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三十六章略懂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劍墓傳承固然重要,不過我更在意的是庄夢閣的臉面,蘇敗領袖你多慮了。」 「你我同為琅琊宗弟子。同門相殘的事情我白帝不屑去做。」白帝淡淡道。神情還是有些不以為然。顯然還是有些不相信蘇敗能夠破解這...

「這五道殘局我會破解1

當蘇敗那平靜而自信的聲音緩緩的在這片區域中散開時,這片區域那原本有些喧囂的聲音頃刻間變得鴉雀無聲,大多數人都微張著嘴巴,眼色有些錯愕的望著這道修長的身影,面露古怪的神色。

蘇敗領袖會破解這五道殘局?

特別是先前親眼目睹殘局恐怖的陣堂弟子,此刻他們都是暗自搖頭,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若非顧忌蘇敗的實力,他們恐怕都會嗤笑出來。

楚牧晴微皺著黛眉,這五道殘局可不是普通的殘局,無論是其內蘊含的劍意亦或者玄奧的布局方式的都遠遠超出楚牧晴的想象,若非先前目睹蘇敗破開九宮劍階陣那一幕,楚牧晴此刻恐怕也會認為蘇敗是個狂妄無知的傢伙,「這五道殘局中的每一道殘局都可算的上天衣無縫,蘇敗領袖當真有信心破解?」

「蘇敗領袖若是有實力破開這五道殘局,那麼這劍墓傳承讓你們佔據六成又何妨。」白帝俊逸的臉龐上有著一抹笑容浮現出來,難得大方道:「不妨這樣,蘇敗師弟你率先破解這五道殘局,若是能夠破解,其分配方案就按照蘇敗領袖你所說的那樣。若是未能破解的話,蘇敗師弟你就要遵守我和楚牧晴閣下的要求?」

蘇敗平靜的望著白帝,看出對方眼中的不以為然。嘴角的弧度緩緩掀起一抹笑意:「可以1

「你還懂得破解殘局?」滄月看著蘇敗的背影,素來寧靜的眸子中掠起一抹好奇。

「略懂。」蘇敗點著頭,其眼角餘光卻是有些忌憚的望著楚牧晴和白帝。

「楚牧晴身為庄夢閣的首席弟子,往日里都是一言九鼎,那種過河拆橋的事情她還是不會去做,況且我在這裡,庄夢閣的那些弟子也不敢太放肆。」滄月順著蘇敗的視線望去,精緻淡雅的臉龐上有著一抹凌厲的殺意浮現出來:「況且他們現在對於五道殘局束手無策,你若真能破解,他們也不會輕易撕破臉面。」

滄月沒有刻意壓低自己的聲音。清脆婉轉的聲音清晰的傳至白帝和楚牧晴耳旁。楚牧晴微蹙的黛眉立即舒展開來,語笑嫣然道:「劍墓傳承固然重要,不過我更在意的是庄夢閣的臉面,蘇敗領袖你多慮了。」

「你我同為琅琊宗弟子。同門相殘的事情我白帝不屑去做。」白帝淡淡道。神情還是有些不以為然。顯然還是有些不相信蘇敗能夠破解這五道殘局,「本來第一道殘局已經被我和楚牧晴閣下聯手破解開來,我們理應將第一道殘局的破解方法告知師弟1

「不過按照約定。師弟你要獨自破解五道殘局,因此這道殘局的破解方法不能率先告訴師弟,望師弟見諒。」白帝目光淡淡望著眼前的石台,「我們屬於白子這方,師弟只要以真氣凝聚出棋子即可。」

蘇敗微微點頭,一步跨出。

石道周圍的天地在此時呈現一些扭曲之感,數十丈內的空氣幾乎都凝固住,給人一種壓抑無比的感覺。

古樸的石台瀰漫著滄桑的氣息,巍然如岳,其上雜亂無章的棋子更是如同沙場廝殺的大軍,滔天的殺機至其中涌動著。蘇敗走至石台前,凝視著這盤殘局,心中喃喃道:「橫豎十九條線,總共有三百六十一個交叉點,這布局方式和前世的圍棋倒是如出一轍,就不知道這規則是不是也一樣。」

蘇敗還記得前世校門前的那條古巷,那是一條即將被拆遷的古巷,沒有繁榮的商業街,行人也不算多,在那裡的古樹下倒是經常有個老頭擺著棋盤,時而有其他老頭前去對弈。

那時候劍客遊戲還未流行,蘇敗閑暇的時候倒是經常去觀看這些老頭對弈,甚至成為那裡的常客,用蘇敗前世的話來說,「圍棋和數學的關係甚為密切,通過對圍棋棋理與要訣做出定量分析倒是能夠感受到數學真諦和樂趣,而且這種腦力活動也算是一種不算枯燥乏味的娛樂活動。」

「也不知道那些老頭現在怎麼樣?那條古巷是否已經拆遷?」蘇敗心中喃喃道,眼中的追憶之色漸漸淡去。不過否認,在那段時間蘇敗確實沉浸在那圍棋的樂趣中,心神微凝,蘇敗認真打量起眼前的殘局,所謂的殘局在他看來無非是兩種,其一是想辦法殺對方的棋,另一種便是救活自己的棋,類似於數學中的死活題。

