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六十七章對戰劉子昂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手,這件事情我可以不追究。」 方君涯身形快若鬼魅般的出現在雲太虛的前方,森冷的長刀攜帶著滾滾先天刀氣,毫不留情的向著雲太虛的脖頸橫斬而去,狂笑聲響徹天穹:「呵呵,有趣,沒想到到最後居然上演出窩...

猙獰的嘶吼聲咆哮而起,剎那間掩蓋過漫天的轟鳴聲。

蘇敗眼神微變,其身體毫無徵兆的向著兩側的石階側滑而去,腳步迅速踏出兩個玄異弧度,而隨著蘇敗剛剛移動,一道劍氣洪流便是暴掠而來,頃刻間撕裂這片區域的空氣,撞上劍意傳承台。

居高臨下,劉子昂停在蘇敗的正上空,他那泛著血絲的眼瞳,猙獰的盯著蘇敗,陰測測道:「東兒,吾父實力不夠只能忍辱負重,明明知道你是死在這小咋種手中,但是為父卻不能為你報仇。今日為父親手將這小咋種活刮,讓他給你陪葬。」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使得嘩然聲劇響,琅琊宗弟子皆是茫然的望著劉子昂,他們沒有想到劉子昂居然會在這一刻對蘇敗出手,甚至出言要將蘇敗碎屍萬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子昂1

「蘇敗是我琅琊宗未來的希望,你若是敢傷他,必受到宗門的追殺。」雲太虛眼眶欲裂,一聲暴喝如雷鳴般洪亮,他原本以為劉子昂點燃自身的真火是為了力挽狂瀾,甚至帶著琅琊宗弟子殺出重圍,卻未想到劉子昂先前的瘋狂都只是假裝出來,故意迷惑他和邊道城,甚至讓自己和邊道城陷入諸宗強者的包圍中,「現在就此收手,這件事情我可以不追究。」

方君涯身形快若鬼魅般的出現在雲太虛的前方,森冷的長刀攜帶著滾滾先天刀氣,毫不留情的向著雲太虛的脖頸橫斬而去,狂笑聲響徹天穹:「呵呵,有趣,沒想到到最後居然上演出窩裡斗,狗咬狗。」

「邊道城,你給我留在這裡好好看戲就可以了1

「琅琊宗最出色的天才死在自己宗門的長老手上,真是譏諷。」秦天機陰測測笑著,殺氣滔天涌動。

「這也倒好,蘇敗今日若是死在我們手中,琅琊宗主恐怕會遷怒於我們諸宗,而蘇敗若是死在他們自己人手中,他們就沒有理由借題發揮1周談秋和染婉玉兩人也是無奈的搖著頭,同時暗鬆口氣。

劉子昂眼神森冷的盯著蘇敗,他能夠感應到蘇敗的實力,天罡四重修為,殺他簡直是易如反掌,聽到上空洶湧而來的嘶吼聲,劉子昂猙獰笑道:「不追究?雲太虛,你還真當我劉子昂是三歲小孩嗎?」

「無論是楚歌還是李慕辰,他們對我劉子昂都已經動了殺意,若非顧忌我劉子昂在宗門中的地位,以及我劉子昂父輩對琅琊宗做出的貢獻,我恐怕在數月前就死在那場血洗中。」

「李慕辰安排我前往天冥劍墓不就是為了試探我的態度,恐怕我稍有所異動,你們兩個就會聯手除去我1劉子昂的神情漸漸變得癲狂無比,「在我點燃真火的剎那,我劉子昂就沒把這條老命看在眼裡。」

蘇敗感受著那股洶湧的殺氣,眼神則是平靜的望著劉子昂,緩緩道:「看來你對我恨意已經到了恨之入骨的程度,不過,老雜毛這裡可是劍域之圖,你的修為已經受到壓制,想殺我可不是那麼容易。」

「何止恨之入骨,我恨不得啃你的肉飲你的血。」劉子昂陰測測笑道,笑聲中的怨毒讓人渾身發寒,其身形猶如獵鷹般猛撲而下,眨眼間便是出現面前,頓時,那縈繞劉子昂雙臂處的先天劍氣,猛然間鋪天蓋地的席捲而出,尖銳的破風聲嗤嗤響徹。

蘇敗目光緊緊的望著那些鋪天蓋地而來的劍氣洪流,這劍氣洪流間蘊含的力量可是比劍罡還要恐怖,先天強者引的天地靈氣淬鍊自身,其體內的真氣皆是驚人的蛻變,「劍域之圖的存在固然將劉子昂的修為壓制至天罡境巔峰的程度,然而劉子昂掌握先天劍氣的手段還在,因此這些諸宗強者展現出來的力量將遠遠超過普通的天罡境巔峰武者。」

「棘手,只要出現些許差錯,今日我恐怕就要落個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常」蘇敗目光閃爍不定,一股磅無比的力量在他的四肢百骸中蕩漾而現,蘇敗整個身體立即後退出數十丈,險之又險的避開這股劍氣洪流。

被蘇敗躲過攻勢,劉子昂眼中露出一抹訝然,旋即冷笑道:「有兩下子,原本是想直接殺了你,現在看來我還是有很多的時間對付你,所以我現在改變主意,不會輕易讓你死在我手中,而是將一點點的撕碎。」

鏗鏘!

