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二十六章打算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在她玉足微抬的剎那,她就看到不可思議的一幕,這些倒射而去的劍器居然盤旋在蘇敗的周圍,就好像迎接劍中君皇的存在。 叮!叮!叮! 漫天搖曳的風雪皆是向著蘇敗籠罩而去,同時,林海盡頭處,那些...

?? 斑駁的陽光搖曳而下,蘇敗微閉著雙眸。

蘇敗周圍方圓數十丈內的天地皆是吹颳起刺骨的寒風,天地中到處充斥著那封絕天地的寒意。甚至有雪花在天地間浮現而出,千瘡百孔的溝壑上立即鋪出一層銀霜。

滄月和吳鉤神情凝重望著眼前的天地異象,壓抑無比的氣息在他們心頭瀰漫著。

「好恐怖的力量,領袖身上什麼時候具有這種力量?」三十丈開外,書生眉頭微皺,神情有些震撼的望著眼前白茫茫的冰雪世界,那道端坐在冰雪中的身影是如此的炫目,「這好像是劍意的力量?但是領袖他所領悟的劍意並非是這種氣息。」

七罪眼神戒備的望著四周,「這裡的氣息如此恐怖,若是有其他隊伍在附近恐怕會有所察覺。」

滄月清澈的眸子靜靜望著蘇敗,玉手緩緩握住玉蝶劍,低語道:「敗類並不是不知分寸的人,他在這個時刻閉關恐怕是迫不得已,無論如何都不要讓其他隊伍打擾到他。」

「你和胖墩留在這裡看護領袖,我和徐荒他們負責戒備。」書生抬起草帽,正欲轉身,其悠揚的劍鳴聲驟然至背後的古劍上泛起,書生微握住這柄曾經被他埋藏在琅琊之巔的水寒劍,這柄水寒劍震顫不休。

滄月和吳鉤臉色微變,他們也注意到手中的長劍正輕顫著,彷彿受到一股無形力量的壓制。

叮!叮!叮!

清脆的劍吟聲越來越盛,只見那些躺在血泊中或者插落在山石上的破損劍器皆是拔地而起。以一種恐怖極端的速度向著蘇敗暴射而去。

滄月臉色微變,蓮步微移,正欲擋住這些彈射而起的劍器,然而在她玉足微抬的剎那,她就看到不可思議的一幕,這些倒射而去的劍器居然盤旋在蘇敗的周圍,就好像迎接劍中君皇的存在。

叮!叮!叮!

漫天搖曳的風雪皆是向著蘇敗籠罩而去,同時,林海盡頭處,那些如劍般形狀的樹葉皆是向著蘇敗倒去。

「這……」吳鉤微張著嘴。他實在無法找到言語來形容他內心的震撼。

書生和徐荒兩人也是目瞪口呆的樣子。眼前這一幕完全顛覆他們以往的認知。

滄月微蹙著柳眉,美目直盯著手中的玉蝶劍,這柄玉劍中曾封印著一抹劍意,屬於那女人的劍意。在滄月的印象中那女人的劍意就如同劍中君皇般。凌駕於萬千劍意之上。而蘇敗身上體現而出的氣息居然讓玉劍中的劍意感到畏懼。那是怎麼樣的劍意?

「凌駕於君皇之上的劍意,神嗎?」滄月揚著修長白皙的玉頸,喃喃道:「敗類。你真像個謎。」

就在劍吟聲達到最巔峰的時刻,蘇敗那微閉的雙眸緩緩睜開,深邃如夜空的眸子透著冰冷,這種冰冷彷彿要將眼前的陽光都凍結住,蘇敗起身,雙手揚起,拖住那飄落的雪絮,刺骨冰冷觸感立即在至指間處席捲全身,這種感覺卻讓蘇敗有種久違的熟悉感,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熟悉:「我現在知道您為什麼喜歡在雪中舞劍,偌大的天地能夠永遠陪伴你的也只有那場風雪。」

立身於冰雪之上,蘇敗迎著和煦的日光,感受著冰天雪地中的寧靜,他的心境也各位的寧靜。

「恭喜宿主劍神一笑劍式熟練度+1000」

「恭喜宿主劍神一笑劍式熟練度+1000」

「恭喜宿主劍神一笑劍式提高至初入門徑境界。」

斑駁的陽光照射在皚皚白雪上,蘇敗在這一刻忽然有了一股醍醐灌頂般的覺悟,冰冷的面容上徒然挑起燦爛的笑意,這抹笑意竟是讓林瑾萱和阡陌等人有種炫目的感覺,就連滄月心臟也不由自主的加快跳動著,「以前怎麼沒有發現敗類笑起來這麼迷人,真是越來越騷包了。」

「冷月照孤城,西門輕吹雪1蘇敗舒展開來的手掌緩緩落在青峰古劍,青峰古劍鏗鏘一聲出鞘,雪亮的劍光立即割開這場艷麗的風雪,蘇敗輕輕吹起劍身的雪,喃喃道:「今後這冷月就照落在我身上,而這輕雪就由我來吹。初入門徑境界的劍神一笑,想要將劍神一笑修鍊至一代宗師的境界,前提就是要領悟西門吹雪的劍意,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會領悟西門吹雪的劍意。」

