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二十八章第九柄玉劍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歌那些人。 「楚牧晴1滄月美目停留在那座巍峨的山峰上,她能夠隱約察覺到一股熟悉無比的氣息。 聞言。蘇敗也抬起眼眸,其臉色立即露出一抹古怪,他居然也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是陣堂的那些家...

巍峨沉浮的劍峰屹立於天地間,上古蒼樹布滿其上。

蘇敗目光遠遠眺望著那座劍峰,察覺到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至劍峰上瀰漫而出。蘇敗揚起手中的天冥劍鏡,其上倒映而出的輪廓正是這座劍峰,而那光芒正位於劍峰上,也就意味著第九柄天冥劍鏡應該在這座劍峰上,想到這,蘇敗素來平靜的眸子中難得出現些許狂熱,不過更多的則是忌憚。

「奇怪,這柄天冥玉劍的位置一直都沒移動過。」書生側過望著蘇敗道:「會不會有人故意將天冥玉劍放在那裡,特意將其他宗弟子引來?」

搖著頭,蘇敗沉聲道:「可能性很小,畢竟這柄天冥玉劍出現的時間和凹槽亮起的時間幾乎一致。」

「不過大伙兒還是謹慎些。」蘇敗身形如同鬼魅般向著劍峰疾馳而去,目光卻是停落在周圍林立的古樹上,這些古樹的樹冠皆是有些傾斜,向著劍峰傾斜,而就在蘇敗出現劍峰百丈開外的剎那,蘇敗身形驟然止住,右手微揚,滄月和吳鉤等人身形也無聲無息的止祝

一股刺鼻無比的血腥味至清風中撲面而來,蘇敗微眯著雙眸,只見下方一具具屍體橫陳於荊棘中,這些屍體大多數都布滿著劍痕,面目全非,血水染紅了地面。

「是琅琊宗和庄夢閣弟子。」

「還有百尺宗和刀劍閣弟子。」書生微彎著身子,眼角餘光迅速的掃過狼藉的地面,其上殘留著道道可怕的劍氣,顯然這場激戰是先前才剛剛發生的:「還有天涯閣弟子,難得見到五宗弟子同時出現。」

就在這時。數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至這片崇山峻岭間響徹而起,凌厲的劍氣如同洪水般蕩漾於林海間。

「看來那座劍墓確實是在山峰上。」滄月皎月般的眸子輕輕掃蕩著搖曳的林木,輕聲道:「不過盯上這座劍墓的可不僅僅只有我們,還有其他隊伍,沒想到她居然也在這裡。」

「誰?」蘇敗雙目微微閃爍著。相隔甚遠,他還是能夠察覺到數股恐怖無比的壓迫,不過讓他頗為心安的是這些壓迫雖恐怖,然而不足以強到讓他畏懼的地步,出現在這裡的五宗弟子中沒有悲戀歌那些人。

「楚牧晴1滄月美目停留在那座巍峨的山峰上,她能夠隱約察覺到一股熟悉無比的氣息。

聞言。蘇敗也抬起眼眸,其臉色立即露出一抹古怪,他居然也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是陣堂的那些傢伙,沒想到發現劍墓的會是他們。」

「看樣子你們琅琊宗的陣堂弟子和我庄夢閣弟子正在爭奪那座劍墓,至於前方的五宗弟子恐怕是想來個坐收漁翁之利。」滄月美目中掠過一抹輕輕淺淺的笑意。目光轉向蘇敗道:「楚牧晴的實力在庄夢閣中僅次於涵玄獄,我記得她當初進劍域之圖的時候便是天罡四重巔峰的修為,也不知道現在突破瓶頸了沒有。」

「天罡四重巔峰嗎?就算她突破瓶頸,最多也是天罡五重的修為。」蘇敗身形一動,徑直的向著那片天空疾掠而去,滄月和吳鉤緊隨其後,他們絲毫沒有掩蓋自身的氣息。眨眼間便已掠出百餘丈,蘇敗的身形落在一座古樹的樹冠上,居高臨下,目光如刀鋒般冷冽的俯視著下方。

一條氣勢恢宏的古道如同橫於劍峰上的巨龍,至雲霄中筆直而下,出現在山腳處。而此時那山道前人影涌動,約莫有五十餘道身影,這些人可謂涇渭分明形成幾個圈子,顯然是屬於不同宗的弟子。

蘇敗目光平靜的掃過這些身影,眼中露出些許訝然。這些人中居然有許多天罡境的存在,最讓蘇敗在意的是天涯閣中的一名青年,這名青年的面龐頗為陰柔,其眼神正平靜的望著蘇敗。

