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六十五章撕臉,殺!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太虛隨口敷衍一句。 鏗鏘! 蘇敗的笑聲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悠揚清脆的劍吟聲,這道劍吟聲仿若天外橫空而至,降臨這片天地,蘇敗神色肅然,微攤的右手再次握住青峰古劍,兩指緊扣劍柄,磅...

嗡……

淡淡的劍鳴聲在傾盤大雨中瘋狂掀起,這劍鳴聲並不洪亮卻是傳遍方圓數千丈的地域。

百餘道劍器自動的脫鞘而出,如同受到無形力量的牽扯向著蘇敗暴射而去,劍尖遙遙指向蘇敗所站的位置,仿若俗世中臣子朝拜君皇似的,其劍鳴聲漸漸顯得悲鳴起來。

蘇敗負手而立,單薄的身影在百餘柄劍器的襯托下竟是顯得高大無比。

「萬劍朝宗之象,我記得宗內的典籍曾記載過,凡是能夠領悟劍意時出現萬劍朝宗之象就意味著所領悟的劍意就是宗師劍意,在末劍域極為流傳的說法凡是領悟皇級劍意,今後成就必然不亞於皇道境。」邊道城倒吸口冷氣,眉宇間有著掩飾不住的震撼。

「嗯,這還是上古末劍域鼎盛時代留下來的說法。」雲太虛緊攥的雙手上已是青筋聳動,他的聲音顯得頗為激動:「多少年了,怕是劍道式微以來,我末劍域中再也未有人曾領悟過宗師劍意,如今蘇敗領悟劍意竟是引動萬劍朝宗之象,如此驚才艷艷,就算蘇贏在世也比不了。」

雲太虛聲音變得無比堅決:「今日就算你我三人全部隕落在這裡,也要讓蘇敗安然離開劍域之圖。」

「嗯。」邊道城目光森冷的望著一側的方君涯和秦天機,如同擇人而噬的凶獸。

「劉子昂。我知道你現在仍然不死心,但如今情況不一樣,你應該知道一名皇道境強者對我們琅琊宗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我們琅琊宗今後有資格逐鹿末劍域,甚至在末劍域中佔據一席之地。」雲太虛轉過頭沖著劉子昂輕聲道,而後者的臉上充斥著複雜的神色。

迎上雲太虛那帶著些許懇求的眼神,劉子昂深呼口氣,輕吐道:「我劉子昂不敢忘記自己的身份,我雖然是劉東的父親,但我還是琅琊宗的長老。」

「這其中的利弊我比兩位更加清楚。況且蘇敗領悟的是宗師劍意。凌駕於皇級劍意之上,只要他不隕落,他今後能取得的成就必然不亞於武盟,西柯殿主以及秋道宗主那些人。」

「在大是大非前。我劉子昂還是懂的分寸。雖然有些不甘。但我劉子昂豈能因為一己之欲將琅琊宗前程毀在我手中。兩位儘管放心,今日若是血戰我劉子昂絕不退步。」劉子昂深情並茂,激情慷慨道。

一側。方君涯和秦天機兩人心中也是掀起滔天巨浪,秦天機目光掃過周談秋和染婉玉,意味深長道:「兩位應該比誰都清楚萬劍朝宗意味著什麼,昔日琅琊宗蘇贏憑藉道基境的修為就讓四宗屈服,若是琅琊宗出了名皇道境強者,那麼我等四宗在荒琊州中再無立足之地。」

「沒錯,擁有皇道境強者的琅琊宗必然不會偏居一隅,甘願屈於荒琊州這彈丸之地。」

「而琅琊宗想要立足末劍域,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整頓荒琊州,到時候我們四宗恐怕就會蕩然無存。」

「輕則整宗撤離荒琊,重則整宗覆滅傳承斷掉。」方君涯語氣凝重無比,眼中湧現出的寒意漸漸凝固在那道白衣身影上,蘇敗展現出的天賦越可怕,他心中的殺意就更盛。

「我知道兩位在庄夢閣和百尺宗中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在關係到宗門利益前,我秦天機可以拋開個人恩怨,不追究那丫頭片子和胖墩對吾兒所做的事情,希望兩位也能夠像我這樣,以宗門利益為主,不要參與過多的個人情感。」秦天機出聲提醒道,其森冷寒意驟然在雨水間蔓延而出。

周談秋和染婉玉兩人眉頭皆是一挑,都從對方眼中看出決然。

染婉玉美眸遊離於滄月和蘇敗間,端莊的玉容上泛起一抹無奈的笑意:「滄月這妮子恐怕是要恨我一輩子。」

「遠山冰雪般的寂寞,冬夜裡流星般孤獨的寂寞,這世間恐怕也只有體會到這種寂寞,甚至甘願忍受這種寂寞才能夠達到他那種境界。」蘇敗輕聲喃喃道,其雙目越來越明亮,直至眸瞳中閃現而出的劍光使得這片天地暗淡無關,狂笑聲驟然響起:「我明白了,這世間,性痴則其志凝,故書痴者文必工,藝痴者技必良,世之落拓而無成者,皆自謂不痴者也,而劍痴者方能成為劍神,這是一種偏執,對劍道的偏執。」

