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五十九章誰的劍,寂寞如雪?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黑暗消失。 很簡單的一刺,在這道模糊的身影中施展出來卻蘊含著一種妙不可言的韻味,蘇敗甚至有種恍惚的感覺,彷彿先前那道劍光能夠將這片無盡的黑暗徹底撕裂開來,這種大道至簡的意蘊卻將鋒利這個字眼體現...

嗡嗡!

悠揚的劍吟聲毫無徵兆的在傳承台上空湧現,一道道摧枯拉朽的劍意自蒲團中噴薄而出。

望著那十二道如雕像般靜靜盤坐的身影,諸宗強者的目光都逐漸變得期盼和好奇起來,他們知道在接下來的時間中這些弟子能否領悟其上的劍意都要看各自的機緣和造化,特別是感受那些噴薄而出的劍意時,這些諸宗強者更是蠢蠢欲動,恨不得是自己站在傳承劍台上。

「不知道這次,我們琅琊宗會有幾人能夠領悟劍意傳承。」雲太虛輕聲喃喃道。

聞言,邊道城搖頭輕嘆道:「無論他們能否領悟其上的劍意傳承,今後他們要領悟劍意都會比其他人更加容易,經過這次劍域之圖試煉后,宗門的大部分資源恐怕是要向這些人傾斜,特別是蘇敗,不知道他能否領悟第二道劍意,若他能夠領悟第二道劍意,就算修為未至先天,其地位也不亞於你我。」

「領悟第二道劍意?道城長老未免太高估蘇敗的天賦,末劍域中天才無數,然能夠領悟出兩道劍意的人更是屈指可數,何況是蘇敗。」劉子昂反駁道,他不得不承認蘇敗具有非凡的天賦,但就算他老子蘇贏昔日也未能做到領悟兩道劍意,何況是未及弱冠之齡的蘇敗。

「蘇敗如今取得的成就比起那些末劍域天才都不遑多讓,他的天賦並不亞於那些人。」邊道城嘴角一撇,似笑非笑的望著劉子昂。眼中依舊有著冷冽的寒意涌動。

「多說無益,能否領悟劍意就看他自身的造化,我們要做的就是牽制住其他宗的強者。」雲太虛淡淡道,眼角餘光卻是戒備的望向方君涯和秦天機等人,「至於劍意傳承台就交給悲戀歌和蘇敗,我們琅琊宗人多勢眾,佔據劍意傳承台的可能性遠遠高於其他宗。」

劍柱周圍陷入短暫的沉默,百餘道目光都是匯聚在劍台上,同時戒備著其他宗的強者。

與此同時,蘇敗踏在蒲團的剎那。一道悠揚的劍吟聲驀然在蘇敗腦海中響徹。蘇敗頓時覺得斗轉星移,這方天地陷入無盡的黑暗中,一柄巨大無比的古樸劍器靜靜的矗立於天地間,一股讓人頭皮發麻的劍意。緩緩的自劍器中散發而出。一道道漣漪繞著劍器盤旋。

這柄劍器並非是真實存在。而是劍意實質化,撼天動地,透著無盡的殺伐和凌厲。

蘇敗的目光死死盯著這柄古樸劍器。其上流轉的紋路就如同囚牢一般,彷彿禁錮住天地至理,每一道紋路都蘊含著無比玄奧和晦澀的氣息,「劍意實質化,放眼整個荒琊州恐怕沒有人能夠做到這一步,就算是整個末劍域也是屈指可數。嘖嘖,被銘刻在傳承台上的劍意果然不同凡響。」

「不過,這裡的劍意雖強,然而比起唯孤劍意還是弱了很多。」蘇敗雙眸微閉,感受著這柄劍器上流轉的劍意,他並沒有直接放棄第一道蒲團中的劍意,在他看來,這劍意能夠被銘刻在這裡,足以說明這劍意的不簡單,其中蘊含的至理足以讓他觀摩和借鑒,「古人有雲,三人行必有我,這道劍意中的諸多至理倒是有可取之處。劍域之圖開啟到現在已有兩月有餘的時間,雖然時間不多,不過至少還有半月多的時間,這些時間足夠讓我領悟這些劍意。」

