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六十六章劍的驚艷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古劍,無比凌厲鋒芒的劍意灌注至青峰古劍的劍峰處,使得整柄青峰古劍變得璀璨刺眼。 倒卷的狂風被撕裂開來,其瀰漫於天地的雲霧甚至有種潰敗的跡象。 「不可能,我的風雲劍術防禦無雙,加上我的肉...

雪絮紛紛,蘇敗的聲音如同實質劍芒般割開這場風雪,吹向慕央和太夜生。

太夜生和慕央兩人心神劇震,頓時覺得搖曳而下的雪絮如同刀鋒般凌厲,其身形落在第九十道台階上。

轉過身,蘇敗微低著眸子,雙目掃過白茫茫的天地,最後落在慕央和太夜生兩人身上,這一望之下,他們兩個人的身體頓時有種被威壓籠罩而來的感覺,兩人身形微顫,在蘇敗的目光下,他們的靈魂彷彿要被蘇敗這道目光所破開,這是怎麼樣的一道目光。

彷彿蘇敗的目光只要在他們身上多停留片刻,他們的神智就會被徹底抹滅。

轟鳴聲在慕央腦海中轟轟響起,慕央身子顫抖的向後退出一步,他的靈魂彷彿在這道目光注視下要破體而出似的,無法承受住這道目光中所蘊含的劍意。

一時間,慕央竟是遲疑起來。

「是劍意,他的目光中已經蘊含著劍意,他對劍意的掌控居然到了如此程度。」太夜生眼露難以置信之色,這種感覺他就算在刀劍閣宗主身上都未曾體驗過,一種錯愕的感覺在太夜生心頭浮現而出,此刻蘇敗給他的感覺和先前極為不同,簡直判若兩人:「兩隻螻蟻?雖然你能夠領悟宗師劍意讓我感動異常的吃驚,但若是領悟宗師劍意就如此目中無人的話,就有些過了。」

「我已經領悟劍意,其實力絕非昔日的我。加上天涯閣的慕央,我倒你是如何能夠做到揉捏我們這兩隻螻蟻。」太夜生眼中的震撼微微收斂,其眼神漸漸變得陰冷起來,一股同樣凌厲的劍意在太夜生體內破體而出,太夜生衣袖揮舞間,上空盤旋的一柄利劍便是暴射而下,落在他手中。

「青峰師兄,這兩隻螻蟻交給我對付即可,劍旗的煉化就交給你,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如何煉化這道劍旗。」蘇敗沖著疾馳而至的青峰笑道。他的腳步驀然抬起。從容的向著第九十八道台階邁去一步,這一步落下的剎那,悠揚的劍吟聲再次在天地間轟轟響起,一股驚人的壓迫自蘇敗身體內湧出。

轟鳴間。蘇敗的再次邁出數步。踏著風雪。逐漸逼近慕央和太夜生兩人。

凌厲鋒芒,磅浩瀚的威壓滾滾碾壓而來,太夜生和慕央只覺得威壓臨身。體內的血液凝固住,一股無力感自四肢百骸中蕩漾而現。

「我的實力是半月前的數倍之強,太夜生也是如此,我們兩個人現在聯手,就算是天罡九重武者也要暫避其鋒芒,蘇敗的可怕是在於劍意和劍陣,而如今我們也擁有劍意,只要阻止蘇敗凝陣,我們就有機會。」儘管所領悟的劍意不如蘇敗,但慕央心中還是有幾分信心,而這信心則是源於他和太夜生的修為。

「殺了他,我就能夠成為下任宗主候選人,甚至得到天楓言首座的支持,佔據劍意傳承台,下任宗主更是非我莫屬。」慕央眼中的駭然漸漸被冷冽殺機所取代,慕央側過頭望向太夜生,嘶啞道:「動手1

鏗鏘!

