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三十一章天罰劍訣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起的劍風,手臂一抖,瀰漫著雷光的長劍立即晃出道道殘影,如雷般的劍罡緊貼著地面暴射而出,大地迅速的崩裂。 轉瞬間,這密密麻麻的劍罡便已撞上那倒卷的劍風,恐怖的破壞力瞬間讓兩人所處的地面撕裂出深深...

猩紅的鮮血順著劍峰,搖曳墜落於陽光中。

那道白衣身影如同神明般不可侵犯,凌厲的劍意使得周圍的空氣幾乎凝固祝

「怎麼可能?」刀劍閣弟子口乾舌燥喃喃道,臉龐上再也沒有先前的猙獰,目光看向那道白衣身影中儼然多出些許畏懼和駭然,而天涯閣弟子更是眼神閃躲,不敢直視蘇敗。

「越岳師兄,蘇敗領袖的實力未免太恐怖了吧。當初蘇敗領袖和秦獄交手的時候還是動用全力才戰勝,而如今蘇敗領袖根本沒動用全力。」諸多天樞閣弟子咽了一口唾沫,當初名額爭奪賽的時候他們曾目睹過最後一戰,他們清清楚楚記得蘇敗是動用劍陣才擊敗秦獄。

「那時候,蘇敗領袖的修為不過是凝氣九重,而如今蘇敗領袖的修為是天罡境。」越岳雙手緊握,神色略微有些狂熱,只是想到醉冷秋,越岳眉頭徒然一皺,旋即喃喃道:「現在蘇敗領袖只要拖住醉冷秋,以我等的實力也足以在三宗弟子的圍攻下倖存下來。到時候白帝等陣堂的師兄出現,這三宗弟子註定在劫難逃。」

醉冷秋驀然一嘆,望著眼前的吳鉤淡淡道:「我想你現在沒有阻攔我的必要,君莫言一句死了。」

吳鉤擦拭嘴角的血跡,迅速的朝後退去。

抬起頭,醉冷秋望著持劍而立的蘇敗,眼中露出濃濃的忌憚,先前蘇敗那驚艷的一劍也是讓他忌憚不已,眼角餘光掃過驚疑不定的刀劍閣和天涯閣弟子,醉冷秋知道這兩宗弟子心生怯意,甚至有些人蠢蠢欲動,企圖撤退。

「一旦這兩宗撤退,那麼以我百尺宗的實力顯然拿不下琅琊宗和庄夢閣1

想到這,醉冷秋身形徒然暴射而出,如同炮彈般狠狠落在刀劍閣弟子的正前方,凝視著蘇敗道:「解語劍和君莫言他們死在你手裡並不冤。以天罡境一重斬殺四重巔峰的存在,沒想到五宗中居然隱藏如此恐怖的傢伙。理智上,我不想和你交手,不如你我做個交易如何?」

蘇敗目光停落在劍峰上,臉上露出些許遺憾,還是差了些。

唯孤劍意未達到大成地步的話,天外飛仙始終不能突破一代宗師境界。

醉冷秋見蘇敗沉默,以為他正在等自己的下文,繼續道:「你出現在這裡的目的也是為那座劍墓,但是那座劍墓傳承已經被琅琊宗白帝和庄夢閣楚牧晴得到,註定是不屬於你。」

蘇敗這時才注意到醉冷秋的話,轉過身望著他,持劍徑直的向著醉冷秋走去。

「我想像你這樣的人物應該不會願意替別人做嫁衣,不如你我聯手如何?」

「你的實力,加上我,就算面對白帝和楚牧晴,我們也有十足的把握將之擊敗。」醉冷秋漠然的面容上浮現出些許笑意,其目光卻是時刻盯著蘇敗的步伐,當他看見蘇敗止步的時候,臉上笑意更盛,他知道,蘇敗已經心動了,畢竟劍墓傳承是誰都無法抗拒的誘惑,「你我奪取劍墓傳承,一人分一半,怎麼樣?」

刀劍閣和天涯閣弟子臉色都是一變,他們沒想到醉冷秋會在這一刻倒戈相向:「醉冷秋,你1

「不怎麼樣?」蘇敗看著醉冷秋,他的眼神依舊古井無波,然而在那平靜的目光下卻有著一抹猶如刀鋒般的凌厲,淡淡道:「為什麼屬於我的劍墓傳承要拿出來分你一半?再者,你先前想殺胖墩,對嗎?」

蘇敗前半句的聲音還噙著淡淡的笑意,然而後半句卻如深冬寒風般冷冽。

「看來閣下是下定決心要和我動手了。」醉冷秋略微有些遺憾的輕嘆口氣,其眼神也漸漸冰冷起來。

「我不是說過要在百息內解決你們。如今,解語劍和君莫言都在下面等你,就差你一個1蘇敗淡淡道,手中的青峰古劍已緩緩揚起,森冷的劍峰直指醉冷秋,其上滲透而出的凌厲讓不少百尺宗弟子為之變色。

「醉師兄,又何必和這傢伙廢話。就算他能夠擊殺解語劍和君莫言,那又如何?」

「醉師兄你可是天罡五重的強者,五宗中能夠擊敗師兄的人屈指可數,又何必低聲下氣的討好這小子。」

有些性子比起火爆的百尺宗弟子,紛紛開口道,嗜血的目光停留在蘇敗身上。

「若不是忌憚白帝和楚牧晴的實力,我又何必如此廢話。」

醉冷秋眼神冰冷的盯著蘇敗,他沒想到看起來有些沉默的少年竟是如此的張狂,緊握著手中的長劍,醉冷秋不緊不慢的向前邁出一步。

轟!