琳琅滿目的棋子散落在棋盤間,整個棋盤的四角皆已安定,黑白棋子各占其二,黑子呈現出八卦之勢將白子徹底的包圍在其中,簡直是四面受敵。

然而讓蘇敗在意的並非是這盤殘局,而是其中瀰漫著的氣息,鋒芒畢露,如同一柄絕世利劍蟄伏於其中,時而便會破開殘局而出,撕碎對弈者的心神。

「劍意1蘇敗眉頭微皺,這股蟄伏的氣息赫然是他熟悉無比的劍意。

見蘇敗皺起眉頭,白帝嘴角掀起莫名的笑意:「傳聞他已經領悟劍意,那麼他應該會察覺到這殘局中所蘊含的劍意,蘇敗領袖,這殘局可不是如你想象的那般簡單,否則我和楚牧晴又豈會止步於此。」

「若棋錯一著便會觸動這殘局中的劍意,待到白子覆滅時便會引起劍意的衝擊。」

楚牧晴蹙著柳眉,美目淡淡望著那沉寂的殘局,雖然心中對於蘇敗能破解五道殘局的話語有些不以為然,然而看在滄月的臉面上,她還是出聲提醒到。

「劍意的衝擊?」吳鉤臉上的笑意有所收斂,「以劍峰為陣。這座劍墓主人的實力絕對不簡單。他殘留在棋局中的劍意肯定也是恐怖無比,若是受到這股劍意的反彈,就算是先天強者恐怕也要受傷。」

「胖墩你應該了解敗類這傢伙,他可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滄月盯著蘇敗的背影,微微一笑道:「他先前都說對於棋局略懂,肯定是有把握破解這五道殘局。」

略懂!

楚牧晴和白帝兩人嘴角皆是抽搐一下,這殘局就算是讓那些棋道宗師來解決都有些棘手,僅僅只是略懂的菜鳥會解開這殘局?楚牧晴驀然輕嘆,若他真對這棋局一竅不通的話,就算有他相助。恐怕我們也破解不了第二道殘局。難道只能甘心放棄這座苦佛劍墓?

在那漫天震動的竊竊私語聲中,蘇敗微皺的眉頭不由舒展開來,心中喃喃道:「白子在這旁棋局中已落入必敗的局勢,顯然想要反撲黑子難如登天。因此只能退而求其次選擇救活白子即可。」

微閉著雙眸。蘇敗腦海中瞬間浮現出這盤殘局的畫面。同時思考著白子的下落點以及黑子的演變,幾乎在瞬間,蘇敗垂於衣袖間的右手便已揚起。白皙的手指間有著劍氣流轉,頃刻間便化作白子落在棋盤正中央,伴隨著一道清脆的聲響:「啪1

整道死寂的殘局立即變成海浪滔天的汪洋怒海,磅無比的氣息在其上瀰漫著,嘹亮的轟鳴聲至黑子間勾勒而起,瞬間化作一場風暴向著蘇敗席捲而來,蘇敗單薄的身影落在白帝和楚牧晴眼中如同一葉孤舟。

「太魯莽了,白子處於劣勢的原因便是攻敵心切,尚有一眼位未形成,而這道眼位就如同蛇之七寸,正是因為這樣才導致黑子反撲切斷白子的後方,而如今蘇敗領袖不僅僅穩住局勢,反而挺進黑子正中央,完全將己方的要害之處全部暴露出來。」楚牧晴搖頭輕嘆道,她和白帝先前可是將第一道殘局研究的十分透徹。

「要害之處全部暴露,只要黑子切斷這方白子即可全勝。」白帝補充道。

啪!啪!啪!

蘇敗接連落下數子,其轟鳴聲如同劍鳴般嘹亮,一股鋒利無比的劍意至棋盤間越來越盛,甚至要破開這道棋盤,將眼前的蘇敗切割成兩半,而棋盤中的白子更是岌岌可危。

「他這完全是將白子僅存的生機斷絕,將白子逼上絕路。」看著後方的白子被切斷,就算是陣堂和庄夢閣弟子也看出這道殘局勝負已定。

這些人搖頭輕嘆,術業有專攻,蘇敗領袖雖然在劍道上有著不凡的造詣,然而在這棋道上終究只是新人而已:「希望蘇敗領袖能夠幫助到白帝師兄和楚牧晴閣下,否則的話,我等的付出都要白費,放棄眼前這座苦佛劍墓。」

雙目微亮,書生嘴角卻是牽扯出一抹笑意,淡淡道:「這盤殘局要被破解了,白子即將被救活。」

「若說先前白子是四面受敵,那麼如今就是十面埋伏,何來救活之說?」陣堂弟子立即反駁道,「在這樣的情況下,白子將滿盤覆滅,現在就等著黑子收割白子的大龍,一局定勝負,牧涯師弟你們還是準備些丹藥,一旦蘇敗師弟承受那股劍意的衝擊,恐怕是凶多吉少埃」

書生搖頭不語,靜靜望著蘇敗那抬起的右手,就在蘇敗第十八子落下的瞬間,一道高亢無比的劍鳴聲至石台中透徹而出,直撼雲霄,如同一柄實質的利劍般浮現在棋盤的正上空,壓抑無比。

感受著這道劍意,大多數弟子臉上都是浮現出忌憚的神情,先前他們就曾受到這股劍意的可怕,各個驀然一嘆,然而楚牧晴和白帝雙眼卻直勾勾的盯著那盤殘局,眼露難以置信之色:「白子活了1

蘇敗凝視著棋盤的正上空,隱約間可見到那道可怕的劍意。

啪!

蘇敗的右手再次揚起,真氣凝聚成白子攜帶著萬鈞之勢直墜而下。只見石台上空的黑白棋子如同受到一股巨力的碾壓,紛紛破碎開來,就連那凝聚而出的劍意也徹底崩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