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五十八章傳承台現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死的事情耿耿於懷,甚至已經懷疑劉東是死在我手中。」蘇敗雙眸微垂,眼露凝重,他可不相信劉子昂會遵守所謂的規則,一旦他知曉劉子昂是死在自己手上,絕對會對自己出手。 「死城以及劍域之圖禁錮的存在,劉...

震耳欲聾的驚天巨響猛的在天地間響徹而起,一股雄渾無比的氣息至虛影中滲透開來,一圈圈空氣在虛影周圍形成醒目的凹形弧度,遮天蔽日的古老石台就這般毫無徵兆的出現。

望著那巨大的懸空石台,雲太虛和秦天機等的注意力立即集中在石台上,一抹狂熱的神色至他們眸子中湧現而出,就連劉子昂也是面露狂喜:「這就是劍意傳承台嗎?我若是有幸站在劍意傳承台上就有機會領悟其上的劍意,到時我就算做出些過火的事情,宗門也不敢對我下死手。」

古老滄桑的氣息瀰漫於整個廢墟,同時,一股無比的劍意自劍柱頂端噴薄而出,頃刻間撕裂這方天地間的空氣,將方圓百餘丈內的天地籠罩在內,彷彿只要有人踏及這方天地必然會受到劍意的衝擊。

「想要佔據這座劍意傳承劍台就必須煉化傳承劍台中的劍旗,而這片區域已經被這股劍意所封鎖,我們想要進入其中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將這件事情寄託於悲戀歌和屠莫河等人,他們持有天冥玉劍,應該能夠安然無恙的出現在劍意傳承台上。」雲太虛沉吟片刻道,其目光驟然凝固在劍台的正下方,只見道道漣漪蕩漾而現,緊接著便是十二道身影橫跨而出,「能否掌握住機緣就看你們的造化了,小傢伙們。」

「是蘇敗領袖他們1數名眼尖的天樞閣弟子發現,在劍台下方的正中央處。一道白衣身影負手而立。

蘇敗緩緩睜開雙眼,這座石台上已有諸多的身影,蘇敗的目光自這些人影身上橫掃而過,最後凝固在正前方的石台上,這座石台氣勢恢宏,足足有九十九道台階,而在石台的正中央處,一面古樸的戰旗正靜靜的矗立於其上,一種古老滄桑的氣息自戰旗中緩緩散發而出,蕩漾在這片天地間。

「先前我等開啟天冥劍墓的時候。一股恐怖的撕扯力驀然出現。那股撕扯力應該是來自劍陣,也就是說我們手中的天冥玉劍觸及了劍柱上的劍陣從而被傳送到這裡,只是眼前這座石台到底是什麼?」

蘇敗注意到,每道台階處都擺著十二道蒲團。同時。一種恆古永存般的氣息。緩緩的自蒲團散發而出,這這股氣息凌厲無比,甚至讓蘇敗有種熟悉無比的感覺。這是劍意的氣息。

「機緣,這絕對是大機緣,沒想到我太夜生居然有幸遇見劍意傳承台。」太夜生的狂笑聲驟然在石台上空蕩漾而出,其眼神如狼似虎的望著這座石台,血絲瀰漫。

劍意傳承台!

聽到這陌生的字眼,大多數人的神色都變得狂熱無比。

蘇敗注意到,就連悲戀歌那古井無波的眼眸中也是掠過一抹激動,顧名思義,單單劍意傳承台這個名字就能夠讓他聯想到許多,莫非是傳承劍意,蘇敗側過頭沖著素紅塵笑道:「紅塵師姐,什麼是劍意傳承台?」

「你不知道什麼是劍意傳承台?」素紅塵臉上閃現過一抹錯愕。

「你也知道我晉陞內門弟子的時間尚短,很多東西都未曾接觸過。」蘇敗輕聲道,眼角的餘光卻是望向劍柱後方,赫然瞧見雲太虛等人,這些諸宗強者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

素紅塵順著蘇敗的目光望去,盈盈笑道:「也對,就算諸多內門弟子也未曾聽說過劍意傳承台。在大荒中,強大的宗門都有特定傳承劍意的地方,這地方被稱為劍意傳承台,宗門強者的劍意大多數都被銘刻於傳承台中,宗內弟子若是能夠在劍意傳承台上修鍊便有機會領悟其上的劍意。」

說到這裡,素紅塵指著台階上的蒲團,美目中滿是期盼之色:「坐在蒲團上修鍊即可領悟劍意,不過能否領悟其上的劍意就要看各自的機緣。嘖嘖,傳聞末劍域中霸主級的勢力手中都曾掌握劍意傳承台,我們琅琊宗若是佔據這座劍意傳承台,那今後就有崛起的可能,甚至有資格和那些霸主級勢力叫板。」

霸主級勢力,整個末劍域中最強的勢力莫過於西陀爛柯殿,秋道武宗,武周皇庭都曾擁有劍意傳承台。

蘇敗若有深意的望著諸宗強者一眼,怪不得宗門會如此重視天冥劍墓。

突然,蘇敗頓時有一種寒意臨身的感覺,只見一雙陰沉的目光正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劉子昂?看來他對劉東死的事情耿耿於懷,甚至已經懷疑劉東是死在我手中。」蘇敗雙眸微垂,眼露凝重,他可不相信劉子昂會遵守所謂的規則,一旦他知曉劉子昂是死在自己手上,絕對會對自己出手。

