紛紛對視一眼,皆是沉默下來,更加凜冽的殺機在他們的眸子中瘋狂湧出,若是先前他們僅僅只是因為蘇敗的潛力而感到震驚,而如今就是因為蘇敗展現出來的實力而感到震驚,如今梁子已經結下,這樣的人若是不死反而成長起來,今後必定是他們諸宗的災難。

滄月和青峰也是回過神來,眼中當即有著驚喜湧出,這一次就算是悲戀歌這名天樞閣領袖對蘇敗也產生一抹佩服,他知道以如今自己的實力已不是蘇敗的對手,琅琊七閣第一人的歸屬是要換人了。

楊修和燕間等人眼中更是充斥著狂熱的崇拜,蘇敗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們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比起其他人的狂喜,蘇敗此刻的心情卻是沉重無比,他可以感受到數股凜冽無比的殺機正橫跨虛空鎖住自己,而這些殺機紛紛來自於其他宗的強者,特別是秦天機和方君涯等人。

蘇敗眸子微垂,一言不發,明亮有神的眸子正平靜的注視著劉子昂,「周天星斗玄武劍陣的攻勢威力絲毫不亞於它的防禦,不過劉子昂畢竟是先天強者,其肉身是經過天地靈氣的淬鍊,周天星斗玄武劍陣勉強只能讓劉子昂付出些許代價,但是想要轟殺劉子昂還是有些不符實際。」

「雲太虛和邊道城兩人都已經點燃自身的真火,他們的實力在短時間內固然能夠提高,但是看其模樣,他們兩人都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的地步,以他們兩個人的實力是絕對阻攔不住諸宗強者。」

「而劉子昂一旦在短時間內無法擊殺我,這些人為了避免變數的出現肯定不會繼續袖手旁觀,一定會出手,到時我就算底牌全出也無法同時應付這麼多的諸宗強者。」蘇敗的頭腦時刻保持著冷靜,分析自己如今的處境,眼角的餘光掃過上方凌空而立的朱諸宗強者,一股股強大的壓迫自他們體內蕩漾而出。

「今日你註定是在劫難逃,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高於岸流必湍之,其他宗的強者肯定是不會允許你存在世間。」一抹譏諷的笑意在劉子昂的嘴角浮現而出,劉子昂目光同樣掃過上空的身影,冷笑道:「他們絕對不會允許蘇贏的例子再次出現,小雜種,以其死在其他宗門強者手中,還不如死在我手裡。」

蘇敗看著殺機畢露的劉子昂,淡淡道:「我說過,你想要殺我沒那麼容易,更何況是如今的你。」

劉子昂的氣息已經不復先前那般雄渾,甚至體內蕩漾而出的壓迫也不如先前那般可怕。

聞言,劉子昂眼中有著血絲瀰漫,陰測測道:「那道靈氣風暴卻是重創了我,但我不相信你會安然無恙,況且以你如今的修為還能夠繼續凝聚出先前那道劍陣嗎?」

「若我猜測不錯的話,那道周天星斗玄武劍陣對你的消耗應該很大,就算我如今是強弩之末,但想殺你還是輕而易舉。」劉子昂急忙掠出,直接是撕裂這方天地間的空氣,森冷的劍光直取蘇敗的咽喉。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高於岸流必湍之1蘇敗輕聲喃喃道,的確,今日自己暴露了太多的底牌,倘若自己未當眾領悟唯寂劍意的話,百尺宗和庄夢閣恐怕也不會如此輕易撕破臉面,「不過真的是這樣的嗎?如果自己擁有先天境的實力,周談秋和染婉玉那些人敢輕易動手嗎?」

「歸咎原因,因為我的實力太弱,只能讓人任由宰割。」尖銳的破風聲鋪天蓋地而來,蘇敗的目光平靜的注視著那道迅速放大的劍光,眉宇間儼然多出一抹堅定,「想要破開今日的困境並非沒辦法,劉子昂的目標是我,而其他宗強者的目標也是我,一旦我若是有機會離開劍域之圖的話,這些人必然會萬般阻攔我。」

「只要我能夠引走大部分的諸宗強者,以雲太虛和邊道城的實力應該能夠勉強庇護住青峰師兄他們。」

轉瞬間,一個瘋狂的想法便是在蘇敗心頭浮現而出,蘇敗將青峰古劍負在背後,其雙手卻是徒然舒展開來,功點值所化的雄渾能量以著一種極為驚人的速度在他體內瘋狂運轉著,竟是有高亢的清鳴聲在蘇敗的體內響徹而起。

笑蒼生身軀莫名一震,他此刻體內的鮮血彷彿受到某種力量的牽扯,竟是顫抖著。

唳!

清鳴聲越來越高亢,蘇敗周身的天地靈氣瘋狂的向蘇敗匯聚而去,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使得眾人紛紛詫異,他還要凝聚先前那道周天星斗玄武劍陣嗎?

不少諸宗強者已經蠢蠢欲動,他們決定這次劉子昂是否能夠擊殺蘇敗,他們都要出手。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中,蘇敗單薄身影的背後,一對幽暗森冷的雙翼劃破虛空,毫無徵兆的舒展開來,玄奧晦澀的波動自其上緩緩流轉著,蘇敗眸子微抬,白皙的劍指徒然指向上空的秦天機,淡淡道:「今日承蒙諸位如此厚待晚輩,這等恩情,晚輩謹記於心,他日若是有機會必然十倍償還給諸位。」

話音未落的剎那,蘇敗背後的雙翼便是瘋狂的振動著,一道道風暴在他的後方盤旋而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