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零四章諸宗天才(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卻是掃過白袍老者身後的百尺宗弟子,瞬間,這些百尺宗弟子有種衣不遮體,被看透的感覺。 最後,刀問天和秦逍遙的目光皆是落在一名白衣青年男子身上,眼中露出些許訝然,旋即抬眸望向白袍老者輕笑道:「傳聞...

壓抑無比的氣氛剎那間蕩然無存,那股磅的威壓也如同雲煙般消散。

跪倒於地的三宗弟子皆是暗鬆口氣,臉色蒼白無比,其目光紛紛轉向來時的古道,只見那裡有著道道如同長虹般的劍氣橫掃而出,百餘道身影似閃電般直而來,強悍的氣息衝擊著在場的眾人。

「百尺宗1

眨眼間,這百餘道身影就如炮彈般落在琅琊宗弟子的左側,整個地面彷彿都輕抖一下。比起琅琊宗,天涯閣以及刀劍閣的宗主,百尺宗的宗主就顯得有些長老,然而他的身體卻是挺拔無比,充滿睿智的目光正細微打量著楚歌和刀問天等人,輕笑道:「刀劍閣和天涯閣這屆倒是出了許多好苗子,怪不得兩位有如此底氣和楚歌叫板,不過我百尺宗這屆弟子也不差,這次的劍域之圖絕對不會讓琅琊宗獨領風騷。」

百餘名百尺宗弟子眼中紛紛露出戰意,雙手緊攥著。

百尺宗在荒琊州中的地位雖然位於五宗之末,然而百尺宗和其餘諸宗的關係卻算的上是最融洽的,在白袍老者現身後,刀問天和秦逍遙兩人立即投來善意的笑容,其目光卻是掃過白袍老者身後的百尺宗弟子,瞬間,這些百尺宗弟子有種衣不遮體,被看透的感覺。

最後,刀問天和秦逍遙的目光皆是落在一名白衣青年男子身上,眼中露出些許訝然,旋即抬眸望向白袍老者輕笑道:「傳聞百尺宗中出了個比擬昔日蘇贏那般妖孽的人物,百宗主你甚至不惜破壞永不收徒的規矩收他為徒,現在看來這些傳聞並非虛假。不過百宗主還真有氣魄,居然將百尺宗唯一的鯤鵬蒼血用在他身上。」

白衣青年承受著兩名宗主的注視,目光如劍,沒有任何的躲閃,他那黝黑的皮膚上下流轉著淡淡的金屬光澤,隱約間甚至有著鋒芒閃現。

鯤鵬蒼血!

聽到這句話,諸宗強者臉色皆是微變,目光凝重的望著白袍老者身後的青年。

李慕辰眼瞳也是微縮,百里奚這老傢伙還真是不惜代價培養這名叫做笑蒼生的後輩,鯤鵬蒼血那可是比妖龍真血還要恐怖的存在。

「鯤鵬蒼血?」蘇敗莫名的想到自己淬鍊的妖龍真血,目光凝視在那白衣青年的肉身上,隱約間他能夠察覺到可怕的力量正流淌於青年的肉身中,恐怕只動用肉身的力量,這傢伙都能夠比擬天罡境的存在。

不過,讓蘇敗更在意的是那道熟悉的身影,看著正向自己擠眉弄眼的吳鉤,蘇敗嘴角也是牽扯出一抹笑意:「這傢伙的實力倒是進展挺快,居然達到凝氣七重的修為。」

在血煉中,蘇敗就知道吳鉤和滄月兩人的天賦都極為可怕。

「也不知道滄月那妮子現在的實力怎麼樣?」蘇敗心中喃喃道,他知道以滄月的性子絕對不會錯過這次的劍域之圖。

「比擬蘇贏?蒼生的天賦雖然妖孽,不過比起昔日的蘇贏還是有些差距。」白袍老者搖頭輕笑道,目光卻是轉向琅琊宗這方,帶著些許羨慕的口吻道:「這麼多年以來,諸宗中能夠比擬蘇贏的也只有琅琊宗的楚修。真是天佑琅琊,蘇贏隕落後又出如此妖孽人物。楚宗主,你的運氣真是讓白某羨慕不已。」

