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一十章第一座劍墓(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座劍墓嗎?」。 望著這些叫囂的嘴臉,林帝怒目相視,吳祁師兄他們就是死在這些人手中。 蘇敗徑直的向前走去,目光凝固於那座青銅巨門上,隱約間其上流轉的氣息讓他有種熟悉的感覺,就像當初見到劍...

? 瞬間就有數道目光集中在林帝的面龐上,林帝嘴角卻是泛起一抹無奈的笑意。

劍域之圖中的劍墓皆是昔日這宗門強者之墓,其內的傳承都足以讓宗門強者為之心動。雖然每次進劍域之圖的人數很多,然而大多數人都是空手而歸,由此可知這劍墓在劍域之圖雖存在,但並不是很常見。

「以我們隊伍的實力還沒有資格前往劍域之圖的核心區域,因此我們這些時日都是流轉於這片廢墟中。原本是抱著些許碰運氣的成分,沒想到在地下宮殿中居然發現一座沉埋於其下的劍墓。」林帝語氣帶著些許苦澀,只要他們能夠佔據這座劍墓得到其內的傳承,整支隊伍的實力必然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誰知道就在我們打算開啟這座劍墓的時候,刀劍閣的弟子會出現。原來在我們進劍域之圖的時候就被這些刀劍閣弟子盯上,那些刀劍閣弟子的實力和我們相差無幾,因此他們一直在等待機會出手,直至我們發現劍墓的時候,他們再也躲藏不住,一邊出手制止我們,一邊練習刀劍閣的那些翹楚。」

「吳祁師兄他們就是死在刀劍閣那些翹楚手中,我和陳楚他們兩個逃離出來,原本是想聯繫宗內其他隊伍,沒想到那些刀劍閣弟子會追殺來。」林帝臉色漸漸變得猙獰起來,他們原本就是琅琊七閣中的翹楚,何曾受到如此狼狽的追殺。

「距我們離開劍墓已有一段時間,恐怕這座劍墓內已經匯聚著許多刀劍閣弟子。甚至刀劍閣最強的弟子太夜生也會在這裡。」林帝望著蠢蠢欲動的楊修等人,略微有些擔憂道:「如果太夜生那些人真的也前往那座劍墓的話,恐怕這座劍墓也只能拱手讓人,真太媽的憋屈。」

聞言,原本滿臉興奮的楊修和阡陌也注意到這事情的嚴重性,儘管這些時日他們實力有所提高,然而真正遇見五宗中最強的幾支隊伍,他們還是有所不足,不過真要讓他們放棄這座劍墓,顯然又十分的不甘。

「要不我們也聯繫宗內的其他隊伍?只要悲戀歌和莫屠河那些人參與進來。就算遇見刀劍閣的太夜生那些人也有一戰之力。」書生握著青色古卷。抬眸望向沉思的蘇敗,他知道以後者的性子也絕對不會放棄這座劍墓。聽到書生這句話,阡陌和林瑾萱等人眸子皆是微亮,確實以悲戀歌領袖的實力或許真的能夠壓制住刀劍閣的那些隊伍。

蘇敗眉頭挑了挑。旋即搖頭道:「劍域之圖遼闊無比。我們並不知道悲戀歌那些人的位置。想要在短時間聯繫上他們顯然是件很困難的事情。時間一旦長久的話,這座劍墓內的傳承恐怕就要落入刀劍閣手中。同理,刀劍閣那些弟子想聯繫上太夜生和宗門強者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還有一點。以那些隊伍的實力絕對是不會流轉於廢墟這片區域,肯定已經前往劍域之圖的核心地域。」滄月似笑非笑道:「況且那些刀劍閣弟子現在主要精力都放在劍墓上,我們只要偷偷的潛入劍墓,沒準有機會在他們背後捅上幾刀。」對於滄月而言在背後捅刀子是最熱衷的事情。

「我主張是前往劍墓,屬於我們琅琊宗的東西豈能拱手讓人。」蘇敗露出自信的笑容,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遇見什麼麻煩也不怕,就算是遇見刀劍閣太夜生的話,蘇敗也有自信全身而退。

