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二十一章化蝶(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紛踏步而出。 鐺!鐺! 青色搖曳,滄月那優雅的身影輕晃間便已接下安軒刃數十劍,然而在安軒刃修為的壓制下,滄月的嬌軀還是向後退出數步,見到這,安軒刃眼神更加凝重,他如今可謂渾身解數盡出,...

「他們實在太大意了,持有天冥玉劍還敢如此明目張的在這裡休整。」

素紅塵負手而立,纖塵不染的白色衣裙隨風搖曳著,曼妙的嬌軀在曙光的映照下顯得有幾分出塵。

「看樣子,蘇敗領袖應該正在閉關。」蘇暖脆生生道,其目光卻是凝重的望著溝壑的另一方向,在那裡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徹而起,伴隨著數道強悍無比的氣息,「是刀劍閣的弟子,刀劍閣和我們琅琊宗的關係素來就不和,這些師弟一旦落入刀劍閣弟子手中恐怕凶多吉少。」

「再看看。」素紅塵鳳眼微抬,凝視著那破風而來的身影,其縴手卻是按在腰間的劍柄處。

突如其來的破風聲立即引起激戰雙方的注意,吳鉤和書生等人臉色皆是微沉,還真是禍不單行,這些刀劍閣弟子居然也知曉他們的位置,而秦羽負臉色也是微變,這些刀劍閣弟子來勢洶洶,顯然是為了天冥玉劍而來:「該死,刀劍閣弟子手中居然也有天冥玉鏡,安軒刃別磨蹭了,快點奪取天冥玉劍。」

「現在我就讓你們知道天罡境和凝氣境的真正差距。」安軒刃望著擋在正前方的林帝和陳楚,眼神徒然冷冽,體內雄渾的真氣洶湧而出,旋即他手掌緊握住背後的巨劍,鏗鏘一聲便已揚起,其龐大的劍身帶起鋪天蓋地般的劍罡,如同洪流般向著林帝和陳楚的周身要害之處席捲而去。

唰!唰!

可怕的劍罡粉碎擋在正前方的山石,林帝和陳楚兩人硬著頭皮橫跨而出,兩柄長劍如同游龍般在左右兩側直探而出,凌厲的劍勢盡數落在那席捲而來的劍罡上,頓時金鐵相交聲響徹,火星迸濺,林帝和陳楚彷彿有種置身於狂風暴雨中的感覺,微咬著牙強行支撐。

林瑾萱和楊修等人也試圖上前,然而那散開的劍罡竟是讓他們無法逾越半步。

「是刀劍閣的孟浩然。要在這些刀劍閣弟子趕至前取到天冥玉劍,否則以孟浩然的實力,此事恐怕有些變數。」安軒刃握住巨劍的右臂上徒然青筋起伏,劍勢一變,竟是凝聚出半丈左右的劍罡,整柄巨劍就像彗星般至安軒刃手中脫手而出,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沖向其中的一座山洞。

鏗鏘!

林帝和陳楚只覺得眼前一道龐大無比的虛影轟撞而來,點點鮮血立即在兩人握劍的手心處滴落,兩人的身體更是如同遭受重擊般的向著後方兩側而去,兩人眼瞳皆是微縮,臉色猙獰的望著那道龐大的虛影至眼前閃掠而過,「不1

龐大的劍身攜帶著恐怖的劍罡,重重轟擊在那巨石上,圍堵于山洞前的巨石迅速的崩裂著,最後轟的一身便徹底的轟碎開來,頓時方圓數里內的山峰竟是劇烈的晃動著,璀璨的巨劍轟開山石后,其上凝聚的劍罡絲毫潰散,正欲徑直轟向山洞時,其一道銀鈴般的輕笑聲驀然響起:「百尺宗弟子怎麼時候也學會在背後捅人的手段?」

唰!

一道凌厲無比的劍光至昏暗的洞中乍現,瞬間便是轟擊在那道巨大的劍身上,頓時便有著震耳欲聾的鏗鏘聲響徹而起,這柄巨劍立即以著一種恐怖的速度向著後方倒射而去,安軒刃橫跨而出,單手握住巨劍,其目光卻是凝重的望著那被灰塵掩蓋的山洞。

一道曼妙纖細的倩影至其中緩緩而現,見到這道倩影,林帝和陳楚兩人皆是暗鬆口氣:「滄月1

滄月手持玉蝶劍款款而出,青絲順著曼妙的曲線垂落至腰間,淡雅精緻的臉頰上露出淡淡的寒意,*輕拂間便有著雄渾無比的氣息洶湧而出,驅散周圍翻滾的塵埃,那雙纖塵不染的眸子靜靜掃過安軒刃以秦羽負喃喃道:「敗類,沒想到我們沒去欺負別人,他們倒是欺負到我們頭上了。」

