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三十七章唯我劍宗(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為追求完美而完美。」 「我要做的就是要打亂這盤殘局的完美1 一點炫目的白光,至蘇敗的指尖處璀璨亮起,如黑夜中寒新般奪目。 啪! 璀璨如日的白子再次落在棋盤的正中央,天元...

劍意崩潰,可怕的勁風如同潮水般席捲而出。

蘇敗單薄的身影在白帝和楚牧晴的視線中變得挺拔如岳,巍然未動。

「這是怎麼回事?明明白子已經被黑子逼到絕路,這盤殘局反而被破解開來。」

「白帝師兄先前破解殘局的方式是穩定住己方的要害之處,然後捨棄內圍的白子,從而換取反撲的機會。」

望著那崩潰的的棋盤,在場的陣堂弟子都是露出驚疑不定的神情,而庄夢閣弟子則是望著楚牧晴,見後者清澈的眸子中也是露出困惑和錯愕的神色,顯然對於眼前這一幕有些難以置信。

白帝側過頭望著書生,先前蘇敗未下最後兩子的時候,他就斷言這盤殘局即將被蘇敗破解。

迎上白帝的目光,書生庸懶的眸子中閃過一抹笑意,輕笑道:「置之死地而後生,領袖將白子逼上絕路是為了預測黑子接下來的演變從而布局,為白子贏取一些生機,事實證明,這招雖險然而卻很有效。」

聞言,白帝和楚牧晴立即陷入沉思,儘管書生說的很雲淡風輕,但他們卻知道這樣的棋招簡直是九死一生,只要出現些許差錯,那麼整盤殘局就會立即顛覆。

「這等氣魄是你我完全不具備的,難怪你們陣堂的前輩會對他那般讚譽。」楚牧晴望著蘇敗的背影,俏臉上出現一抹敬佩,重新審視這名天樞閣領袖。

白帝則是若有深意的望著書生,眼中露出些許凝重。昔日他也聽過諸多關於琅琊七閣的傳聞,傳聞這屆的新晉弟子是有史以來最強的一屆。他還有些不以為然,而如今看來,這屆新晉弟子中卻是虎藏龍。

蘇敗眼角餘光掃過那散去的棋局,臉上露出一抹笑意:「幸好是如出一轍的規則,否則這盤殘局敗的就是我。」抬步,蘇敗向第二座石台走去,石道上瀰漫的威壓隨著第一道殘局消散而緩解不少。

如今蘇敗的一舉一動都牽扯著眾人的目光,見蘇敗站在第二座石台前。楚牧晴認真打量著蘇敗,後者還是那副雲淡風輕似乎覺得眼前這殘局很有趣的模樣,「第二道殘局你我算錯一步以至於導致後面滿盤皆輸,你我若是將那一步棋重新推演,或許第二道殘局就有破解的可能。」

「要將我們先前的推演告訴他嗎?以免他步入你我的後塵。」楚牧晴開口道。

白帝抬頭望著白衣如雪的身影,那冷冽的眸子中終於是泛起一抹凝重的波動,旋即他輕輕一嘆。嘆息中充滿著些許惆悵,無論是先前的九宮劍階陣還是眼前的殘局,蘇敗表現出來的能力都遠遠超過他,「在天賦上,我確實不如他。」

「告訴他吧1白帝略微有些躊躇后還是開口道。

啪!

嘹亮的劍鳴聲驟然在死寂的棋盤中響起,白子如彗星般拖動著璀璨的光芒。穩穩落在棋盤的正中央。

白帝眉頭微皺,本欲要脫口而出的話語因為蘇敗這一子而卡在嗓子眼。

「怎麼又是天元?」楚牧晴目露古怪的神色,蘇敗先前破解第一道殘局的時候,其第一子便是落在天元之位,而如今蘇敗這一子同樣是落在天元之位。「第木質撇蝗緄諞壞啦芯幟前忝髁耍黑白雙方各有優勢。蘇敗領袖難不成還想來個置之死地而後生?」

「什麼是天元?」滄月晃了晃腦袋,顯然對於這棋局是一竅不通。

「整個棋盤一共有橫豎十九道刻痕,其交叉點共有三百六十點。位於正中央位置的那個點便被稱為天元之位,其餘三百六十點如同眾星拱月般環繞在天元之位的周圍,因此這天元之位又被稱為帝王之位。」書生出聲解釋道,其眼神卻是意味深長的望著蘇敗。

楚牧螓首微點:「通常這天元之位也象徵著夜空中最璀璨的那顆星辰,看來蘇敗領袖志在高遠。」

林瑾萱有些恍惚的望著蘇敗的背影,隱約間又聽到蘇敗昔日的那番話,「還真符合蘇敗師弟的性格。」

啪!啪!