雖然隔著些許距離,然而蘇敗還是能夠察覺到後者體內散發而出的恐怖氣息。那種程度儼然不亞於天罡四重,最讓蘇敗在意的是這名青年身上瀰漫的血腥味,極為刺鼻。

同時,百尺宗也有一名青年注意到蘇敗的出現,這名青年雙臂抱胸,筆直而立,他眼神漠然的望著蘇敗身後的吳鉤,臉上露出些死胖子怎麼會在這裡。」

「是琅琊宗弟子1

「該死,這些傢伙也是沖著劍墓而來。」

「看來我們刀劍閣不得不要和天涯閣合作,不然這次劍墓就要落在琅琊宗手中。」

其餘諸宗弟子也漸漸注意到蘇敗的出現,比起其他宗弟子的抱怨,琅琊宗弟子皆是露出狂喜的神色,驚呼道:「蘇敗領袖,哈哈,這座劍墓非得屬於我琅琊宗,爾等休想染指。」

「蘇敗領袖和白帝師兄他們的實力應該壓制住這些人。」

聽到山道前掀起的歡呼聲,蘇敗微微點頭,他對於眼前這些琅琊宗弟子倒是不怎麼陌生,這些弟子大多數都是琅琊七閣中的弟子,還有一名應該是陣堂弟子。

招呼眾人,蘇敗徑直的向琅琊宗弟子走去。

而那些庄夢閣弟子見到蘇敗身後的滄月,其眼神立即有些躲閃。

「越岳,怎麼回事?」蘇敗隨便問一名看起來有幾分面熟的天樞閣弟子,目光卻是掃向那名陣堂弟子,只見這名陣堂弟子全身上下布滿著猩紅的劍痕,其氣息極為薄弱,顯然在先前的激戰中受了重傷。

「半日前,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至這座山峰中瀰漫而出,附近的隊伍都被這股氣息所吸引過來。」這名青年神情有些受寵若驚,他沒想到蘇敗居然記得他的名字,輕聲道:「沒想到這股氣息居然是從一座劍墓中泄露出來的,而那座劍墓就被封印在山峰中。知道劍墓后,五宗弟子各個立即眼紅起來,為這座劍墓歸屬權展開廝殺,我們琅琊宗有十名師弟就死在刀劍閣和天涯閣手中。」

「不過造化弄人,誰知道眼前這座劍峰並不是常人可以登上的,在這條山道居然布滿著劍陣。」這名叫做越岳的青年望著其他宗弟子,面孔上露出些許譏諷的笑容:「這些傢伙為劍墓爭的頭破血流,到最後壓根就沒有機會前去開啟那座劍墓,倒是白帝師兄帶著陣堂的師兄率先登上山道前往那座劍墓。」

「不過在白帝師兄他們等道后,庄夢閣也來了名劍陣師,帶著十餘位庄夢閣弟子登上山道。」

「而這些當然不甘心劍墓被琅琊宗和庄夢閣得到,就圍堵在這裡,企圖奪取劍墓傳承。」

聞言,蘇敗目光轉向那青苔布滿的山階上,細微打量后,蘇敗注意到這些台階上時而瀰漫出恐怖無比的威壓,同時有數具面目全非的屍體正橫陳於其上。

一種古怪無比的感覺在蘇敗瀰漫,無論是這條山道,還是眼前這座山峰給他的感覺就像是渾然一體,彷彿融入這片天地間。目睹這座山峰,蘇敗有種目睹琅琊主峰的感覺,低語道:「劍陣1

眼前這座劍峰是一座劍陣,雖然蘇敗不知道這道劍陣有多可怕,但是能夠以山峰布置出劍陣,足以說明這座劍陣的恐怖,還真是大手筆。

蘇敗徑直的走向山道,眼中露出些許好奇,或許劍陣對於普通武者而言極為陌生,然而對於蘇敗而言卻不怎麼陌生,特別是掌握數門劍陣后,蘇敗對於劍陣的理解也有很深的認知。

然而就在蘇敗距這山道還有數丈的剎那,一道恐怖無比的劍罡如長虹般撕裂而出,瞬間就劃過蘇敗即將要踏出的地面,一道深深的劍痕立即浮現而出,同時,一道懶懶的聲音在天涯閣弟子中響起:「閣下,這座劍墓是我們發現的,你好像沒有什麼資格前往。」

陰柔青年緩緩踏步而出,指著琅琊宗那名器堂弟子道:「想通知山峰上的那些琅琊宗弟子嗎?不想跟那名弟子落個同樣的下場,就乖乖的站在這裡。」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