「看來天冥玉劍是在隔壁的山洞中。」安軒刃手中的天冥玉鏡正對著蘇敗的位置,其目光卻是停留在眼前這名亭亭玉立的少女上,臉龐上浮現出些許訝然,輕笑道:「抱歉,如果先前知道有這麼美麗的娘們在裡面修鍊,安某肯定不會如此蠻橫無禮。」話落,安軒刃立即抬步向著蘇敗所在的山洞走去。

「你再踏出一步,我不介意切掉你下面那玩意。」滄月纖細玉手鋝起耳旁的一縷長發,清冷的眸子中湧現出刺骨的殺機,蓮步輕移間便已出現在安軒刃的正前方,泛著光澤的玉蝶劍正冷冷指著安軒刃。

「切掉我下面那玩意?這玩意若是切掉了那誰來滿足你呢?」安軒刃目光停留在滄月那盈盈一握的纖細柳腰處,其粗獷的面孔上徒然露出些許笑意:「我這人最見不得美麗的女人在我眼前夭折,小娘們還是乖乖的閃到一邊去,待我取得天冥玉劍后再和你好好溫存。」

俏臉冷若幽潭,滄月背後齊腰的長發竟是無風自動,只見得手中的玉蝶劍上頓時蕩漾出璀璨的銀光,這股銀光璀璨的如同皓月般明亮,一股無法形容的凌厲氣息至其中滲透而出,滄月蓮步輕移,凌厲的劍氣至玉足間蕩漾而出,形成道道劍蓮。

見到這一幕,安軒刃眼中露出些許凝重,輕笑道:「不僅僅是一朵嬌花,還是朵帶刺的嬌花。不過以你半步天罡的修為恐怕是阻擋不住我的步伐,你若是繼續不知好歹的話,那也別怪我辣手摧花。」

說到這裡,安軒刃臉色微變,後面的破風聲越來越盛,他知道已經沒有時間繼續廢話。

瞬間,安軒刃體內磅的氣息洶湧而出,猶如火山,邁著地動山搖般的步伐,那厚重的巨劍直接是划起難以捉摸的軌跡向著滄月揮去,尖銳的劍嘯聲使得林帝和陳楚眉頭直皺,就在他們想要出手阻攔的時候,滄月清冷的聲音徒然響起:「林帝你們負責阻攔那些刀劍閣弟子,這傢伙交給我即可。」

面對那揮落而至的劍影,滄月臉頰沒有任何的慌張,清澈如皎月般的眸子中竟是蕩漾出些許劍影,同時斜指於半空中玉蝶劍立即直遞而出,使得空間蕩漾起道道漣漪,瀰漫璀璨銀光玉蝶劍唰的一聲便已撕裂空氣撞上那轟擊而來的巨劍,頓時有著刺耳的鏗鏘聲響起。

安軒刃微搖著頭,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片子,以半步天罡的修為就敢與自己正面對抗。劍鋒微轉,安軒刃手中的巨劍徒然變得厚重無比,其蕩漾的劍罡在其上竟是浮現出山川虛影,整柄劍像是轟轟而落的山嶽,盡數向著滄月的周身要害之處揮去。

滄月怡然不懼,選擇最直接的方式迎上這剛猛無比的劍式,手中的玉蝶劍竟是如同翩然起舞的蝴蝶般,劃過道道唯美的軌跡從而撞上巨劍的劍刃,每一次撞擊,都有著刺耳的金鐵相交聲響起。

「好厲害1素紅塵漂亮的眸子中滿是驚訝之色。

林帝和陳楚見到這一幕,眼神皆是微凝,望向那道纖細身影的眼中滿是驚嘆之色,他們可是親身感受過安軒刃的可怕,以他們的實力都無法和安軒刃正面對抗,而滄月卻是遊刃有餘的樣子。對此,林帝和陳楚兩人徒然暗鬆口氣,轉身望著那逐漸逼近的刀劍閣弟子,紛紛踏步而出。

鐺!鐺!

青色搖曳,滄月那優雅的身影輕晃間便已接下安軒刃數十劍,然而在安軒刃修為的壓制下,滄月的嬌軀還是向後退出數步,見到這,安軒刃眼神更加凝重,他如今可謂渾身解數盡出,沒想到前者居然還能夠接的下,這小娘們卻是不簡單,可惜在修為的壓制下,她絕無反手的機會。

砰!

安軒刃腳掌重重一踏,微垂的巨劍再次揚起:「劍鎮1

其聲如雷鳴般洪亮,全力以赴的安軒刃瞬間便出現在滄月的正前方,其巨劍再次揮落。

「想鎮壓住我的劍?你,不夠格1滄月輕晃的嬌軀立即止住,一股明亮刺眼的劍光至玉劍上湧現而出,其劍光上竟是散發著難以形容的氣息,而這股氣息赫然是劍意,一股被封印在這柄玉蝶劍中的劍意。

鏗鏘!