蘇敗落子的速度奇快無比,彷彿未經過任何的深思熟慮,然而在落子后又和其他的棋子緊密的連接在一起,「黑白雙方的眼位都是未形成,這道殘局想要破解就是要殺掉對方的棋。」

「只要我確保中央的眼位即可在邊角上形成第二道眼位,那時候便是我反攻黑子之時。」蘇敗右臂微揚晃出道道殘影,真氣凝聚而出的白子如同天空行空般讓人無法猜測其下一步的落位,隱約間陣陣殺伐之氣至整盤棋局間滲透而出,蘇敗仿若沙場點兵的將帥般,舉手投足間便有著磅的氣息瀰漫。

「雙眼位都出現,長驅直入即可直搗黃龍1蘇敗沒有絲毫的停頓,手中的白子接二連三的點落,只聞嘹亮的轟鳴聲回蕩於石道的正中央,原本難捨難分的棋局在蘇敗的控制下,白子勢如破竹的般的斬斷黑子的大龍,整個石台上幻化而出的殘局立即崩潰開來。

第二道殘局,破!

衣玦獵獵作響,蘇敗向前繼續行去,停落在第三道殘局前,眼中露出些許期待。

無論是第一道殘局還是第二道殘局中那環環相扣的陷阱以及殺招都讓蘇敗眼前一亮,而最讓蘇敗在意的卻是這些殘局中的劍意,這座劍墓主人能夠將劍意融入這環環相扣的殘局中,由此可知這劍墓主人對劍意的控制已至出神入化的地步。

通過對弈,蘇敗在審視這數道殘局的同時也在領悟殘局中的劍意技巧。

注視著第三道殘局,蘇敗眼中露出些許沉思,這道殘局的局勢如同第一道殘局。黑子穩佔上風,「又是要救活這白子。救活這白子無非是擴大己方的空間,佔據關鍵的攻勢或者防守點,從而利用棄子的手段將己方的棋子救活,而如今這盤殘局顯然不適合用棄子救活的方法,只能選擇邊角突圍的方式。」

淡淡的劍光至黑色眸子中漸漸凝聚,蘇敗再次揚起右手,如同先前那般落子,彷彿每一步落子都是信手拈來。然而就是這種信手拈來的方式卻使得白子這方變得緊湊無比,步步緊逼。

望著這一幕,楊修眼中不禁浮現出蘇敗昔日在出劍斬殺天罰殺手的那一幕,每一步都被他預測到,這種令人髮指的精確度至今讓楊修難以忘記,「天地如棋局,行劍如落子。」

第三道殘局。亦破!

每一道殘局越往上面便越恐怖,不單單指那複雜的棋局,同樣也指棋盤中所蘊含的劍意。蘇敗注視第四道棋盤的時候,彷彿置身於千軍萬馬中,滔天的殺伐聲時刻衝擊著他的心弦,這道殘局簡直是一道殺陣。讓人不由自主的沉浸在無盡的殺伐中。

「第四道殘局,離成功只差兩步了。」楚牧晴胸脯急促的起伏著,她往日在庄夢閣中始終保持著寧靜如蓮的氣質,而如今臉上再也壓制不住內心的激動,美目投向遠處那道站在雲霧中的修長身影。「一定要成功。」

白帝雙眸微垂,眼中變化不定。半響后才無奈道:「我還是小覷了他,本以為他先前那番話只是逞能,沒想到他真的有能力破開這五道殘局,到時候這座劍墓的傳承就要分他六成。」

「怎麼不舍了?」楚牧晴淡淡一笑道。

「怎麼會不舍,若不是他破開棋局,你我註定要與苦佛劍墓無緣,能夠得到兩成劍墓傳承已經不錯了。」白帝沉聲道,目光直勾勾盯著蘇敗的步伐,見到蘇敗身形掠過第四座石台時,白帝身體也難得緊繃起來:「千萬不要失敗,一定不要失敗1