書生和七罪兩人面露沉吟之色,旋即微點著頭,的確以自家領袖的實力就算無法戰勝五宗最頂尖的翹楚,然而以他的實力想要全身而退並非是難事,況且這劍墓傳承對於他們而言也是難以抗拒的存在,拼了,一旦得到劍墓傳承的話,整個隊伍的實力都會提高,那時候比起頂尖的隊伍也會相去不遠。

「你們現在傷勢如何?」蘇敗轉過頭向著林帝和陳楚問道。

「無礙,現在就要動身嗎?」。林帝迫切道。

「嗯。儘早前往劍墓也就意味著多一分機會,如果真讓那些人得到劍墓,那麼只好在劍墓前圍堵了。」蘇敗淡淡道,然而其語氣內流露出的冷冽殺機卻是讓周圍的溫度徒然下降好幾度。

加上林帝和陳楚等人,整個隊伍的人數已有十四人,蘇敗沒有過多的耽擱,略微整頓下便讓林帝和陳楚帶路,向著那座地下宮殿所在的位置直掠而去。這座地下宮殿的位置極為偏僻,甚至荒蕪的有些蒼涼,待到蘇敗等人出現在那片區域的時候,其遲暮的夕陽已完全墜落至地平線下,夜色漸濃。

唰!唰!

十餘道流光急速的身影至夜暮中橫跨而來,蘇敗低眸望著那起伏的宮殿,目光落在其中一座最宏偉的宮殿上,其上竟是流轉著恐怖無比的威壓,目光轉向林帝:「就是那座宮殿?」

林帝面色凝重,皺眉道:「嗯,地下宮殿就是位於這座宮殿下。只是我們發現這座宮殿的時候,這座宮殿和周圍的廢墟相差無幾,而如今卻是瀰漫著如此恐怖的威壓。」

「是刀劍閣的弟子開啟那座劍墓,這股威壓應該是來自昔日劍墓那強者。就算隕落這麼多年,還有如此恐怖的威壓,這名強者昔日的實力肯定很強。」滄月如鉤的畫眉卻是輕微挑起,美目向著四周橫掃而去:「這裡的位置雖然偏僻,然而這座宮殿上流轉的威壓卻是十分明顯,恐怕再過不久就會有人察覺到。我們倘若想要動手的話就要儘早動手。」

吳鉤微眯著雙眸,壓低聲音道,:「刀劍閣弟子應該不會全部前往劍墓,這裡的威壓如此恐怖,他們應該也會考慮到引起其他宗弟子的注意。如果我是刀劍閣弟子,絕對會留下些許弟子埋伏於四周。」

吳鉤這說法立即引起眾人的贊同。目光紛紛戒備的望向四周。

「你們先留在這裡,我和林帝先潛行進去查看下。一旦太夜生那些人也在裡面的話,你們立即做好撤退的準備。」蘇敗低沉道,其右手卻是按落在青峰古劍的劍柄上,向著林帝使了個眼色,畢竟這座地下宮殿的情況也只有林帝和陳楚等人知曉,他若是要潛行進去的話,自然要有人帶路。

林帝微點著頭,率先向著宮殿潛行而去,蘇敗緊隨其後。

磅的威壓至宮殿上空瀰漫著。破碎的宮殿岌岌可危。好似隨時就會倒塌,蘇敗和林帝兩人無聲無息的潛行於昏暗的長廊中,而在那長廊的盡頭處竟是泛著些許火光,林帝啞聲道:「那裡就是地下宮殿的出口。而劍墓的出口就位於地下宮殿的正中央。是一座青銅巨門。我們正要開啟那座青銅巨門的時候就被刀劍閣弟子所打斷。」

蘇敗微點著頭,他注意到隨著自己的前進,這天地間瀰漫的威壓越來越恐怖。

地下宮殿中。

明亮的篝火正熊熊燃燒著。數道身影正聚攏在篝火前,而在篝火的正前方是一座巨大無比的青銅之門,這座青銅巨門高達五六丈左右,矗立於宮殿的正中央,通體散發出一股厚重而又滄桑的氣息,特別是在淡黃光芒的倒映下,青銅巨門上的紋路泛著淡淡的幽光,古怪無比。

這座青銅巨門正敞開出半米大小的裂縫,就算在火光的照映下,青銅巨門之後依舊昏暗無比。

此時,空曠的宮殿中正徘徊著數道低沉而又有力的聲音:

