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一十七章寧之卷~天冥(第一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昔日這宗門的傳承之地,若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天冥劍墓可真是了不得了。」 「不過想要開啟這天冥劍墓,其一是要找到天冥劍墓的位置,其二是要聚集十二柄天冥玉劍,缺一不可。」蘇敗微皺著眉:「這天冥劍墓所...

一股森然的煞氣至石盒中瀰漫而出,方圓數丈內的溫度徒然下降些許。

一塊略微有巴掌大小的石頭靜靜矗立於石盒正中央,這座石盒通體呈現出妖異的幽光。

「是塊石頭?」楊修怔怔道,眼中還殘留的期待在這一刻立即蕩然無存,眼角餘光卻注意到蘇敗和書生兩人正滿臉凝重的望著泛著幽光的石頭,特別是書生手中的青色古卷更是泛著璀璨的青光,炫目無比。

微眯著雙眸,蘇敗凝視著眼前的石頭,其內赫然瀰漫著一股淡淡的威壓。而最讓蘇敗在意的是這塊石頭的正中央赫然雕刻著一道端莊雄秀的字眼:寧!

看到這道字眼的瞬間,蘇敗不禁有種恍惚無比的感覺,頓時覺得周身的天地皆是死寂下來:「這塊石頭不簡單,不,應該是昔日在這塊石頭留下這道字體的人不簡單,僅僅一道字體就給人帶來如此震撼感。」

書生胸脯急速的起伏著,懶散的目光變得狂熱無比,低語道:「是寧之卷。」

「寧之卷?這明明只是塊石頭,怎麼會是書卷?」七罪低眸望著書生手中的青色古卷。

書生揚起手中的青色古卷,目光略微有些猶豫的望著滄月和吳鉤等人,旋即輕聲道:「你們應該知道我手中的這份青色古卷是來自那地方的傳承、雖然那劍碑上只有隻言片語的描述,不過也曾交待過,我得到的那份傳承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那份傳承被分為十一部分,分別被記錄在十一道古卷上其名日為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青。而我手中的青色古卷就是裂之卷。雖然不知道這寧之卷為何被記錄在石塊中,不過其上流轉的氣息和我手中的裂之卷如出一轍。」

書生口中的那地方自然是指劍碑樓,不過劍碑樓畢竟是琅琊宗的禁忌之地,書生只能隱晦的道出手中這份裂之卷和寧之卷的來歷。

聽到這番話,蘇敗臉上徒然泛起燦爛的笑容,他先前可是目睹過書生動用裂之卷中的武技,那可怕的撕裂力量使得他印象頗深,微握住巴掌大小的石塊。蘇敗體內的真氣立即不受控制的向著石塊中涌去,頓時幽光閃爍的石塊立即變得如同皓月般明亮,流轉於其上字體更是扭動著。

蘇敗雙眸微閉,細微的嗡鳴聲驟然在他的耳旁響起,一股滄桑無比氣息如同凌厲無鑄的劍意似撕開手中的石塊,順著蘇敗的手掌鑽進其體內:

「身在浮屠之中,一切皆寧。故為誅魔寧亂1

「身在風雪之中,一切皆寧,故為雪夜霜寧1

「身在天地之中,一切皆寧,故為蒼穹俱寧1

玄奧而晦澀的口訣,猶如山間幽泉般悄然的流淌於蘇敗心頭。蘇敗心神微凝,立即將這些口訣牢牢的記在心中,雖如此,蘇敗還是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這修鍊口訣中所蘊含的玄奧大多數都是他無法觸及的。就算昔日感悟劍碑樓中那傳承時,蘇敗都沒有這種無力感。

