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三十二章差距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醉冷秋死了。」 「醉冷秋是百尺宗宗主一脈的弟子,其實力足以比擬我們琅琊宗的那些頂尖翹楚,就算是白帝師兄恐怕也要動用全力才能擊殺他,他居然這麼輕易就將之擊殺1那名陣堂弟子喃喃自語道,望向蘇敗的眼...

低沉的雷鳴聲回蕩在天地間,璀璨的雷霆匯聚在一起,聲勢浩蕩。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醉冷秋身上。

醉冷秋的身體如同雷電所鑄,閃爍著嗤嗤的雷光,一股驚人的威壓瀰漫開來,籠罩著蘇敗。

吳鉤臉上迅速的浮現出凝重的神情,低語道:「天罰劍訣第一重的雷獄?老頭曾說過,這天罰劍訣雖然恐怖,然而若是沒有足夠的修為支撐也只是徒有其表而已。」

「醉冷秋的修為雖強,然而以他的實力恐怕也支撐不住多久。」吳鉤看似在自語,其聲卻清晰的傳至蘇敗和醉冷秋的耳旁,醉冷秋眼神愈發的森寒,嘴角微掀道:「死胖紙你倒是懂得挺多,就算我只能維持這雷域百息的時間,也足夠收拾你們這些人。」

砰!砰!

恐怖的衝擊力至醉冷秋雙腳處洶湧而出,醉冷秋的身體瞬間暴掠而出,其正下方的山石盡數震成粉末。

遠遠望去,一道璀璨刺目的雷光直射蘇敗而去,凄厲尖銳的破風聲使得大多數人捂著雙耳,神色凝重的望著醉冷秋手中緩緩揚起的長劍,轟鳴的雷霆如影隨形,碾壓盤旋於天地間的劍風,勢不可擋:「劍意確實很恐怖,但是你的劍意卻擋不住我,給我鎮壓1

璀璨的雷光,徒然照亮了這片區域,壓抑無比的氣息充斥於天地間。

「李慕辰曾經說過掌握心劍者,方寸稱王,唯我主宰。」蘇敗平靜的眸子中閃爍著一股無法言喻的寒光,似那裡有一汪幽潭,那幽潭中則是埋葬著一柄利劍,而時刻那眸利劍正欲破幽潭而出。

唰!

凌厲無比的劍意如同潮水般在蘇敗體內散發而出,蘇敗背後的如墨長發皆是狂舞而起,手中的青峰古劍更是如同游龍般脫手而出,蘇敗雙手驀然而動,曲指微彈,只見道道劍氣至蘇敗的指尖暴射而出,旋即便融入周圍的天地間,頓時虛空微顫,一股股靈氣風暴至蘇敗周圍形成。

「這傢伙居然修鍊了劍陣?」醉冷秋的眼神立即陰沉下來,這就是你有恃無恐的原因嗎?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凝聚劍陣,你以為我醉冷秋會給你機會嗎?

青筋聳動,醉冷秋眼神一寒,先前琅琊宗那名天罡三重的劍陣師都輕易的敗在他手中,更何況是眼前的蘇敗,長劍攜帶著雷光奔騰而出,遠遠望去,醉冷秋手中的長劍就如同翱翔於天地間的雷龍,不可阻擋。

面對那轟轟而來的劍光以及雷霆,蘇敗臉色平靜無比,彷彿整個世間已經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他有所動容,其雙手正以夢幻般的速度凝聚著劍印,一道道複雜無比的劍印勾勒而出,可怕的波動隨之瀰漫。

凝聚劍陣最重要的一點便是要時刻保持寧靜的心境,畢竟劍陣是由劍印構建而成,一旦其中某道劍印出現差錯的話,那麼凝聚而出的劍陣就會立即崩潰。

而在心劍狀態下的蘇敗,其心境更是不起絲毫波瀾,就算那狂暴的雷光將要淹沒他的身形。

磅無比的天地靈氣席捲而出,貫徹至劍印中,道道劍印迅速的重合在一起,隱約間在半空中形成三道璀璨的劍光,整個天地在這一刻都輕顫著,隱約間一股霸道無比的氣息波動蕩漾而現,勾起靈氣風暴。

風暴瀰漫,劍意縱橫,三道猶如實質的劍影緩緩轉動著,散發出驚天之威,這三道劍影呈現出三角之位,分別對應著天地人三位,蘇敗十指交叉閉合,冷聲道:「我的劍意豈是你能夠鎮壓的1

「天地人,皆殺1

就在漫天雷光落在蘇敗身上的剎那,三道劍影撕裂空氣,帶起滔天般的殺伐,暴射而出。

突破至天罡后,蘇敗施展出三才劍陣自然比起以往更加容易,甚至有種舒暢無比的感覺,其劍陣的威力自然也是呈幾何暴漲。

嗡!嗡!

