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一十五章心劍之三殺(第二更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間的魔神,平靜的望著這些橫衝直撞而來的百尺宗弟子,一道道醒目的血痕赫然在劍風吹刮而至的剎那浮現於他們脖頸。 噗!噗!噗! 猩紅的鮮血迸濺,沖在最前方的百尺宗弟子就這般莫名其妙的倒落在血...

蘇敗雙手緩緩的在胸前結出玄奧的劍印,隨著他手印的變化,炫目的光芒至蘇敗身前迸射而出,這璀璨的光芒如此強烈使得方圓數丈內的天地黯然失色,其內蕩漾而出的恐怕壓迫讓周陽和周陰兩人臉色勃然大變。

謝勝呼吸甚至出現些許急促,絕對不是先前那道劍陣。

謝勝先前可是親身感受過兩儀劍陣的可怕,而如今這道劍陣給他帶來的壓迫感遠遠在先前的兩儀劍陣上。

「怪不得他在這樣的局勢下還如此自信,居然還掌握著如此恐怖的劍陣。」

「絕對不能讓他凝聚出這道劍陣,周陽,周陰,立即動手。」謝勝語氣顯得十分急促。

「百尺宗的諸位師兄弟,結陣。」周陽冷聲道。

砰!砰!

低沉而又清晰的腳步聲驟然在天地間響徹而起,二十餘名百尺宗弟子紛紛持劍而出,步伐整齊的如同操練過似的,凌厲無比的劍氣至這些百尺宗弟子的腳下迸射而出,緊貼著地面,同時以著一種極端的速度向正中央的蘇敗疾馳而去,其道道醒目的劍痕立即如同蜘蛛網般布滿四周。

「是百尺宗的犁天陣法。」吳鉤眼瞳微縮,這些傢伙顯然是動用全力,想到這,吳鉤臉色越發的猙獰,陰冷冷盯著眼前洶湧澎湃的劍氣洪流,正欲不顧傷勢破開,然而一雙白皙纖細的玉手徒然按落在吳鉤的肩膀上,緊接著滄月那獨特的嗓音就在吳鉤的耳旁響起:「放心,以敗類那傢伙的實力應該應付的了。」

琉璃般的眸子泛著淡淡的冷意,滄月眼角餘光掃過面色猙獰的謝勝,唇角噙著一抹淡淡冷笑:「胖墩難道你以為敗類對付謝勝那傢伙就會動用全部底牌,他的實力可不僅僅局限於此。」

整個隊伍中,最了解蘇敗的恐怕也只有眼前的滄月。

唰!唰!

碎石迸濺而起,可怕的劍氣洪流縱橫交錯而來,舉目望去,整片廢墟如同荒田般。蘇敗平靜的站在正中央,其雙手凝聚劍印的速度絲毫不受這些百尺宗弟子的影響,眼神平靜的望著聚攏而來的百尺宗弟子,深邃的眸子中劍芒綻射,其心境變得如同一灘死水,不起波瀾:「心劍之術。」

就在蘇敗喃喃自語的瞬間,唯獨劍意毫無保留的在蘇敗身上展現出來,緊接著便是道道劍風毫無徵兆的在蘇敗周身出現,森冷幽暗的劍風中竟是有著劍光閃爍而過,蘇敗垂落於腰間的如墨長發立即狂舞而起,衣玦飄揚,整個天地間都響徹著空氣被撕開的悲鳴聲。

只見這吹刮而出的劍風捲起遍地的碎石,化為無數的沙塵,充斥於天地間,而那席捲而來的劍氣洪流在劍風的吹刮下竟是如同泯滅的火焰般消散,而蘇敗的眸子變得更加深邃,如同降臨這片天地間的魔神,平靜的望著這些橫衝直撞而來的百尺宗弟子,一道道醒目的血痕赫然在劍風吹刮而至的剎那浮現於他們脖頸。

噗!噗!噗!

猩紅的鮮血迸濺,沖在最前方的百尺宗弟子就這般莫名其妙的倒落在血泊中。

謝勝看著眼前的變化,眉頭皺的更深,他的修為最為強悍,其感知力也遠遠超過周陽和周陰,他能夠清晰的察覺到蘇敗周圍天地間瀰漫而出的可怕劍意,「媽的,周陽和周陰你們兩個混蛋還不出手。」

此刻的謝勝已失去往日里的冷靜,整個身軀像是炮彈般暴射而出,猛握住插落於地上的劍器,整個人向著蘇敗襲擊而去,恐怖的劍罡再次在劍身處凝聚,眨眼的功夫就形成栩栩如生的蟒蛇虛影:「劍蛇舞袖。」

鏗鏘!謝勝襲殺而出的劍器撞上那吹刮而來的劍風竟是響徹金鐵相交的轟鳴聲,謝勝眼瞳微縮,臉色再次徒然暴漲,盤旋於劍身上的蟒蛇虛影立即舞動而起,道道劍罡硬是割開眼前的劍風,整個人繼續向著蘇敗襲殺而去,謝勝所過之處,地面上立即蔓延而出一道足足有半丈寬的劍痕。

「劍刑1

「劍罰1

周陽和周陰兩人緊繃的身軀頃刻間也暴射而出,頓時兩柄猩紅的長劍竟是璀璨如日月,恐怖的能量漫溢出來,兩人所過之處的廢墟皆是向下塌陷出數寸,道道醒目的裂痕向著四周蔓延而出,直至滄月等人腳下時方才有所緩解。

轟鳴聲不斷,滾滾的沙塵冒騰而起,一時間掩蓋住全場的視線,將蘇敗和謝勝等人的身影徹底掩蓋祝

隱約間可見到三道刺目的劍光至沙塵中直掠而過,直指廢墟的正中央。

而就這時,一道清越入雲的劍鳴聲驟然在廢墟中響起,緊接著便是三道更加奪目的劍影至正中央暴射而出,伴隨著蘇敗那平淡的聲音:「三才劍陣1

「天發殺機,移星易宿1

磅無比的天地靈氣如同洪流般憑空出現於正前方,謝勝臉色微變,頓時見到一道璀璨奪目的劍影至正前方暴射而來,眨眼間就撞上自己的劍器,盤旋於其上的蟒蛇虛影立即崩潰。

轟!

