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一十一章謝勝(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陣? 磅的天地靈氣洶湧而來,重重的轟在最前方的數道身影之上,這數道人影的胸膛皆是凹陷下來,鮮血橫掃而出,其幽暗的劍影撕裂長空直射而至,劃過這些人的脖頸,瞬間就有十餘道脖頸拋天而起,鮮血淌落滿...

尖銳的破風聲在地下宮殿中漸響,緊接著便是十餘道身影魚貫而出,戲虐的目光立即匯聚在蘇敗身上,而為首的那名青年目光更是玩味的在蘇敗前方的那名刀劍閣弟子身上流轉,輕笑道:「刀劍閣的名聲都是讓你們這些吊車尾給丟盡了,看來這劍墓傳承註定和江川師弟你們無緣。」

尖銳刻薄的輕笑聲使得這名刀劍閣弟子臉色劇變:「雲鵬師兄,這座劍墓傳承全部歸你,望雲鵬師兄看在同門師兄弟的情分上出手救下師弟。」

蘇敗目光平靜望著這些滿臉戲虐的刀劍閣弟子,眉頭微皺,他沒想到這些刀劍閣弟子居然會在這一刻出來,那也就意味著其中的劍墓傳承已經被這些刀劍閣弟子得到,想此,蘇敗臉上反而泛起一抹淺淺的笑意,手微揚,手中的青峰古劍頓時揚起,森寒雪亮的劍光驟然綻放。

「噗1

猩紅的鮮血立即迸濺,刺鼻的血腥味瀰漫於宮殿中。

蘇敗側過頭對滿臉凝重的林帝道:「通知滄月和書生他們進來。」

林帝神色忌憚的望著為首的那名青年,相隔甚遠他都能夠察覺到那股驚人的壓迫,微點著頭,林帝徑直的向著昏暗的長廊退去,而為首的那名青年則是玩味的盯著林帝遠去的背影,側過頭向著刀劍閣弟子輕笑道:「諸位師弟,我們已經成為這些琅琊宗弟子眼中的小肥羊,我雲鵬修鍊武道這麼多年素來都是我打其他人的主意,還是頭一次有人將主意打到我頭上。」

蘇敗則是平靜的望著出聲的青年。嘴角緩緩泛起燦爛的笑容,徑直的向著雲鵬走去。

見蘇敗一聲不吭的走來,位於青年身旁的一名臉上有著刀疤的青年立即厲聲道:「半步天罡的修為也敢如此明目張的前來奪取劍墓傳承,嘖嘖。螳臂當車也不過如此,雲鵬師兄這傢伙交給我練練手如何?」

雲鵬微點著頭道,目光靜靜望著蘇敗那張白皙的面容,他依稀記得這名琅琊宗弟子是琅琊七閣中天樞閣的領袖。半步天罡修為都能夠成為天樞閣的領袖,看來琅琊宗弟子是一代不如一代,輕笑道:「速度解決,這座劍墓的氣息已完全泄露開來,如果繼續耽擱下去的話恐會引起其他宗強者的注意。」

「喏1

刀疤青年眼中凶氣流露,語氣也變得森寒無比,大步流星的向著蘇敗走去,口中喋喋不休道:「記住我的名字,因為他將是送你下地獄的人。韓若嘯1

話音未落的剎那。刀疤青年身形已是暴射而出。曲掌成爪,其凝練無比的劍罡在他的指尖湧現而出,瞬息間便已徑直的向著蘇敗的周身要害之處探去。漫天的爪影透著凌厲殺機,籠罩方圓數丈內的天地。

「沒想到若嘯師兄居然將劍鷹爪修鍊至爐火純青的地步。堅不可摧的劍罡加上以剛猛著稱的劍鷹爪,若嘯師兄還是老樣子,一出手便是動用全力,不留餘地。」

蘇敗只覺得全身上下已經被凌厲的殺機所鎖定,然而他的身形卻是不徐不疾的向前走去,直至那爪影即將落在蘇敗身上的剎那,蘇敗微垂的左指立即揚起,一股摧枯拉朽的凌厲劍意泛起,韓若嘯頓時覺得眼前這名神情溫和的少年如同出鞘的利劍般,那平靜的目光竟是如鋒芒般銳氣逼人,而自己那由劍罡凝聚而出的爪影竟是直接崩潰開來,這是什麼力量?

刀疤青年臉色瞬間劇變,正欲朝後退去,然前者那白皙如玉的劍指竟筆直的俯衝而來,刀疤青年立即緊握住雙青,可怕的劍罡猶如流水般在拳頭上凝聚,「我就不相信以你半步天罡的修為敢與我硬碰硬。」

拳指狠狠相撞,猩紅的鮮血立即迸濺而現,刀疤青年慘叫而出,其揮出去的拳頭竟是血淋淋一片。

而就在這瞬間,蘇敗直探而出的左手立即舒展開來,看似隨意的握住刀疤青年的手腕,旋即猛然一扯,後者的身體立即向著蘇敗猛撲而來,蘇敗右臂微盪,手中青峰古劍乾淨利落的劃過刀疤青年的脖頸。

噗!

猩紅的鮮血是如此的觸目驚心,正打著哈欠的雲鵬臉色立即陰沉下來,望向蘇敗的眸子中浮現出一抹忌憚之色:「難怪底氣這麼足,居然還隱藏著如此恐怖的力量,不過就這點力量想要在我手中奪取劍墓傳承就有些不夠看。」

砰!

