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六十二章凌駕天地(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階上,青峰古劍更似流星般劃破天穹,刺向天宇,其劍峰處所蘊含的那股劍意氣息越來越盛。 砰!砰!砰! 蘇敗的步伐不快,但是始終那般從容。 蘇敗每一步落下的時候便有著清脆的劍吟聲漸起...

茫茫天地間,一襲白衣拾階而上。

刺骨陰冷的雨水衝擊著談書墨的臉龐,談書墨的目光停落在蘇敗握住劍柄的右手上,白皙如玉,視線微移,談書墨的目光最後停落在蘇敗的臉龐,當觸及蘇敗的目光,談書墨整個身體如遭受重擊般向著後方退去。

這是怎麼樣的眼神?

沒有任何的威嚴,然而就是這樣的眼神卻給他帶來莫名的威壓,甚至腰間的長劍都輕顫起來。

「蘇敗領袖。」談書墨發現自己的聲音中居然出現一絲顫音,他連忙低下頭,視線恰好瞧見蘇敗所踏之處,晶瑩剔透的蒲團如鏡面般破碎開來,其上殘留的劍意徹底潰散,而這抹劍意就是他先前所感悟的劍意。

一種莫名的震撼在談書墨眼角浮現,談書墨抬起頭只見到那道白衣扶搖而上,璀璨的劍光在茫茫雨霧中閃爍而過,莫名的寒意詭異的蔓延而出,緊接著便有數片雪絮搖曳而下。

「他這是在玩火自殘,這座劍意傳承台上記錄的劍意都是強者的劍意,頃刻間即可撕裂天地,山河翻轉,難道他就那麼自信自己領悟的劍意會比這些劍意更強,甚至將這些劍意作為踏腳石來領悟自己的劍意?」

慕央清晰看到蘇敗這一劍,深深的感受到蘇敗劍中蘊含的那一抹韻意,側過頭向著太夜生努努嘴道。

「一旦他所領悟的劍意無法鎮壓住這座劍意傳承台內的劍意,他必然會受到劍意的衝擊。」太夜生低眸望著自己腳下的蒲團,蘊含著森冷殺意的輕笑聲,從其口中緩緩輕吐而出:「或許就是我們所領悟的這道劍意,我可不相信你我領悟的劍意會輕易被蘇敗所擊潰。」

一道又一道,蘇敗的目光始終停留在石台的正上方,未曾停留在任何人身上。

雄渾無匹的威壓籠罩住蘇敗的全身,一股強大的力量彷彿要將蘇敗的身影阻擋在石台的正下方。

蘇敗的肉身強度原本就強悍無比,憑藉著所領悟的這抹劍意,蘇敗更像一柄鋒芒畢露的利劍,勢如破竹,不可阻擋,提劍便有著一抹凌厲無鑄的氣息在蘇敗的衣袖間鼓盪。

蘇敗持劍徑直的走過素紅塵和白帝身旁,素紅塵和白帝兩人都是低眸望著蘇敗所過的台階,一道肉眼可見的冰層赫然在台階上蔓延而出,折射出刺目的寒光,一股壓抑的氣息在他們心頭瀰漫。

「每一道台階上瀰漫的威壓幾乎呈幾何暴漲,其蒲團中蘊含的劍意更是如此。」蘇敗眸光似劍,其目光垂落在青峰古劍的劍峰住,身形儼然站在第十三道台階上。

太夜生眼神凌厲的望著蘇敗,語氣淡漠,一字一字道:「自行領悟第二道劍意,這種天賦確實遠遠超過在場的所有人,若是讓你繼續成長下去的話,你今後的實力恐怕就要凌駕於我等之上。」