一股巨力猛然傳來,謝勝赫然被這股磅的力道震出數丈,劇烈的痛楚在他的脖頸處瀰漫而出,謝勝低眸望去只覺得破碎的廢墟在自己的視線中不斷放大著,緊接著他的眼前的視線徹底陷入無盡的黑暗中。

「地發殺機,龍蛇起陸1

持劍而出的周陽臉上露出駭然的神情,他只覺得磅無比的力道至天地間滲透而出,整個人就像陷入沼澤中似的,舉步維艱,而一道璀璨的劍影至他的視線中迅速放大,眨眼間就沒入他正前方的地面中,周陽雙膝立即有種被無數細針戳中的感覺,周陽低眸望去,只見他的雙膝處布滿著千瘡百孔的血孔,其鮮血正流淌而下,低落在遍地狼藉的廢墟上。

而讓周陽感到驚駭的是,自己所站的地面上居然出現密密麻麻的洞穴,緊接著便是無數道劍氣如同噴泉般直衝天際,猩紅的鮮血和磅的劍氣在半空中迸濺著,瞬息間,周陽整個身軀上就出現無數道血孔,氣息全無。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1

清冷如遠山冰雪的聲音吹刮在周陰的耳旁,周陰立即有種遍體生寒的感覺,襲殺而出的血劍微轉,竟是在頃刻間便揚出百餘道猩紅的劍影,這些劍影縱橫交錯在一起,望上去就像魚網般籠罩住周陰正前方的虛空,周陰神色變化不定:「媽的,這是什麼劍陣,百尺中的那些劍陣師也沒掌握如此恐怖的劍陣。」

尖銳的劍鳴聲驟然在周陰耳旁響起,周陰雙眼一瞪,眼前晃動而起的劍網竟是被磅的天地靈氣碾碎,一道森寒的殺機至天地間浮現而出,若隱若現,變化莫測,周陰雙眼略微有些刺痛,只見一道璀璨如虹的劍光至天地間蕩漾而出,當空斬落,直接將他的身軀斬成兩半,兩斷截肢被拋向兩側。

滾燙的鮮血灑落滿地,其森冷的劍風紛紛吹刮過謝勝三人的屍體,翻滾而起的沙塵也漸漸歸於平靜。激戰的雙方在謝勝等人動手的剎那便極為有默契的收手,雙方的目光皆是流轉於廢墟的正中央,當劍風吹過謝勝屍體的剎那,庄夢閣弟子都是身軀狂震,艱難的吞咽口唾沫,雙眼瞪的如同蛤蟆:「謝師兄。」

「百尺宗的那些人呢?」這些庄夢閣弟子的目光繼續向著四周橫掃而去,下一瞬間他們就看到如同地獄般的場景,只見那厚厚的塵埃上儘是猩紅的斷臂殘肢,沒有一具屍體是完整的,「全死了。」

「這傢伙真是變態啊1滄月素來寧靜的眸子中也是泛起錯愕,然當眉目觸及那道白衣如雪的身影時,俏麗的嘴角立即揚出唯美的弧度:「敗類,你現在可是越來越像個魔王了。」

當聽到這句話的剎那,這些庄夢閣弟子方才注意到廢墟正中央的那道白衣身影,衣玦隨風微微拂動著,

那如同星空深邃的眸子正平靜的望著自己等人,瞬間這些庄夢閣弟子立即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幾乎極為有默契的向著後方退去,然而就在他們退後的剎那,一柄晶瑩剔透的玉劍已洞穿虛空,蕩漾出淡淡的光華,瞬間就劃過兩名妙齡女子的脖頸,滄月的身形隨之而現。

「滄月你臭娘們,居然不顧宗門之情1

「你這個魔女,連同門師兄弟也殺1

反應過來的庄夢閣弟子立即扯開喉嚨嘶喊著,望向滄月的眼中儘是驚恐。

「我本來是離經叛道的魔女,咯咯1滄月美麗的臉頰上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望著昔日那張張熟悉的臉孔,手起劍落絲毫不留情,「而且我很記仇的,當初你們那句野咋種我可是一直記在心中。」

吳鉤舔了舔嘴唇上的血,揚著破損的竹劍,兇狠狠的盯著先前對他出劍的庄夢閣弟子:「諸位先前打的爽嗎?誰說竹劍不能殺人,今日胖哥就殺給你們看。」

望著如狼似虎的滄月和吳鉤,書生和徐荒兩人神情微怔,旋即紛紛加入戰局,一場單方面的屠殺徹底展開,而蘇敗則是平靜的走向青峰古劍,目露沉思之色:「不知道心劍狀態下的我能否以三才劍陣擊敗慕央那些人?那些人能夠和悲戀歌相提並論,其實力恐怕不相伯仲。」

握住青峰古劍,蘇敗隱約間有種強烈的感覺,在這劍域之圖中,自己絕對和那些人有不可避免的一戰,只是到時,孰強孰弱?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