雲鵬一步上前,雄渾無比的氣息至體內散發而出,按落在劍柄上的大手猛然緊握,在雲鵬踏出第一步的剎那,森冷的劍光至蘇敗的眸子中綻現,只見得那筆直修長的劍身上縈繞著凝練無比的劍罡,這劍罡竟是向著兩側蔓延而去,如同舒展開來的雙翼般,整柄劍器似雲霄中翱翔的鯤鵬,直取蘇敗的咽喉。

比起刀疤青年的攻勢,眼前的雲鵬顯然更加恐怖,道道漣漪至那劍光劃過之處蕩漾而起。蘇敗平靜的眸子中卻是流露出些許失望,眼前這雲鵬的修為有凝氣三重的修為,然而他展現出來的實力卻不如秦獄和鬼不凡當初那般強悍,「琅琊宗能夠成為荒琊五宗中的第一宗並無道理,同樣的修為下,其弟子的實力遠遠超過其他宗弟子。」

微搖著頭,蘇敗握住青峰古劍的力道不由加大些許,緊接著腳尖一點,只見徐徐清風在蘇敗的周圍蕩漾而起,衣玦飄揚間,樸實無華的青峰古劍上徒然綻現出刺目的寒光,翩若驚鴻,驚艷無比,正欲歡呼而起的刀劍閣弟子各個遍體生寒,儘管這道劍光唯美的如同畫家筆墨下的水墨,然而其內滲透而出的凌厲竟是使得他們不寒而慄。

雲鵬只覺得眼前這道刺目的劍光有些朦朧,好似置於白雲之間,而劍上那銳氣逼人的氣息彷彿要撕裂這片天地,這種感覺他只曾在自家宗主身上感受過,這是劍意?

美,亦或驚艷都難以形容眼前這一劍,雲鵬心中湧現出強烈的危機感,暴刺而出的劍器立即迴轉,展開的劍罡雙翼瘋狂的拍打著,道道劍罡化作風暴縈繞於雲鵬的四周。

「天外飛仙1

蘇敗的聲音清冷的如同遠山冰雪,那驚艷的劍光立即撞上四周肆虐的劍罡,摧枯拉朽般的劍意直接將之粉碎,驚艷的劍光迅速在雲鵬眼瞳中倒映,他只覺得一抹森冷的感覺在自己的脖頸間突然泛起,緊接著便是劇烈的痛楚席捲全身。

尖銳的破風聲在這一刻徹底死寂,站在兩側的刀劍閣弟子只見蘇敗持劍而立,神色漠然,猩紅的鮮血正在青峰古劍的劍尖處淌落,而雲鵬的身體始終保持著出劍的姿態,僵硬的面容上還殘留著駭然之色。

蘇敗的眉頭卻是輕微挑起,他吩咐林帝出去通知滄月和書生他們,而如今背後的長廊卻是一片死寂,以滄月和書生的速度應該在這時候便已出現。

雲鵬的死對這些刀劍閣弟子打擊很大,然而還未到戰意全無的地步,十餘名刀劍閣弟子極為有默契的向著蘇敗猛撲而去,儘管蘇敗先前那一劍給他們的衝擊很大,然而在潛意識中,他們還是覺得前者實力最強也只是一人而已,而己方卻有這麼多人,只要一起出手,絕對能夠壓制住蘇敗。

這些人畢竟是刀劍閣的翹楚,其修為還是極為強悍,十餘道氣息匯聚在一起還是很有壓迫感。

蘇敗見這些人毫無徵兆的出手,神情依舊古井無波,微垂的左手立即晃起炫目的指影,幽暗的劍印立即在蘇敗的掌心出凝聚,劍氣蕩漾間便已形成醒目的劍影。

「一元劍陣。」蘇敗輕吐道,盤旋於掌心正中央的劍影似黑色彗星般暴射而出。

「劍陣?」這些刀劍閣弟子眼瞳皆是微縮,一股寒意至骨子裡面滲透而出,媽的,眼前這傢伙到底是誰?琅琊宗怎麼時候出了如此妖孽的人物,以半步天罡的修為擊殺雲鵬師兄,更是掌握著劍陣。

還有這傢伙是以單手凝聚劍陣?

磅的天地靈氣洶湧而來,重重的轟在最前方的數道身影之上,這數道人影的胸膛皆是凹陷下來,鮮血橫掃而出,其幽暗的劍影撕裂長空直射而至,劃過這些人的脖頸,瞬間就有十餘道脖頸拋天而起,鮮血淌落滿地,如此震撼的一幕也只有蘇敗親眼目睹。

沒有任何的耽擱,蘇敗大步流星的向著這些屍體走來,熟練無比的在其上摸索起來。這些弟子雖然是刀劍閣的精銳,然而也只有雲鵬佩戴著芥納鐲,其他弟子身上最多只有數瓶丹藥,乾淨利落的捲走這些丹藥,凝視著手中的芥納鐲,如果這座劍墓傳承被雲鵬這些人得到的話,應該是在這芥納鐲裡面。

收起芥納鐲,蘇敗並不急著查看,而是徑直的向著地下宮殿的出口走去,他知道滄月她們長時間未出現絕對是出了事情,剛剛踏至長廊,蘇敗就聽到外面一道爽朗的輕笑的聲:「滄月師妹,你我皆為庄夢閣弟子,又何必為這些琅琊宗弟子大打出手而傷了感情。我謝勝可以保證,只要破開這座劍墓,其內的傳承可以任由師妹你挑眩」

謝勝!

蘇敗白皙的面容上徒然泛起一抹燦爛的笑意,黑色眸子中卻是一片冰冷……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