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零五章劍域之圖,開啟!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位1劉封陰冷的眸子中露出一股冷冽殺機:「前往那個方向的琅琊宗弟子只有他們一支隊伍。」 「走1劉統帶著十餘名弟子向著西北方位直掠而去,劉封緊隨其後,項生羽也抬步直追,只是他身後的大多數分宗弟子都...

陰霾的蒼穹下,天色漸漸暗淡下來。

尖銳的鬼嘯聲徘徊於石碑林中,道道篝火升騰而起,溫暖的火光倒映在滄月清澈的眼眸中,其朱潤的玉唇微撅著,眼角的餘光停留在蘇敗的側臉上,低語道:「這劍域之圖極為古老,數百年以來,我們荒琊五宗有無數強者親自探尋過,然而這劍域之圖就像是取之不盡的寶藏般,每次開啟的時候都會有新的傳承出現,只要得到其中的某處傳承,那麼這趟劍域之圖就算是不虛此行。」

「這次五宗可謂是精銳盡出,這些人身上所攜帶的丹藥絕對不是血煉那些弟子可以比擬的。」

「還是老規矩,戰利品我肯定是要的。」滄月那素來寧靜的眸子正直勾勾的盯著蘇敗。

蘇敗轉過身來望著滿臉期待的滄月,微點著頭,這妮子的性子還真是丁點未變,輕聲道:「你畢竟是庄夢閣弟子,你若是要與我組隊的話,你們宗的長老能同意嗎?」

「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他們插手。」滄月嘴角蕩漾起一絲淺淺的笑容,其明媚的眼神卻是徒然暗淡下來,神情有些複雜的望著庄不周的背影,貝齒輕咬著牙:「不過這事我還是得向庄不周交待下,我去去就來。」

蓮步輕搖,滄月倏然起身向著庄不周走去。

庄不周!

作為宗門弟子直呼宗主的名諱是為大不敬,然而滄月卻絲毫不在意這些所謂的禮節。

「庄不周?」蘇敗眼露沉思,他就是滄月的父親嗎?蘇敗昔日只是聽到滄月那斷斷續續的夢囈聲,不過還是能夠猜測出大概,滄月是庄不周的女兒。而庄不周卻未將這事情公諸於世,「不過看庄夢閣那些長老的眼神,顯然是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是這庄不周為何不當眾承認滄月是他的女兒?」

滄月前腳剛走,一道微胖的身影就猛撲過來。蘇敗抬起眼眸看向那張熟悉的面容,眼中有著難以掩飾的笑意湧出來,與這道微胖的身影熊抱在一起。

「老大,好久不見1吳鉤輕笑道,目光卻是流轉於林瑾萱和阡陌兩人那曼妙的嬌軀上,喉嚨微微滾動。低語道:「不愧是老大,趁著滄月那傢伙不在的時候居然勾搭兩位如此美麗動人的師姐。」

「不過老大你還是要節制些,我家老頭經常教訓我說少年不知精子貴,老來望女空流淚。」吳鉤語重心長道,言語間流露出的羨慕之色不加掩飾。

「別想歪了,她們兩個只是我的師姐而已。」蘇敗無奈搖著頭道。

聞言。吳鉤臉色微喜,其目光更加肆無忌憚的在林瑾萱和阡陌那若隱若現的**間流轉著,就在林瑾萱和阡陌兩人皆是峨眉微擰的剎那,吳鉤立即換上一副正經的表情,向著林瑾萱和阡陌伸出手,憨厚道:「兩位師姐好,我是百尺宗的吳鉤。當初就聽老大說過琅琊宗的女弟子各個美麗動人。現在我才發現老大並沒有吹噓,甚至有些謙虛。兩位師姐是如此的明艷動人,出塵脫俗,美若天仙……」

蘇敗有些無奈的揉著眉心,笑著道:「琅琊宗中整天恭維阡陌師姐和瑾萱師姐的人多了去,像你這種老掉牙的搭訕方式更是屢見不鮮。」

吳鉤搖著頭,以一副說教的口吻道:「女人對於讚美自己的話語總是來者不拒,而往往很多時候就是這些讚美的話語會拉近你和她們之間的關係,這可是我吳鉤多年總結出來的經驗。所以,老大你今後若是想接觸某位師姐的話。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讚美她,誇她長的漂亮,如果她不漂亮的話就誇她有氣質,如果她不漂亮也沒有氣質的話,就誇她善良。」

