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六十三章最出色的天才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抹殺。」 「你展現出來的天賦越是妖孽,越能夠引起諸宗強者的殺意,你如今不過是在自掘墳墓罷了。」慕央輕聲喃喃道,這句話好似是對太夜生所言,又好像在安慰自己。 無論是太夜生還是慕央,這些五...

厚重的石台懸空而立,如雪的白衣靜靜站立在其上,古劍晃起的寒光消散在風雨中。

十二道劍柱前,百餘道身影涌動著,目光都是匯聚在那道如雪的身影上,其驚呼聲更是如同雨後春筍般冒騰而起,不絕於耳:「白衣如雪,三尺青峰,那不是琅琊宗的蘇敗,他怎麼會站在那麼高的位置。」

「一二三四五六……八十,這才一晃眼的功夫他怎麼站在第八十道台階上?」

「他應該是想登頂然後煉化其上的劍旗,佔據這座劍意傳承台。」

「古怪,他的肉身強度和笑蒼生師兄相差無幾,為何他能夠走這麼遠。」

雨水嘩嘩而下也掩蓋不住這漫天的喧嘩聲,雲太虛等諸多宗門強者都失去往日里的從容和冷靜,目光如同見鬼般的望著蘇敗的背影,儘管蘇敗如今的背影有些搖晃,但這絲毫沒有減緩他給雲太虛等人帶來的震撼,「我們還是小覷蘇敗,原本以為他已經放棄領悟傳承台上的劍意,沒想到他能夠走這麼遠。」

五宗翹楚中,最出色的悲戀歌和笑蒼生止步於第十六道台階,而蘇敗卻是走上第八十道台階,這其中的差距讓人有些晃眼,甚至難以想象,差點讓邊道城這等強者都失去思考力:「第八十道台階,只要蘇敗能夠繼續前行的話那他就有希望煉化其上的劍旗,將這座劍意傳承台掌握在我琅琊宗手中,退一步說。他就算無法繼續前行,但領悟其上的劍意也足以傲視同輩所領悟的劍意。」

邊道城的聲音沒有刻意的壓低,立即鼓盪開來,方君涯以及秦天機臉色皆是一沉,就連周談秋和染婉玉兩人眼中也是露出些許複雜,如果這座劍意傳承台繼續擱在這裡他們或許還能夠接受,不過這座劍意傳承台一旦被在場的宗門所得到,他們就有些難以接受。

劍意傳承台對於一個宗門而言意味著生命,他們這些先天強者比誰都清楚。

「傳承台上瀰漫的劍意威壓何其可怕,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憑藉什麼手段走上第八十道台階。但看其模樣和氣息他應該已是強弩之末。想要繼續前行恐怕不大可能,加上如今劍域之圖關閉在即,他同樣沒有多少時間去領悟其上的劍意。」劉子昂冷不丁道,一臉的不以為然。然而眼神中卻有著掩飾不住的震撼。

邊道城眉頭微皺。劉子昂這傢伙難道就見不得蘇敗好嗎?

不過邊道城也知道劉子昂所說的是事實。眉宇間不禁露出些許惋惜:「唉,如果劍域之圖關閉日期延後些,他就能夠領悟其上的劍意。就算接觸其門檻對他而言都是受益終生。」

懸空而立的石台上,蘇敗渾然不覺自己已經成為矚目的存在,其心神完全沉浸在自身的感悟中,每當他揚起青峰古劍擊潰劍意的瞬間,一絲感悟便是流淌在他心頭。

蒲團中劍意的強大給蘇敗留下不可泯滅的對象,甚至讓他有種要沉下心去感悟的想法,然而每當這種念頭剛剛冒出的時候就被蘇敗抹去,這是一種偏執,對自身劍意的偏執,世間劍意萬千,唯獨堅守自己的劍意。

雨仍然再下,將青峰古劍洗刷的更加雪亮。

太夜生和慕央目光死死盯著蘇敗,特別是太夜生更是緊握住拳頭,內心因為領悟劍意帶來的喜悅已經蕩然無存,「不會,他如今已是強弩之末肯定不會繼續前行,否則那些肆虐的劍意都會將他徹底抹殺。」

「你展現出來的天賦越是妖孽,越能夠引起諸宗強者的殺意,你如今不過是在自掘墳墓罷了。」慕央輕聲喃喃道,這句話好似是對太夜生所言,又好像在安慰自己。

無論是太夜生還是慕央,這些五宗的頂尖翹楚在蘇敗面前徹底失去以往的傲氣。

雨水順著蘇敗的臉頰淌落,稜角分明的面龐顯得更加邪魅,蘇敗微閉的雙眸徒然睜開,兩道猶若實質的劍意寒光在他的眸瞳中閃現而過,蘇敗所望之處,紛紛洒洒的雨水赫然破碎開來,頓時化作冰晶灑落。

「還差一點就能夠徹底邁入這道劍意門檻,領悟這道劍意。」蘇敗輕聲喃喃道,盯著上方古樸的台階,蘇敗的腳步驟然抬起,向前大步流星的走去,其轟鳴聲驟然在他的腳下蕩漾而起,轟!

