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零二章風起雲湧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院所在的方位,眼中露出狂熱和愛慕。 在那裡,一道倩影靜靜的站在陽光中,精緻如皎月般的眸子正出神的望著天際處飄過的雲彩,其朱潤的玉唇時而翹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使得大多數西瑆院弟子口乾舌燥,各個目光...

?? 曙光破曉,悠揚的鐘鳴聲至死寂的雲海中轟鳴而起,撼動雲霄。

琅琊七閣中,正在修鍊的弟子紛紛睜開雙眼,神色略微有些狂熱的望著那不見盡頭的琅琊主峰,今日就是劍域之圖開啟的日子,儘管整個琅琊七閣只有寥寥七十名弟子有資格參與,然而這絲毫不掩蓋普通琅琊弟子對劍域之圖的期待。

在他們眼中,這並非僅僅只是歷練那麼簡單,同樣也是揚名立萬的舞台。

荒琊五宗,能夠前往劍域之圖的弟子都是各自宗門的翹楚,而只有在劍域之圖中脫穎而出,才能夠被稱為荒琊州年輕代的翹楚。

鐘鳴聲越來越盛,伴隨著陣陣尖銳的破風聲,只見在琅琊七閣,刑堂,馭獸閣中有著無數道身影湧現而出,待到旭日至地平線盡頭緩緩升起的剎那,琅琊七閣之上的廣場上已被黑壓壓的人群所淹沒,甚至連往日里很少露面的長老也是出現,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期待。

每次劍域之圖開啟的時候,宗內都有強者隨行,畢竟劍域之圖內的傳承也是讓他們心動不已。

「荒琊五宗年輕代的翹楚都將齊聚於劍域之圖,也不知道我琅琊宗弟子和其他宗弟子比起來如何?」

「歷屆以來,我琅琊宗弟子都是其他宗門無法比擬的,就像前幾屆的楚修,逆沐風和空等人,而這屆弟子中也出了不少的好苗子,無論是傲視琅琊七閣的悲戀歌還是後來者居上的書白,加上刑堂那些傢伙,器堂的楚牧晴和陣堂的白帝以及馭獸閣的屠莫河。」

望著熙熙攘攘的人群,數名長老閑談著。眼中露出欣慰之色。而就在這時候,喧嘩的人群中突然沉寂下來,無數道目光齊刷刷的望向廣場的盡頭,在那裡,百餘道恐怖無比的氣息猶如潮水般洶湧而出。其道道漣漪在日光中蕩漾而現。

「悲戀歌領袖他們終於結束集訓了。」琅琊七閣弟子翹首以盼。

唰!唰!

一道道身影似長虹般暴掠而出,劃過天際,他們全身都是被磅的氣息所瀰漫,在這百餘道身影站在廣場上的時候,一股恐怖的威壓徹底瀰漫開來,使得大多數弟子都忍不住的向後退出數步。這百餘道身影涇渭分明。其中以琅琊七閣弟子人數最多。

在那中間,悲戀歌負手而立,那獨特的氣質使得周圍少女紛紛投來羞澀以及愛慕的眼神。

談書墨望著臉色漠然的悲戀歌,隱約間他能夠在悲戀歌身上感受到一股強大無比的壓迫,以往的悲戀歌都是收斂自身的氣息,而如今他的氣息卻是不受控制的瀰漫而現。顯然,悲戀歌是剛剛突破,還無法完全控制住自身的氣息。

與此同時,楚牧晴和白帝等人也是凝重的望著悲戀歌,顯然也是察覺到悲戀歌身上那恐怖的壓迫:「好強。」

「天罡六重。」項生羽臉色微變,他不得不承認這悲戀歌卻是有傲視琅琊宗翹楚的資格。

面色漠然,悲戀歌彷彿沒有注意到周圍那道道敬畏和狂熱的眼神。其目光古井無波的停落在遠處那至天際投射而下的陽光上,旋即在談書墨錯愕的眼神中,悲戀歌的唇角緩緩掀起一抹奇特的笑意:「半步天罡。」

聞言,談書墨也注意到了什麼,順著悲戀歌的視線望去,只見在那明媚的陽光中,一道如雪的白衣身影緩緩而現,踏著那斜落的日光,如同謫仙臨塵般而來,但談書墨目光凝固在那張有些邪俊的臉龐時。臉色露出一抹古怪和訝然的神情,向悲戀歌努嘴道:「我記得他集訓前幾日才突破至凝氣九重,才短短一月,他的修為居然又有所突破。」

蘇敗抬起眼眸望著那黑壓壓的人群,當看到那數道熟悉的身影時。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喃喃道:「看來大伙兒在這集訓中都有所收穫。」

「蘇敗領袖。」望著眼前這道修長的身軀,略微沉寂的人群中再次響起整齊無比的稱呼聲。如今,蘇敗在琅琊七閣中的地位儼然直追悲戀歌和談書墨兩人,儘管前者的修為還不到天罡境,然而整個琅琊七閣卻沒有敢小覷這道身影,無論是前者那可怕的實力還是其妖孽天賦,都足以讓人敬畏。

「半步天罡1白帝眸中露出些許訝然,陣堂的那些老傢伙不是說他一月前才突破至凝氣九重?

