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一十四章什麼是差距(第一更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些人圍的水泄不通。 「只要殺了他,眼前這座劍墓就是屬於我們的。」這些百尺宗弟子各個目露凶光。 可怕的氣息匯聚在上空,翻滾而起的塵埃盡數落下,蘇敗方圓數丈內的空氣彷彿停止流動,凝固祝

就算是最骯髒污垢置身於星空時,那它便是最璀璨的星辰。

炫目的劍光中,蘇敗平靜的站立著,那深邃如夜空的眸子正平靜的望著前方那道狼狽的身影。

幽暗的劍印匯聚成兩道聳立雲霄的劍影,通體縈繞著恐怖的劍光,寒意和火焰在其上輕輕跳躍著,眨眼的功夫便已拖動著如同彗星般的光芒沖向謝勝,後者眼中的桀驁與自信在這一刻徹底的崩潰,取而代之的是絕望和駭然,眼前這道劍陣比起先前更加的恐怖。

「庄夢閣中也有數名劍陣師,但那些劍陣師就算是以天罡境的修為凝聚出劍陣也沒有如此恐怖1

謝勝眼中寒芒閃爍,眸光直勾勾盯著疾馳而來的劍影,方圓數丈天地內涌動的威壓使得他的速度略微有所緩解,他知道自己是絕對避不開眼前這道劍陣:「不過以他半步天罡境的修為恐怕也無法連續凝聚出如此恐怖的劍陣,只要我能夠抵擋住這道劍陣,那麼以我修為上的優勢還是能夠壓制住他。」

飄舞的衣袖竟是破碎開來,謝勝的雙臂竟是通體流轉著可怕的劍罡,交叉的雙手赫然擋在身前,翻騰而出的劍罡立即將謝勝的身體籠罩在內:「玄武罡罩1

鐺!

無盡的天地靈氣貫徹至劍影中,兩道劍影猶若實質般,以最直接的方式撞上謝勝。劍意縱橫,謝勝雙手拉扯而出的劍罡立即破碎開來,而其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般,狠狠的向著後方拋去。然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謝勝的身體直接重重的撞在後方破碎的宮殿上,那搖搖欲墜的宮殿竟是被震的直接崩塌,碎石翻滾。

蘇敗面無表情的向前邁出數步,閃落至翻滾的沙塵前。可怕的劍意直接將迸濺而來的碎石碾成粉末。而蘇敗便這般徑直的走向倒塌的宮殿中,右腳勢如閃電般的橫踢而出,瞬間就有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響起:「啊1

!!

蘇敗右腳接連踢出數下,凄厲的慘叫聲越來越刺耳,伴隨著骨骼破碎的聲音。

直至這慘叫聲越來越虛弱時,蘇敗方才停下動作,眼神漠然的望著廢墟中那道狼狽的身影,手掌微握,其後的青峰古劍立即暴射而至。鋒利的劍鋒割開翻滾的塵埃,準確無比的落在謝勝的咽喉處,淡淡道:「我從來就是不相信所謂的狗屁宿命。像你這樣的人我找不到所謂的理由去仰望你。謝勝你還真是弱的可憐。」

平淡的聲音徐徐傳開。那正在激戰的庄夢閣弟子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南宮院的首席弟子居然會在蘇敗手中敗的如此凄慘,特別是昔日曾在曙光之舟上見過蘇敗的庄夢閣弟子,各個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他就是謝勝師兄往日里提起的琅琊宗廢物?能夠以如此乾淨利落的方式擊敗謝勝師兄,這傢伙的實力恐怕直追涵玄獄師兄和楚牧晴師姐他們。」