太夜生的聲音如刀鋒般凌厲,甚至蘊含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劍意向蘇敗猛撲而來。

蘇敗漆黑的眸子中有著冷冽之色漸漸湧現,他看著一側的太夜生漠然道:「想死嗎?」

平靜的聲音卻蘊含著冷冽的殺機,擊潰太夜生身側瀰漫的劍意,太夜生臉色微變,正欲說些什麼,慕央卻是率先出聲提醒道:「你我的修為被封印住,而後者的肉身強度幾乎不亞於笑蒼生。」

聞言,太夜生眼中的殺機方才有所收斂,確實,在這種情況下,自己若是和蘇敗起衝突,吃虧的絕對是自己,「哼,就讓你繼續囂張一會兒,待我離開劍意傳承台後修為便可恢復,那時候我倒要看你如何囂張。」

太夜生的性子是心高氣傲,對於自己敗在蘇敗手中的事情始終耿耿於懷,若蘇敗的修為遠超於他,他或許還不會如此在意,最讓他無法忍受的是後者的修為遠遠弱於自己。

「這就是你們兩個領悟的劍意嗎?真是脆弱不堪。」蘇敗淡淡道,他的全部心思都沉浸在劍意中,見太夜生緘默不語也懶得將時間浪費在他們身上,眼神一厲,微垂的青峰古劍再次襲殺而出,蘊含於其中的劍意再次凝聚而出,劍光璀璨若星河。

細微的聲響徒然在蘇敗的腳下響徹而起,第十三道台階上瀰漫的劍意在蘇敗這一劍下被驅散,蘇敗神色平靜,再不去看慕央和太夜生,向著第十四道台階走去,其單薄的身影在這一刻卻有著悚然的震撼。

慕央和太夜生的臉色頓時變得複雜起來,自己所領悟的劍意居然就這般潰散?

「他到底領悟了什麼劍意?」慕央皺著眉喃喃道,深邃的眸子中同樣湧現出一抹殺機:「太夜生說的不錯,今後蘇敗的實力恐怕是要凌駕於我等之上,這種人若是生在我天涯閣是我宗的幸運,生在琅琊宗便是我宗的不幸,我天涯閣今後若是想要成為荒琊霸主的話,絕對不能讓他成長起來。」

「琅琊宗先有楚修和逆沐風這種驚艷絕世的弟子,而如今蘇敗的出現不亞於如虎添翼。」慕央眼中殺機更盛,他志在天涯閣的宗主位置,所考慮的事情遠超太夜生這種同齡人,「昔日,琅琊宗蘇贏憑藉他一人就能壓著其餘四宗不得不低頭,讓琅琊宗稱雄荒琅琊州這麼多年。」

「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例子出現,重蹈覆轍。」

肅殺的冷意瀰漫於天地間,就算慕央此刻內心殺意澎湃,如今也只能仰望著蘇敗的身影。

「蘇敗師弟。」

迎上蘇敗那深淵如海的眸子,青峰神色有些訝然,旋即嘖嘖稱道:「真是妖孽,自行領悟第二道劍意。」

屠莫河也是詫異的望著蘇敗,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青峰古劍,其內殘留的氣息竟讓他有種心驚膽跳的感覺。

「師兄的天賦也不錯,已經領悟這道劍意。」蘇敗臉上難得露出一抹笑意,旋即注意力就繼續停留在第十四道蒲團中的劍意,幾乎在他聲音脫口而出的剎那,蘇敗手中的青峰古劍再次鏗鏘而出,整個身影如同孤鴻般直掠而出,赫然一劍擊潰第十四道劍意和第十五道劍意。

