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二十章化蝶(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吳鉤端坐於巨石上,道道裂痕至吳鉤的雙腿處蔓延而出,直至最後再也承受不住這股恐怖的氣息,赫然破碎開來。 「凝氣九重嗎?看來真的如同老頭說的那般,我身體上的封印已經完全破碎。」嘶啞的聲音緩緩響起...

天籟輕響,未明的天穹處鑲著零零散散的殘星。

微弱的星光投射至楊修那張充斥興奮的面孔上,楊修抬步走出閉關數日的山洞,望著遠處山石間負手而立的書生和徐荒,立即連忙走上前去:「沒想到大伙兒都已經出關了。」

書生懶懶的抬起眼皮看了楊修一眼,輕笑道:「凝氣六重1

楊修無奈的搖著頭道:「以我的資質還無法完全煉化翡翠晶果內的能量,否則的話也不會局限於凝氣六重。倒是書生你氣息如此雄渾,應該踏至半步天罡了吧。」

書生微點著頭,其眼角餘光掃過身旁的眾人,其中徐荒,莫雲楓和阡陌三人皆是突破至半步天罡,而七罪的修為也突破至凝氣九重,至於林帝和陳楚還是止步於凝氣九重巔峰,畢竟林帝和陳楚只是開陽閣的領袖,其自身修為的積累還不如徐荒和莫雲楓。

「不錯1徐荒望著書生,眼中露出些許戰意。

以徐荒的眼力自然能夠看的出後者的修為也突破至半步天罡,只是氣息不如自己這般雄渾而已。

「僥倖而已。」書生學著蘇敗昔日的口吻輕笑道,其目光卻是流轉於正前方被巨石堵住的溶洞,「領袖和滄月以及吳鉤他們還沒有出關的跡象,奇怪,吳鉤手中只有一顆翡翠晶果,以他的實力應該在數日前就將那翡翠晶果中的能量煉化,怎麼拖到現在還沒出關?」

「沒準有所感悟。」七罪低語道。

就在書生和七罪閑談的時候。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徒然在空氣中瀰漫而出,緊接著便是一道如同獸吼般的嘶吼聲在其中的一道溶洞中響起。震耳欲聾。

書生和徐荒眉頭皆是微皺,盯著吳鉤所在的山洞,目露凝重之色。

與此同時,昏暗的山洞中,無數道猩紅的劍氣如同長虹般閃現著。

吳鉤頭髮披散在雙肩處,如墨的長發竟是變得如血般猩紅,更是長至腰間處。

此刻的吳鉤看起來無比的妖異,周身上下有著血霧瀰漫。其雙目也是透著猩紅,霸道無比的氣息在吳鉤的眉宇間流露著。吳鉤端坐於巨石上,道道裂痕至吳鉤的雙腿處蔓延而出,直至最後再也承受不住這股恐怖的氣息,赫然破碎開來。

「凝氣九重嗎?看來真的如同老頭說的那般,我身體上的封印已經完全破碎。」嘶啞的聲音緩緩響起,吳鉤如釋重負的輕吐口氣。眸中的猩紅如同潮水般退去,其垂落至腰間的猩紅長發更是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縮短,直至恢復如初時,吳鉤方才起身,望著自己沾滿血跡的雙手,低語道:「越來越壓抑不住內心的那股嗜血的**。怪不得老頭一直不讓我握劍,只讓我握木劍。」

微眯著雙眸,吳鉤臉上再次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稍微整理下衣著便徑直的向洞口走去。而就在吳鉤走出山洞的剎那,徐荒和書生兩人立即迎上來:「發生什麼事情了?」

吳鉤搖著頭道:「有所感悟。老大和滄月還沒出來?」

「他們應該還在煉化翡翠晶果。」徐荒盯著吳鉤,其漠然的面容上浮現出些許訝然:「凝氣九重?」

吳鉤不可置否的點點頭。轉身望著緊閉的兩座溶洞,低語道:「看來老大這次很有機會突破至天罡境。」

天罡境!