想到這裡,蘇敗的身形赫然盤膝而坐,眸光似電,直勾勾盯著劍器上的紋路,瞬間,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彷彿撕裂劍器上的紋路,如同潮水般向著蘇敗的腦海灌注而去,一時間,蘇敗有種置身於劍器的海洋中,震耳欲聾的劍鳴聲在他耳旁輕鳴不已。

下方的劍鳴聲引起太夜生和慕央等人的注意,紛紛轉過頭望去,當瞧見蘇敗盤坐在第一道蒲團的時候,各個臉上露出錯愕的神情,這傢伙決定領悟第一道劍意嗎?

蘇敗先前展現出來的天賦可是遠遠超過他們,而如今卻停留於第一道台階。

「他倒是懂得取捨,知曉領悟第二道劍意的難度是第一道劍意的百倍有餘,退而求其次選擇最簡單的劍意來領悟。」慕央若有深意的望著蘇敗,旋即搖頭輕笑道:「就算是最簡單的劍意領悟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

「武道之途應激流勇進,強者搏出驚濤海浪而不沉淪,他天賦和實力都不錯,但終究缺少一顆勇於挑戰的心,這也註定他在武道之途上走不遠。」太夜生淡淡的瞥了一眼不遠處靜坐的蘇敗,嘴角掀起一抹弧度,隱約間噙著一絲不屑,自己居然敗在他手中,真是不甘,轉身,太夜生抬眸望向上空獵獵作響的戰旗,「我太夜生追求的永遠是最強的,我若領悟的劍意比別人強,那就意味著我的起點比其他人高。」

「領袖1談書墨望著一側的悲戀歌,悲戀歌開口道:「路都是自己選擇的,他選擇這條路自然是有他自己的理由,我們能夠做的就是走好自己腳下的路即可,時間不多了,儘快選擇一道劍意領悟。」

白帝和素紅塵紛紛點頭,拾階而上。

恢宏的石台上,磅的威壓似瀚海翻卷般洶湧而下,衝擊著眾人的身體。

修為被封印住,眾人只能憑藉肉身硬撼著,然而這劍意傳承台作為昔日唯我劍宗的傳承,其上瀰漫的威壓又豈是他們天罡境能夠承受住,大多數都是止步十五道台階之下,就連悲戀歌也只是勉強站在第十四道台階,屠莫河和青峰位於第十四道台階,白帝以及素紅塵則是位於第十一道台階,談書墨位於第九道台階。

笑蒼生的肉身經過鯤鵬蒼血的淬鍊,其肉身強度遠遠超過這些翹楚。位於第十五道台階。

慕央和涵玄獄以及太夜生則是位於第十三道台階,楚牧晴處於第十道台階。

「這屆弟子的整體素質的確不錯,特別是悲戀歌,他的身體時刻被天樞閣的重力壓迫著,就算未經過鯤鵬蒼血的淬鍊,但是肉身強度和笑蒼生相比也只有些許差距,相比,其他宗翹楚的肉身強度就低了些水平。」雲太虛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只有經受了火的洗禮泥巴也會有堅強的體魄,我琅琊宗男櫱賭前憧癱【褪欽飧齙覽懟!北叩萊屎笑道,眼角的餘光不經意間掃過那道白衣身影。眼露複雜:「蘇敗他真的是要領悟第一道台階上的劍意?雖說領悟第二道劍意不易。但他也沒必要選擇第一道台階上的劍意,而放棄其他台階上的劍意。」

「放棄?他這是有自知自明,他若是選擇拾階而上,窮盡一生都無法領悟第二道劍意。」劉子昂輕笑道。

……

旭日初升。和煦的陽光撕開厚重雲層灑落在石台上。點綴著蘇敗白皙的面容。蘇敗單薄的嘴唇微抿著,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自蘇敗的眉宇間滲透而出。