「敗類從來不會失敗的。」滄月面帶微笑望著蘇敗的背影,這個少年還是那般璀璨,無論是在昔日的血煉世界還是如今的劍域之圖,他展現出來的光芒最終會將其他人徹底掩蓋祝

第五道殘局。

滄桑厚重的氣息至石台上瀰漫而出,一排被歲月埋葬的字跡至石台的兩側蔓延而出。

儘管這些字跡有些模糊,蘇敗依稀可辨出這字跡:黑白世界,縱橫經緯,上可喻天道,下可喻人倫,縱橫於**之地。

凌厲無比的劍意至字跡溝壑間瀰漫著,使得這些字跡給蘇敗帶來一種磅無比的感覺。

「上可喻天道,下可喻人倫,縱橫於**之地1

「琅琊宗的資料中曾記載,這世間不乏有些通過琴棋入道的強者,這劍墓主人恐怕不僅僅是劍道強者,亦是棋道強者1蘇敗輕聲喃喃道,抬眸望向擺放於石台上的棋子,他恍惚有種仰望夜空的感覺,而那黑白棋子便是夜空中的點點繁星,其白子如同懸挂於天際處的銀河,而黑子則是分佈於兩側。

這是一盤錯綜複雜的殘局,蘇敗眉頭微皺,喃喃道:「這是一盤殺棋,我若是想要殺掉對方的黑子只能縮小對方的活動空間,然而對方的棋子盡數分佈於四角,我根本無法從外圍壓迫對方聚攏起來。」

「那隻能選擇將雙方的布局空間繼續擴大,從而再使用布局殺掉對方的棋子。」蘇敗目光閃爍不定,凌厲如實質劍芒的目光停落在棋盤上空出來的空點上,腦海中不禁再次浮現出這道殘局,而蘇敗的心神彷彿凝固在那道空點上,以這一點為中心延伸出去,模擬其落子后的棋局變化。

風正低吼著,雖值初春,蘇敗額頭出卻滲出些許冷汗,隨著他的推演,這其中環環相扣的設局讓他為之驚嘆,無論他怎麼推演,到最後白子都會上全軍覆沒的局面,這完全是一副無可破解的死局,「我若是藉助外圍的白子來擴大敵我雙方的布局,看似能夠讓對方的黑子首尾不能相呼應,然而下二十六子后對方的首位就能夠再次相呼應,到時候己方的白子就會陷入四面受敵的情況,就算我棄子突圍也無法解決那局勢。」

每一步的殺機都會在數步后顯現出來,這種算無遺策的殺機讓蘇敗第一次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再完美的布局也會出現破綻,這道殘局的破綻到底在哪裡。」蘇敗喃喃道,其目光不斷遊離在刻痕間,嘴角徒然綻起燦爛的笑容:「有時候完美本身就是種破綻,因為追求完美而完美。」

「我要做的就是要打亂這盤殘局的完美1

一點炫目的白光,至蘇敗的指尖處璀璨亮起,如黑夜中寒新般奪目。

啪!

璀璨如日的白子再次落在棋盤的正中央,天元之位。

啪!啪!啪!

蘇敗不斷的落子,這種落子的速度比起先前更快,同時更加的雜亂無章。

而黑子也時刻的在棋盤上浮現而出,劍意至棋局中洶湧澎湃,直至其後這股劍意破棋而出,如同實質風暴般向著這片天地席捲而去,婆娑古剎輕顫著,爆發而現的光芒更加奪目刺眼。

白帝和楚牧晴只覺得一股壓抑無比的氣息撲面而來,一道虛影徒然在蘇敗的正上空浮現而出:「劍意1

這道虛影出現的剎那,就像受到引力的牽扯,立即直墜而下,向蘇敗斬落。

「小心1驚呼聲至後方響起,大多數人都驚疑不定的望著那道虛影。

劍意虛化,足以證明這股劍意的恐怖。

蘇敗抬眸望著這道凝聚而出的劍意,深邃的眸子中閃過一抹精光,其滿頭黑髮更是如蛇般狂舞著,一道鏗鏘聲在青峰古劍上輕顫而起,唯孤劍意衝天而出,直撼雲霄,如同君皇受到臣民的挑釁,唯孤劍意爆發出凌厲無比的威壓,碾壓這道劍意虛影。

「劍意?」楚牧晴紅潤小嘴輕撅,美目中掠過一抹驚疑,錯愕的望著蘇敗的背影,一股震懾人心的力量至蘇敗體內擴散而出,在這股力量下,那道劍意虛影赫然被鎮壓祝

啪!啪!

蘇敗右手接連點出,望著那越來越亂的棋盤,眼中越發的平靜,直至第一百子落下的剎那,這瀰漫著磅劍意的棋盤轟然破碎開來。同時,上空盤旋的劍意虛影也崩潰開來。

蘇敗其身形如同長虹般,橫跨而出,掠過第五座石台,登上婆娑古寺,瞬間有無數道劍鳴聲至古剎中響起,那神聖的佛光也如同受到牽扯似的,灑落在蘇敗的身上,一道古老的頌歌在蘇敗腦海中響起:

「凡塵俗世盡可腐朽,唯獨劍道不朽,唯我劍宗,永世不滅1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