長劍歸鞘,劉子昂拳頭徒然攤開,五指曲成爪形,可怕的先天劍氣在五指尖暴涌,帶起尖銳的勁風,劉子昂整個身體對著蘇敗猛撲而去,試圖用雙手將蘇敗的身體撕成碎片。

一道道模糊的手爪殘影在半空中浮現而出,頃刻間就撕裂空氣。

凜冽的寒意在蘇敗眸中湧現,一股強悍無比的劍意猶如山洪般,自青峰古劍上暴涌而出,驚艷的劍光再次奪目而出,矯若游龍般穿梭在風雪中,轟然撞上猶若實質的爪影。

「轟1

金鐵相交的鏗鏘聲突兀響起,雄渾的氣勁橫掃而出,石台巨震。

傳承台搖晃間,蘇敗的腳掌在地面上搽出一道足有數米長的痕,眼神中罕見的浮現出一抹忌憚,「自己修為不夠,就算自己已經將天外飛仙修鍊到一代宗師的境界,甚至將唯孤劍意領悟到大成的地步,但是在絕對的力量前,自己這一劍卻是未能破開劉子昂的攻勢。」

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楚在劉子昂五指尖瀰漫,劉子昂神情越發猙獰,略顯的尖銳的十指微微旋動著,身形剛剛落地的剎那便是再次暴射而出,雙爪更是向著蘇敗的周身要害之處探去:「小咋種,你就好好享受死亡前的絕望感,若是下去見到你那死鬼老爹,別忘記告訴他是我劉子昂讓他絕後。」

瞬息間,只見傳承台上空便是被爪影所籠罩。

這每一道爪影中蘊含的力量都足以將山石撕成粉碎,而如此數量的爪影匯聚在一起,就算蘇敗的劍意再恐怖也無法將這些劍影徹底撕裂,而蘇敗顯然也是意識到這一點,黑色眸子中精光閃爍,整個身體像是閃電般暴掠而出,像是破海而出的鯤鵬般,速度恐怖的出乎想象。

唰!唰!

漫天爪影下,蘇敗的身影頓時變得模糊起來,只見他雙腳輕點間便有著一道道殘影在他的後方顯現,這種鬼魅般的速度使得蘇敗直接在漫天爪影中穿梭而過,但瀰漫於其間的劍氣還是切割開蘇敗的白衣,森冷的壓迫緊貼著蘇敗的皮膚。

「垂死掙扎1劉子昂眼中頓時閃過一抹訝然,而身體再次如獵鷹般撲向蘇敗,那冷冽的瞳眸就像一雙鷹眼。

尖銳的破風聲至其後席捲而來,蘇敗臉色微變,其身形頓時變得如同清風般,險險的避開。

接二連三的讓蘇敗躲閃開來,劉子昂顯然有些氣急敗壞,他出爪的速度是越來越快,到最後唯獨上空觀望的先天強者才明顯注意到劉子昂出手的軌跡,蘇敗頓時有種怒海孤舟的感覺,單薄的身影在眾人看來簡直是岌岌可危,或許在下一剎那就會被劉子昂撕成碎片。

見到這一幕,雲太虛和邊道城兩人臉色越發猙獰,甚至不惜點燃自己的真火,試圖衝出包圍圈。

方君涯和秦天技又豈能讓他們如願,紛紛展現出自己最強的攻勢,將雲太虛和邊道城不能逾越半步。

「不錯的身份,沒想到蘇敗在身法也如此之高的造詣,讓他這樣隕落倒是可惜了。」周談秋望著下方眼花繚亂的交鋒,驀然輕嘆道。

「身法造詣再高也要支撐不住了,劉子昂的攻勢看似雜亂無章,然而卻是亂中有序,蘇敗已是他掌中只物,網中之魚。」染婉玉同樣有些惋惜道,他們雖然不願讓琅琊宗出現如此妖孽天才,但真正目睹蘇敗隕落時,心中還是有種淡淡的惋惜。

蘇敗的這種窘境不僅僅只有他們這些先天強者注意到,就連下方激戰的滄月和吳鉤等人也察覺到,滄月一劍將一名庄夢閣弟子攔腰斬斷,蓮步輕移間便是沖向劍意傳承台,冷聲道:「劉老狗,你兒子是死在我手中,而不是死在敗類手上,真是可笑,你要替兒子報仇都找錯對象了。」

「滄月1染婉玉臉色微變,玉足輕點間便是向著下方的傳承台衝去,她可以不在意蘇敗的生死,但不得不在意滄月的生死,滄月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她出言的目的就是想將劉子昂的仇恨吸引到自身,她知道,那時候染婉玉絕對不能袖手旁觀。

「老夫還沒有老眼昏花到那種程度,小咋種給老夫去死1劉子昂卻是看都不看上一眼,他的雙手微攤,那鋪天蓋地而下的爪影竟是詭異的扭動在一起,旋即相互纏繞在一起,隱約間竟是形成一道類似魚網的存在,將蘇敗的身影盡數籠罩在其中,無論蘇敗怎麼躲避,都無法在瞬息間避開這道攻勢……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