比起庄夢閣弟子的震撼,百尺宗弟子也是面面相覷。

特別是周陽和周陰。兩人根本沒有想到蘇敗和謝勝之間的戰鬥居然如此之快的分出勝負。

皺著眉頭,周陽神色陰晴不定:「是劍意。他是以劍意凝聚劍陣,沒想到他對劍意的掌控已到如此恐怖的地步,以他的實力就算是放眼琅琊五宗年輕代恐怕也足以排進前十。」

「這下子算是踢到鐵板了。」周陰似乎做出了某個決定,雙手徒然緊握:「謝勝絕對不能死在他手中。否則以你我的實力恐怕也無法壓制住這名琅琊宗弟子,那時候。我們恐怕只能遺憾的錯過眼前的這座劍墓。」

平淡的聲音如同鋒銳的刀鋒般吹刮在謝勝的臉上,謝勝抬起頭望著居高臨下,眼神漠然望著自己的蘇敗,眼中終於是流露出一抹恐懼與不甘,為什麼,為什麼才短短半年的時間內他的實力就變得如此恐怖,對於謝勝這種人而言,最難以接受的便是昔日在他眼中如同螻蟻般存在成長到需要他仰望的地步,特別是前者那藐視的眼神讓他青筋聳動:「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知道以你我之間的恩怨你是絕對不會放過我,我只是不甘,當初為何在曙光之舟的時候放過你。」

捂著胸脯,謝勝緩緩起身,也不顧蘇敗手中的青峰古劍隨時就會沒入他的咽喉。

謝勝整個身形搖搖晃晃,目光凝視著遠處那道曼妙的倩影,眼神徒然變得柔和無比:「蘇敗,我只希望你能夠好好對待滄月師妹。她原本應該和其他妙齡女孩那樣無憂無慮的活著,然而她身上承受的東西太多了。」

就在這時,謝勝臉色徒然漲紅如血,其氣息也瘋狂的暴漲著,柔和的目光再次變得陰冷無比:「就算你的實力已經成長到足以擊敗我的程度,不過你的心性好像還真是丁點未變,愚蠢的傢伙,你不該給我留下喘息的機會,而如今你就要為你愚蠢的行為付出代價1

話音未落的剎那,謝勝血淋淋的雙臂徒然向著前方直探而去,同時,磅無比的真氣在他的脖頸處湧現而出,鏗鏘聲驟然在脖頸處蕩漾而起,謝勝整個身體突然鯤鵬般向後躍去,冷喝道:「周陽,周陰。」

眼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使得眾人有些反應不及,百尺宗弟子只覺得眼前兩道殘影晃動而過,周陽和周陰的身形便已徑直的向著蘇敗衝去,隱約間有兩道猩紅的光芒在周陽和周陰的手掌間浮現,赫然是兩柄猩紅無比的血劍,森冷的劍罡在其上輕吐著。

蘇敗目光望著氣息徒然暴漲的謝勝,眉頭微皺。他先前青峰古劍直遞出的剎那就受到一股恐怖的阻力,這傢伙先前故意將我的注意力轉移至滄月身上,恐怕是為了運轉某種秘法。同時,謝勝也是為了拖延時間等待其後的周陽和周陰,真是不錯的算計,蘇敗卻是微搖著頭,唇角噙著一抹淡淡的冷笑,喃喃道:「我一直很好奇心劍之術狀態下的三才劍陣會有怎麼樣的威力。眼前這三個傢伙倒是很好的實驗對象。」

沒有任何的慌張,蘇敗臉色仍那般從容不迫,微轉著身,蘇敗手中青峰古劍立即彈射而出,整柄青峰古劍就像是直墜的流星般,準確無比的撞上周陽的劍,尖銳的鏗鏘聲再次響起。

與此同時,蘇敗腳步輕輕的向著左側移出半步。

唰!

猩紅的劍影在蘇敗先前所站的位置處洞穿而出,赫然緊貼著蘇敗的肩膀劃過。而就在這一劍落空的剎那,這筆直的劍影竟是如同水蛇般彎曲成詭異的弧度,狠狠的對著蘇敗的咽喉直刺而去。

衣玦飄揚。蘇敗雙指並曲。劍指璀璨若虹般洞穿虛空,精確無比的點落在這道猩紅劍影上,微彈。

鐺!

