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零七章誰虐誰?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直視眼前這張平靜的臉龐,唯獨真正交鋒過。劉統才知道蘇敗的可怕。特別是感受蘇敗指尖那摧枯拉朽的劍意。劉統知道,這一指若是落在自己身上絕對會洞穿自己的胸脯,「據劉封所言。這名天樞閣領袖真正的底牌是劍陣,他...

如虹的劍罡至天際處橫掃而出,摧枯拉朽般的撕開空氣。

猩紅的血劍在劉統手中如同毒蛇般遊動著,森然的劍花化作無數道劍影,鋪天蓋地的向著蘇敗的周身要害之處籠罩而去,劉統的劍式看似雜亂無章,就像揮舞筆墨般隨意,然而就是這樣雜亂無章的劍影卻封絕住蘇敗的所有退路。

猩紅的劍影在蘇敗瞳孔中迅速放大,凌厲之色至蘇敗黑色眸子中湧現,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他看的出來這劉統的修為雖然是天罡三重,不過比起昔日的秦獄和鬼不凡就差遠了,腳掌猛然踏落在倒塌的石柱上,蘇敗身形緊貼著地面暴射而出,其劍指並曲,下一剎那就如同出鞘的利劍般暴刺而出,竟是直接洞穿那道道劍影,直奔劉統的咽喉而去,

劉統望著這一幕,雙瞳微縮,蘇敗這渾然天成的劍芒指給他帶來壓抑無比的感覺,特別是看見那蕩漾而出的劍罡在蘇敗指尖破碎開來的剎那,劉統心裡更是驚愕不已:「見鬼,這是劍意?劉封居然沒有告訴我這傢伙領悟了劍意,怪不得他能夠以半步天罡的修為斬殺天罡境。」

凝重的神情至劉統面龐上浮現,手中猩紅的長劍暴刺而出,猩紅的劍罡如同流淌的鮮血般,凄艷的紅,刺目無比,璀璨的鋒芒準確無比的撞上蘇敗那直探而來的劍指,「就算你領悟劍意,終究無法改變你未突破天罡境的事實,劍罡的可怕足以將你雙手撕扯成碎片。」

凌厲的氣息至蘇敗的指尖滲透而出。蘇敗平靜望著點射而來的寒芒,眼神中露出一抹期待:「經過集訓的錘練,我如今的肉體強度已是一月前的數倍,而我的雙手更是堅硬如金鐵,藉助劍意,劍芒指的威力必然呈幾何暴漲。」

鐺!

尖銳的鏗鏘聲響起,蘇敗白皙的手指勢如閃電般的撞上那流淌的劍罡,摧枯拉朽般的劍意迸現,只見道道漣漪在蘇敗指尖擴散開來,所觸及之處的劍罡竟是直接破碎開來。然後蘇敗的劍指便勢如破竹般的點落在劉統的劍尖上。厚重的劍身狂顫。

滄月明媚的雙眸微眯著,一絲詫異的神色閃現而過:「劍意嗎?」。

滾熱的潮濕感在劉統手掌心蔓延而出,劉統目光直視眼前這張平靜的臉龐,唯獨真正交鋒過。劉統才知道蘇敗的可怕。特別是感受蘇敗指尖那摧枯拉朽的劍意。劉統知道,這一指若是落在自己身上絕對會洞穿自己的胸脯,「據劉封所言。這名天樞閣領袖真正的底牌是劍陣,他如今未凝聚劍陣就有如此戰力,一旦他凝聚劍陣的話,以我的實力恐怕還真無法擊敗他。」

猙獰的面孔漸漸陰冷下來,劉統右手翻轉,手中的猩紅長劍竟是一盪,側開蘇敗的劍指,身形橫跨而出,恐怖凌厲的劍罡至周身要害之處洶湧而現,竟是化為了鋪天蓋地無數道虛浮劍影,直撼雲霄,以一種極端驚人是速度向著蘇敗籠罩而去,同時,劉統低沉的嘶吼聲隨之咆哮而起:「項生羽,別太媽繼續磨蹭了。」

