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六十一章萬劍朝宗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滿了苦澀。 「萬劍朝宗,宗師劍意?」白帝和素紅塵也聽到悲戀歌的話語,這些都是他們平日里未曾接觸到的,不禁出聲問道:「難道我們所領悟的劍意也有分等級?」 「這個是自然,就如同你我所修習的...

?

!--go--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自石台上轟轟而出,肉眼可見的漣漪在鼓盪。

蘇敗一步步的向前走去,一股驚人的蛻變在他身上轉變,這種轉變讓蘇敗的氣質看起來更加的鋒利,蘇敗抬眸凝視著青冥,體內的鮮血竟是變得無比狂熱,躁動,想要破體而出,甚至有著高亢的嘶吼聲在蘇敗的腦海中回蕩,這是鯤鵬的嘶吼聲。

站在雲端間,蘇敗恍惚間再次見到一隻巨大無比的虛影攜帶著無窮海浪,破海而現,遮天蔽日,扶搖直上青冥九重天,掙脫世間所有束縛,逍遙於天地間,蘇敗身軀莫名一震,一股狂暴無比的氣息在他的軀體間瀰漫,「鯤鵬心血?這滴鯤鵬心血已經被我用來淬鍊肉身,然鯤鵬心血何其驚人,大多數鯤鵬心血中所蘊含的氣息都是融入我的鮮血中,在萬千劍意的壓迫下我鮮血中的鯤鵬氣息再次被激起。」

「不對,這不單單隻是氣息那麼簡單,更像是一種意志,鯤鵬意志。」

蘇敗輕聲喃喃道,其古井無波的眸子中徒然掠起一抹沉思,「北冥之中海域霸主無數,然而卻唯獨鯤鵬破海為鳥,展翅而飛,正是因為它有不屈服於天地間的意志,超脫一切,無拘無束逍遙於天地1

蘇敗的心境和鯤鵬意志莫名的起了共勉,蘇敗頓時覺得一股磅無比的能量毫無徵兆的在四肢百骸中滲透而出,瘋狂的融入他的血肉以及骨骼中。蘇敗原本單薄的身影在這一刻變得更加挺拔,其眸光變得更加犀利,腳步驟然抬起向前走去:「劍意的壓迫不僅僅讓我加深對劍意的感悟,同時也激發鯤鵬心血殘留在我體內的能量,這倒是個意外之喜。」

笑蒼生緊繃著身子,他頓時覺得上方那道白衣身影彷彿已經化身鯤鵬的存在,正欲破海直上青冥,這劍意傳承台便是海,同時讓他感到震撼的是一股驚人的壓迫在他自身的鮮血中蔓延,而這股壓迫是來自蘇敗身上:「我的肉身中淬鍊過兩次鯤鵬蒼血。按道理說蘇敗就算煉化三滴鯤鵬蒼血也無法讓我產生這種壓迫。」

「難道?」笑蒼生想到了一種情況。其眼神在這一剎那失去以往的從容:「他的煉化的並非是鯤鵬蒼血,而是僅存在於傳說的鯤鵬心血,也只有煉化鯤鵬心血才能讓自身的鮮血發生如此蛻變。」

砰!

虛空震動,一股浩瀚如海的威壓向著蘇敗席捲而來。在這股威壓前。就算萬仞孤峰都要化成灰燼。蘇敗呼吸困難,腳下步履維艱,其身形再次晃動著。然而他握劍的右手始終那麼平穩,蘇敗再次一劍刺出。

整柄青峰古劍在這一刻彷彿有了凌性,矯若游龍,欲凌駕於這片天地間。

砰!砰!

隨著蘇敗每前進一步,四周的威壓便強大一分,整座石台莫名的顫抖起來,劍吟聲更是鏗鏘而起,無數道錯愕的目光停落在蘇敗的背影上,其心臟砰砰加快跳動著,就算是雲太虛和邊道城如此強者,此刻也是極為不爭氣的攥著雙手,眼中露出緊張的神色:「第九十三道,九十四道,第九十六道,第九十七道。」

「第九十八道。」低沉的嘶吼聲在邊道城喉嚨中響起,邊道城面露狂喜。

「這絕對不可能,他的肉體怎麼會如此強悍。」

「他領悟的劍意到底是什麼,居然能夠擊潰這些強者的劍意。」

其餘宗的強者神色紛紛起了變化,更是有嘩然聲如浪涌動著,特別是方君涯和秦天機,兩人眼中的殺機絲毫不加以掩飾,若說蘇敗先前展現出來的天賦讓他們感到忌憚,而如今就是可怕,「無論此子能否佔據劍意傳承台,絕對不能讓此子成長下去。」

「此子也是血煉中的倖存者,吾兒的死絕對和他脫不了干係。」秦天際目光冷冽,徒然開口,其聲化作雷音滾滾倒卷:「太夜生阻止蘇敗登頂,趁著他現在感悟劍意的時候抹殺他,快。」

洪亮的聲音籠罩而來,太夜生轉身望著遠處的秦天機一眼,臉上徒然出現一抹無奈之色,側過頭望著蘇敗的背影,苦笑道:「秦天機長老,你未免太高估我太夜生了。」

「阻止他登頂?我現在有這資格嗎?這裡的威壓如此浩瀚,踏上第十三道台階就是我的極限。」太夜生的語氣帶著些許不甘,或許今日過後,蘇敗的名字就會傳遍荒琊五宗,名揚荒琊。

秦天機沉默下來,他知道自己刀劍閣這所謂的翹楚和蘇敗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可惡。」