蘇敗微閉著雙眸,那種醍醐灌頂般的感悟瀰漫於他心頭,腦海中也浮現出那道如雪的身影。

「根據這兩次的經驗,不難得出,一旦我突破至半步的時候就會初次接觸系統中的劍客,而等我完全突破至下一境界的時候就會再次接觸,這時候的劍客其劍法和劍意皆已至最巔峰的狀態。」

「第一次是葉孤城,第二次是西門吹雪。」

「待到我突破至半步先天的時候,又會是誰?」

「那個雖不能近神,也堪稱劍中王者的謝曉峰,亦或者那個敗盡英雄豪傑,天下更無抗手的獨孤求敗,亦或者那劍氣縱橫三萬里,一劍光寒十九洲的燕十三……」

蘇敗黑色眸子如同深潭般寧靜,平靜的還劍歸鞘,「我如今只是初入天罡而已,想這些問題還是有些久遠,如今我要做的就是將加深對唯獨劍意的領悟,同時將天外飛仙修鍊至一代宗師的境界。加上領悟西門吹雪的劍意和掌握劍神一笑以及寧之卷和劍陣的修鍊。」

「還有心劍之術,心劍之術是針對劍意的修鍊。」蘇敗知道自己如今要掌握的東西很多,同樣很雜,理智上告訴他要專註於其中一重,然而蘇敗卻不甘放棄其他,「若不瘋魔又豈能成功,想要取得別人所不能擁有的成就就要付出比他人更大的代價,或許這是一種偏執,我生來就具有的偏執。」

睜開雙眼,蘇敗眼中的冰冷盡數收斂,盤旋於上空的劍器皆是紛紛直墜,插落於冰雪上。蘇敗臉上噙著笑意走向目瞪口呆的滄月和吳鉤等人,輕笑道:「戰利品收拾好了?」

吳鉤細微打量著蘇敗,向蘇敗豎起拇指,「老大你是不是在劍意上有所突破?」

「算是吧。」蘇敗微點著頭。

聽到這句話,書生和徐荒等人眼神更加古怪,許多人窮盡一生也無法領悟劍意,就算有幸領悟劍意也只是邁入那個門框而已,自家領袖才領悟劍意多久,這麼快就有所突破。

「這些百尺宗弟子和天涯閣弟子身上盡數都是些丹藥。」滄月捏著一芥納鐲遞給蘇敗,顯然很不滿意這些戰利品,她原本以為這些人身上應該有劍墓傳承。

「百尺宗那些弟子身上的劍墓傳承恐怕在素紅塵師姐那支隊伍身上,至於刀劍閣弟子也只是跑腿的,身上肯定沒有劍墓傳承。」蘇敗接過滄月手中的芥納鐲,心神微凝,立即注意到其中琳琅滿目的丹藥,這些丹藥若是拿到琅琊宗中倒也能夠換取不菲的貢獻點。

「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書生懶懶道,眼中卻是露出些許期待,他們在這裡休整這麼久就是為了提高實力,如今各個都有所突破自然是不會繼續待在這裡,況且天冥劍鏡的存在使得他們位置時刻有暴露的可能。

「自然是大幹一常」蘇敗將手中的芥納鐲遞給七罪,轉目望向眾人道:「如今還有五柄天冥玉劍未出現,也就意味著至少有五座劍墓未被開啟,我們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找到其中一座劍墓,其一是為得到其中的玉劍,其二是得到劍墓傳承。」

說到這裡,蘇敗語氣徒然凝重起來:「雖然我們的實力有所突破,但是別忘記那些頂尖的隊伍也得到劍墓傳承,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和他們之間的差距並沒有拉近,甚至有所拉開,無論是為了接下來的天冥劍墓,還是要應付其他隊伍,我們隊伍的實力都需要有待加強。」

「弱肉強食的規矩在哪裡都適用,如果我們隊伍實力不夠強,恐怕就算持有天冥玉劍也不會如願的進入天冥劍墓。」滄月頗為贊同的點點頭,就在這時,滄月目光徒然停落在手中的天冥劍鏡上,輕聲道:「有持有天冥玉劍的隊伍正向著這邊趕來。」

聞言,蘇敗接過滄月手中的天冥劍鏡,神色變化不定,只見劍鏡上顯現出來的輪廓上正有著一道光芒浮現。同時,這道光芒正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向他們這裡逼近。

「素紅塵那支隊伍離去的方位並不是這個方位,而刀劍閣弟子先前就是從這個方位出現的。」書生手中也持有一塊天冥劍鏡,書生抬起頭望著蘇敗,沉聲道:「來者恐怕是刀劍閣的太夜生,是戰還是撤?」

「撤1蘇敗眼神變幻不定,如今自己突破天罡境,就算遇上太夜生,他也有一戰之力,但是畢竟自己隊伍的底蘊還不如那些頂尖隊伍,如果要是讓滄月和書生他們迎戰諸宗的頂尖翹楚恐怕還是極為吃力,甚至自己隊伍還會出現傷亡的情況,這是蘇敗難以接受的一點,「撤,以我們隊伍如今的實力還不足以和那些隊伍抗衡,況且來者的人數不明,若是刀劍閣弟子全部聚在一起,我們勝算很校」

「嗯1滄月和吳鉤顯然也考慮到這一點。

唰!唰!

眨眼間,蘇敗就帶著眾人向背對這個方位的方向奔去。

陽光灑落在白茫茫的冰雪天地中,那數具化成冰雕的屍體顯得那麼刺眼,就在蘇敗離去不久后,數十道身影如同蝗蟲過境般踏空而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