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四十九章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弟你都修鍊至天罡四重的修為,我這個作師兄的豈能落後。」青峰掀開籠罩全身的血袍,露出一張平凡的臉龐,或許因為長時間未接觸到陽光,青峰的臉龐毫無血色,眯著雙眸打量著蘇敗,輕笑道:「我還擔心你在劍域之圖中過...

高低起伏的亂石堆砌著,蘇敗舉目望去儘是斷壁殘垣。

昔日這是一片氣勢恢宏的宮殿樓宇,而如今卻變得如此荒蕪。

在廢墟的盡頭處,十二柄劍柱彷彿將這片天地勾連在一起,磅無比的氣息流轉於其上。

「到底是怎麼樣的力量將這裡變成廢墟,甚至將連綿不絕的宮殿徹底崩塌。」書生抬著草帽,就算曾目睹過這片荒蕪的景象,然而書生再次親眼目睹的時候,眼中還是露出些許震撼。

「這個宗門恐怕是遭遇到滅門,否則這片宗域也不會變的如此荒蕪,甚至崩潰。」滄月清冽的眸子落在那直撼雲霄的劍柱上面,眼中露出些許狂熱:「天冥劍墓。」

蘇敗雙眸微眯著望著這片廢墟,或許昔日自己所看到的那一幕便是這劍域之圖毀滅的真相,雖然知曉真相,但蘇敗卻沒有告知眾人,直覺告訴他這件事情還是不要泄露出去為好,無論是那強悍不可一世的劍宗還是那神秘的強者,對於他們琅琊宗而言都是遙不可及的存在,「劍域之圖的崩潰並非是我們可以想象的,這其中涉及的事情恐怕我們荒琊五宗都沒有資格去參與。」

「咸吃蘿蔔淡操心,我們這次的目標可是天冥劍墓。無論是玉劍上記錄的信息還是天冥劍墓現世的動靜,兩者都足以表明這座天冥劍墓不凡,領袖我們還是要按照原先的計劃嗎?」七罪帶著些許詢問的眼神望向蘇敗,如今蘇敗給七罪帶來的感覺就如同當初悲戀歌給他們帶來的感覺。特別是知曉蘇敗已突破至天罡四重,七罪知道以自家領袖的實力恐怕已經不亞於諸宗翹楚,甚至凌駕於其上。

昔日他們的實力在五宗隊伍中只能說算是中上,而如今他們隊伍展現出來的實力足以比擬那些頂尖隊伍。

蘇敗含笑不語,眼中透著一抹沉思,若是他的實力能夠徹底壓制五宗翹楚,這天冥劍墓又豈能分給他人?

「劍域之圖遼闊無比,機緣無數。以我們的實力都能夠得到如此機緣,以那些五宗翹楚的實力也會遇見諸多機緣,他們的實力肯定有著突飛猛進的變化。我們隊伍的實力雖然暴漲許多。但還不足以做到對抗五宗全部翹楚。」書生微微皺眉道:「因此,我還是主張先和琅琊宗弟子聯手,至於後面就看到時的情況。」

「嗯,我也是這樣想。」蘇敗平靜道。其目光卻始終停留在十二道劍柱輪廓虛影上。相隔甚遠。蘇敗卻能夠感受到數股雄渾無比的氣息正雄踞於劍柱上,那數股氣息給蘇敗帶來一種熟悉的感覺,抬步。蘇敗率先向著十二道劍柱所在的位置直奔而去,「走吧!持有玉劍的隊伍恐怕到了差不多。」

嚓!嚓!嚓!

眾人踩過瓦礫時發出的聲響,在這空曠的天地間蕩漾著,蘇敗等人徑直的掠過一座座崩潰的宮殿,就在蘇敗等人走至廢墟正中央的時候,頓時有一股古樸滄桑的氣息向著他們撲面而來。

這是一座巨大的廣場,整個廣場都是有巨石鋪滿,一道道裂痕以十二道劍柱為中央,蔓延而出,直至蘇敗腳下,蘇敗踏至這片廣場的剎那,立即察覺到數道兇狠狠的目光向著他投射而來,伴隨著數道驚呼聲:

「琅琊宗的隊伍,沒想到他們手中也掌握著一柄天冥玉劍。」

「師兄,要不要解決這支隊伍,趁著現在奪取他們手中的天冥玉劍。」

亂石堆前,數名百尺宗弟子聚攏在一起,目光紛紛望向他們其中的一名青年。

這名青年眉頭微皺,銳利的視線緩緩掃過那支越來越接近的隊伍,其目光卻最後停落在劍柱前,那一頭白髮如雪的悲戀歌以及一旁的屠莫河以及刑堂弟子身上,微搖著頭道:「琅琊宗的悲戀歌在這裡,我等若是出手對付這支隊伍的話,恐怕那些琅琊宗弟子絕對不會放棄過我們,媽的,原本以為琅琊宗中也就悲戀歌算的上是人物,沒想到琅琊宗中居然隱藏這麼多強者。」

「笑蒼生師兄還未出現,我們如今若是出手,先前那些天涯閣弟子就是前車之鑒。」青年目光轉向琅琊宗的五名刑堂弟子,眼中儘是忌憚之色,誰都沒想到原本名不經傳的琅琊宗弟子居然又那麼恐怖的實力。