劍光如長虹般綻射,刺目耀眼,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自太夜生體內噴薄而出,可怕的劍罡緩緩凝聚於太夜生手中的巨劍上,刀劍閣弟子自古以來便是刀劍雙修,太夜生號稱年輕代第一,其劍術造詣自然不凡,巨劍攜帶著可怕的鋒利氣息,如山嶽般降臨。

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整座石台竟是搖晃著,彷彿一座山嶽轟向石台。

「敗在你手中是我太夜生平生以來最大的恥辱,今日我太夜生就以我所領悟的劍意洗刷這個污點1

「劍若化岳,鎮壓1

巨大的壓力在劍身上蕩漾而出,一座山嶽的虛影驀然在太夜生劍身上空凝聚而出,這座山嶽虛影完全是由劍罡凝聚而成,其內更是灌注太夜生所領悟的劍意,整座山嶽虛影猶若實質,帶著磅厚重的滄桑感。

方圓數十丈內的天地彷彿停止流動,青峰被這股沉重的壓力壓迫著,其暴掠而出的速度有所緩解。

與此同時,慕央衣袖揮舞間同樣握住上空一柄劍器,望著蘇敗的目光充滿著炙熱和殺機:「太夜生所掌握的劍術和刀術一樣,偏向於剛猛風格,攻勢異常恐怖,而我的風雲劍術則偏向於靈活風格,無懈可擊。太夜生主殺,我主守,我等兩人一開始就立於不敗之地。」

慕央眼中精光暴射,其清風驟然在他衣袖間鼓盪而出,一抹劍意自劍峰間噴薄而出,化作璀璨劍光馳騁於天地間,浩瀚縱橫,以摧枯拉朽之勢狠狠斬向蘇敗的脖頸,兩道驚人殺機襲殺而至。

蘇敗的腳步沒有任何的停頓,如同踏在自家閣樓般從容,一步步的走向太夜生和慕央,他的右手卻是緩緩握住青峰古劍的劍柄,卻沒有出劍,目光帶著些許期待望向太夜生和慕央。

這兩人在劍術上的造詣確實不凡,甚至配合的天衣無縫,鋒利的劍光隱於山嶽虛影中,可怕的劍意化作清風蕩漾於劍光周圍,只是,這劍意落在蘇敗眼中就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太弱了,先不說這兩人只是初次掌握劍意,對劍意的掌控簡直是破綻百出。」

「況且我的劍意都能夠擊潰蒲團中的劍意,更何況是兩道未成氣候的劍意。」

鋒芒與凌厲在蘇敗的眸瞳中閃現而出,一抹驚艷的劍光撕裂風雪,猶如閃電般刺破天穹,就像深冬寒夜中劃過天穹的彗星,橫跨虛空,凌厲的劍意凝聚成線,頃刻間就要撕裂這片天地。

一劍西來,天外飛仙。

碾壓而來的山嶽虛影竟是如雲海般破碎開來,太夜生雙目微微有些刺痛。只覺得自己彷彿置身於無盡的黑暗中,緊接著便是一道奪目驚艷的劍光迅速在他的眼瞳中放大,「這不是他先前所領悟的宗師劍意,而是他領悟的第一次劍意,但是為什麼他這道劍意展現出來的威力居然不亞於先前那道宗師劍意。」

「難道?他領悟的第一道劍意,也是宗師劍意?」太夜生雙眼一瞪,眼中充斥著難以置信,手中的巨劍卻是猛然迴轉,勢若閃電般的擋在身前。

一道鏗鏘聲驟然在太夜生耳旁響徹而起,太夜生只覺得凌厲的劍意如同壓抑的火山般在這驚艷一劍中洶湧而出。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抵擋的。猩紅的血花迅速綻放,太夜生只感覺眼前的世界是徹底黑暗下來。

