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三十五章苦佛劍墓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反而見到我出現有些期待,看來他們是真的遇見難題1 「若不是這樣,此刻他們應該已經聯手起來對付我。畢竟誰也不願意讓更多人來分享這劍墓傳承。」 蘇敗眼神古井無波,其腦海中卻是閃過數道念頭,...

山巔之上,格外的死寂,所有人都是怔怔的望著那道如雪的白衣身影,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難以置信,優雅如仙般行走於雲霧間,勢如破竹般的扶搖而上,誰都未曾想過蘇敗闖九宮劍階陣會如此的順利。

「他完全預測出這百餘道劍陣的變化,但這怎麼可能?」

不少人面面相覷,輕聲喃喃自語著,其目光直勾勾的盯著蘇敗的步伐,那般從容不迫。

白帝的面色則有些複雜,眼神凝重的盯著蘇敗,先前他和楚牧晴兩人才勉強破開眼前百餘道九宮劍階陣,其中的危險和難度他可是深有體會,因此他們突破劍陣的時候幾乎是亂流來,他破第一道劍陣,楚牧晴破第二道劍陣,「這麼短暫的時間內就預測出九宮劍階陣的變化,他的天賦確實不是我可以比擬的。」

隱約間,白帝不得不承認這傢伙確實有資格擔得起陣堂前輩那般讚譽。

楚牧晴紅唇微掀,那清澈如水的眸子中充斥著些許震撼,以及期待,「單單這一點,他的天賦就超過我和白帝,若是有他相助,沒準以我等的實力還真有機會推演出接下來的幾道殘局。」

蘇敗猶如翱翔天際的鷹隼,掠過最後一道台階虛空而立,其修長身軀中散發出銳利的氣息,如同一柄鋒利的利劍般,將要刺破天穹。

當真正目睹蘇敗的時候,無論是陣堂弟子還是庄夢閣弟子都察覺到那雙漆黑眸子中的鋒芒。

蘇敗眼角餘光迅速的掃過為首的白帝和楚牧晴,旋即落在上空的婆娑古寺上。眼露訝然,這就是劍墓嗎?這座婆娑古寺一看便知存在無盡歲月,無論是片片磚瓦還是石柱,都瀰漫著古樸的氣息。

蘇敗目光微移,凝視著通往古寺前的石階,其上擺放著五道巨大的石台,黑白棋子如星辰般布滿於石台上,磅的威壓至五道殘局中滲透而出,使得周圍的空氣都有些凝固:「殘局1

而就在蘇敗打量古寺和殘局的時候,楚牧晴正打量著蘇敗。後者那修長的身軀在這一刻彷彿變得拔如山嶽。特別是磅劍氣的襯托下,蘇敗原本邪俊的面容也變得稜角分明,鋒利無比,「十分鐘左右就破開百道九宮劍階陣。蘇敗領袖不愧被譽為琅琊宗年輕代第一劍陣師。也難怪滄月那妮子對你念念不忘。」

滄月紅唇微掀。那淡雅精緻的玉容並未因為楚牧晴這句話而出現羞澀,其清脆的眸子反而噙著吟吟笑意看向楚牧晴,咯咯笑道:「沒想到楚師姐還會注意到師妹。我還以為你眼中只有敗類一人。」

楚牧晴見滄月反過來調侃自己,莞爾一笑:「滄月師妹你看上的男人,師姐怎麼敢搶。」

聽到這句話,熟悉楚牧晴的庄夢閣弟子都是露出古怪的神色。

話落,楚牧晴沖著蘇敗伸出修長雪白的小手,笑吟吟的道:「庄夢閣楚牧晴1

「琅琊宗蘇敗!至於琅琊宗年輕代第一劍陣師這稱呼,我可擔當不起。」蘇敗微微一笑,旋即伸出手與其握了一下,同時凝視眼前這位聲名顯赫的黑裙女子,黑色長裙將她玲瓏而又豐滿的嬌軀遮掩住,那種溫婉的氣質被體現的淋漓盡致,讓蘇敗在意的並非是後者的氣質和容顏,而是那深淵如海的氣息,顯然,楚牧晴已經將自己的修為徹底鞏固在天罡五重。

白帝盯著牧塵,臉龐上的冷冽反而是在此時逐漸的淡了下來,輕笑道:「以蘇敗領袖的天賦和潛力成為琅琊宗年輕代第一劍陣師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蘇敗領袖出現在這裡應該是為劍墓而來。」