阡陌和莫雲楓兩人目光微亮,蘇敗實力在半步天罡的時候尚且能夠擊殺謝勝,一旦蘇敗突破至半步天罡,那麼蘇敗師弟恐怕就具有和悲戀歌領袖他們與之抗衡的力量,想到這,兩人臉色都有著興奮之色蔓延。

「我們隊伍的實力雖然和悲戀歌領袖的隊伍有所差距,不過比起白帝和莫屠河他們的隊伍絲毫不遜色,待領袖和滄月他們出關后,我們就可以去尋找其他天冥玉劍,若是運氣好的話沒準還能遇見其他劍墓。」七罪臉上露出些許期待的神情,僅僅只是攻破一座劍墓,他們的實力都提高這麼多,只要得到更多的劍墓傳承,他們這支隊伍的實力就會不斷的提高,甚至擠進五宗最強的隊伍之中。

書生和徐荒兩人也是微點著頭,顯然是嘗到這劍墓傳承的甜頭,怪不得悲戀歌那些人會放棄進入鳳歌書院的機會,只要能夠在劍域之圖中得到傳承,那麼對於他們今後的成長都有巨大的好處。

「聽說楚歌師兄和逆沐風師兄那些人也參與過劍域之圖,以他們的實力應該也得到這裡的劍墓傳承。嘖嘖,不知道他們如今的實力已經達到什麼程度?」阡陌莞爾一笑,捏著林瑾萱的玉手笑盈盈道:「瑾萱師妹擔心蘇敗師弟?以書生那弱不禁風的身子板都能承受住翡翠晶果的衝擊,更何況是蘇敗師弟。」

「弱不禁風?」書生眼角的肌肉微挑,自己這風度翩翩的形象在阡陌師姐眼中居然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無奈的搖著頭,書生正欲反駁,其庸懶的目光瞬間變得凌厲無比:「我們的蹤跡被人發現了。」

徐荒和吳鉤臉色微變,猛然抬起頭望著遠處的地平線,在那裡驟然有著尖銳的破風聲響起,緊接著便是數十道身影如同蝗蟲過境般直掠而來,伴隨著強悍無比的氣息。

「是百尺宗弟子。」吳鉤微握住竹劍,眼瞳微縮,直直盯著為首的兩道身影:「秦羽負,安軒刃1

「這裡位置極為隱蔽,他們怎麼會發現我們的蹤跡?看他們直奔我們而來的樣子,顯然是知道我們在這裡。」七罪眼神警惕望著疾馳而來的身影,看這些百尺宗那不善的眼神,七罪絕對不會認為這些百尺宗弟子來這裡只是為了和自己等人打聲招呼,側過頭。七罪看向吳鉤道:「你認識?」

「在百尺宗中見過,被這兩人盯上恐怕是沒有什麼好事。」吳鉤眼神變得有些森然。目光轉向身後緊閉的山洞,吳鉤刻意壓低聲音道:「老大和滄月他們兩個還在閉關,不能受到任何打擾。

「不管這些人來這裡的目的,絕對不能讓他們繼續靠近。」吳鉤憨厚的面容上泛著淡淡的冷意,抬步徑直的向著這些百尺宗弟子走去,書生和徐荒等人緊隨其後。

唰!唰!

強悍無比的氣息瀰漫於這片起伏的溝壑間,數十道身影眨眼既至,秦負羽陰厲的視線緩緩的在吳鉤等人身上流轉而過。其目光挺落在書生和徐荒身上,露出森然的笑容:「琅琊宗弟子,還真是冤家路窄。」

「吳鉤你什麼會在這裡。」安軒刃望著吳鉤,眉頭微皺。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不知道兩位師兄來這裡有什麼要事?」吳鉤輕笑道,其目光卻是透著戒備之色,無論是眼前的安軒刃和秦負羽都給他帶來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難道你們不知道我等來這裡的意圖嗎?本來只是想讓諸位交出手中的天冥玉劍。現在看來我還能順便收點利息了。」秦負羽嘴角立即有著譏諷的笑容浮現而出,修長的雙手輕微交叉著,立即有的聲音響起,秦負羽冷冷的注視著書生和徐荒,漠然道:「天冥玉劍在誰身上?」

「知曉我們得到天冥玉劍的人只有我們自己等人,為何這些百尺宗弟子會知道天冥玉劍在我身上。」書生和徐荒兩人相望一眼。皆是看到對方眼中的困惑,難不成是因為天冥玉劍才暴露了我們的蹤跡?

