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四十章盆滿缽滿(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滲透出的威壓,蘇敗輕吐口氣,平靜略微有些激動的情緒,眼角餘光掃過一側的捲軸,心中喃喃道:「鯤鵬風翼是昔日劍宗強者觀悟北冥鯤鵬所推演出來的身法,這鯤鵬心血恐怕和那北冥鯤鵬有關。」 輕輕閉合紫金檀...

圓潤的融靈丹瀰漫著淡淡的光澤,蘇敗輕輕握住融靈丹,其上蕩漾而出的靈氣波動使得他體內真氣流速加快,蘇敗心中有種強烈的衝動,吞服這融靈丹。

以他如今的實力若是吞服這些融靈丹的話,蘇敗絕對有信心衝擊天罡二重,甚至天罡三重的境界,然而這融靈丹內的能量如此磅,蘇敗知道以他如今的肉體強度肯定支撐不住,甚至被這股能量所泯滅。

收取融靈丹,蘇敗轉向第三座祭壇,無論是周天星斗玄武之陣和融靈丹的價值就已經超過他昔日所得到的劍墓傳承,揚起青銅鑰匙,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期待。

嚓!第三道石盒緩緩開啟,入眼的是一條以蠶絲製作而成的捲軸。

「捲軸?」比起融靈丹和周天星斗玄武劍陣,眼前的捲軸顯得有些不起眼,蘇敗握住捲軸,其上赫然書寫著數個古老的字體《鯤鵬風翼》,這捲軸中記錄著一門極為高深的身法,是昔日劍宗強者觀悟北冥鯤鵬所演化出來的,就算只是驚鴻一瞥,蘇敗還是能看出這鯤鵬風翼身法的不凡。

「我如今化風身法已修鍊至宗師之境,化風身法終究只是殘缺的身法而已,我若是想提高自己的身法就得重新找門身法,這鯤鵬風翼的特性和化風身法倒是有幾分相似。我如果修習這鯤鵬風翼應該事半功倍。」蘇敗將手中的捲軸放回原位,徑直的轉向第四座祭壇,駕輕就熟的打開其石鎖。

入眼的是一個紫檀木盒,這紫檀木盒通體瀰漫著淡淡的檀香,同時還流轉著一股可怕的威壓。

「紫金檀木1滄月纖細的眉尖輕微一揚,饒有興緻的盯著眼前的檀木,輕聲道:「紫金檀木的價值可是不亞於三品武技,而如今這紫金檀木居然被用來封印,也不知道這紫金檀木中封印的是何物?」

「打開不就知道了。」蘇敗輕笑道,一股蒼莽古老的氣息驟然在紫金檀木上滲透而出。蘇敗握住紫金檀木。在滄月和吳鉤等人的注視下,緩緩打開這被封印的紫金檀木,在紫金檀木的正中央,赫然懸浮著一滴如金般的鮮血。其強大無比的威壓從這金黃鮮血中散發而出。

方圓數丈內的天地。在這股恐怖的威壓的壓迫下。赫然掀起道道漣漪。

「鯤鵬蒼血?」吳鉤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這滴如同黃金般的液體,旋即搖著頭驚呼道:「不對,鯤鵬蒼血上瀰漫的威壓絕對不如眼前這般恐怖。難道這是鯤鵬心血?」

「鯤鵬蒼血?」蘇敗神色微動,他記得百尺宗的笑蒼生就曾煉化過一滴鯤鵬蒼血,對於笑蒼生,蘇敗還是記憶猶新,特別是後者那恐怖的肉體給他留下極深的印象:「我記得李慕辰前輩說過你們百尺宗手中佔據一滴鯤鵬蒼血,眼前這滴鯤鵬心血和鯤鵬蒼血又有什麼聯繫?」

「鯤鵬蒼血,顧名思義是遠古鯤鵬體內的精血,傳聞中鯤鵬雙翼一伸便是遮天蔽日,掩蓋三千里,其軀體龐大無比,其內的任何精血都可以被稱為鯤鵬蒼血,然而鯤鵬最恐怖的不是這普通的精血,而是鯤鵬的心頭精血,成百上千鯤鵬蒼血凝聚而成的鯤鵬精血,鯤鵬心血。「吳鉤語氣顯得有些激動,「普通的鯤鵬蒼血淬鍊肉體的功效勝妖龍真血數十倍,而眼前的鯤鵬心血若是煉化淬鍊肉體,其功效勝妖龍真血百餘倍。」