就在蘇敗和劉統交鋒的時候,項生羽就在一旁伺機而動,他的雙掌緊握著厚重無比的巨劍,竟是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蘇敗的後方,手中的巨劍毫不猶豫的向著蘇敗的後背暴刺而去,劍罡至劍尖處呼嘯。

這一幕使得書生和徐荒等人臉色微變,項生羽和劉統這前後夾擊可謂是恰當好處,封絕蘇敗所有的退路,蘇敗只能強行接下劉統的攻勢,劉統畢竟是天罡三重的修為,其攻勢極為恐怖,在那浩浩蕩蕩的劍罡虛影中,蘇敗的身形顯得如此的渺小和卑微。

項生羽那橫掃而來的巨劍更是直指蘇敗的周身要害,一旦蘇敗擋住劉統攻勢的剎那,項生羽手中的巨劍恐怕已經將蘇敗攔腰斬斷。

躲閃間,劉封望著那進退維谷的蘇敗,眉宇間有著興奮之色湧現:「大哥和項師兄兩人聯手的攻勢就算是尋常的天罡四重武者也要暫避其鋒芒,加上時間如此急促,蘇敗根本無法凝聚劍陣,蘇敗承受住如此攻勢,不死也要留下半條命。」

比起眾人那變化的神色,蘇敗神色依舊平靜,那素來平靜的黑色眸子中卻是泛起道道漣漪,右手儼然已經握背負於其後的青峰古劍,垂落而下的黑色長發更是狂舞而起。這一刻,蘇敗彷彿化成鋒芒畢露的利劍,而他的身軀和手中的青峰古劍更像是融入這片天地間似的。

心劍之術!

如同神祇下凡般,居高臨下望著橫掃而來的劍罡虛影,蘇敗左腳向著後方輕輕側滑出半步,其右手握住青峰古劍在虛無的天地間輕輕劃過,森然的劍風毫無徵兆的在天地間颳起,犀利無比的氣息至其內滲透而出,隱約間可見到道道劍光在劍風中閃現,連空氣都呈現出扭曲的一幕。

這一幕落在劉統眼中立即遍體生寒,他只覺得一股凌厲無比的劍意至天地間降臨而下,那森冷的劍風刮至這片天地間的剎那,自己那凝聚而出的劍罡虛影竟是向泡沫般破碎開來。

這一月的集訓,蘇敗在李慕辰的指導下,在心劍之術的修鍊上也取得重大的突破,唯獨對心劍之術掌握的加深,蘇敗才真正意識到這心劍之術的可怕,方丈之內皆為禁區,我為主宰。

蘇敗的感知彷彿在這數丈範圍內的天地無限放大著,其左手驀然間在衣袖間探出,可怕的劍意瀰漫,蘇敗的五指之間赫然有著劍氣涌動著,猶如匹練般醒目,其手掌正中央赫然有著劍印凝聚。

有一點劉封想錯了,蘇敗凝聚劍陣的速度不是他可以想象的,就算在劉統和項生羽的合計下。蘇敗想要凝聚劍陣亦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左手按落,刺目的劍印竟是化作一道劍影,方圓數丈內的天地靈氣驟然變得狂暴無比,所有人都能夠察覺到那瀰漫而出的恐怖威壓。

轟!

璀璨刺目的劍影直接是與項生羽手中的巨劍硬憾,兩者相觸,恐怖的餘波如同山洪般爆發,蕩漾而現。

轟鳴聲中,項生羽臉色徒然掠上一抹駭然,至眼前這片天地間洶湧而來的靈氣如同潮水般淹沒他全身。那股恐怖的力量就像銀河墜落九天滔滔不可阻擋。他的身形竟是在這股力量前被轟出數十丈,狠狠撞上倒塌的宮殿,其衝撞的巨力直接在宮殿牆壁上留下一道凹坑。

!!

