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一十二章謝勝(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話音未落的剎那,一道白衣身影緩緩的至宮殿中踱步而出,其深邃如夜空般的眸子中卻是一片冰冷。 聞言,謝勝臉上的笑意驟然收斂起來,目光冰冷的望著徐徐走出的蘇敗,他沒想到當年那個丹田破碎的廢物如今...

匹練般的劍氣衝天而起,道道身影縱橫交錯,其鏗鏘聲不絕於耳。

可怕的勁風橫掃而出,遍地的碎石皆是化作塵埃灑落,謝勝雙臂交叉環在胸前,挺拔的身軀站在倒塌的石柱上,居高臨下望著掙扎的書生和徐荒等人,輕笑道:「滄月師妹你跟著這樣的隊伍就算有幸發現劍墓,然而到最後還是要劍墓拱手讓人。我們南宮院的隊伍隨時歡迎滄月師妹你加入,那時候我們珠聯璧合,就算遇見函玄獄師兄和楚牧晴師兄他們也有一戰之力。諸位師兄弟可別誤傷滄月師妹,只要拖住滄月師妹即可。」

翻滾的沙塵中,滄月持著玉蝶劍遊走於其間,其冰雪般的肌膚上竟是泛著淡淡的光芒,晶瑩剔透的玉蝶劍划起刁鑽狠辣的弧度,凡是出現在她周圍的庄夢閣弟子身上紛紛出現醒目的血痕。

聽到謝勝的話語,滄月俏臉上布滿寒霜:「痴人做夢。」

「滄月師妹你的性子還是如此倔強,我實在不懂像他那樣的廢物有什麼吸引你的地方?」謝勝目光停落在滄月那曼妙的背影上,眼中掠過一抹熾熱,旋即轉向恢弘的宮殿,搖頭笑道:「那傢伙現在應該在這座宮殿中,以半步天罡的修為就想佔據這座劍墓,簡直是痴人做夢。」

而就在謝勝喃喃自語的時候,一道平淡的聲音至宮殿中緩緩響起:「我記得當初見到謝勝你的時候,你的修為就是天罡境,而過這麼久,你的修為居然還只是天罡四重的境界,這等修鍊天賦實在是讓蘇某感到汗顏。」話音未落的剎那,一道白衣身影緩緩的至宮殿中踱步而出,其深邃如夜空般的眸子中卻是一片冰冷。

聞言,謝勝臉上的笑意驟然收斂起來,目光冰冷的望著徐徐走出的蘇敗,他沒想到當年那個丹田破碎的廢物如今也敢當著自己的面冷言熱語,淡淡道:「終於捨得出來。我還以為你因為我而故意躲在劍墓中,還記得當初我在曙光之舟告訴你的那番話嗎?茅坑裡的石頭就應該安分的待在茅坑裡,千萬不要痴心妄想的去仰望蒼穹,更不要試圖去接觸滄月師妹這種和你不同世界的人。」

在謝勝的注視下,蘇敗終於是踏出宮殿,其白皙的面容上卻是泛著燦爛的笑容:「我也記得當初你說過謝勝這個名字是足以讓我仰望一生的存在,然而現在看來這名字好像還沒有那資格。」

「不要以為半步天罡的修為就有資格在我面前囂張?在一年多前,我就已經達到半步天罡的修為。」聽出蘇敗話語中的嘲諷,謝勝嘴角掀起一抹細微冷意的弧度,冷聲道:「初次見到你的時候我能夠讓像喪家之犬那般狼狽,如今就算你已經修鍊至半步天罡的修為,然而我也有辦法讓你像當初那般狼狽。」

