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零九章第一座劍墓(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境的弟子,他們或許還會忌憚。 「這些人就交給我來對付1蘇敗側頭望向正欲拔劍的滄月笑道,這些時日的修鍊可是耗費他大量的功點值,自己手上的這些功點值只能支撐一月多,難得遇上獵物,他自然不會放棄。<...

破碎的宮殿廢墟至地平線盡頭起伏著,荒涼滄桑的氣息瀰漫於其間。十一道如虹的身影至天際處橫跨而來,蘇敗低眸望著下方破碎的廢墟,眼中露出些許震撼,他們已經進入劍域之圖足足有十餘日,而在這十餘日中對於眼前的廢墟已是司空見慣,然而以他們的速度早已奔波數萬里,而眼前這片宮殿廢墟還未見到盡頭。

昔日這宗門的宗域到底有多遼闊?倒塌廢墟中瀰漫而出的淡淡威壓使得這片天穹壓抑無比,蘇敗等人小心翼翼的向前潛行著,在三日前,他們就曾不小心踏至一座破碎的宮殿廢墟,其內赫然存在著一道恐怖的劍陣,若非蘇敗事先有所防備摧毀那道劍陣,否則他們也不會安然無飫鎩

「這裡的廢墟中也存在些許劍墓,這些劍墓大多數都是被前人所挖掘過。不過隨著每次劍域之圖的開啟,一些塵封已久的劍墓也破封而出。」滄月明媚的雙眸向著廢墟橫掃而過,俏臉上布滿些許遺憾:「早知道就應該偷偷的尾隨五宗強者其後,他們曾進入過劍域之圖多次,經驗豐富。」

「你還想來個虎口奪食?諸宗強者的修為雖然被壓制住,然而天罡境巔峰的修為還是足以橫掃諸宗弟子的隊伍。」蘇敗眼角餘光掃過滄月那微撅的嘴角,其眉頭卻是徒然一皺,眸光似電:「有情況。」

徐荒和書生兩人眉頭也是微皺,隱約間他們察覺到一股極端的波動正在遠處的天地間肆虐著:「應該是我們琅琊宗的功法波動,看其氣息波動好像是在激戰,只是會是誰?宗門強者還是弟子?」

「應該不是宗內強者,這裡只算是劍域之圖的外圍區域,流轉於其間的應該只是宗內弟子。」蘇敗輕聲道,其溫和的臉龐卻是有著寒意漸漸湧現出來:「大多數弟子的主要精力都是集中於劍墓傳承上面,除非昔日有私仇。否則的話絕對不會主動和其他宗弟子交手,恐怕這支倒霉的隊伍是遇見某座劍墓傳承。」說到這裡,蘇敗明顯注意到滄月和書生等人的目光頓時明亮起來,揮著手率先向著氣息波動的來源處直奔而去。

滄月原本一臉的無精打采,聽到蘇敗這句話,眼珠子一轉。俏臉上立即泛起燦爛的笑容。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至廢墟中回蕩著,可怕的劍氣猶如潮水般直撼這片廢墟。數分鐘后,蘇敗便已出現在這片廢墟中,相隔數十丈,蘇敗卻能夠清晰的看見廢墟中有著數十道身影縱橫交錯而過,而其中那三道身影顯然已是強弩之末,在十餘道身影的圍攻下岌岌可危,隨時都會被那恐怖的劍氣所淹沒。

「那不是陳楚和林帝嗎?這兩傢伙怎麼這麼倒霉,每次見到他們的時候都是被人圍攻?」楊修驚呼道。

「絕對不能讓這些琅琊宗弟子安然無恙的離去,否則雲鵬師兄這次發現的劍墓位置就會被泄露出去。到時候就會引來其他宗門的強者。」翻滾的沙塵中,一名青年瓮聲瓮氣道,冰冷的眸子流轉於林帝和陳楚兩人身上,眸中的殺機沒有任何的掩蓋,巨大的劍身漫天壓落,攜帶的可怕劍氣直指林帝的周身要害之處。

林帝冷峻的面容上布滿猙獰之色。雙目猩紅的望著這些刀劍閣弟子,自己隊伍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座未被挖掘的劍墓,沒想到會在最後關頭殺出這群刀劍閣弟子,若非吳祁師兄以死相搏,自己和陳楚也沒有機會逃出來:「吳祁師兄,你對我林帝恩情,我林帝此生難忘。媽的。只要我不死一定將這劍墓的消息流傳出去,我就不相信其他宗的強者會不動心,到時候我就不相信以你們刀劍閣可以招架住其他宗的強者。」

無盡的劍氣緊貼著地面橫掃而出,碎石翻滾間,先前那名出聲的刀劍閣青年徑直的向著林帝暴射而去,只見他周身上下湧現出炫目的劍罡,以著最悍然的姿態撞開橫掃而來的劍氣,出現在面色猙獰的林帝面前,

好似察覺到林帝內心的想法,青年嘴角咧出森然的笑意:「可惜你沒有這機會1

唰!

厚重的劍身攜帶著磅無比的力道,直接揮落,欲以這種恐怖的力量將林帝碾壓成肉泥。

正與其他刀劍閣弟子周旋的林帝頓時有種遍體生寒的感覺,側過頭望著那迅速放大的厚重劍影,在背腹受敵的情況下,他知道自己絕無機會避開這恐怖的一劍,猩紅的雙眸中湧現出不甘和絕望的神色,「我絕對不能死在這裡,否則吳祁師兄他們就算是白死了。」

「困獸之鬥,只是白費功夫而已。」青年嗤笑一聲,手中厚重的巨劍揮落速度越來越快,其上傳來的恐怖力道使得林帝緊繃的身軀如遭受重擊般,道道凹痕至林帝的雙腳處蔓延而出,林帝只覺得彷彿有數座巨山壓落在自己身上,動彈不得,這就是天罡境的可怕嗎?