書生的目光徒然停落在安軒刃手中的天冥劍鏡上,他見到其上赫然倒映出自己所在區域的輪廓,同時一道微弱的光芒在那輪廓中閃爍不定,「難道這銅鏡能夠顯示出天冥玉劍的位置?」

「兩名天罡境三重巔峰加上三名天罡境一重。以及五名凝氣九重,三名凝氣八重。」吳鉤眼露凝重。臉上卻是露出憨厚的笑容道:「天冥玉劍?那是什麼東西?」

安軒刃揚起手中的天冥劍鏡,沉聲道:「天冥劍鏡上顯示天冥玉劍就在這裡,吳鉤師弟想糊弄我們嗎?呵,看在同門師兄弟的情誼上,吳鉤師弟你若是交出天冥玉劍,師兄沒準還會放你一馬。」說到這裡,安軒刃的目光徒然停留在遠處那緊閉的山洞上,似笑非笑道:「原來天冥玉劍真的不在諸位的身上,而是在那山洞中。」

秦羽負目光也是轉向山洞,在其內,他清晰的感受到兩股氣息,這兩股氣息雖然雄渾,然而還未到讓他忌憚的地步,秦羽負對著安軒刃淡淡道:「這些琅琊宗弟子就交給我,至於那洞中的兩名琅琊宗弟子就交給你。」

「動手1秦羽負的身影徒然暴射而出,下一剎那,他眼中的殺意再也壓制不住的洶湧而現,同時,那雄渾無比的氣息也毫無保留的瀰漫而開。

顯然,秦羽墨對於琅琊宗弟子已經恨之入骨,恨不得將這些琅琊宗弟子碎屍萬段。

唰!唰!

緊隨而來的百尺宗弟子也紛紛暴掠而出,直奔書生和徐荒而去,臉色也是有著戲虐的笑容瀰漫,當初琅琊宗那娘們在我們手中奪走天冥玉劍,今日我等就將這些琅琊宗弟子碎屍萬段。

「動手1吳鉤原本想和秦羽負繼續廢話下去,從而為蘇敗和滄月拖延時間,沒想到對方居然說動手就動手,微握著竹劍,吳鉤沒有任何退縮的準備,腳掌猛踏大地,身形已是猶如箭矢般掠出:「徐荒,書生,阡陌以及莫雲楓我們等人負責阻攔秦羽負這些人,而林帝和陳楚你們去阻擋安軒刃。」

璀璨的劍光剎那間衝天而起,凌厲的劍氣至溝壑間洶湧而出,揚起滿地灰塵,就在這時,數十丈開外,林海盡頭處,素紅塵以及蘇暖等器堂弟子的身影緩緩浮現而出,蘇暖伸出修長的玉頸眺望著眼前這一幕,脆生生道:「紅塵師姐,是蘇敗領袖所屬的隊伍,沒想到他們也得到一柄玉劍。我們要不要出手?」

素紅塵微微抬頭,其美目掃過那縱橫交錯的身影,試圖找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搖著頭道:「不用。」

「等到他們手中天冥玉劍被百尺宗弟子奪走的時候,那時我們再出手也不晚。否則我們出手擊退這些百尺宗弟子,也不好撕開臉面奪走他們手中的天冥玉劍。」素紅塵笑盈盈道,柳眉卻是輕微一蹙,望向溝壑間的另一方向:「這些傢伙還真倒霉,盯上他們的隊伍倒是不少。」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