嘶!聽到這句話,就算是蘇敗臉上也掠過一抹動容,他可是親身體會過妖龍真血的恐怖。

白帝和楚牧晴望向這鯤鵬心血眼神更是發直,這鯤鵬心血的價值足以掩蓋周天星斗玄武劍陣和融靈丹。

感受著這滴黃金血液中滲透出的威壓,蘇敗輕吐口氣,平靜略微有些激動的情緒,眼角餘光掃過一側的捲軸,心中喃喃道:「鯤鵬風翼是昔日劍宗強者觀悟北冥鯤鵬所推演出來的身法,這鯤鵬心血恐怕和那北冥鯤鵬有關。」

輕輕閉合紫金檀木,蘇敗目光不著痕的掃過白帝和楚牧晴兩人的神色,見兩人神情都是極為激動,但並無異樣時,蘇敗方才暗鬆口氣,轉身走向第五座祭壇,「此次劍域之圖中出現的劍墓都曾封印一柄天冥玉劍,這座苦佛劍墓恐怕也是如此。」

「而且,先前天冥劍鏡上顯示的位置就在這苦佛劍墓內,剩餘這兩座石盒中應該有一柄天冥玉劍。」

嚓!

整座古剎內回蕩著清脆的聲響,十餘道目光迫不及待的向第五座祭壇望去。

與此同時,中央祭壇上的天冥劍鏡上徒然亮起一道炫目的光芒。

一柄晶瑩剔透的玉劍懸浮在石盒的正中央,其上布滿著玄奧的紋路,古老滄桑的氣息滲透而出。

「果然是第九柄天冥玉劍1已經持有一柄天冥玉劍,蘇敗對於這柄天冥玉劍倒是沒有過多的期待,然而白帝和楚牧晴兩人卻是激動無比,他們在這段時間也曾聽說過天冥劍墓和天冥玉劍的存在,但是這些天冥玉劍大多數都是落於各宗拔尖翹楚手中,白帝和楚牧晴聯手攻破這座苦佛劍墓就是為了這天冥玉劍:「這就是開啟天冥劍墓的天冥玉劍?」

蘇敗輕輕點頭,走向第六座祭壇,然而讓蘇敗有些錯愕的是,這第六座石盒中赫然也封印著一柄天冥玉劍,第十柄天冥玉劍。天冥劍鏡上面的凹槽再次亮起一道炫目的光彩,只剩下兩道凹槽還是暗淡無關。

「又是天冥玉劍。這座苦佛劍墓中的傳承是其他劍墓的兩倍,沒想到封印的天冥玉劍數量也是其他劍墓的兩倍。」蘇敗取出兩柄天冥玉劍。旋即依次取出玉盤,紫金檀木盒,捲軸和玉瓶,望著神情激動的眾人,其自身的語氣也有些激座苦佛劍墓的傳承都在這裡,本來按照先前的分配方案,我的隊伍要佔據六成劍墓傳承,而白帝和楚牧晴你們兩人的隊伍各自佔據兩成,然而眼前這劍墓傳承大多數都是功法劍陣,要具體分開恐怕有些難度。」

聞言。白帝和楚牧晴兩人皆是贊同的點著頭。無論是鯤鵬精血還是周天星斗玄武劍陣的價值都是無法估量的,就算眼前的兩柄天冥玉劍也是如此。

注意到兩人的神色,蘇敗繼續道:「因此,我這裡大概還有個方案。」

「什麼方案?」白帝輕聲道。

「說來聽聽。」楚牧晴玉手掩著紅唇。清澈的眸子掃了蘇敗手中的天冥玉劍。

「兩位應該知道天冥劍墓的存在。你們隊伍現在應該還未持有天冥玉劍。」蘇敗正色道:「這兩柄天冥玉劍歸你們。鯤鵬心血和鯤鵬風翼以及周天星斗玄武劍陣都歸我1

「至於融靈丹,我可以分別給你們一顆融靈丹,如何?」說完。蘇敗便是一副老神的看著白帝和楚牧晴。

白帝眉頭微皺,無論是鯤鵬心血還是那周天星斗玄武劍陣的價值都是無法估量的,天冥玉劍固然是天冥劍墓的鑰匙,然而這天冥玉劍終究只是鑰匙,佔據天冥玉劍並非意味著佔據天冥劍墓,而眼前的鯤鵬心血和周天星斗玄武劍陣都是能夠提高的實力和潛力。