骨骼破碎的聲音不絕於耳,項生羽衣衫破碎。面色煞白的望著那道白衣如雪的身影。眼中有著一抹駭然和驚恐之色湧現。那道劍陣引動天地靈氣轟轟而來的力量使得他肝膽俱裂,這就是劍陣的威力?

五指聚攏,蘇敗望著項生羽那狼狽的身影。黑色眸中卻是露出一抹沉思:「在心劍之術的狀態下,我無論是凝聚劍陣的速度還是這劍陣的威力都有所提高,甚至能夠將更多的劍意融入劍印中。」

「這就是劍陣的威力?絕對不能讓他繼續凝聚劍陣,否則以我的實力恐怕也無法承受住劍陣的轟擊1親眼目睹眼前這一幕的劉統臉色凝重無比,感覺到這是他修鍊武道已來最危險的一戰,他強烈的感受到來自蘇敗眸中的殺機,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筆落驚風雨,劍走破天穹1

低沉的嘶吼聲至劉統捍而出,劉統手中的血劍如同筆墨般揮灑,筆走龍蛇,筆直的向著蘇敗的眉心俯衝而去,璀璨刺目的劍罡彷彿瀚海一般無邊無際,漫天壓落而下,方圓數十丈內的廢墟盡數被籠罩,龐大的石柱竟然紛紛崩碎,鋪天蓋地的對著蘇敗暴射而去。

在劉統低吼而出的剎那,蘇敗也是抬起頭,他望著那在眼瞳中倒映出來的劍罡,平靜的臉龐上也是浮現出一抹凝重的神色,然而他的心境卻如同死湖般不起波瀾,頗有種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空雲捲雲舒的意境,這是心劍之術的可怕。

蘇敗抬劍,只見青峰古劍蕩漾起幽暗如水的劍影,浩浩蕩蕩的向著劉統而去,一種難言的威壓籠罩這方天地,摧枯拉朽般的碾壓那壓落的無盡天罡。

「領袖的月水影劍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恐怖?」燕間喃喃道。

「一代宗師境界。」滄月那素來寧靜的眸子中也是泛起漣漪,敗類居然變得這麼強。

「同樣是二品劍技,在修為存在如此懸殊差距的情況下,你只能被我給壓制住,給我死吧!筆落鬼神泣,劍動梨花墜1劉統見蘇敗選擇直接硬撼的方式,眸中湧現的駭然已被猙獰所取代,隨著他手中血劍的舞動,劍罡如梨花般亂墜,衝天的光芒驅散天際處的陰霾,正在激戰的眾人也紛紛朝兩側退去,駭然的望著這一幕,熟悉劉統的天涯閣弟子都知道劉統已動用最強的劍式。

「劍式雖是好劍式,然而落在你手中卻是辱沒了這劍式1蘇敗如今的眼力毒辣無比,一眼就看出這劉統只是勉強掌握這劍式而已,看似威力十足,然而在蘇敗眼中卻是破綻百出,身如清風般逐劍而去,那幽暗如水的劍影徒然一縮聚攏,如同九天之上直墜而下的銀河般,犀利無匹,聲勢浩大,最後在那道道震撼的目光中悍然的撞上亂墜的劍罡。

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毫無徵兆的響起,其可怕的劍意和劍罡至二者間擴散而出,在方圓數十丈內的天地瘋狂瀰漫著,倒塌的宮殿皆是崩碎,就連那荒蕪的廢墟中也是出現道道醒目的劍痕,碎石紛飛,沙塵翻滾。

一道狼狽無比的身影倒射而出,數口鮮血狂噴出來,周身瀰漫的氣息波動變得急促無比,旋即身軀就像是飄落地的枯葉一般,狠狠摔倒在廢墟中,而在翻滾的沙塵中,一道持劍的白衣身影緩緩而現,這道身影使得劉統那猙獰的面孔上有著驚恐滲透出來。

望著前方那道安然無恙的身影,滄月玉手輕輕捂著朱潤的玉唇,笑靨如花道:「謝勝,他比起誰都要璀璨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