蘇敗傲立於傳承台之巔,白衣勝雪,其笑聲越來越大,體內以及青峰古劍上瀰漫的那股劍意氣息也是越來越盛,如同狂風暴雨般肆虐於天地間,這股氣息竟是讓秦天機和方君涯這等強者感到忌憚。

慕央和太夜生等人更是有種置身於怒海中的感覺,紛紛朝後退去,退下傳承台,只有這樣才感到那股壓迫有所緩解,一抹潰敗感在五宗翹楚間瀰漫。

就連悲戀歌和笑蒼生,心中也是產生一種無力感。

天穹間,黑色烏雲瘋狂倒卷著,數以千萬計算的雨滴竟是脫離重力的束縛,如同戰場上脫弦的利箭向著蘇敗傾斜而去,若從正上空望去,以蘇敗為中心,密密麻麻的雨水急墜而至,形成碩大的漩渦。

滄月和吳鉤兩人側目的望著自身的上空,雖烏雲倒卷,竟是毫無一滴雨水。

「你們看那雨水。」林瑾萱指著飛濺的雨水,眼露震撼。

只見豆珠大小的雨水居然形成劍峰的模樣,一絲絲凌厲的氣息在其上瀰漫。

如此詭異的一幕再次震撼了所有人,這是怎麼一回事?

「萬劍朝宗的時候還能引起如此天地異象嗎?」邊道城語氣帶著些許震撼。

「我怎麼知道,我對於萬劍朝宗的了解也僅僅局限於宗門典籍上。」雲太虛隨口敷衍一句。

鏗鏘!

蘇敗的笑聲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悠揚清脆的劍吟聲,這道劍吟聲仿若天外橫空而至,降臨這片天地,蘇敗神色肅然,微攤的右手再次握住青峰古劍,兩指緊扣劍柄,磅的劍意帶著古的天威朝著虛無的天地刺去。

唰!唰!唰!

數以千萬計的雨水帶著利劍破空的劍嘯聲,湧向蘇敗的劍峰,震撼的一幕徹底展現在百餘道目光的注視下,只見蘇敗周圍的雨水竟是凝結成冰晶。化作雪絮搖曳而去。白雪紛紛。

嚓!

一道肉眼可見的裂痕在第九十九道蒲團上蔓延而出,蕩漾於這片天地間的威壓再也對蘇敗起不了作用。

「恭喜宿主領悟唯寂劍意。」久違的系統聲音在蘇敗腦海中響徹而起,蘇敗不徐不疾的朝前邁出一步,跨過最後一道蒲團。如同謫仙。如墨長發在風雪中狂舞而起。看起來有一種說不出的飄逸。

與此同時,劍意傳承台上瀰漫的威壓儘是如同潮水般向著蒲團匯聚而去。

「登頂1方君涯和秦天機眼中唯一的鎮定在這一刻蕩然無存,神色變化不定。難掩心中的震動。

「該死,他領悟宗師劍意,更是登頂有資格佔據劍意傳承台,死,他必須得死。」秦天機的聲音比刀鋒還要冷冽數分,更是直接與琅琊宗直接臉面,拂袖冷喝道:「天涯閣弟子聽令,今日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都要擊殺琅琊宗蘇敗,誰若是能夠擊殺琅琊宗蘇敗,宗門直接賜於他長老位置。」

「慕央你是不想成為宗主候選人嗎?只要你能夠阻擋蘇敗佔據劍意傳承台,我就代宗主應諾你成為下任宗主候選人。你若是能夠擊殺蘇敗,那我秦天機以及天楓言首座更是直接支持你成為下任宗主。」

其聲若雷滾滾,秦天機注意到劍柱間故盪的劍意已經消散,也就說擋在他們前的天塹已經消失,先天劍氣在周身要害之處鼓盪,整個身形竟是暴射而出,直向劍意傳承台掠去。

「刀劍閣弟子聽令,今日血戰不休,太夜生你還傻站著做什麼,阻止蘇敗1

「百尺宗弟子聽令,阻攔住琅琊宗弟子,不得讓琅琊宗弟子接近傳承台,笑蒼生立即出手阻止蘇敗煉化劍旗,這座劍意傳承台絕對不能落在蘇敗手中。

「庄劍閣弟子聽令,協助百尺宗弟子阻攔其他琅琊宗弟子,涵玄獄,楚牧晴你們兩人還不動手。」

唰!唰!唰!