聽到這句話,大多數琅琊宗弟子的目光皆是不由自主的望向蘇敗,心中低語著:「如今我琅琊宗中可是人才輩出,不僅僅楚修師兄有著比擬蘇贏前輩那可怕的天賦,還有蘇敗領袖以及悲戀歌領袖他們。」

楚歌靜默無言,只是眼角餘光掃過各宗的翹楚,嘴角卻是莫名的挑起一抹笑意,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讓他十分的懷念。在他看來,這些人註定是不幸的,而他們的不幸卻是來源於蘇敗:「那小子會像他的父親那樣,掩蓋過所有人的風采。」

諸宗的翹楚都在彼此觀察著,特別是太夜生,慕央,笑蒼生,悲戀歌這些人儼然是最矚目的存在,諸宗中那些對自己實力極為自信的弟子紛紛投去戰意十足的眼神。

與此同時,其他諸宗強者彼此的眼中也出現冷冽的殺意,顯然這些人昔日有過恩怨的人都要在劍域之圖之中找回場子,而在琅琊七閣中聲名鵲起的蘇敗反而顯得不怎麼樣醒目,不過蘇敗還是能夠察覺到數道殺意十足的眼神。

「那些弟子恐怕是來自西秦和盛唐,雖然西秦和盛唐是屬於我們琅琊宗的附屬國,不過這些附屬國的官宦皇家子弟還是有不少拜入其他宗門。」七罪輕聲道。

聞言,蘇敗隨即就有些釋然,西秦所謂的三公子都是被他給宰了,西秦那君皇恐怕對自己已是恨之入骨。

此時,古道中徒然響起飄渺的神音,道道身影在古道盡頭出現,這些人大多數都是風姿卓絕,各個器宇不凡,身上瀰漫的氣息波動瞬間就席捲開來。

為首的一名中年男人凌空踏步而來,一身白衣看起來十分的儒雅,那深邃的眸子流轉著淡淡的光華,丰神如玉,在百餘道身影的簇擁下緩緩走來,這人身上沒有任何的鋒芒和威嚴,看起來就如同書院中的先生,然而就是這樣的一道身影使得在場強者眼神微變,呼吸急促:庄不周。

百餘名庄夢閣弟子在庄不周的帶領下,徑直的走進這片石碑林立的龐大廣場,其中最引入注目的是一名身著淡銀色裙袍的女子,女子的臉頰格外的精緻,蓮步搖曳間,那如墨的青絲就在他的纖細柳腰間晃動著,

眼波流轉,顧盼生輝。

幾乎所有人的視線此刻都是匯聚在這道倩影上,眼中露出一抹驚艷的色彩。

「敗類,胖墩1滄月望著那兩道比起以往更加成熟的臉龐,精緻的玉臉上頓時露出一抹動人心魄的清雅笑容,攏了攏額前的青絲徑直的向著蘇敗走去。

謝勝臉龐上一直噙著淡淡的微笑,目不轉睛的盯著眼前這道曼妙的背影,當看見滄月徑直向琅琊宗走去的剎那,謝勝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帶著難以置信和憤怒望向那道站在日光下的白衣身影,雙手緊握的剎那便有的聲音響起:「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以他那可憐的修為有什麼資格出現在這裡?」

全身氣息完全收斂的蘇敗如同文弱書生,靜靜望著款款而來的滄月,他清晰的聽到周圍響起的咕咕聲,看著莫雲楓和燕間那聳動的喉結,蘇敗微搖著頭喃喃道:「這妮子的魅力是越來越大,連莫雲楓和燕間這種不懂風情的木頭都被勾住魂。」

「我就知道你和胖墩肯定會來參與這次劍域之圖的,也不枉我這次費勁精力爭取到劍域之圖的名額。」滄月雙眸頓時眯成了月牙狀,細微打量著眼前的蘇敗,在無數道錯愕的目光中,滄月竟是完美無瑕的臉頰竟是向著蘇敗湊過去,其高挺的瓊鼻輕皺著,旋即很是滿意的點點頭:「不錯,耐得住寂寞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蘇敗有些苦笑不得,這妮子湊這麼近就是為了嗅他身上的味道,望著近在咫尺的精緻臉頰,蘇敗略微有些炫目,然當察覺到滄月體內那洶湧澎湃的力量時,蘇敗眼中還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訝然:「半步天罡?」

