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六十一章凌駕天地(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一種驚艷絕世的感覺,而如今的劍意卻給人一種凌駕於天地之上的感覺,他難道領悟了第二道劍意,也不對,我記得第一道台階上的劍意沒有這麼恐怖。」 「還沒有徹底領悟,應該只是剛剛接觸到其門檻,但只是蘊含...

大雨愈顯濃稠,朦朦朧朧的雨霧自天地間冒騰而起。

風輕輕的吹刮而來,捲起蘇敗額前黏在一起的長發,蘇敗的雙眸乍睜,明亮的眸光如星辰般耀眼,蘇敗抬起頭望著這天地,整個天地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就連整座石台依稀不見輪廓。

蘇敗的心境依舊沉浸在腦海中的畫面中,當目光觸及這浩瀚天地時,一種遺世而獨立的孤獨在蘇敗心頭蔓延而出,特別是轉身回望那空蕩蕩的天地,這種感覺更盛。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滄然而涕下1蘇敗輕聲喃喃道,蘇敗孤身漫步於磅大雨中,抬起頭望著那籠罩而下的巨大雨幕,一種孤獨寂寞的感覺如同火山般在他的心頭湧現而出。

蘇敗依稀記得,前世每次磅大雨時,自己總是很愜意的坐在窗前,望著圖書館外那奔波於風雨中少男少女,偶爾那驚鴻一瞥的雪白**總是能夠讓他有種驚艷的感覺,而這種感覺在他心頭間驀然淡去。

就算自己得到劍客系統又如何?

就算自己得到諸位劍神的傳承又如何,在這陌生的世界里,自己就像幽靈般飄蕩中,又像那種無根的浮萍。

蘇敗靜靜的站在原地,微弱的清風攜帶著水氣撲面而來,蘇敗的觸覺和思考都慢慢淡去,一種奇妙的感覺在蘇敗的心底滋生,蘇敗驀然覺得整個天地在這一刻變得不復真實,就連周圍瓢潑的大雨也失去了聲音。「原來寂寞的時候每個人都一樣,你是因為高處不勝寒而寂寞,我是因為遺世而獨立而寂寞。」

雨水的洗刷使得蘇敗的面容顯得更加白皙,蘇敗伸出手輕輕托住這雨水,冰冷的觸感在他的手掌心泛起,那種奇妙的感覺在蘇敗心頭越來越盛,直至最後化作一種明悟:

「有時候,孤獨並不等同於寂寞。」

「白雲城主葉孤城他是孤獨的,他是白雲之濱遺世而獨立的謫仙,他俯視萬千紅塵而孤芳自賞。他的劍追求的是精神的豁達和自由。如我所是,不刻意的裝扮。」

「而寂寞不外如是,一個人飛的太高而沒有同伴,一個人是茫茫人海而沒有同行。」

蘇敗腳步重重的踩在。踩出的聲音明明回蕩在蘇敗的耳旁。然而似乎距他很遙遠。蘇敗任由雨水衝擊著自己,一襲白衣自茫茫雲霧中走出,如同一柄沉寂已久的絕世利劍再次展現出鋒芒。將這片雨幕切割成兩半。

「蘇敗?」望著眼前熟悉的臉龐,悲戀歌卻有種陌生無比的感覺。

素紅塵更是微張著玉唇,美目錯愕的望著蘇敗,一種沒有來的寂寥感在他心頭泛起,這種寂寥就像筆墨間灑落的一灘墨跡,濃稠而化不開,這種前從未有的感覺讓素紅塵嬌軀一震:「蘇敗領袖?」

無論是嘩嘩而下的雨水聲還是素紅塵的輕喚聲,落在蘇敗耳中都顯得那麼遙遙,蘇敗微低著頭,遊離的目光停落在第一道蒲團上,鋒利駭世的劍意至他雙眸中閃現而過,這股劍意並非是唯孤劍意。

「蘇敗領袖,今日是劍域之圖關閉的日子,我們正準備撤離這座劍意傳承台,走吧。」白帝輕笑道。

蘇敗卻聞若未聞,整個身形徒然踏落蒲團的正上方,那種恍惚的感覺再次如潮水般席遍蘇敗全身,無盡的黑暗中一柄龐大的劍器懸空而立,蒼涼凌厲的氣息縈繞於其上,如同巨山般橫於蘇敗心頭,然而其上流轉的紋路倒映在蘇敗眸瞳中再也不會顯得玄奧和晦澀。