兩柄璀璨如日的劍鋒再次轟撞在一起,凌厲無匹的劍氣肆虐開來,滄月立即朝後退出數步,而後者的身軀在這股恐怖的劍意前也是朝後退出半步,安軒刃目光死死盯著滄月手中的玉蝶劍:「劍意?」

而就在滄月身形剛剛止住的剎那,一道刺目的劍光徒然在她的正前方出現,凌厲的氣息縈繞於其上,這道毫無徵兆的劍光刁鑽狠辣的直指滄月那修長白皙的玉頸。

唰!

劍光自滄月眼中掠過,她步伐輕輕一退,凌厲的劍光以一種極為驚悚的姿勢劃過她先前所站的位置,滄月沒有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劍光而有所獃滯,白皙纖細的玉手微晃間便有著一道劍光暴刺而出,此刻她手中的玉蝶劍竟是璀璨如皓月,同時有著如同海浪翻滾的聲音響起:「滄海升月。」

叮!

清冷如月的劍光精準無比的重重點落在轟落的劍尖上,頓時有著漣漪波動自眼前的虛空中蕩漾而出,滄月雙目微凝,只見正前方有著一道身影緩緩而現,而後者見滄月居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反應過來,甚至展開反擊,臉上露出些許訝然:「居然接住了,白白便宜安軒刃那傢伙。」

聽到這道身影,滄月臉色微變,抽劍後退,只見先前後退的安軒刃趁著自己和這名刀劍閣弟子周旋的時候已向蘇敗所在的山洞衝去,厚重的巨劍攜帶著尖銳的破風聲撕裂而出,顯然是要轟碎眼前的巨石。

「找死1滄月淡雅的俏臉上徹底冰冷下來,眸子中更是滲著殺意。她知道蘇敗目前正在衝擊瓶頸,絕對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擾,一旦受到干擾的話,輕則突破失敗,重則受到力量的反彈,不死也會重傷。腳尖輕點,滄月的速度徒然暴漲,瞬息間就出現在安軒刃的正前方,在如此倉促的情況下,滄月只能將玉蝶劍橫在前方,將那轟擊而出的巨劍抵擋下來。

叮!

一連串的火星迸濺,一股磅無比的力道至劍身上湧來,滄月嬌軀微震,白皙的臉頰上也湧出潮紅之色,只見那朱潤的玉唇處竟是有著一抹嫣紅浮現而出。

「可惜如此動人的容顏。」安軒刃漠然的望著眼前的滄月,其厚重的巨劍徒然翻轉而起,其恐怖的劍罡立即如同洪流般順著劍尖洶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撞上滄月後方的巨石,頓時就有無數道裂痕在那巨石上蔓延而出,緊接著便是崩裂開來,昏暗的山洞立即浮現在安軒刃的視線中。

安軒刃手中天冥劍鏡上浮現的光點徒然明亮起來,「果然是在裡面。」

「安軒刃,這柄天冥玉劍可是屬於我刀劍閣。」一道冷喝聲至安軒刃後方響起,先前那名出手的刀劍閣弟子立即向著山洞直奔而去。

「這柄天冥玉劍只能屬於我百尺宗。」安軒刃冷哼一聲,同樣向衝進洞內。

「屬於你們?只要他的突破受到任何影響,你們在場的百尺宗弟子和刀劍閣弟子今日都得死。」望著其後翻滾而出的山石,滄月修長的睫毛上竟是凝聚出一層淡淡的冰霜,同時其垂落至腰間處的青絲更是瀰漫出淡淡的銀光,遠遠望去滄月整個人如同置身於月光中,那雙眸子中赫然浮現出兩道如同皎月般的虛影,抬眸,滄月看著橫衝直撞而來的安軒刃和刀劍閣弟子,泛著嫣紅的唇角緩緩的掀起了一抹森冷的弧度。

就像廣寒仙子般,冷冷凝視著這兩道身影。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使得安軒刃莫名的打了個寒顫,迎上那雙清冷的眸子,在其內他赫然看不到任何的情感,而最讓他震驚的是後者的氣息在這一刻竟是瘋狂的暴漲著,這種暴漲的氣息讓他有種心驚膽跳的感覺。

「秘術?」那名刀劍閣弟子猛的止住身影,驚疑不定的望著滄月。

然而就在滄月其後長發完全變成銀色的剎那,一道白皙的手掌卻是突然在昏暗的山洞中探出,落在滄月的肩膀上,「殺人事情還是由我來,至於你,就等著收拾戰利品。」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