置身於無盡的黑暗中,蘇敗目光凝固在劍器的紋路上。隨著蘇敗心神的沉浸,蘇敗頓時察覺到一道模糊的虛影在劍器後方顯現而出,然後握住這柄劍器,鏗鏘一聲便有一道雪亮的劍光揚晃而起,似閃電般劃破這無盡的黑暗消失。

很簡單的一刺,在這道模糊的身影中施展出來卻蘊含著一種妙不可言的韻味,蘇敗甚至有種恍惚的感覺,彷彿先前那道劍光能夠將這片無盡的黑暗徹底撕裂開來,這種大道至簡的意蘊卻將鋒利這個字眼體現的淋漓盡致,蘇敗卻有種莫名的震撼,一種莫名的感悟流轉於他心頭。

一式又一式,蘇敗彷彿忘記了時間的流逝,忘記所處的位置,心神徹底沉浸在這道劍式中。

一種玄之又玄的味道在他心頭越來越盛,他知道自己已經漸漸接觸到這道劍意的門框,然而就在他即將踏入這道門框的剎那,一道凌厲的劍意在他體內蕩漾而起,將這種明悟徹底的抹滅。

蘇敗身軀微震,劍眉微皺:「唯孤劍意。」

蘇敗明顯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住自己領悟眼前這道劍意,這股力量是來自唯孤劍意,「就像為了佔領主權似的,我領悟第二道劍意的時候就會受到第一道劍意的壓制。我領悟的唯孤劍意是葉孤城的劍意,凌駕於眾生之上,而這道劍意固然是強者的劍意,但只是普通的劍意,肯定是無法突破唯孤劍意的壓制。」

蘇敗右手托著下巴,就如同前世遇見一道棘手的奧數難題似的,星眉直鎖,「我若是想領悟第二道劍意,那麼第二道劍意的威力必然不能次於唯孤劍意,至少是同一個級別的劍意。」

想到這,蘇敗驀然起身邁出蒲團,眼前的黑暗如雲煙消散。

一陣清冷的夜風撲面而來,蘇敗臉上頓時露出一抹詫異,只見一輪皎潔的弦月靜掛在天邊,繁星滿天,晶瑩閃爍。

夜色漸濃,蘇敗喃喃道:「我以為只是數息的功夫,沒想到已經過了七八個時辰。」

蘇敗抬起頭望著石台,夜色中的劍意傳承台顯得有幾分莊嚴肅穆,一股股凌厲無比的氣息如同潮水般在石台上空鼓盪著,蘇敗發現悲戀歌等人都各自選擇蒲團領悟劍意,「每道台階間都瀰漫著可怕的威壓,而修為被封印,想要拾階而上就需要強悍的肉身以及磐石般的意志,以笑蒼生的肉身強度居然會止步於第十五道台階。」

「看來這道台階間的威壓幾乎都是呈幾何暴漲,只是不知道這九十九道劍意中會有幾道劍意可以比擬唯孤劍意?」蘇敗的目光迅速的掃過上方的台階,那些台階上涌動的氣息十分平靜,蘇敗卻能夠察覺到一股股劍意蟄伏於這種平靜之下,若動便是驚天動地。

沉思片刻后,蘇敗赫然朝後退去,在雲太虛等人不解的目光中,蘇敗竟是退出第一道蒲團,而是盤膝坐在台階邊緣,雙目緊閉。

「這世界上有誰的劍意能夠驚艷如白雲城主葉孤城?」

「沒有。」

「但是這世界卻有一個人的劍意,寂寞如雪1

「西門吹雪。」

蒼白的雪,蒼白的劍峰,蒼白的身影,這些畫面如同一柄鋒利的劍器自蘇敗的腦海中切割而出,充斥蘇敗的每個神經中,蘇敗在這一刻,赫然選擇領悟西門吹雪的劍意,而放棄眼前這座劍意傳承台上的劍意。

而蘇敗這一退卻是讓雲太虛等人劍眉直皺,「怎麼回事?」

「肯定是他察覺到領悟第二道劍意的難度,直接放棄了,畢竟他領悟的第一道劍意都未大成,又何必浪費精力去領悟第二道劍意。」劉子昂樂呵呵道,見蘇敗後退,他不知為何暗鬆口氣……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