楚牧晴狹長的眉目有些好奇的打量著蘇敗,無論是前者那卓爾不群的氣質還是那張邪俊的臉龐都讓人有些炫目。項生羽也是微眯著雙眸靜靜打量著蘇敗,眼中時而有著寒意閃現,比起項生羽,劉封絲毫不掩蓋對蘇敗的恨意,臉色陰沉的盯著蘇敗,心中冷笑道:「我終於等到這一日來,蘇敗,這斷臂之仇,我劉封會原封不動的還給你。」

失去右臂,劉封只能遺憾的失去這次集訓的機會,而就在這段時間,他已在暗中聯繫遠在天涯閣的兄長。

蘇敗眼角餘光平靜的掃過四周投來的目光,臉色不起波瀾,以他那明銳的感知自然能夠撲捉到項生羽和劉封眼中那冷冽的殺機,暗自搖頭:「這些分宗弟子若真不知好歹的話,也只能全部宰了。」

蘇敗徑直的走向書生和七罪等人,臉上露出些許訝然,他注意到書生和七罪等人的氣息都極為渾厚,特別是書生,其修為赫然已經達到凝氣八重的地步,而七罪也達到凝氣七重的地步。

最讓蘇敗感到詫異的是書生和七罪氣質的變化,特別是七罪,眉宇間儘是瀰漫著冷冽的殺意,這股殺意就算比起那些天樞閣弟子還要強烈。

「宗門花費如此重大的精力展開集訓,若是沒有丁點收穫的話,那怎麼還有臉面站在這裡。」書生抬起草帽望著蘇敗,嘴角微抽道:「又僥倖突破了?」

「恩1蘇敗點著頭,其目光卻是停落在書生手中緊握的青色古卷上,一股可怕無比的氣息正流轉於其內,看來不僅僅七罪已經修習劍碑樓中的傳承,書生也修習了。

就在這時,那悠揚的鐘鳴聲越來越盛,厚重的雲層皆是破碎開來,只見琅琊宗宗主楚歌和李慕辰等人凌空踏步而來,李慕辰望著眼前各個氣息兇悍的琅琊宗弟子,眼中露出些許欣慰,如今的琅琊宗儼然已經迎來最鼎盛的時代,只要這些小傢伙成長起來,那麼今後,琅琊宗就有資格去逐鹿末劍域,而不是局限於荒琊州。

數十道身影猶如彗星般直墜而下,落在最高聳的石台上,李慕辰等人紛紛朝後退出數步,楚歌站在首位,其威嚴的目光靜靜的掃過蘇敗等人,在這種威嚴下,喧嘩的全場變得鴉雀無聲,皆是敬畏的望著眼前這道身影,琅琊宗第一人。

就連項生羽和劉封這些分宗弟子也是一臉的敬畏和狂熱。

「無論是來自琅琊內宗還是其餘分宗的弟子,你們都是我們琅琊宗最璀璨耀眼的存在,同樣,我也希望你們會是我們荒琊州中最璀璨的存在。琅琊宗有數十萬弟子,然而卻只有百名弟子才有資格站在這裡,我希望你們能夠明白你們身上肩負的責任,在踏入劍域之圖的剎那,你們便不是代表內宗,分宗,刑堂。你們代表的是琅琊宗,代表著數十萬名弟子」

楚歌那雄渾的聲音在這片天地間響徹著,同時,他的目光靜靜的落在蘇敗,悲戀歌和白帝,屠莫河,楚牧晴等人身上:「記住,琅琊宗弟子可以死在自己人手中,但是絕對不能死在其他宗門手中1

話音未落的剎那,楚歌其單手微揚,瞬間就有無數道可怕的劍氣至天地間掃射而出,形成一道龐大無比的劍柱直墜於祭壇上空,暗淡的祭壇上空漸漸蕩漾起空間漣漪,一道傳送之門緩緩凝聚而出。

楚歌轉身,率先邁入傳送之門中,李慕辰等諸多強者紛紛緊隨其後。

「動身1望著上空盤旋的傳送之門,蘇敗率先帶著書生和七罪等人掠上高台,在無數道嚮往和羨慕的眼神中沖向傳送之門,瞬間,無數道尖銳的破風聲在天穹中響徹而起,道道身影鋪天蓋地般的向著傳送之門衝去。

與此同時,這同樣的一幕也是在庄夢閣,刀劍閣,百尺宗,天涯閣中出現。

蓬萊之島,庄夢閣。

無數座巍峨的高台在雲海中起伏著,若隱若現,而此時在那座最高聳的石台上有著數百道身影矗立在其上,而在四周的高台上,已是黑壓壓的一片人海,無數道敬畏和崇拜的目光匯聚在那百餘道身影上。

這百餘道身影涇渭分明,分別站在東西南北四個方位,其代表庄夢閣的東夢院,西瑆院,南宮院,北周院,而在南宮院的最前方,謝勝負手而立,那張俊朗的面龐上泛著溫暖如陽光般的笑容,其目光卻是直勾勾的望著西瑆院所在的方位,眼中露出狂熱和愛慕。

在那裡,一道倩影靜靜的站在陽光中,精緻如皎月般的眸子正出神的望著天際處飄過的雲彩,其朱潤的玉唇時而翹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使得大多數西瑆院弟子口乾舌燥,各個目光遊離在那道曼妙的背影上。

「滄月師妹,像我們這種人生來就站在最矚目的地方,而相對應的那種人,生來就是為了仰望我們而存在。」

謝勝雙手微握,目光轉向高台正中央的祭壇,帶著些許遺憾的口吻道:「可惜,那種人應該沒資格出現在劍域之圖,否則的話我會讓滄月師妹知道他看上的人到底有多差。」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