「我還真是個廢物,昔日蘇敗領袖以凝氣九重的修為就能夠斬殺天罡境三重。而我如今已是半步天罡,而遇見這名初入天罡境的刀劍閣弟子竟是毫無還手之力。」林帝絕望的閉上不甘的雙眼,而就在他閉上雙眼的剎那,其一道熟悉無比的輕笑聲在林帝耳旁泛起:「如此輕易放棄可是會辱沒我們琅琊宗的名聲,李慕辰首座曾說過我們琅琊宗弟子只有戰死的而沒有等死的。」

聽到這道聲音的剎那,林帝那絕望的面龐上徒然湧現出一抹狂喜之色,立即睜開雙眼,緊接著他便見到一隻白皙修長的手掌至自己身後不緊不慢的探出,璀璨若劍芒的手指輕輕的點落在那揮落的巨劍上。

鐺!

刺耳的金鐵相交聲驟然響起,揮動巨劍的青年臉色微變,步伐踉蹌的朝後退出數步,眼神凝重的望著後方鋪天蓋地而來的蘇敗等人,然而當瞧見蘇敗等人身上流轉的氣息波動時,猙獰的笑容立即躍出他的嘴角:「沒想到琅琊宗這屆弟子的實力都如此脆弱,接連兩支隊伍都沒有天罡境的存在。嘖嘖,小子,這就是你們想要等待來的外援嗎?」

林帝沒有理會滿臉譏諷的青年,而是轉過頭望向那張噙著讓人心安笑容的白衣少年,激動道:「領袖1

正在激戰的陳楚以及另一名琅琊宗弟子也是滿臉狂喜,向著蘇敗聚攏而去:「領袖1

蘇敗微微點頭,徑直的向著前方邁出一步,淡淡道:「有什麼話等解決完這些刀劍閣弟」

「還真是有膽?不過是一群凝氣境的傢伙就敢如此大言不慚的說解決我們?」青年嘴角揚上嗜血的笑容,陰測測的笑道,其目光卻是對著其餘刀劍閣弟子使了個眼色,而後者立即向著蘇敗等人包圍而來,強悍無比的氣息在他們身上瀰漫著,各個戲虐的望著蘇敗,若是琅琊宗來了天罡境的弟子,他們或許還會忌憚。

「這些人就交給我來對付1蘇敗側頭望向正欲拔劍的滄月笑道,這些時日的修鍊可是耗費他大量的功點值,自己手上的這些功點值只能支撐一月多,難得遇上獵物,他自然不會放棄。

「好。」滄月螓首輕點,末了還不忘囑咐一句:「但是戰利品你不能獨吞。」

「嘖嘖,半步天罡的修為就想挑翻我們整支隊伍?」青年扭了扭腦袋,劍罡至巨劍上若隱若現,體內那磅的真氣迅速的湧出,青年腳掌猛的重踏著地面,橫衝直撞的向著蘇敗暴射而去:「宰了這些狂妄的琅琊宗弟子,雲鵬師兄還等著我們的消息。」

砰!砰!

十餘名刀劍閣弟子紛紛低吼而出,手中那獨特醒目的巨劍皆是向著蘇敗籠罩而去。

無論是林帝,還是滄月她們都是冷眼望著這一幕,他們知道以蘇敗的實力想要應付這些刀劍閣弟子絕對是遊刃有餘。

蘇敗冷眼望著那攜帶著劍罡而來的青年,蘇敗嘴角掀起一抹森冷的弧度,其身形晃動間便已沖向聚攏而來的刀劍閣弟子中,那修長白皙的劍指泛著淡淡的光芒,重重的點落在那揮舞的巨劍上,劍意摧枯拉朽般的撕裂空氣而現,瞬間就有著道道嘹亮的金鐵相交聲蕩漾而出。

橫衝直撞而來的刀劍閣弟子各個向後甩去,醒目的血洞在他們餓胸脯處浮現。

青年望著勢如破竹般的蘇敗,瞳孔頓時一縮,滿臉的駭然,這是劍意?

鐺!

清脆的聲音,在廢墟中緩緩的回蕩著,經久不息的聲音刺耳無比。蘇敗白皙的劍指儼然彈開青年手中的巨劍,緊接著就在青年不可思議的目光中點落在其胸脯處,青年周身蕩漾的劍罡立即破碎開來,殷紅的血腥迸濺著。

望著迅速失去生機的青年,蘇敗有些意興闌珊的彈掉手指上的血跡,這些人貢獻出來的功點值也只能支撐兩三日的修鍊。揉著眉心,蘇敗有些傷腦筋,隨著自己修為的提高,功點值消耗的速度是越來越快,如果想要在劍域之圖中保持以往的修鍊速度,那就需要大量的功點值,「可惜我如今的修為只是半步天罡,如果是天罡境巔峰的話,沒準還有機會宰些其他宗的強者,他們貢獻出來的功點值應該很可觀。」

轉身,蘇敗向著一旁的林帝三人道:「到底發什麼事情?我記得你們不是和吳祁在一起,怎麼會受到這些刀劍閣弟子的追殺?」

擦拭嘴角的血跡,林帝臉色有些黯然道:「領袖,我們發現一座劍墓。」

劍墓,正在收拾戰利品的滄月和書生等人皆是抬起頭……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