震耳欲聾的金鐵相交聲響起,蘇敗右側的正前方立即有著一道身影浮現,赫然是周陰。周陰有些凝重的望著眼前這張過分年輕的臉龐,他沒想到前者居然能夠準確無誤的預測出他出劍的位置。而就在這時。可怕的劍意至蘇敗的指尖摧枯拉朽而出,周陰劍峰微轉,立即抽身向後退出,陰測測的望著蘇敗:「不愧是能夠擊敗謝勝的人,居然輕而易舉的化開我和周陽的合計之術。」

見周陽和周陰兩人暫時的將蘇敗拖祝謝勝後退的身形也是猛然止住,慘白的面容上再次露出猙獰的笑意:「雖然很不甘。但是不得不承認以你的實力足以擊敗我們在場的每個人。不過,一旦我和周陽,周陰他們聯手的話,我想你再強恐怕也會招架不祝」說到這裡,謝勝目光徒然掃過遠處觀戰的百尺宗弟子,陰測測笑道:「諸位百尺宗的閣下,如今可不是看戲的時候,趁著現在一起出手除去蘇敗,只要他一死,那麼這座劍墓註定是屬於我庄夢閣和你們琅琊宗。」

「動手1周陽身軀在半空中翻轉,落在蘇敗的左側,頭也不回對著後方的百尺宗弟子道。

唰!唰!

二十餘道雄渾無比的氣息在這一刻洶湧而出,緊接著這些百尺宗弟子便是如同蝗蟲過境般向著蘇敗衝來,落在蘇敗的後方。

加上謝勝,周陽,周陰分別站在蘇敗的左右兩側以及正後方,蘇敗可謂是被這些人圍的水泄不通。

「只要殺了他,眼前這座劍墓就是屬於我們的。」這些百尺宗弟子各個目露凶光。

可怕的氣息匯聚在上空,翻滾而起的塵埃盡數落下,蘇敗方圓數丈內的空氣彷彿停止流動,凝固祝

正在激戰的滄月和書生臉色皆是微變,特別是林瑾萱和阡陌,兩人臉上的喜悅蕩然無存,她們沒想到這些百尺宗弟子居然會在這一刻出手,而激戰的庄夢閣弟子也注意到這一幕,絕望的面容上再次露出猙獰的笑意:「拖住這些琅琊宗弟子,奶奶的,我就不相信蘇敗能夠以一己之力抵擋住謝勝師兄和百尺宗弟子的圍攻。」

「周陰,周陽1吳鉤目露猩紅的血光,面色猙獰無比,不顧漫天壓落的劍影,企圖衝出這些庄夢閣弟子的包圍圈,然而那如同潮水般的劍氣卻如同天塹橫於吳鉤正前方。

周陰抬眸望著瘋狂的吳鉤,微搖著頭向蘇敗道:「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一無是處的吳鉤會如此拚命。」

「一無是處?」蘇敗平靜的望著周陰,帶著些許戲虐口吻道:「這就是你們百尺宗弟子對胖墩的評價嗎?如果他是一無是處的話,那我實在找不到詞語來形容你們。」

周陽眉頭微皺,冷聲道:「我佩服你的冷靜,就算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你還能夠如此從容,不過正如謝勝所說,你的實力或許隨便都能夠擊敗我們其中的一人,不過一旦我們聯手的話,那麼結果就是截然相反。」

「你們就這麼自信?」蘇敗反問道,其眼神募然凌厲冰冷,雙手徒然凝聚出道道炫目的劍櫻見到這些熟悉的劍印,謝勝不知為何莫名的鬆了口氣:「還是先前那劍陣。我倒你如何以這道劍陣應付這麼多人。」

「不對,不是先前那道劍陣。」周陰刺耳的聲音驟然響起,目光陰測測盯著蘇敗掌心凝聚而出的劍印,其內湧現而出的威壓比起先前更加恐怖,甚至他可以見到道道漣漪在蘇敗的周圍蕩漾而起……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