慕央喉嚨中發出咕咕的聲響,眼中布滿著驚恐,駭然的望著眼前這道驚艷的劍光。他只見蘇敗雲淡風輕遞出這一劍時。太夜生的劍意就徹底潰散。劍罡凝聚而出的山嶽虛影更是化作雲煙,然後太夜生就傻傻的站在那裡任由蘇敗的青峰古劍撞上他的胸脯,「好可怕的劍式。原本以為他最可怕的是劍陣,沒想到他還掌握這般可怕的劍式,他隱藏太深了。」

風起雲湧,慕央又是一劍揮斬而落,縈繞於劍紹圍的清風竟是轉變成可怕的狂風,其劍罡甚至虛幻成雲霧蕩漾於這片天地間,將蘇敗的身影籠罩住,冰冷的殺機猶若實質般向著蘇敗籠罩而去。

茫茫雲霧倒映在蘇敗的眸子中,蘇敗的眸光卻是越來越璀璨,右手速空遞出青峰古劍,無比凌厲鋒芒的劍意灌注至青峰古劍的劍峰處,使得整柄青峰古劍變得璀璨刺眼。

倒卷的狂風被撕裂開來,其瀰漫於天地的雲霧甚至有種潰敗的跡象。

「不可能,我的風雲劍術防禦無雙,加上我的肉身經過青龍真血的淬鍊,對於風雲劍術的控制更是已至爐火純青的地步。」慕央喉嚨發出低沉的嘶吼聲,面容猙獰,一道道青筋在的他雙臂間鼓盪而現,高亢的龍吟聲驟然在天地間泛起,「風雲御龍劍術1

昂!

剎那間,慕央手中的劍器像是變成騰雲駕霧的青龍,勢如破竹。

兩道璀璨的將光轟撞在一起,雲霧瞬間潰散,凌厲的劍意在青峰古劍上爆發。

唯孤劍意,昔日白雲城主葉孤城的劍意,葉孤城和西門吹雪可謂旗鼓相當,其劍意自然也是凌駕於普通劍意上,根本不是慕央所能夠抵擋的,特別是蘇敗如今肉身再次強化,展現出來的力量更加可怕。

鏗鏘!

震耳欲聾的撞擊聲響徹整座劍意傳承台,巨大的力量轟擊下,慕央整個人如遭受重擊般向著上空拋飛而去,手中的長劍更是脫手而出,最後落在下方的石台上,翻滾數十米,如同死狗般躺在其上,氣息全無。

蘇敗的劍意已經通過先前那一劍,盡數的湧進慕央體內,斷絕他的全部生機。

正在激戰的悲戀歌和笑蒼生紛紛退出數步,側目望向一旁的慕央,一片死寂,但很快就有著滔天的嘩然聲轟隆而起:

「慕央……死了。」

「太夜生他也死了。」

「刀劍閣第一翹楚和天涯閣第一翹楚同時聯手,反而是潰敗於蘇敗手中。」

「他的劍意太可怕了,還有先前那一劍,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驚艷的劍式。」

虛空中,雲太虛望著保持出劍姿勢的蘇敗,眼中精芒閃爍,內心無比的震撼,側過望著滿臉陰沉的方君涯和秦天機,似笑非笑道:「一下子賠了兩個領悟劍意的天才弟子,這種滋味不好受吧。周談秋,染婉玉,我勸你們兩宗還是早早離去,我可以把此事當做未發生過。」

「否則我一旦拖住你們,以蘇敗的實力要殺你們宗涵玄獄和笑蒼生應該不難,呵,一名領悟劍意的弟子對宗門而言意味著什麼,你們應該比誰都清楚。」雲太虛的聲音漸漸變得凜冽無比,先天的威壓瀰漫開來。

周談秋死死盯著那道白衣身影,旋即咧嘴一笑,露出森冷的白牙笑道:「呵呵,雲太虛你沒必要恐嚇我百尺宗和庄夢閣,以你們琅琊宗三名先天武者就想阻攔住我等四宗先天武者,簡直是痴人做夢。」