整個天地彷彿在這一刻劇烈的顫抖起來,一股磅無比的氣息猶如風暴般,以醉冷秋為中心席捲而出。強悍的氣息爆發間,醉冷秋已是一步掠出,道道悶雷聲至他體內散發而出。

吳鉤退至蘇敗身旁,低語道:「雖然平日里看醉冷秋有些不爽,不過他的實力確實很強。特別是他修鍊的功法是宗主那一脈的功法,極為獨特,甚至可以以真氣凝聚而出雷霆。」

聞言,蘇敗細微打量著醉冷秋,他能夠察覺到醉冷秋體內那流轉的可怕力量,帶著恐怖的狂暴氣息,特別是醉冷秋的**表明,隱約間閃過雷光,「確實很強1

「只是很強而已嗎?」

大地崩裂,那裡,醉冷秋的身形已是暴掠而出,細微的雷鳴聲立即響徹著,道道劍罡蕩漾而出,彷彿是和雷霆融合在一起似的,攜帶這一股狂暴無比的氣息,撕裂天際,鋪天蓋地的向著蘇敗籠罩而來。

迎上這浩浩蕩蕩的劍罡,蘇敗有種面對萬雷的感覺,「他就交給,你和滄月幫我攔住其他宗弟子即可。」

一股驚人的凌厲劍意至蘇敗體內散發而出,那股劍意,猶如要撕裂天地似的,蘇敗的目光死寂的如同幽潭,可怕的劍意在虛無的天地間響起道道漣漪,頃刻間便化作道道劍風席捲而出。

呼!呼!

那些暴掠而來的劍罡觸及這劍風的剎那,便是被這可怕的劍風撕碎。

心劍之術。

「想以劍意壓制住我嗎?這些劍意,不夠。「

壓抑無比的氣息瀰漫在醉冷秋的心頭,醉冷秋盯著那吹刮而起的劍風,手臂一抖,瀰漫著雷光的長劍立即晃出道道殘影,如雷般的劍罡緊貼著地面暴射而出,大地迅速的崩裂。

轉瞬間,這密密麻麻的劍罡便已撞上那倒卷的劍風,恐怖的破壞力瞬間讓兩人所處的地面撕裂出深深的劍痕,彷彿盤旋於天地間的空氣都扭曲起來,正在激戰的雙方紛紛遠離此處,深怕被這餘波殃及。

轟!

醉冷秋的身影在原地瞬間模糊,璀璨的雷光在他腳下閃爍著,醉冷秋瞳孔中也閃現出雷光:」雷獄1

狂暴的氣息衝天而起,只見醉冷秋身上流轉的真氣赫然凝聚成如同如同天穹之上遊動的雷霆,這些雷霆盤旋在醉冷秋的周圍,方圓半米內的範圍彷彿成為雷池,悍然的撞上那盤旋的劍風,碾壓其劍意。

「是天罰劍訣,沒想到醉冷秋師兄已經將第一層修鍊成功1

「嘖嘖,天罰劍訣可是我們宗主一脈最可怕的劍法,第一重凝聚雷域,第二重凝聚雷劍,第三重凝聚天罰之劍,就算醉冷秋師兄只凝聚出雷域,不過憑藉雷域的霸道足以碾壓那名琅琊宗弟子的劍意,同時雷獄的防禦極為恐怖,位於其中的醉冷秋師兄幾乎是處於不敗之地。」

「除非蘇敗可以破開雷獄,否則的話,他必死無疑1

先前叫囂的百尺宗弟子各個臉上已經樂開花,戲虐的望著蘇敗,琅琊宗在荒琊州中最著名的劍術就是弈劍術,而百尺宗最著名的劍術自然就是這天罰劍術。

鐺!鐺!

凌厲的劍風攜帶著劍意席捲而至,猛然撞上那雷池,道道漣漪迅速的在二者間擴散而出,醉冷秋如同行走於風暴中,然而任憑那劍風有多可怕,醉冷秋周圍那匯聚的雷霆沒有任何的潰散,只是黯淡數分。

「這就是劍意的力量嗎?也不過如此,你的修為不如我,絕對破不開我的雷獄。」

「同時。你的劍意也破不開我的雷獄1醉冷秋瞳孔中閃爍著雷光,嘴角掀起一抹森然的笑容,笑聲如雷鳴般洪亮:「百息內解決我和解語劍他們,呵,先前你出手對付解語劍和君莫言已經用了二十餘息,現在我倒你到底有什麼實力在八十息內殺我。」

話音未落的剎那,醉冷秋腳掌一跺,身形暴掠而出,攜帶著這恐怖的雷霆,鋪天蓋地的對著蘇敗席捲而去,「這方丈內,你只能任我揉捏1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