「不知道蘇敗領袖有沒有興趣和我們合作,一起攻破眼前的劍墓。」白帝輕笑道,其目光卻是不著痕的掃過其後的滄月和吳鉤,饒是以他的性子見到滄月時,眸中還是掠出一抹驚艷。

蘇敗若有深意的望著古道前的五座石台,顯然就是這五座石台擋住白帝和楚牧晴的去路。

「白帝和楚牧晴對我倒是沒有多大的敵意,反而見到我出現有些期待,看來他們是真的遇見難題1

「若不是這樣,此刻他們應該已經聯手起來對付我。畢竟誰也不願意讓更多人來分享這劍墓傳承。」

蘇敗眼神古井無波,其腦海中卻是閃過數道念頭,旋即對著白帝輕笑道:「怎麼個合作法?」

白帝眸中的冷冽更淡,指尖流轉的劍氣都悄然散去,輕聲道:「劍墓傳承就在這座古寺中。你我等人一起合作,共同推演五道殘局,破開這五道殘局即可進入古寺,如何?」

「白帝師兄若是不介意的話,能否介紹下現在的情況?」蘇敗目光不著痕的掃過白帝垂落的雙手,負於背後的左手處微握,其手掌心凝聚而出的劍印也漸漸潰散:「想要進入這座古寺必須走這石道嗎?」

「嗯1白帝微點著頭,目光轉向楚牧晴:「楚牧晴閣下對於這座劍墓比我更了解,不妨聽她說下情況。」

「我曾在破碎的廢墟中尋到有關這座劍墓的記錄,這座劍墓被稱為苦佛劍墓。」

「整座苦佛劍墓依託於這座劍峰,一共分為兩部分,其一便是蘇敗領袖你先前所走的九宮劍階陣,其二就是眼前的婆娑故剎,所謂的劍墓傳承就在這座古剎內。」

「這座古剎中有一道恐怖的劍陣,使得古剎周圍的天地都瀰漫著可怕的威壓,一旦我們強行突破的話,其威壓會被引動,足以碾碎你我的**。因此想要走進古剎,只能通過這道石道。」

「然而這座石道卻被五道棋盤殘局所鎮壓,這五座棋盤殘局和古剎內的劍陣相連接,倘若要安然無絞道盡頭就要破解這五道棋盤殘局。」楚牧晴緩緩道,語峰徒然一轉,顯得有些無奈:「我和白帝閣下等人聯手才勉強推演出第一道棋盤殘局,若不能破開其餘四座殘局,這劍墓傳承註定是與我無緣。」

棋盤殘局?

蘇敗舉目望著石台上的棋子,當看到那縱橫交錯的條痕,蘇敗眼中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圍棋?當看到那雜亂無章的黑白棋子時,蘇敗眼中的古怪神色更盛,臉色卻古井無波,平靜道:「戰利品怎麼分配?」

「這座劍墓畢竟是我和楚牧晴閣下先發現的。所以蘇敗領袖你若是和我們合作,有幸破開這五道殘局得到其中劍墓傳承的話,我和楚牧晴閣下分別要四成劍墓傳承,剩餘的兩成劍墓傳承就歸你們小隊,如何?」白帝輕笑道,分給蘇敗兩成劍墓傳承是他和楚牧晴最大的限度。

況且,就算有蘇敗,他們也沒有多大的信心破開這五道殘局。

「兩成劍墓傳承?」蘇敗眉頭微皺:「這未免太少了吧。」

楚牧晴眉頭也是一皺,其嘴角處的笑意收斂不少:「按照我得到的那份信息,這座苦佛劍墓中的傳承相當於普通劍墓的兩倍,若是蘇敗得到其中的兩成也就意味著得到普通劍墓的四成,這已經不少了。」

「相當於普通劍墓的兩倍。」蘇敗眼神微亮,如果普通劍墓是指他們先前得到的那座劍墓,那麼這座苦佛劍墓中的傳承肯定很驚人,盯著五座石台,蘇敗平靜的掃過其上的棋子,平靜道:「這座劍墓雖然是你們率先發現的,若是我未得知這座劍墓所在,你們的分配方案固然合理,但如今我也知曉這座劍墓所在。」

白帝目光漸漸冷冽起來,語氣也變得銳利:「蘇敗領袖你先要幾成?」

「六成1蘇敗平靜道。

「六成?」大多數庄夢閣弟子眉頭都是一皺,出聲道:「蘇敗領袖未免有些獅子大開口,你們隊伍憑什麼有資格獲得六成劍墓傳承?」

蘇敗望著忿忿不平的庄夢閣弟子,淡淡道:「這五道殘局我會破解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