鋪天蓋地的破風聲向著劍意傳承台籠罩而去,數道長虹劃破天穹,掠過通天劍柱,無論是方君涯,還是周談秋,此刻眼神都是冷冽無比的盯著蘇敗的背影,殺機湧現,諸宗強者緊隨其後。

「琅琊宗弟子聽令,今日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都不能讓蘇敗受到丁點代價,護送他離開劍域之圖,悲戀歌還有屠莫河,爾等幫蘇敗擋住其他宗弟子。」雲太虛嘶吼道,整張臉龐變得猙獰無比,殺氣騰騰,其速度比起秦天機等人更快,擋在秦天機等人的前方,虎視眈眈盯著秦天機等人:「想抹殺蘇敗嗎?我雲太虛今日就是拼個隕落的下場,也不會讓你們得逞。」

「還有我邊道城,媽的,我琅琊宗好不容易出了個人物,瞧你們這些人眼紅成什麼模樣。」邊道城冷笑道。

虛空中的對峙讓觀望的諸宗弟子臉色劇變,特別是其他宗弟子,各個眼露猙獰向著書生和徐荒等人涌去,劍氣如洪流般緊貼著地面蔓延而出,一時間殺伐聲震耳欲聾。

位於包圍圈中的滄月和吳鉤兩人臉色劇變,他們沒想到百尺宗和庄夢閣居然也會選擇和琅琊宗撕破臉面。

「滄月,我們的想法的太天真,我們太高估了自己的面子。」吳鉤望著來勢洶洶的諸宗弟子,苦笑道。

滄月臉色冰寒刺骨,淡淡道:「殺,殺出重圍,以悲戀歌等人的實力是無法阻擋住其他宗翹楚的聯手。」

悲戀歌和屠莫河雖強,但笑蒼生以及涵玄獄那些人也不是吃素的。

「琅琊宗強者也是無法阻擋住其他宗強者的攻勢,今日局勢不妙了。」楊修憂心忡忡道。

劍意傳承台上,數股強悍無比的氣息在笑蒼生和悲戀歌等人身上冒騰而起,失去劍意傳承台的壓制,他們的修為盡數恢復,而領悟劍意后,諸宗翹楚的氣息顯然更加凌厲。

唰!唰!

慕央和太夜生兩人極為有默契的向石台頂端衝去,殺機畢露。

悲戀歌和屠莫河見狀自然是出手制止,只是一旁虎視眈眈的笑蒼和涵玄獄兩人率先出手,擋在悲戀歌和屠莫河面前,一道道劍罡毫無徵兆的在半空中轟撞而現。

楚牧晴雙手晃動,一道道劍影懸空而立,盤旋於白帝和素紅塵周圍,「白帝抱歉了,雖然我和你關係不錯,蘇敗甚至曾幫助你我破陣,但是宗門有令,我不得不遵守。」

「談書墨,謝無峰師兄,慕央和太夜生就交給你們。」悲戀歌眼神凝重的盯著笑蒼生,首次握住背後的古劍,其話音未落下的剎那,青峰和談書墨的身形已踏空而出,直追太夜生和慕央而去。

察覺到後方出現的氣息,慕央和太夜生兩人都是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倘若是悲戀歌和屠莫河前來,他們或許還會忌憚,而青峰和談書墨兩人的實力,他們自然是不會放在眼裡。

「哼,那青峰修鍊的功法雖然古怪,實力勉強能夠和我比擬,但是速度卻不如我。」一道龍吟聲驟然在慕央體內響起,慕央的速度再次暴漲。

太夜生頭也不回,手中的長刀竟是脫手而出,向著後方暴射而去,劃出一道半月形狀的刀罡,顯然試圖要阻擋住青峰和談書墨數息,同時,他的速度也是暴漲些許,與慕央並肩前行。

青峰和談書墨見到那道貫徹而下的刀罡,眼神皆是一變,談書墨挺身而出,竟是直接想硬撼這一刀,「謝無峰師兄,你的實力遠勝於我,這一刀由我來阻擋,你快去阻攔太夜生和慕央。」

話語未落的剎那,談書墨手中長劍揮落,一劍攜帶著萬均之勢撞上刀罡,其臉色徒然一白,直接一口鮮血碰出,身形更是搖搖晃晃的朝後退去。

「談書墨師弟。」青峰速度絲毫不減,身形直追慕央和太夜生,然而在速度上,他確實是弱勢,短短數息的功夫竟是被慕央兩人拉出數十丈,「該死的,我的攻勢威力固然不亞於慕央等人,但是速度確是不如他們。」

看著慕央和太夜生的身形離蘇敗越來越近,青峰瘋狂運轉著真氣,他體內的鮮血蘊含著劍氣,這一運轉,其速度雖然暴漲些許,但撕心裂肺的痛楚在他的四肢百骸中蕩漾而出。

只是,二者之間的距離並未有所拉近,反而漸漸拉大。

「青峰師兄1就在這時,蘇敗平靜的聲音驀然在石台頂端響起:「只是兩隻螻蟻而已,交給我即可。」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