悲戀歌眼神複雜的望著眼前這道優雅如仙的聲音,許久之後才輕嘆道:「李首座他們對於你的評價還是有所保留,就算蘇贏前輩在你這年紀都未曾做到這一步。」

蘇敗同樣望著悲戀歌,微微一笑:「比起家父,我還是稍有不如。」

蘇敗知道,自己天賦固然不錯,甚至不亞於悲戀歌,但能夠如此快速領悟劍意還是因為系統的存在,蘇敗捫心自問,若是自己沒有系統的話,自己和蘇贏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蘇敗師弟你方才領悟到第二道劍意的門檻,憑藉這些劍意來壓迫自己領悟自身劍意固然是個可取的方法,但是師弟你所領悟的劍意若是抵擋不住這些劍意的衝擊,稍有不慎就會受到這些劍意的衝擊,輕則重傷,重則神智泯滅。」悲戀歌抬眸望向身後直上青冥的台階,語氣凝重道:「其後台階上瀰漫的劍意威壓幾乎呈幾何暴漲,蘇敗師弟你的肉身強度固然不錯,但是……」

悲戀歌話說到一半就停住,只是望了笑蒼生一眼。

蘇敗頓時明白悲戀歌是擔心以自己的肉身強度無法承受住那些劍意威壓,畢竟在悲戀歌看來,自己的肉身強度和笑蒼生相差無幾,「我知道繼續前行的利弊,只是我不想錯過這次計劃,若是錯過的話,我今生恐怕都無法真正領悟第二道劍意,同時我也想知道自己的極限。」

「然後,突破自身的極限。」

最後這句話蘇敗沒有說出口,只是向悲戀歌微微拱手,抬步已踏至第十七道台階。

就在蘇敗前腳剛剛著地的剎那,一股比十六道台階處強大好數倍的威壓驟然而臨,蘇敗頓時覺得有種置身於千軍萬馬中,整個空氣都凝固住,「可怕的威壓,怪不得以笑蒼生的肉身強度也只能登上第十六道台階,這其後的劍意威壓簡直是呈幾何暴漲,不過威壓固然可怕,但是那道劍意一旦潰散,這威壓既可有可無。」

蘇敗看著劍意傳承台的最巔峰處,依稀間可見到那道迎風招展的劍旗,一股危險的氣息自這些台階上瀰漫著,彷彿在警告蘇敗若是沒有足夠強悍的肉身踏在其上不亞於怒海孤舟,隨時可顛覆。

微閉著雙眸,蘇敗輕聲喃喃道:「現在就讓你我共同凌駕於這些眾生劍意之上。」

話音未落的剎那,蘇敗整個身體儼然已站在第十六道台階上,青峰古劍更似流星般劃破天穹,刺向天宇,其劍峰處所蘊含的那股劍意氣息越來越盛。

砰!砰!砰!

蘇敗的步伐不快,但是始終那般從容。

蘇敗每一步落下的時候便有著清脆的劍吟聲漸起,這鏗鏘有力的劍吟聲時刻衝擊著悲戀歌等人的心神,伴隨著蘇敗的前進,這種劍吟聲越來越盛,仿若萬雷般齊鳴。

「第三十道台階。」

「第三十六道台階。」

「第五十道台階……六十道……七十一道」

太夜生盯著那道漸漸遠去的身影,心中默數著蘇敗所踏的台階數目以及劍意,當看到蘇敗不徐不疾的踏上第八十道台階的剎那,太夜生的內心忽然緊張起來,其神情更是獃滯祝

與此同時,一道更加有力的劍吟聲衝天而起,懸挂於天地間的雨幕直接是被撕碎,厚重的劍意傳承台在雨霧中越來越清晰,呈現在雲太虛等人的視線中,雲太虛揮著雙手,略微有些遺憾的向邊道城道:「悲戀歌他們無法登頂就意味著無法煉化其上的劍旗,這座劍意傳承台只能擱置在這裡。」

「不過幸好悲戀歌他們領悟其上的一道劍意,接下來你我的任務就是護送這些弟子回宗,絕對不能讓他們受到丁點傷害。」雲太虛眉頭徒然一皺,他見到邊道城和劉子昂兩人彷彿沒有在聽自己的話,呆若木雞的望著前方,雲太虛下意識的順著兩人的視線望去,當瞧見那道站在第八十道台階上的身影時,他的雙目劇睜,下意識的脫口而出:「蘇敗1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