悠揚的劍鳴聲如同流水般流淌於天地間,三才劍陣以摧枯拉朽的姿態撕裂那雷光,轟然撞上醉冷秋周身的雷域,其勾勒而出的靈氣風暴滾滾而來,源源不斷的撞擊著雷域,連虛空彷彿都扭曲起來。

醉冷秋疾馳而出的身形徒然止住,抬起頭凝視眼前三道刺目的劍影,那滾滾而來的靈氣風暴使得他有種面對天地之威的感覺,這種感覺使得異常的壓抑,甚至體內流轉的真氣都出現一絲停滯,「是劍意。普通的劍陣絕對沒有如此恐怖的威勢,他居然將劍意融入這劍陣中,瘋子1

「天罰雷獄1醉冷秋雙手徒然緊握,手中的長劍也是脫手而出。只見那肆虐於天地間的雷霆皆是瘋狂的向著醉冷秋的身體聚攏而去,若先前這雷霆覆蓋的範圍是將近一米,如今就是不足半米,然而其內蘊含的力量卻更加恐怖,遊動的雷霆立即匯聚成一片雷池:「擋住這道劍陣便是他的死期1

轟!

三道劍影撕裂雷霆,攜帶著殺伐重重撞上那璀璨的雷池上,震耳欲聾的轟鳴聲蕩漾而現,見到這一幕,大多數百尺宗弟子都暗鬆口氣,蘇敗這劍陣雖然可怕,但醉冷秋師兄還是接下了。

但就在這時,天地間泯滅的劍風徒然再次吹刮而起,使得天地靈氣更加狂暴,像是九天之上洶湧而下的銀河,浩浩蕩蕩的撞擊著雷池,一道毛骨悚然的嚓聲徒然在醉冷秋的耳旁響起。

醉冷秋眼瞳徒然一縮,只見那璀璨的雷池上方居然出現一道裂痕,而這道裂痕正以一種極端的速度蔓延開來,「天罰雷獄要破碎了?」

「一旦雷獄破碎,眼前這狂暴的天地靈氣就算無法轟殺我,也能夠重創我1醉冷秋心頭閃過一抹不安,正要瘋狂的將體內的真氣貫徹至雷獄中時,一道清脆的劍鳴聲卻是鏗鏘而起。

醉冷秋身形微震,一道絢麗的劍光至他眸子中迅速放大,掩蓋住那漫天的雷光。

白衣如雪,蘇敗凌空踏虛而至,他的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再次握住青峰古劍,翩然若仙,如同九天之上直墜而下的流星般撞上那岌岌可危的雷池,劍意縱橫!

嚓!

原本巍然如岳的雷池瘋狂的震動中,旋即在醉冷秋駭然的目光中破碎開來,化作劍罡消散。

噗!

猩紅的鮮血乍現,醉冷秋不可思議的望著自己的胸脯,一道猩紅的血洞迅速的放大著,同時,一股恐怖無比的劍意在他體內流轉著,切割他的血肉和經脈,眨眼間醉冷秋便已化作血人,其身形更是搽著地面,直接是被震退出數十丈。

「醉師兄1

兩側的百尺宗弟子見到醉冷秋居然在正面硬撼中被蘇敗擊退,臉色猛然一變,抬步向著醉冷秋衝去,然而就在他們還沒觸碰到醉冷秋的時候,森然的劍風就在他們身旁吹刮而起,隱於其中的劍意立即將他們的頭顱切割下來,滾燙的鮮血碰出數米之高。

砰!砰!

數具頭顱無力的落在廢墟中,染紅滿地的塵埃。

「嘶1

越岳等天樞閣弟子紛紛望著那滾動的頭顱,隱約間他還聽到凄厲的慘叫聲在這些頭顱中響起,不禁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同時,越岳目光掃向醉冷秋,見後者雙眼渙散,顯然是生機已絕。

「咕……」

越岳狠狠的咽了口唾沫,目光有些獃滯的望著那道修長的身影,眼露震撼之色:「醉冷秋死了。」

「醉冷秋是百尺宗宗主一脈的弟子,其實力足以比擬我們琅琊宗的那些頂尖翹楚,就算是白帝師兄恐怕也要動用全力才能擊殺他,他居然這麼輕易就將之擊殺1那名陣堂弟子喃喃自語道,望向蘇敗的眼眸中首次出現敬畏之色:「無論是凝聚劍陣的速度,還是將劍意融入劍陣的手段都足以讓我們這些陣堂弟子望塵莫及,怪不得陣堂前輩會那樣誇獎他1

一連串的血花在劍峰上搖曳著,蘇敗輕輕揚起青峰古劍,臉上竟是露出一抹不滿意的神色:「不夠1

或許在其他人看來,他殺醉冷秋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然而蘇敗卻知道,這已經是自己的極限。

「我的修為和醉冷秋這些人比起來還有很大的差距,就算我動用三才劍陣和心劍之術也勉強壓制住他。」

「天罡五重的醉冷秋尚且有這實力,那麼天罡六重,甚至天罡七重的悲戀歌等人實力又有多強。」

轉身,蘇敗漠然的望著百尺宗弟子,襲殺而去,「修為差距太大了1

「這座劍墓我必須要得到,也只有得到其中的傳承才能在短時間內提高我的修為。」蘇敗提劍向著百尺宗弟子襲殺而去,其平靜的聲音響徹在眾人的耳旁:「一個不留。」

失去解語劍,君莫言以及醉冷秋三人,這三宗弟子儼然成為一旁散沙,士氣全無。

反觀琅琊宗和庄夢閣弟子,各個士氣高漲。

碧血橫飛,劍氣縱橫,凄厲的慘叫聲回蕩於天地間,就在蘇敗帶著琅琊宗等人反攻的時候,劍峰上徒然爆發出一道如虹的光芒,這道光芒將天際的烈陽都掩蓋過去……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