劍旗迎風招展,嘩嘩聲在蘇敗耳旁回蕩,蘇敗抬眸望著最後一道台階,立即抬步向前踏去,整個傳承台都是回蕩著蘇敗的腳步聲。

蘇敗腳步剛剛落下,無窮無盡的壓力從四面八方湧來,這股威壓比起其下的威壓磅數倍,蘇敗呼吸頓時變得急促無比,眸子微垂,蘇敗只覺得自己站在萬丈深淵的邊緣,隨時就會落得萬劫不復的地步。

第九十九道劍意,傳承台中最強的劍意。

面對這股劍意,蘇敗如虹的氣勢徹底崩潰,其犀利如劍的眼神更是出現渙散。

一抹猩紅的血跡更是在蘇敗的嘴角滴落,蘇敗的面龐蒼白無血。

蘇敗身上出現的細微變化立即被秦天機察覺到,秦天機神色露出喜悅,甚至暗鬆口氣,開懷大笑道:「他已經到了極限,他終究是無法擊潰這道劍意登頂,君涯兄,恐怕都不用你我出手,這道劍意都能直接將這小子抹殺。」

方君涯緊繃的身軀徒然鬆開,擠出一絲笑意,「看來上天並非始終眷戀琅琊宗。」

周談秋和染婉玉兩人相望一眼,皆是看到對方眼中的輕鬆之意,這或許是最好的結果,若蘇敗真的登頂佔據這座劍意傳承台,他們為了自身宗門的利益也不得不出手對付琅琊宗,如此機緣豈能讓琅琊宗獨佔。

「雲師兄。」邊道城語氣中多出些許無奈,只差半步他即可成功。

「還有機會,蘇敗還沒有放棄。」雲太虛皺著眉頭道,緊攥的拳頭漸漸有些發白。

劍吟聲不息,蘇敗全身的鮮血在這道威壓的籠罩下向著下半身湧進,暈眩的感覺驀然襲來,蘇敗頓時覺得全身彷彿是要爆炸似,低眸望著手間的青峰古劍,其眼神竟是毫無焦距,心中那種明悟卻越來越清晰。

天地死寂,悠揚的劍吟聲歸於平靜。

一股股威壓至天地間故盪而出,邊道城無奈道:「半時辰了,再繼續耽誤下去錯過劍域之門。」

「只差半步他即可登頂,可惜了。」雲太虛語氣同樣顯得有些無奈,天地間鼓盪而出的威壓越來越浩蕩,這片天地間的重力徒然暴漲數倍,「通知蘇敗和悲戀歌撤離,還有提防方君涯和秦天機等人。」

「嗯。」邊道城點著頭,其臉色卻驀然一邊,目光凝於腰間的古劍上,只見這柄樣式古樸的長劍這一刻居然莫名的輕顫起來,邊道城右手猛然按住其劍柄,只聞道道劍光自廢墟中暴掠而起,劃破天穹,直射劍意傳承台而去。

「怎麼回事?」方君涯和秦天機也注意到自身劍器的變化,修長的劍身長顫不已,似乎受到一股無形力量的牽扯,若非他們以實力鎮壓住自身的劍器,這些劍器恐怕是要脫鞘而出。

唰!唰!

尖銳的破風聲鋪天蓋地而起,滄月美目中精光乍現:「萬劍朝宗,他果然是在領悟昔日那道劍意。」

滄月低眸望著長顫不已的玉劍,俏麗的嘴角徒然揚起一抹冷笑:「那女人號稱獨步於末劍域,劍意無雙,你居然也會因為敗類的劍意而感到顫抖,甚至臣服。

「武盟,你不覺得諷刺嗎?」

第十六道台階上,悲戀歌望著脫離掌控向蘇敗暴射而去的長劍,心中已是掀起滔天巨浪,空洞的眸子中充斥著震撼之色,輕聲喃喃道:「萬劍朝宗,宗師劍意,他領悟的劍意竟如此恐怖1

「這就是萬劍朝宗嗎?怎麼可能,不說我們荒琊州,就算是末劍域恐怕也很少有人能夠領悟劍意時產生這種現象。」笑蒼生漠然的面孔上露出一抹震撼,其聲音中充滿了苦澀。

「萬劍朝宗,宗師劍意?」白帝和素紅塵也聽到悲戀歌的話語,這些都是他們平日里未曾接觸到的,不禁出聲問道:「難道我們所領悟的劍意也有分等級?」

「這個是自然,就如同你我所修習的劍技,這劍意同樣是分等級的。我有幸曾聽宗門一前輩談起過劍意,這世間的劍意大多數可分為三六九等,普通人所領悟的劍意是普通級劍意,其次就是王級劍意,皇級劍意,以及帝級劍意,甚至宗師劍意。」往日里極為沉默的屠莫河徒然開口道:

「通常領悟劍意時能夠引起天地異象的劍意就是皇級劍意,能夠引起天地威壓的劍意就是帝級劍意,而引起萬劍朝宗之象的劍意就是宗師劍意。」

「我曾聽說過,西陀爛柯殿的殿主以及武周皇庭君主所領悟的劍意就是皇級劍意。」涵玄獄有些失態過,他根本沒有想到居然有幸會親眼目睹一名劍客領悟宗師劍意。

領悟宗師劍意,這意味什麼,恐怕傻子都知道。

昔日那些強者領悟皇級劍意即可凌駕於末劍域眾生之上,而如今蘇敗領悟的劍意更是凌駕帝皇劍意之上。

萬劍齊顫,劍吟不休……!--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