悠揚的輕鳴聲就像漸去的水流。直至蘇敗腦海中徹底死寂的剎那,系統那冰冷的聲音立即蕩漾而起:「恭喜宿主掌握寧之卷,目前掌握度為零。」

「又是未知?」蘇敗睜開雙眸望著手中漸漸歸於暗淡的石塊,眼中露出些許訝然。

目前蘇敗掌握的武技中,屬於未知的已有葉孤城的天外飛仙,西門吹雪的劍神一笑,以及心劍之術,加上眼前的這寧之卷,蘇敗微皺著眉頭,隱約間他覺得這四種武技都有種超脫於正常武技之上:「這未知武技的威力應該是隨著自身的領悟和修為提高而提高,並沒有多大的局限性。不過我目前所掌握的四門武技中,也只有天外飛仙才勉強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哎,路漫漫其修遠兮,任重而道遠啊1

楊修和阡陌等人各個眼神狂熱的盯著蘇敗手中的石塊,先前蘇敗握住的剎那,他們可是察覺到一股恐怖無比的壓迫至天地間滲透而出,顯然這石塊就如同書生所說的那般,應該是傳承中的其中一部分。

「這確實是寧之卷1蘇敗將手中的寧之卷遞給書生,這寧之卷和書生手中的裂之卷是屬於同一份傳承,對此,蘇敗更加肯定琅琊宗中的劍碑樓和眼前的劍域之圖絕對有關:「雖然這份寧之卷和那地方的傳承有關係,可畢竟這份寧之卷是得自劍墓,我們都可以修習這份寧之卷,你們誰若是有興趣的話就找書生。」

轉身,蘇敗繼續揚起手中的青銅鑰匙走向第三座石盒,第一座石盒是翡翠晶果,第二座石盒是寧之卷,蘇敗越發期待這第三座石盒。比起蘇敗,滄月和吳鉤等人更加的迫不及待,催促道:「快打開看看。」

蘇敗輕輕轉動著青銅鑰匙,打開第三道石鎖,刺目的光華立即充斥於蘇敗的視線,而在那光華的正中央赫然懸浮著一柄晶瑩剔透的玉劍,不足兩尺的劍身上布滿這琳琅滿目的紋路,通體散發出一種古老的味道,神秘而又滄桑。

蘇敗的目光緊緊盯著這柄劍器,儘管後者只是靜靜的盤旋於石盒之上,然而其上流轉的氣息卻讓蘇敗滿臉凝重,蘇敗白皙的右手緩緩向著這病玉劍,直覺告訴他眼前的這柄玉劍絕對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在末劍域中很少有人使用短劍,大多數人都是使用巨劍和三尺長劍。」

錚!

就在蘇敗五指即將觸及這柄玉劍的剎那,悠揚的劍鳴聲徒然在玉劍上蕩漾而起,凌厲無比的劍氣如同潮水般在劍身的周圍繞轉著,甚至有道道漣漪在玉劍的劍刃處浮現而出。

蘇敗眉頭徒然一皺,眸光似電:「劍意1

在這柄玉劍上。蘇敗居然察覺到一股極為恐怖的波動,這股波動對於蘇敗而言可謂是熟悉無比。

「應該是昔日劍墓主人殘留於這柄劍器上的劍意。」蘇敗直探而出的右手彷彿是受到一股磅力道的阻擋。其森冷的劍意正直指蘇敗的指尖,彷彿蘇敗右手只要再逾越出半寸,那股瀰漫而出的劍意就會徹底割斷蘇敗的手指。

在這股劍意的瀰漫下,滄月和吳鉤的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眼前這晶瑩剔透的玉劍頃刻間變得如同凶獸。

蘇敗微搖著頭,目光微凝的剎那,其白皙的劍指立即如同閃電般直掠而出,與此同時。唯孤劍意也在蘇敗的指尖凝聚而出,勢如破竹般的碾壓前方的劍意,蘇敗乾淨利落的握住這柄玉劍。

錚!