滄月得意的揚起嘴角,神采飛揚,瞬間她覺得這半年以來的苦修算是值得,扳著纖細修長的玉手道:「別用這麼詫異的目光看著我,你可不知道這數月以來我吃了多少苦,特別是吃那些丹藥吃我的都要吐了。」

吃丹藥吃到吐?楊修等人都是露出訝然的神色,庄夢閣的福利這麼好?在琅琊宗,大多數弟子每月只能得到些許丹藥,就算是天樞閣弟子每月領取的造化丹也不會超過五顆。

大多數庄夢閣弟子都是露出複雜的神色,娘的,你那吃到要吐血的丹藥都是從我們手中壓榨過。不過礙於滄月往日里在庄夢閣中的凶名,這些話他們自然是不敢說出口,特別是看到琅琊宗那些廝投來羨慕的目光時,各個心頭都在滴著血。

庄不周眼角餘光漫不經心的掃過蘇敗那張有些熟悉的臉龐,眼中掠過一抹驚異,旋即轉向面色淡然的楚歌,嘴角驀然冒出一抹笑意,好似在問:「他就是蘇贏的兒子嗎?」

迎上庄不周的目光,楚歌輕微點頭。

「這麼多年以來能夠讓滄月師妹主動打招呼的人可是很少,這傢伙就是當初和滄月師妹一起走出血蓮的那名琅琊宗弟子嗎?」庄不周身後,一名玉樹臨風的青年微微皺了皺,眼角餘光掃過一旁臉色陰沉的謝勝:「聽說當初你在曙光之舟上警告過這名琅琊宗弟子?」

「嗯1對於眼前這位庄夢閣最優秀弟子的問話,謝勝冷聲道:「這世界上總有些不知好歹的傢伙,以他那可憐的實力也妄想和滄月師妹有所交集。哼,沒想到琅琊宗居然會將如此寶貴的名額交給這廢物。」

「廢物?」青年,既是庄夢閣這屆中的最強弟子函玄獄,微搖著頭道:「這傢伙的實力雖然不如你我,不過也沒有謝勝師弟你所說的那麼不堪。半步天罡,我記得當初像他這般年紀的時候也只是也凝氣九重而已。」

半步天罡?謝勝眼瞳微縮,經過函玄獄這一提醒,他方才真正打量著蘇敗,就算蘇敗收斂起自身的氣息,他還是能夠感受到蘇敗體內那磅的力量,臉色越發的陰沉,這傢伙的丹田不是破碎了?怎麼可能凝氣成功,甚至在短短半年的時間內將修為提高至半步天罡?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對於謝勝而言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就算是半步天罡又如何?在我們這些人眼中,半步天罡和半步凝氣沒有什麼區別。」謝勝眼神冷冽如刀鋒般的停留在蘇敗的臉龐上,手掌緩緩緊握,凌厲的劍氣至指間噴薄欲發:「本來還有些遺憾,沒有機會讓滄月師妹親眼目睹她看中的男人到底有多麼的不堪。」

「滄月師妹看中的男人?滄月師妹的眼光倒是不賴,那傢伙看起來還真有幾分獨特的氣質。」函玄獄身側,一名亭亭玉立的黑裙少女正饒有興緻的望著蘇敗,清澈的美眸中露出些許好奇。

「牧晴師姐,這世界終究是實力為尊的世界,男人看重的是實力而不是外貌。」謝勝眉頭皺道。

涵玄獄望著臉色陰沉的謝勝,暗自搖頭,紅顏禍水。

蘇敗抬起眼眸望著涵玄獄和謝勝等人,旋即對著滄月苦笑道:「你這完全是幫我拉仇恨。」

滄月嫣然一笑,斜眼望著蘇敗一眼,道:「我當初可是聽宗內的師姐說了,謝勝那傻*當著諸宗弟子的臉面威脅你,至今這件事情都像一根魚刺哽咽在我的喉嚨里,趁著這次劍域之圖開啟,我們和胖墩三人一起宰了那小子,省的那傻*每次都說出一些詆毀你的話語。」

說到這裡,滄月美眸中凶光大盛:「到時候若是有不長眼的人找茬,我們就殺個天翻地覆,血流成河1

看著豪氣萬丈的滄月,書生和七罪等人都有些傻眼……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