一股磅的氣息至謝勝體內瀰漫而出,謝勝腳下的石柱立即出現裂痕,居高臨下的望著蘇敗,就像當初在曙光之舟那般。

蘇敗似笑非笑道:「比起你我確實有些不如,我記得我一年前還只是入道四重的修為而已。不過我相信一年後我的修為絕對不會只是那麼卑微的天罡四重,你說呢?」

說話的同時,蘇敗眼角的餘光迅速的掃過遠處激戰的書生和徐荒,己方的修為雖然不如庄夢閣弟子強悍,然而在修習劍碑樓中的武技后,書生他們的實力顯然也有極大的提高。

謝勝的臉色越發的陰沉,緊握的雙手發出細微的嘎吱聲:「你以為你有機會見到明日的太陽嗎?當初在曙光之舟的時候還有步驚仙那些人護著你,而如今我倒是還有誰能夠護著你。」

蘇敗目光直視著謝勝,當他在謝勝眸子中看到不加掩蓋的殺意時,蘇敗邪俊面容上的燦爛笑意也是緩緩收斂而起,白皙的右手儼然已經握住青峰古劍,淡淡道:「話不投機半句多,我想你我之間繼續嗦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再者,我只要和你說好就有種噁心的感覺。還是滄月說的對,如果遇上你這種傻*就應該不要任何廢話,直接宰了就是。」

按住劍柄,蘇敗不徐不疾的向前走去,如瀑布般的長發竟是在背後狂舞著。

同時,雄渾無比的氣息同樣在蘇敗身上瀰漫而出。

「宰我?那我倒你以半步天罡的修為有什麼資格說出這句話,在我眼中,如今的你和當初的你沒有什麼區別。無論是半步天罡還是半步凝氣都是不堪一擊的存在。」謝勝腳步緩緩前踏一步,腳下的石柱終於承受不住破碎開來,磅的威壓至謝勝體內徹底席捲而出,如同翻卷的瀚海般向著蘇敗涌去。

迎上這股威壓,蘇敗的步伐還是那般從容,嘴角上噙著一絲輕輕淺淺的笑意,死在他手中的天罡境可是不少少數,就算前者的修為是天罡四重,在蘇敗眼中並非是不可戰勝的。當初秦獄動用西秦封劍技的時候,昔修為就是凝氣四重,蘇敗以凝氣九重的實力就能夠將他宰了,微握著青峰古劍,蘇敗的目光卻是驀然轉向西北方位,輕笑道:「看來這座劍墓還真是引人注目。」

聽到這句話,謝勝眉頭微皺,目光同樣望向西北方位,只見那裡人影閃掠,竟是有二十餘道身影迅速的掠出,數息間就已經出現在這片廢墟,各個眼神不善的盯著正在激戰的琅琊宗和庄夢閣弟子。

百尺宗弟子!

兩名青年如同眾星拱月般站在百尺宗弟子的正中央,這兩人的模樣極為相似,顯然是兄弟,此刻兩人的目光皆是流轉於宮殿上,其中一名身形較為魁梧的青年輕笑道:「本來只是想在這裡停留數日,沒想到還真讓我們找到劍墓的存在。」

「不過這劍墓看起來已經被琅琊宗弟子捷足先登。」另一名青年面色漠然的望著站在宮殿前的蘇敗,其眼角的餘光卻是迅速的向著激戰的雙方橫掃而過,當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時,立即有著玩味的神情浮現:「那不是吳鉤嗎?」

魁梧青年目光投落而去,臉上也是浮現出玩味的笑容:「還真是冤家路窄。」

「天罡境三重巔峰。」蘇敗平靜的望著為首的那兩名青年,沒想到流轉於這片區域的五宗弟子居然這麼多,先是刀劍閣弟子,緊接著就是庄夢閣弟子,其次就是眼前的百尺宗弟子,若是有天涯閣弟子出現的話,那就算是五宗齊聚。

謝勝目光也在此時投向這些百尺宗弟子,眉頭微皺,他沒想到百尺宗弟子會在這一刻出現,這些百尺宗弟子出現在這裡的目的肯定是為了眼前這座劍墓,只是這些百尺宗弟子旁觀的態度卻是有些耐人尋味:「這些傢伙難不成還想趁著我庄夢閣和琅琊宗廝殺的時候來個坐取漁翁之利。」