這柄玉劍立即顫抖起來,其上流轉的劍意越來越盛,試圖彈開蘇敗的右手,蘇敗冷哼一身,鋒利如刀鋒般的氣息徹底湧現而出。猶若實質的劍意更是將這柄玉劍覆蓋住,壓制住玉劍其上流轉的氣息,就在這時,玉劍的紋路徒然變得明亮無比,甚至流淌於劍身上。

蘇敗驀然抬起頭,只見幽暗的林海間詭異的颳起森冷的陰風。遍地枯葉翻滾著,一股滄桑無比的氣息毫無徵兆的瀰漫而出,道道漣漪更是在半空中出現,蘇敗手中的玉劍不受控制的揚起,其上流轉的紋路光華立即倒映在這些漣漪上。頓時有著道道虛浮的畫面至蘇敗等人眼前浮現而出。

這一副副畫眉彷彿是橫跨遠古時代而來似的,磅滄桑的氣息瀰漫於其間。隨著這些畫面的凝聚也漸漸變得清晰起來,赫然是一座座氣勢恢宏的宮殿,高聳筆直的屋檐直插雲霄,巍峨入天,磅大氣。

就在這時,這靜止不動的畫面徒然變化而起,座座恢宏與龐大的宮殿在蘇敗眼皮下飛掠而過,這連綿不絕的宮殿彷彿沒有盡頭似的,最讓蘇敗感到詫異的是這些宮殿幾乎以一種很完整的方式存在,而不像昔日他見過的宮殿那般破碎,蘇敗內心不禁火熱起來,若是尋到這些宮殿所在位置,那豈不是就能夠得到這些宮殿內裡面的物品。

這些宮殿簡直就是一座座小型劍墓,想到這,蘇敗不禁有種口乾舌燥的感覺。

滄月素來寧靜的眸子中也是漣漪起伏,白皙的玉容上泛著一抹激動。

快速變化的畫面再次止住,十二道巨大無比的虛影驀然間出現在蘇敗的視線中,比起這十二道虛影,先前那些氣勢恢宏的宮殿就顯得有些渺小,初次望去這十二道虛影就像是十二座劍峰,然而蘇敗細微打量后才發現這十二道虛影赫然只是十二道通天的劍柱。

蘇敗目光停落在這十二道劍柱上,劍柱通體瀰漫著炫目的劍光,同時,還有有著更為可怕的氣息波動至其中瀰漫而出,這氣息彷彿橫跨時空出現在蘇敗等人的心頭,各個壓抑無比。

蘇敗此時的目光正死死的停留在劍柱的劍柄上,在那裡,赫然有著一道極為隱晦的劍孔顯現,蘇敗低眸望著手中的玉劍,這柄玉劍的劍身與那劍孔極為對應:「難道我手中的這柄玉劍只是某種鑰匙?」

突然,蘇敗手中的玉劍再次瘋狂的震動著,彷彿感應到這九道劍柱的存在,一股滄桑無比的氣息再次充斥於蘇敗心頭,同時伴隨著嗡嗡的輕鳴聲,蘇敗立即閉上雙眸,赫然有些信息通過玉劍浮現在他的心頭。

半響后,蘇敗方才睜開雙眼,白皙的面容上隱約有著喜悅湧現:「十二天冥劍墓,十二把天冥玉劍,我手上的這柄玉劍是開啟天冥劍墓的鑰匙之一,根據這玉劍殘留的信息,這天冥劍墓居然是昔日這宗門的傳承之地,若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天冥劍墓可真是了不得了。」

「不過想要開啟這天冥劍墓,其一是要找到天冥劍墓的位置,其二是要聚集十二柄天冥玉劍,缺一不可。」蘇敗微皺著眉:「這天冥劍墓所在的位置極為醒目,想要發現天冥劍墓的位置並不難,難的就是要如何聚齊這十二柄天冥玉劍。十二柄天冥玉劍分別散落在劍域之圖的各個劍墓中,整整半個月的時間我才尋到一座劍墓,想要尋到藏有天冥玉劍的劍墓更是機會渺茫。」