「死城以及劍域之圖禁錮的存在,劉子昂的修為已經被壓制至天罡境巔峰。」

「我若是底牌全出的話,就算不敵也會有些自保之力,況且還有其他宗強者在這裡,劉子昂恐怕也不會明目張的對我出手。」蘇敗嘴唇抿出森冷的弧度,緩緩收回目光,可惜自己如今的實力尚且不足撼動這些宗門強者,否則的話,他不介意將這些潛在的威脅徹底抹殺於劍域之圖中。

慕央舔了舔嘴唇,目光炙熱的盯著那古老的蒲團,心中已是掀起轟然大波,「居然是劍意傳承台,天助我也,我慕央若是領悟劍意就有資格逐鹿下任宗主候選人,若是能夠佔據劍意傳承台,那我慕央今後在天涯閣中的地位無人可撼動,下任天涯閣的宗主非我莫屬,到時候又有劍意傳承台,我天涯閣必然凌駕於諸宗之上,甚至擠進末劍域霸主勢力行列。」

急促的呼吸聲在石台下方回蕩著,涵玄獄環顧四周,旋即爽朗笑道:「呵,劍意傳承台的出現對於我等而言都是莫大的機緣,能否領悟其中的劍意就看你我各自的造化。這裡有十二道蒲團,大伙兒都有機會領悟其中的劍意,我想沒必要繼續交手了。」

話音未落,悲戀歌驀然起身,可怕的劍氣在他的周身蕩漾而現,而悲戀歌則是一步步的踏空走向石台,最後落在第一道台階上,一股凌厲的劍意至蒲團上噴薄而出,向著悲戀歌籠罩而去。

悲戀歌神色微變,他發現自己踏上石台後,體內的真氣居然被封印在丹田中,動彈不得。

見悲戀歌率先動身,其他人不甘落後。

凝視著蒲團,素紅塵美目中儘是期待之色,沖著蘇敗盈盈一笑道:「這座劍意傳承台一共有九十九道,其上相對應的就是九十九道劍意,按照以往的傳統,這些劍意也有強弱之分,越是強者的劍意就越在上面。雖說能領悟劍意便是莫大的機緣,但若是可以的話,蘇敗師弟不妨爭取往上走去,領悟更強的劍意。」

「紅塵這番話言之有理,蘇敗領袖你若如果能夠再領悟一道劍意,那你就掌握兩種劍意,這種天賦就算比起末劍域那些頂尖的天才也不遑多讓。」白帝向著蘇敗拱手,龍行虎步向著石台跨去,素紅塵和談書墨等人緊隨其後。

青峰仰望石台上空獵獵作響的戰旗,沖著蘇敗咧嘴一笑道:「怎麼樣?有沒有興趣登頂,領悟那道最強的劍意?」

蘇敗微微一笑道:「最強的劍意嗎?如果能夠領悟最強的劍意,肯定是要爭齲」

「我就知道你野心不校」青峰目光掃過一側的太夜生和慕央,嘀咕一句:「小心這些傢伙,這些傢伙對你敵意十足,難免會在你領悟劍意的時候在背後捅刀子。」

「誰捅誰還不一定呢?若他們真如此不知好歹的話,我不介意劍上多染些血。」蘇敗平靜的望著太夜生,正好瞧見太夜生投來的眼神,後者眼神中的殺機絲毫不加以掩蓋,冷冽刺骨。

閑扯幾句,青峰也是抬步上前走去。

「哼。」太夜生冷哼一聲,同樣踏上石台:「蘇敗之所以能夠擊敗我就是因為領悟劍意和劍陣,我若是能夠領悟一道劍意的話,那麼前者的優勢就會蕩然無存,同時我的實力也會暴漲,那時就是我一洗雪恥的機會。」

慕央踏上石台前,也是朝蘇敗望了一眼,「琅琊宗蘇敗天賦固然妖孽,然而他已經領悟一道劍意,想要領悟第二道劍意的話肯定會受到第一道劍意的反彈,既領悟第二道劍意的難度是第一道劍意的百倍以上。」

涵玄獄和笑蒼生等人紛紛踏上石台,只是他們踏上石台的剎那,各個臉色都是劇變,顯然都察覺到修為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封印住,這劍意傳承劍台果然不簡單。

這些人都是五宗的頂尖翹楚,心高氣傲之輩,其眼光自然不會停留在第一道蒲團上,迎著台階上空轟轟而下的威壓前進,依次掠過數道台階,同時,台階的正下方只剩下蘇敗孤零零的一道身影。

「凡是領悟劍意者實力都會暴漲數倍,可惜天冥玉劍的數量有限,否則滄月和胖墩他們也能夠領悟這劍意。」蘇敗唏噓道,轉目望向下方翹首以盼的滄月等人,微微一笑便是轉身向石台走去,因為領悟過劍意,蘇敗才知道劍意的可怕,同樣知道領悟第二道劍意對自己的影響有多大。

蘇敗抬起頭望著上方迎風而動的站旗,青峰說的對,以他的性子要領悟就是領悟最強的劍意。

在百餘道熱切的目光注視中,蘇敗儼然踏上第一道石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