「那如果像滄月那種又漂亮而又有氣質的呢?」清脆婉轉的聲音在吳鉤的耳旁響起。吳鉤想都沒想直接開口道:「那就誇她變態。」

吳鉤剛剛說完這句話就意識到有些不對勁,這道聲音怎麼聽起來那麼耳熟呢?在吳鉤還未反應過來的剎那,一道白皙的掌影破風而來,攜帶著恐怖無比的勁道轟向吳鉤的肩膀,吳鉤轉過望身望著那張完美無瑕的面容,臉色瞬間變成苦瓜臉:「不是變態,是那種變態到極點的美麗。」

滄月沖著吳鉤盈盈一笑,脆生生道:「別想矇混過關,我滄月可不是那種胸大無腦的無知少女,你這次劍域之圖中的戰利品得交一半給我。」

「胸大無腦?」蘇敗眼角餘光掃過滄月那平坦的胸脯,這妮子總算變得有些自知之明了,就在這時,李慕辰徒然起身向正在閑談的琅琊宗弟子招招手,目光環顧四周,朗聲道:「待到劍域之圖開啟后,我們將陸續前往劍域之圖,記住,劍域之圖中不僅僅存在著恐怖無比的妖獸,同時也存在著可怕的劍陣,你們若是有幸遇見某座劍墓傳承,有能力的話就自己挖掘,如果沒有能力挖掘那座劍墓傳承,那麼就儘快的聯繫同宗弟子。畢竟這劍域之圖中存在的危機都會讓先天強者隕落,更何況是你們。」

李慕辰的警告聲在琅琊宗弟子耳旁回蕩著,就算是悲戀歌此刻也是認真的聽著,深怕錯過任何的細以至於招來殺身之禍,「想要在劍域之圖中佔據某座劍墓傳承就必須擁有恐怖的實力,隨便一座傳承都會使得先天強者眼紅,因此你們挖掘劍墓的時候若是遇見其他宗的強者最好也是暫避其鋒芒。」

「傳承雖好,然而更重要的卻是自身的性命。」

就在李慕辰對琅琊宗弟子進行最後的動員時,荒琊五州的強者皆是聚攏於某座通天的石碑前,其雙掌正按落於石碑上,幽黑的石碑立即瀰漫出璀璨奪目的光彩,化作凄艷刺目的閃電直奔天際而下,黑暗的天穹下,楚歌和庄不周等五宗之主皆是注視著眼前這片壓抑的天穹。待到密密麻麻的閃電衝刺於天際的剎那,五人紛紛按落在石碑上,頓時五道凌厲無比的劍氣衝天而去。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在上空回蕩著,這五道如同長虹般的劍影撕開那狂舞的閃電,只見一座無比恢弘而又古老滄桑的巨門在縱橫交錯的閃電中驀然而現。緊接著便以一種極端無比的速度衝出閃電,向著石碑林立的廣場直墜而下,聲勢浩大。

蘇敗臉色微變,其一股恐怖無比的威壓驀然臨身,這股威壓比起楚歌先前展現出來的氣息更加恐怖,瞬間就有不少弟子全身上下都是滲出血跡。目光皆是駭然的望向這迅速放大的巨門虛影。

「這巨門若是砸下來的話,在場的人恐怕沒有幾個可以存活下來。」蘇敗身體時刻緊繃著,儘管理智上告訴他這座巨門絕對不會徹底砸落。

就在巨門距廣場還有數十丈的剎那,天穹中狂舞的閃電詭異的直墜而下,如同鎖鏈般將巨門給拉扯祝

「這就是通往劍域之圖的劍門。」李慕辰輕聲道:「只要通過這座劍門就可以前往劍域之圖,想要打開眼前這座劍門可是需要龐大無比的能量。數年來,諸宗可是屠戮無盡的妖獸,將妖獸精血灌注至這座劍城中,而這些石碑就會吸收妖獸精血中的能量。不過這次劍域之圖算是提前開啟,以石碑內存在的能量並不能支撐太久,所以在半年後,你們無論有沒有得到劍墓傳承。都要通過這座劍門離開劍域之圖,否則劍域之圖一旦關閉,其內的壓力將呈幾何暴漲,足以將你們的身體碾壓成血泥。」

「劍門已現,欲進劍域之圖者,速進。」楚歌目光環顧,冷聲道。

楚歌的聲音未落,李慕辰等諸多強者立即暴掠而出,向那座恢弘的巨門衝去,其他宗門的強者也紛紛動身。每次劍域之圖開啟的時候,其內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也意味著誰若是先進入劍域之圖就會佔據先機。

一道道身影沖向巨門中,消失不見。

「我們也動身1蘇敗抬眸望向那座古老滄桑的巨門,莫名的想到琅琊宗中的劍碑樓。這兩者彷彿都存在無盡歲月似的,其上瀰漫的滄桑氣息十分相似,抬步,蘇敗徑直的向著劍門衝去,滄月和吳鉤以及書生等人緊隨其後,這兩個傢伙是直接拋棄百尺宗和庄夢閣的隊伍。

劍域之圖內,荒蕪死寂,破碎的宮殿和斷壁殘垣連綿不絕,巨大的古樹在座座劍殿中拔地而起,直撼雲霄,如同昔日的血煉空間,這劍域之圖也是自成一界。蘇敗踏至劍門后,驀然間有種橫跨遠古時空的感覺,緊接著劍域之圖那荒蕪的景象完全呈現在蘇敗的視線中:「這就是劍域之圖?」

唰!唰!