「咯咯,蘇敗的實力放在年輕代中雖強,不過在我們老一輩眼中就顯得微不足道,只要在場隨便一名先天武者都能夠輕而易舉的解決他。」染婉玉緩緩收回目光,似笑非笑道:「不妨這樣,你們琅琊宗將這座劍意傳承台交給我庄夢閣,我庄夢閣可以就此離去,甚至可以幫你們出手抵禦其他宗的先天武者,如何?」

「痴人做夢,邊道城速度帶蘇敗離去。」雲太虛冷哼道,破空聲驟然響徹,一道道如虹的劍氣掠過天際,鋪天蓋地的向著周談秋以及染婉玉籠罩而去,同時雲太虛的整個身體向著方君涯和秦天機衝去。

「雕蟲小技而已,雲太虛你的實力只是和我等旗鼓相當而已,還想天真的以一敵四嗎?」。秦天機冷冷一笑,長臂揮落間,其後的諸宗強者紛紛踏空而出,可怕的威壓向著下方的劍意傳承台籠罩而去。

染婉玉和周談秋也是暴掠而出,便是出現在雲太虛後方,將雲太虛包圍祝

望著暴掠而來身影,邊道城臉色劇變,正欲朝後退去,然諸宗強者如影隨行,一時間,邊道城和劉子昂兩人也陷入包圍圈中,琅琊宗這方的先天強者實力固然比其他宗稍強些許,然而面對這麼多先天強者的圍擊,邊道城和劉子昂也是力不從心。

「哈哈,想獨佔劍意傳承台就要付出代價。」

「今日蘇敗不僅要死,就算你們琅琊宗的其他翹楚弟子也要死1

「雲太虛你們同樣要死,我要讓你們琅琊宗在劍域之行中元氣大傷。」

方君涯和秦天機的狂妄笑聲在上空回蕩著,使得下方諸宗弟子一陣側目。

「想要讓我們死,那今日劉某人就算是死也會拉上墊背的。」劉子昂望著庄夢閣和百尺宗的先天強者,眼中血紅凝聚,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在他身上鼓盪而現,只見他的皮膚正以一種恐怖無比的速度衰老下來,劉子昂的這種變化使得圍攻的諸宗強者一陣驚呼:「點燃先天真氣?劉子昂你瘋了。」

「瘋了?橫豎都是死,我劉子昂豈會坐以待斃。」劉子昂面孔顯得猙獰無比,點染先天真氣是先天強者的手段,通過燃燒體內的真氣從而換來短暫的力量,同時也要付出生命力流失的代價。

雲太虛和邊道城兩人也是一陣側目,他們沒想到劉子昂居然會如此決然,點燃先天真氣。

憑藉這股強悍的力量,劉子昂一時間居然爆出恐怖的攻勢,使得圍攻的諸宗強者措手不及,震的飛身而退,劉子昂更是趁著這一瞬間抽身離去,轉過頭對邊道城和雲太虛吼道:「兩位幫我拖住秦天機等人,我帶著宗內翹楚離去。」

話落的同時,劉子昂向著下方的琅琊宗弟子吼道:「琅琊宗弟子聽令,不得戀戰,立即撤退。」

「謝無峰,你立即煉化劍旗。」

「悲戀歌還有屠莫河,你們兩個馬上和蘇敗一起撤離,記住緊隨他左右,不得讓他受到半點傷害。「

劉子昂瘋狂的朝劍意傳承台退去,眨眼間便是由一名中年男人模樣變成白髮蒼蒼的老者。

上空,雲太虛和邊道城見劉子昂不惜代價突出重圍,欲帶著宗內翹楚離去,紛紛暗鬆口氣,越發拚命擋住諸宗強者的攻勢,然而就在他們沖入包圍圈的時候,一道道嘩然聲卻在劍意傳承台上響起。

只見退至劍意傳承台上空的劉子昂,身形猶如一支離弦的箭向著蘇敗暴射而去,那猙獰的面孔上赫然布滿著殺機,尖銳的咆哮聲響徹天際:

「小雜種,今日你就給吾兒劉東陪葬去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