楚牧晴柳眉也是一皺,顯然是在考慮其中的利弊:「蘇敗領袖你應該知道這周天星斗劍陣和鯤鵬心血的價值,加上我和白帝都是劍陣師,這周天星斗劍陣對於我等而言都是無法抗拒的存在。」

白帝輕點著頭,顯然不甘放棄周天星斗劍陣亦或者鯤鵬心血中的一種。

「哦?」蘇敗眉頭微微一挑,對於這周天星斗劍陣和鯤鵬心血,他是勢在必得,若是要放棄其中一種,他也會有所不甘,沉思半響后開口道:「天冥玉劍歸你們,鯤鵬心血和融靈丹以及鯤鵬風翼歸我,至於這周天星斗劍陣就共同持有,你我都可以修習這道周天星斗劍陣如何?」

白帝和楚牧晴知道這是蘇敗最後的底線,白帝目光停落在玉盤上,「這玉盤上雕刻的紋路劍印極為玄奧,這道周天星斗玄武劍陣恐怕凌駕於四品劍陣之上,我若是能夠將之掌握,其實力必然能夠暴漲數倍。」

「同意。」白帝考慮其中的利弊后,緩緩點頭。

「我也同意。」楚牧晴不假思索道,畢竟得到天冥玉劍和周天星斗玄武劍陣已經超過所謂的兩成劍墓傳承。

聞言,蘇敗將手中的天冥玉劍遞給白帝和楚牧晴,同時收起紫金檀木,融靈丹以及鯤鵬風翼捲軸,舉起手中的玉盤,環顧四周道:「這玉盤歸我,兩位若是想修習周天星斗劍陣的話就在這裡記住這玉盤上銘刻的劍印,想必以兩位的天賦要記下這些劍印並不是什麼難事。」

楚牧晴和白帝兩人點頭,接過蘇敗手中的玉盤,眼神火熱無比的盯著其上的紋路。

半時辰后,楚牧晴和白帝兩人戀戀不捨的將玉盤還給蘇敗,兩人額頭都是滲出些許汗水,顯然要記住這些玄奧的劍印對他們而言都是一種挑戰,他們還是小覷這周天星斗劍陣。

接過周天星斗劍陣,蘇敗起身率先走出古剎,輕笑道:「那麼這次合作就到此為止,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和兩位一起合作。」

楚牧晴輕笑道:「求之不得,蘇敗領袖將天冥玉劍給我們,想必你們隊伍應該也持有天冥玉劍,若是有機會的話,我們不妨在天冥劍墓中也可以合作,若是我等三人一起合作的話,就算遇見悲戀歌和笑蒼生等人也有一戰之力。」

白帝微點著頭,顯然蘇敗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讓他足夠正視。

「再看看吧1蘇敗沒有直接拒絕也沒有直接答應,向著兩人拱手道:「告辭1

話未落,蘇敗率先向著下方的九宮劍階陣疾馳而去,吳鉤和滄月緊隨其後。

望著蘇敗遠去的背影,楚牧晴輕嘆道:「幸虧這次他能夠破解五道殘局,否則錯過苦佛劍墓的傳承,你我恐怕要遺憾終生。你們琅琊宗這屆的弟子還真是強悍,蘇敗領袖的實力雖然不如我宗的涵玄獄以及你們宗的悲戀歌,但他展現出的潛力絲毫不亞於這些人,只要給他時間成長下去,今後必然能夠傲視五宗弟子。」

白帝不可置否的點點頭,臉色徒然一變,「槽糕1

「怎麼了?」楚牧晴神情一怔。

「我們先前破九宮劍階陣的時候,不是感受到百尺宗醉冷秋和天涯閣解語劍,以及刀劍閣君莫言等人的氣息。蘇敗師弟現在下峰肯定是要遭受到這些人圍攻。」白帝皺眉道,抬步身若長虹般直掠而下。

楚牧晴一言不發,顯然也意味到這事情的嚴重性,蓮步輕抬,緊隨其後……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