若是普通的百尺宗弟子,謝勝自然不懼,然而眼前這兩名青年卻給他帶來不弱的壓迫感,「兩名天罡境三重巔峰的武者,就算以我的實力恐怕也無法穩穩壓制住這兩人。」

想到這,謝勝臉上徒然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向著這兩名青年拱手道:「在下庄夢閣南宮院首席弟子,不知道兩位的名諱是?」

「百尺宗周陽1

「百尺宗周陰1

這兩名青年也察覺到謝勝體內散發而出的壓迫感,神情略微有些凝重道。

「想必周陽兄和周陰兄出現在這裡也是為眼前這座劍墓。劍墓中存在著無數危機,昔日就算是宗門強者也曾在劍墓中隕落過。兩位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和謝某聯手挖掘這座劍墓,至於能否得到其中的傳承就各憑機緣。」謝勝緩緩開口道。

周陽和周陰兩人皆是玩味的望著蘇敗,周陽旋即點點頭道:「謝勝閣下都如此熱情的向我等發出邀請,我等豈能拒絕,不過想要進這劍墓的話恐怕是要掃蕩眼前的障礙。」

這番話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不過任誰都能夠聽的出來周陽和周陰是指蘇敗這些琅琊宗弟子。

周陰也是輕笑道:「看的出謝勝閣下和眼前這名琅琊宗弟子有些恩怨,君子有成人之美,不如就由謝勝閣下你來清除這些障礙,如何?」

周陽和周陰兩人一唱一和,顯然還是沒有放棄坐收漁翁之利的想法,若是庄夢閣和琅琊宗雙方都是兩敗俱傷的話,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清除掉這兩支隊伍,若是謝勝實力太恐怖的話,他們只能退而求其次和謝勝合作,想到這,周陽和周陰兩人的目光皆是意味深長的望著蘇敗:「希望這琅琊宗的傢伙能夠逼出謝勝的實力。」

迎上周陽和周陰的目光,蘇敗俊逸的面容上卻是浮現出燦爛的笑容,他又豈看不出這兩人的想法:「想通過我的來試探謝勝的實力嗎?如果我和謝勝兩敗俱傷的話,這兩傢伙絕對出手清理掉琅琊宗和庄夢閣的隊伍。」

「不知死活的傢伙。待到我除去蘇敗和這些琅琊宗弟子后就是你們這些百尺宗弟子的死期。」謝勝面容上同樣也有笑容浮現而出,顯然他也看出這兩傢伙的心思,修長筆直的十指緩緩交叉,嘎吱聲立即在謝勝體內蕩漾而出:「那就煩擾周陽兄和周陰兄在一旁等待百息即可。」

話音未落的剎那,謝勝的身影已是化為光影暴掠而出,他的手中,長劍浮現,旋即刺目的劍光驟然向著蘇敗的周身要害暴刺而去,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使得激戰的雙方皆是轉過頭來,當瞧見謝勝對蘇敗出手,大多數庄夢閣弟子臉上都是露齣戲虐神情,還有數名女弟子則是羨慕的看向滄月。

阡陌和林瑾萱兩人柳眉微蹙,這謝勝身上瀰漫的氣息比起昔日的秦獄還要雄渾。

滄月則是向著蘇敗揮著粉拳,語笑嫣然道:「敗類,你可不要看在我的面子上給那傻*留手,狠狠宰了他。」

而作為當事者的蘇敗卻是輕吐口氣,平靜的望著暴掠而來的謝勝,喃喃道:「一百息?我記得當初也有傻*對我這樣說過,而那傻*卻不幸的成為我劍下之魂,我想你也會一樣,謝勝1

漆黑眸中殺意凜然,蘇敗身形驀然一動便是出現在謝勝的正前方,手掌一握,青峰古劍便已出鞘而出。

剎那間,悠揚的劍吟聲至天地間蕩漾而起,那劍拔弩張的氣氛在這一刻徹底引燃……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