「怎麼了?」滄月注意到蘇敗臉上殘留的喜悅,迫不及待問道。

蘇敗揚起手中的天冥玉劍,旋即指著半空中凝聚而出的畫面,將天冥玉劍上所記錄的信息告知眾人,當聽聞天冥劍墓的存在時,眾人臉上立即露出狂喜神情,昔日宗門的某處傳承之地,那其內的傳承恐怕會使得諸宗強者,甚至宗主為止瘋狂的存在。

然而當蘇敗說出要開啟這座劍墓的難處時,各個如同被澆灌一盆冷水,迅速冷靜下來。

「劍域之圖雖遼闊,然而諸宗畢竟得到這劍域之圖數百年,幾乎每個角落都曾探尋過。」

「這座天冥劍墓應該是在這次出現的,否則的話在前幾次開啟過程中,諸宗強者肯定會發現。那麼與之相對應的天冥玉劍也是在這次出現,天冥玉劍應該是散落在這次出現的各個劍墓中。我們能夠尋到這座劍墓,其他諸宗弟子恐怕也會尋到劍墓,甚至也得到其中的一兩柄天冥玉劍。」書生分析道:「因此,這些天冥玉劍應該的都會被挖掘出來,所以想要開啟這座天冥劍墓並非是空談。」

「這倒也是1蘇敗微微一笑:「那十二道劍柱應該是天冥劍墓的出口,到時只要持有天冥玉劍的隊伍都出現在天冥劍墓的出口,這座天冥劍墓就會被開啟。不過,天冥劍墓這塊大肉沒有人願意和他人分享,無論是想要順利開啟天冥劍墓還是得到其中的傳承,恐怕都少不了一番龍爭虎鬥。」

聞言,書生的臉色立即凝重起來,沉吟片刻道:「按照最壞的情況,這十二柄天冥玉劍分別被十二支隊伍得到,也就是說我們想要得到這座天冥劍墓內的傳承就要與這十一支隊伍為敵。」

「嗯!如果我們猜測準確無誤的話,天涯閣慕央所發現的那座劍墓中應該也有一柄天冥玉劍。」

「也就是說得知天冥劍墓存在的並不僅僅只有我們這支隊伍,恐怕像其他宗的笑蒼生,太夜生那些人也可能已經得到天冥玉劍。」說到這裡,蘇敗目光徒然轉向那些泛著翡翠光澤的翡翠晶果,「我們若真想要追逐天冥劍墓的話,首先就要做好與這些人動手的準備。甚至還會出現諸宗強者。」

「比起那些頂尖的隊伍,我們隊伍的整體實力還是稍有不如。所以我們接下來的時間主要精力是提高自身的實力,至於天冥玉劍倒是沒有必要刻意去尋找,畢竟我們手中已有一柄天冥玉劍,即使他們湊齊十一柄天冥玉劍,沒有我們手上這柄天冥玉劍,他們也打不開天冥劍墓的出口。」蘇敗輕笑道,他一下子就看準這點,畢竟無論是自己還是滄月他們,比起諸宗的那些頂尖隊伍還是有些差距,如果真要開啟這座天冥玉劍的話,那麼至少要等到自己隊伍能夠與那些人正面抗衡的時候。

「要放棄情報上的那座劍墓嗎?」楊修有些不甘道。

「自然是要放棄1滄月笑盈盈道:「距謝勝他們發現那座劍墓至如今恐怕都有些時日,以刀劍閣的那些廢物都能夠如此之快的攻破我們這座劍墓,更何況是慕央那些人。就算我們現在趕過去,恐怕也是人去墓空。甚至可能將自身的行蹤暴露,不划算。」

「滄月說的對。當然我們若是發現其他劍墓存在的話,自然不會錯過。」蘇敗握住玉劍的右手微松,盤旋於上空的畫面立即化作雲煙消散,蘇敗直接將天冥玉劍收入芥納鐲中,指著翡翠晶果道:「現在開始分贓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