此時,黎明破曉,天際處的壓抑黑暗頓時被驅散,曙光靜靜的灑落在那道背負古劍而來的白衣身影上,蘇敗望著直插雲霄的劍柱,其目光卻是轉向下方那數十道熟悉的身影,特別是那道被血袍籠罩的身影。

素紅塵正拉著蘇暖說一些話語,語笑嫣然間散發著青春的活力,而在蘇敗出現的剎那,素紅塵就揚起修長的玉頸,其美目正泛著明亮的光芒盯著蘇敗,頓時失聲道:「天罡四重?」

「蘇敗師弟你的修為突破至天罡四重?」素紅塵臉上的優雅在這一刻蕩然無存,臉上湧出些許難以置信之色。素紅塵清清楚楚的記得,她上次見到蘇敗的時候,後者的修為不過才突破天罡境而已,然而現在卻已經修鍊至天罡四重,而且最恐怖的是蘇敗的手段,他天罡一重的時候都能斬殺秦羽負那些人,那麼如今,他展現出來的實力又有多恐怖?

談書墨和白帝以及屠莫河,眼眸中同樣在此刻湧現出一抹震驚之色,他們先前才在素紅塵口中聽到蘇敗的修為已經突破天罡境,然而親眼目睹時才發現蘇敗的修為居然突破至天罡四重,這等修鍊速度實在是讓他們膽寒。

「天罡四重,書墨你恐怕已經沒有機會替白彬教訓蘇敗了。」面對蘇敗這恐怖的修鍊速度,悲戀歌空洞的眸瞳中難得湧出一抹錯愕以及笑意,「也不知道他在這劍域之圖中得到多少機緣,真是讓人羨慕。」

談書墨微點著頭,就算傲氣如他也不得不承認,如今的蘇敗,確實有些恐怖。

白帝臉上依舊布滿著難以置信,其目光直勾勾盯著蘇敗的肉身,當察覺蟄伏於蘇敗肉身內的恐怖力量時,白帝下意識的出聲問道:「蘇敗領袖你將那兩樣東西煉化了?」

「嗯。」蘇敗自然知曉白帝所指何物,點著頭。

當得到蘇敗親口承認,白帝眼中的震撼卻是越來越盛:「那玩意雖然能夠提高自身的修為,但是煉化起來麻煩無比,甚至痛不欲生,也只有你這瘋子才敢那樣做……年輕代第一劍陣師,這名號落在你身上算是名副其實。」

白帝語氣中難得帶著些許敬佩,而白帝對待蘇敗的態度倒是讓素紅塵有些傻眼。

白帝什麼時候會如此恭維一名琅琊七閣弟子,甚至曾經讓他頗為不服氣的蘇敗?

「我們還是小覷蘇敗師弟你……晉陞內門弟子不足一年,便是達到天罡四重的地步,這等修鍊天賦直追昔日的蘇贏前輩,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素紅塵胸前那豐滿的胸脯輕輕起伏著,平復著內心的震驚,片刻後方才語笑嫣然道,甚至莫名的鬆了口氣,側過頭望向悲戀歌道:「加上蘇敗師弟手中的天冥玉劍,我們琅琊宗手中掌握的天冥玉劍數量一共有七柄天冥玉劍,呵,天冥劍墓的主動權可算是把握在我們琅琊宗手中。」

七柄天冥玉劍!

蘇敗雙目微亮,眼角的餘光卻是不加掩蓋的向著悲戀歌以及屠莫河等人望去,眼神卻是一凝,無論是悲戀歌還是屠莫河都給蘇敗帶來一種極為強烈的壓迫罡,「天罡七重,果然,在我進步的時候其他人同樣在進步。」

除此之外,素紅塵和白帝等人也給他帶來一種淡淡的壓迫感,最讓蘇敗在意的是青峰的修為,「天罡五重1

「怎麼?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師弟你都修鍊至天罡四重的修為,我這個作師兄的豈能落後。」青峰掀開籠罩全身的血袍,露出一張平凡的臉龐,或許因為長時間未接觸到陽光,青峰的臉龐毫無血色,眯著雙眸打量著蘇敗,輕笑道:「我還擔心你在劍域之圖中過的狼狽,現在看來你小子過的比我還消散,居然還能尋到一柄天冥玉劍。」

「你手中不是也有一柄天冥玉劍。」蘇敗目光微垂,他注意到在右側的亂石間赫然躺著數具屍體,看其宗衣樣式應該是天涯閣弟子。

青峰順著蘇敗的目光望去,搖頭道:「我可沒有你那運氣,這柄天冥玉劍還是從天涯閣弟子手中奪來。」

蘇敗露出一抹恍然的神情,怪不得那些百尺宗弟子望向青峰的眼中那般忌憚,似笑非笑道:「天涯閣弟子?我記得天涯閣中存在一個所謂的天地盟,這些天涯閣弟子多數都是天地盟中的人,而那慕央是天地盟的盟主,你這天冥玉劍多半是屬於慕央的話,現在奪取過來,天涯閣的慕央恐怕是不會咽下這口惡氣。」

青峰笑著:「我們琅琊宗什麼時候懼怕過天涯閣?」

就在這時,青峰神色微動,目光徒然轉向北面的方向,「終於來了。」

蘇敗轉身,同樣望向北面方向,凝目望去,似乎能夠見到天際處的朝霞正被撕裂,數道劍虹,快若閃電般的疾掠而來……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