只見道道如虹的身影衝天而起,向著四面八方而去,這些都是劍域之圖的諸宗弟子,各個眼神充滿著戒備和敵意,畢竟這麼多人匯聚在一起必然不會太平靜,特別是那些刀劍閣和天涯閣弟子,各個眼神帶著冷意注視著出現的蘇敗等人。

「走吧1蘇敗雙腳剛剛著地的剎那,其身形就向著連綿不絕的斷壁殘垣暴掠而去。

而就在蘇敗和滄月等人離去后,又是百餘道身影通過劍門出現在劍域之圖,庄夢閣的謝勝,函玄獄,楚牧晴等人紛紛出現,不少庄夢閣弟子望著遠去的蘇敗等人,側過頭對著謝勝道:「謝勝師兄,是滄月師妹和琅琊宗那些弟子?要不要現在就追上去,趁機宰掉那些琅琊宗弟子。」

「我們來劍域之圖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獲得其內的傳承。」謝勝微搖著頭道:「至於宰那小子只是順帶的事情,不急於一時,趁著其他宗弟子還沒有踏至劍域之圖,我們儘可能的去尋找那些未被挖掘的劍墓。」

話音未落,這些庄夢閣弟子立即向著四面八方散去。

刷!唰!

又是數道身影出現在劍域之圖中,項生羽和劉封兩人臉色陰沉的站在原地不動,當在天涯閣弟子中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時,劉封陰沉的臉色方才有所緩解,徑直的向著這群天涯閣弟子走去:「劉統哥。」

劉統,天涯閣這屆弟子中的翹楚,修長的身軀加上那不凡的氣質使得他在天涯閣中極受女弟子的歡迎,往日里劉統極為重視自己的形象,就算是憤怒也是滿臉笑意。

此刻,劉統的臉色卻是陰沉的可怕,冰冷的眼神直視劉封那空蕩蕩的衣袖,無盡殺意至眼瞳中蔓延而出。他和劉封自幼父母雙亡,無依無靠,兄弟兩相互扶持才有如今的成就,因此劉統對於自己這個弟弟可謂是偏愛有加,雙手緊握,青筋聳動:「琅琊宗蘇敗,你斷吾弟右臂,我劉統勢必要將你碎屍萬段。」

「他前往哪個方向?」劉統冷聲道。

「西北方位1劉封陰冷的眸子中露出一股冷冽殺機:「前往那個方向的琅琊宗弟子只有他們一支隊伍。」

「走1劉統帶著十餘名弟子向著西北方位直掠而去,劉封緊隨其後,項生羽也抬步直追,只是他身後的大多數分宗弟子都略微有些遲疑,站在原地不動。

「怎麼?」項生羽眉頭微皺道。

「項師兄,天涯閣和我們琅琊宗的關係素來不和,我們如今若要是與天涯閣弟子聯手殺害蘇敗,恐怕會惹得宗內強者不快,而且還有些不仗義,畢竟蘇敗是我們琅琊宗弟子。」部分分宗弟子遲疑道。

項生羽卻搖著頭道:「我也知道這件事情做的有些不光彩。以我們的實力就算髮現某座劍墓,恐怕也無法佔據,倘若我們要得到其內傳承的話,肯定是要尋找盟友。各位師弟師妹應該也知道我們在琅琊宗中的地位基本是處於邊緣化的狀態,很難找到盟友,而有劉封這紐帶關係,我們可以和劉統那些人聯手。」

「只要能夠得到這劍域之圖中的某傳承,我們今後的實力必然能夠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就算是遇見悲戀歌哪些人也怡然不懼。」項生羽語氣斬釘截鐵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做些不光彩的事情又如何?」

話落,項生羽立即動身,大多數分宗弟子遲疑后也紛紛動身:「項師兄說的對,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蘇敗和我們非親非故,他若是死去能夠為我們拉來一盟友倒也值得。」

不過還是有數名分宗弟子站在原地不動,注視著這些身影的遠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