一股蒼涼的氣息自蒲團中滲透出來,仿若橫跨遠古時空直接降臨於蘇敗身上,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自蘇敗腦海中蕩漾而現,蘇敗好似沉浸在萬劍的海洋中,到處盤旋著可怕的劍影。

這些劍影橫掃而出轟在蘇敗的心神上,蘇敗的身體似要被撕裂開來,彷彿他要是不退的話,其神智就會被抹滅。震耳欲聾的劍鳴聲驀然在蘇敗腦海中響徹而起,化作道道聲音:

「鎮壓1

「鎮壓1

「鎮壓1

這聲音不斷的起伏著,衝擊蘇敗的靈魂,蘇敗臉龐看似平靜,但實際上冷汗已經在他的後背滲透而出,整個身體更是顫抖不已,隨時就會被這股可怕的劍意轟下台階,這一幕落在雲太虛眼中卻是化成了嘆息聲:「他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劍意威壓的衝擊,再繼續支撐下去的話反而會給身體留下隱患,通知悲戀歌他們撤離,這座劍意傳承台只能暫時擱置在這裡,還有數時辰劍域之圖就要關閉了,繼續耽誤下去的話我們就不能及時趕到劍域之圖的出口。」

「嗯。」邊道城點著頭,眼角的餘光卻是掃過其他諸宗強者,明顯見到他們紛紛鬆了口氣。

衣袖揮舞間,邊道城整個身體似流星般向著劍意傳承台疾馳而去,抵擋住劍柱周旁的劍意。正欲開口出聲提醒悲戀歌等人,然就在他嘴唇微啟的剎那,一道雪亮的劍光徒然自雨霧中閃現而過,緊接著蘇敗搖晃不已的身體便如巍峨山嶽般屹立不倒,而那道劍光消失時,蘇敗驀然抬起腳步,再次邁去。

!!

一道細微的聲響在台階上響起,第八十道蒲團破碎,劍意潰散。

在場諸宗強者的眼力何等毒辣,立即注意到其中的細微變化。各個眼露古怪之色。秦天機雙眸彷彿要瞪出來似的,轉過頭看向方君涯有些不確定道:「蒲團中的劍意被擊潰了?」

「好像是吧1方君涯同樣有些不確定道。

雲太虛和邊道城兩人也是露出錯愕,相互望了一眼。

「劍意,他這一劍中蘊含了劍意。但是他所掌握的劍意好像不是這道。」劉子昂眉頭直牛

「是第二道劍意。這小子不愧是蘇贏的兒子。居然領悟了第二道劍意,不對,他若是領悟了台階上的劍意那有何必以劍意去粉碎蒲團中的劍意。這豈不是暴殄天物。」邊道城困惑道,語氣帶著些許震驚和惋惜。

「這道劍意,他並非是領悟劍意傳承台上的,而是他自己領悟的。」雲太虛目光似穿透雨霧,落在蘇敗手中的青峰古劍上,其眉頭卻是莫名一揚,「他這道劍意只能算是接觸到門檻還未真正領悟,他是想通過這些劍意來壓迫自己從而感悟自身劍意,他有些魯莽了……這座傳承台上的劍意何曾可怕……」

「有意思,世間居然還有這種領悟劍意的方法,不過他未免有些太不自量力,那麼高看自己所領悟的劍意。」劉子昂微擰的眉頭舒展開來,藏在衣袖中的右手卻是攥在一起,心中喃喃道:「該死的,難道真是上天眷戀蘇贏那家人不成,蘇贏的天賦就如此恐怖,他的兒子天賦更是遠勝於蘇贏。」

「第二道劍意?蘇贏?」聽到雲太虛和邊道程的話語,諸宗強者臉色都是一沉,特別是方君涯和秦天機,兩人眼中更是殺機湧現,這小子的天賦比起蘇贏還要恐怖數分,當初蘇贏一人就能夠壓制他們諸宗,若是讓蘇敗成長下去那還得了,今後他們諸宗還有出頭之日,只能被琅琊宗壓制著。

「原來是這小傢伙。」染婉玉嫵媚的嘴角微微翹起,她似乎還記得在古船初次見到蘇敗的那一幕,那時候蘇敗的修為只是卑微的半步凝氣,甚至在謝勝的壓迫下狼狽無比,而如今後者的實力居然成長到如此耀眼的程度,美眸微轉,染婉玉嘴角挑起一抹戲虐的笑意:「今日,琅琊宗未得到劍意傳承台,也會因為這小傢伙而形成眾矢之的。」

天地間的殺意顯得更加肅殺,壓抑的氣氛瀰漫於五宗間。

吳鉤目光頓時冷冽下來,拉著滄月的衣袖道:「諸宗強者對老大產生了殺意。」

「這隻能間接證明敗類的優秀。放心吧。敗類展現出來的天賦越可怕,琅琊宗的強者肯定會不惜代價將他護住,況且有我在,染姨應該不會出手對付琅琊宗。」滄月展顏微笑道,美目停留在那道身影上,這傢伙無論在哪裡都是如此璀璨,「胖墩,我們好像落後敗類太多了。」

「今日無論如何也要護住蘇敗,領悟第二道劍意的劍客對於宗門意味著什麼,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雲太虛也察覺到諸宗強者的殺意,出聲向劉子昂和邊道城道,「道城,待會兒蘇敗撤離劍意傳承台後,你要時刻緊隨左右,其他宗強者就由我和劉子昂來阻攔。」

「嗯。」邊道城重重點頭。

「現在就通知蘇敗撤離,若是為領悟劍意而把自己交待在這裡就有些得不償失。」雲太虛輕聲道,他內心是有些好奇蘇敗能否走上更高的台階,然而理智上卻告訴他要制止蘇敗,琅琊宗難得再出如此天才,他絕對不允許蘇敗因為自己的魯莽而斷送了前程。

轟!

石台上,蘇敗微垂的青峰古劍在雨水中揚起一抹驚艷的弧度,蘇敗整個身形直接向前走去,竟是一連走出十餘步,踏上第九十道台階,如此驚人的一幕讓正欲出聲制止的邊道城沉默下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