「領悟劍意嗎?已經晚了,你的天賦雖然很恐怖,但絕對不可能做到在數時辰內就領悟出第一道台階上的劍意。」太夜生輕笑道,若非顧忌自己的修為已經被封印住,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要拔出背後的長劍,在這裡對蘇敗出手,一洗雪恥。

一道清脆的聲響驀然在蘇敗的腳下響起,只見那道蒲團上徒然出現一道道裂痕,同時,蘇敗的右手儼然已握住青峰古劍,鏗鏘一聲,青峰古劍在天空中化作一道虹光,劍氣縱橫\激蕩,攜帶著無堅不摧,摧枯拉朽的凌厲,悍然破開萬物。

剎那間,無盡黑暗中那道懸空而立的劍器而碎。

一股鋒利無比的氣息至劍鋒上滲透而出,蘇敗低眸望著腳下的蒲團,他知道,這道蒲團中的劍意在自己這一劍下徹底潰散,蘇敗嘴角驀然掀起一抹笑意:「這才是劍神的劍意。」

抬步,蘇敗雲淡風輕的邁上第二道台階,微垂的青峰古劍再次揚起,所有人都只看到一道璀璨的劍光閃爍而過,緊接著那道蒲團就破碎開來。

任你劍意驚天,任你威壓如海,但都擋不住蘇敗這一劍,擋不住蘇敗劍中所蘊含的那一抹意韻,蘇敗拾階而上,每邁出一步既是踏上一道台階。

「蒲團破碎了?」談書墨所站的台階離蘇敗最近,他發現蘇敗所過之處蒲團都是裂開,「他到底在做什麼?這蒲團中蘊含著強者的劍意,那股劍意頃刻間便會撕裂一切,然在這樣的情況的下,蒲團中的劍意居然被蘇敗一劍潰散,但是他為什麼要擊潰蒲團中的劍意?」

無數道疑問如潮水般湧向談書墨心頭,而隨著白衣身影的鄰近,談書墨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威壓臨身。

「劍意?蘇敗這一劍中蘊含了劍意的韻味。」

「是新的劍意,蘇敗先前的劍意給人一種驚艷絕世的感覺,而如今的劍意卻給人一種凌駕於天地之上的感覺,他難道領悟了第二道劍意,也不對,我記得第一道台階上的劍意沒有這麼恐怖。」

「還沒有徹底領悟,應該只是剛剛接觸到其門檻,但只是蘊含一絲意韻都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五宗翹楚中不乏眼力毒辣之人,特別是悲戀歌和笑蒼生等人,當下便有著一道道驚呼聲在劍意傳承台上響徹而起,悲戀歌劍眉罕見的擰在一起:「他劍中的韻意正漸漸變強,好傢夥,看這跡象,他是想要其他劍意來感悟自身的那道劍意。」

聽到悲戀歌這番話,笑蒼生和青峰神情皆是一怔,目光匯聚在蘇敗的青峰古劍上,的確,每當蘇敗出劍擊潰蒲團中劍意的時候,蘇敗劍中所蘊含的韻意越來越盛,換句通俗的話來說,蘇敗是將這些劍意當做踏腳石,踏在其上去感悟自身那道劍意。

「接觸到第二道劍意的門檻?而且還是通過自身領悟,並非是領悟劍意傳承台中的劍意?」慕央和太夜生的臉色劇變,特別是太夜生面色更加陰沉,他可是親身體會到領悟劍意的難度,就算藉助劍意傳承台,他也只是勉強領悟劍意,而後者居然不借劍意傳承台,自行領悟劍意,況且還是第二道劍意。

上空的喧嘩聲和雨水聲匯聚在一起,但這些聲音似乎距蘇敗很遙遠,在蘇敗眼中,只有白茫茫的雨霧以及蟄伏於其中的劍意,至於悲戀歌和笑蒼生等人彷彿以及化作虛無的存在。

「這世界上有一種人,他們既不求仙也不求佛,他們不在意人世間的成敗名利,他們所在意的就是那一劍揮出的尊榮和榮耀,在他們眼中唯獨那一劍揮出的瞬間才是永恆,為了那一瞬間,他們可以犧牲一切,將自己的生命視為草芥,而西門就是這樣的人,他的劍意也是這樣的劍意。」

蘇敗心中喃喃道,雲淡風輕的向前走去,目光卻是望向劍意傳承台的最頂端,「我若是想徹底領悟這道劍意,不僅僅要領悟其中的寂寞,更要領悟其中的驕傲,因為驕傲,任何劍意在它之下皆是螻蟻。」

一步又一步,在談書墨震撼的目光中,蘇敗踏上了第九道台階……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