「雲鵬師兄未免太偏袒,同樣是刀劍閣的弟子,為何他的隊伍就有資格前往劍墓,而我們卻要在這裡放哨。更何況這座劍墓是由我們率先發現的。」

「黎曾你就少說兩句,畢竟雲鵬師兄曾允諾過這劍墓的傳承會有兩成是屬於我們的。嘖嘖,昔日聽宗門強者說過,劍域之圖內的劍墓中不僅僅存在著大量的丹藥神兵利器,甚至還有諸多武技傳承。只要我們能夠得到其中一部分,今後的成就必然不是局限於此。」

「這倒也是,只希望雲鵬師兄他們對於劍墓中的傳承不要有所隱瞞,能夠如實相告。」

「夜笑那些傢伙還沒回來?只是解決三名琅琊宗的廢物還用這麼多時間?」

就在這時候,一道悠揚的劍鳴聲徒然在宮殿中響起,正在閑談的刀劍閣弟子各個臉色微變,其中那名正在抱怨的刀劍閣弟子黎曾只覺得喉嚨微微一涼,旋即視線便陷入黑暗中,猩紅的鮮血瞬間迸濺而出。

這些弟子畢竟是刀劍閣的翹楚,反應力敏銳無比,瞬間就有數道鏗鏘的拔劍聲響起,怒目望著在昏暗走廊中緩緩出現的白衣身影,當瞧見蘇敗身後的林帝時,這些人的臉色立即陰沉無比,夜笑那傢伙怎麼回事,居然讓這廢物聯繫到琅琊宗弟子。

不過當瞧見只有蘇敗和林帝兩道身影時,這些刀劍閣弟子眼中立即露出凶光,輕笑道:「是你這個廢物。沒想到你居然能夠在夜笑那些人的追殺下逃脫,甚至聯繫到琅琊宗的弟子。是想要奪回這座劍墓嗎?」。

望著這些叫囂的嘴臉,林帝怒目相視,吳祁師兄他們就是死在這些人手中。

蘇敗徑直的向前走去,目光凝固於那座青銅巨門上,隱約間其上流轉的氣息讓他有種熟悉的感覺,就像當初見到劍碑樓時的感覺,「果然宗內的劍碑樓和劍域之圖有關係。」

見蘇敗旁若無人的走來,這些刀劍閣弟子神情皆是一怔,旋即搖頭笑道:「看來還真是想要奪回這座劍墓。不過只有兩名半步天罡境界的傢伙就想要在哥幾個手中奪回,未免太小覷我們刀劍閣弟子了。」

「上1

這些刀劍閣弟子的身形立即如同捕食的凶獸般猛撲而來,可怕的劍氣如同洪流般在其中肆虐著,甚至夾雜著數道虛浮的劍罡,蘇敗抬眸望向這些直奔而來的身影,微垂於衣袖間的左手猛然抬起,指若劍芒般的點向那暴射而來的劍氣,鐺!

刺耳的金鐵相交聲驟然響起,摧枯拉朽般的劍意立即撕裂空氣而出。

橫衝直撞而來的刀劍閣弟子各個面露駭然,只覺得手中的劍器好似撞上巨石,反彈而來的力道竟是使得他們虎口巨震,而蘇敗更是趁著此刻,白衣身影矯若游龍般遊走於其間,青峰古劍乾淨利落的揚起,劍劍劃過這些人的脖頸,直至最後一名刀劍閣弟子時,蘇敗手中的青峰古劍頓時停住,森冷的劍峰直直指著這名弟子的眉心,只要青峰古劍再前進半寸就能沒入其頭顱中。

望著這名面色蒼白的刀劍閣弟子,蘇敗淡淡道:「你們刀劍閣有多少名弟子進入這座劍墓?還有你口中的那名雲鵬的實力如何?關於這兩個問題,我希望你能夠如實相告,否則的話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我想這個問題不需要黃涯師弟告訴你,我就是他們口中的雲鵬師兄,實力雖然不如你們琅琊宗的悲戀歌,不過要收拾你們這半步天罡的傢伙還是綽綽有餘。」就在這時,一道陰陽怪氣的笑聲至青銅巨門后響起,緊接著便是十餘道身影魚貫而出,尖銳的破風聲不絕於耳……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