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零一章劍尖上吹起的血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這道身影,蘇敗不禁想到葉孤城,初次見到葉孤城時,他也在葉孤城眼中看到了一抹寂寞,那是一種遺世而獨立脫俗於紅塵之外的寂寞,而蘇敗在西門吹雪那一貫淡然冰冷的眸子中也看到了寂寞,那是一種深入骨髓蒼白無力的寂...

李慕辰目光帶著些許訝然望向蘇敗,以他那明銳的感知力能夠察覺到蘇敗體內的變化。

那股洶湧澎湃的力量使得空氣蕩漾出道道漣漪,而李慕辰的目光中也是蕩漾出漣漪,他知道蘇敗月前才突破至凝氣九重,換句話來說就是蘇敗進入凝氣九重還不足兩月,然而才短短不足兩月的時間,他就能夠衝擊瓶頸?

「這小傢伙的修鍊雖然很瘋狂,不過短短兩月時間的積累還遠遠不夠。他如果要強行突破的話,恐怕還需要數月時間來鞏固自身的修為,甚至對身體留下隱患。」李慕辰微皺著眉頭,凌空虛踏間便如同鴻雁般向著蘇敗暴射而去,然而就在李慕辰還未踏至蘇敗方圓數丈的區域時,眼瞳猛地一縮,駭然的神色頃刻間就覆蓋住他的面孔,其抬起的腳掌凝固在半空中。

一股讓李慕辰遍體生寒的感覺淹沒李慕辰全身,李慕辰注意到那翻滾而下的瀑布以及幽潭正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凍結成冰,甚至連那和煦的日光都被凍結在半空中。

這是怎麼樣的一種力量?李慕辰以先天強者的修為都感到莫名的寒意,彷彿只要自己再次朝前邁出一步,那麼那種力量就會將自己徹底凍結住,抬眸,李慕辰的目光落在蘇敗平靜的臉龐上,在日光的照耀下,後者的臉龐白皙如玉,其劍眉間更是浮現出淡淡的冰霜,晶瑩剔透。

「這股力量是來自蘇敗?」李慕辰擰在一起,語氣卻帶著不確定:「他體內怎麼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不對,這股力量是來自劍意,以劍意引動天地異象,這是怎麼樣的劍意?」

李慕辰細細低語著,深怕驚擾蘇敗,抬步向後走去,就在這時,鵝毛般的雪絮赫然在和煦日光中飄落而下。其雪絮落在李慕辰雙肩時,李慕辰全身打了個激靈,甚至伸出手托住這些雪絮,眼露震撼,以劍意引動天地異象,這需要多麼恐怖的劍意才能做到。

「真是讓人看不透。」李慕辰輕聲喃喃道,眼中卻是露出戒備的神色。他不知道蘇敗現在在做什麼,不過他可以肯定的就是:的蘇敗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擾。

而就在李慕辰驚愕不已的時候,蘇敗卻已發現自己置身於一條黃昏的古道中,雪絮簌簌而落,就在這時,一道如雪的白衣身影踏著急匆匆的餘暉。驚醒這場風雪,雪越下越大。古道兩側迎風而綻的梅花皆是失去原先的色彩,就算眼前這片天地也失去其色彩,黯淡無光。

見到這道熟悉的背影,蘇敗本應狂喜,然此刻他的心境就像那遠山不化的冰雪般,寧靜如雪。

「西門吹雪。」蘇敗輕聲喃喃道。

而就在這時。那道如雪的身影徒然停下來,彷彿聽到了蘇敗的自語聲,抬起頭,卻並不是望向蘇敗,而是望向那古道的盡頭。

蘇敗也抬起頭,望向那古道的盡頭,只見一道璀璨刺目的劍光風馳電掣而來。

刺殺!

這是蘇敗唯一的念頭。

他目光卻是凝聚在那飄落的雪絮上,仿若未注意到這抹劍光。就在劍光即將觸及那身白衣的剎那,蘇敗注意到他從容不迫的握住背後形式奇古的烏鞘長劍,緊接著就是一道冰冷的劍光蕩漾而出,融入這場風雪。

噗!

就在他出劍的剎那,一朵血蓮至風中綻放。

緊接著那道風馳電掣而來的身影就應聲倒地,濺起滿地猩紅。

「很是優雅的殺人劍法。」蘇敗喃喃道,其目光卻停落在他的動作上。只見西門吹雪緩緩揚起手中的古樸長劍,輕輕吹起其上繞轉的血珠,血珠輕輕地在半空中劃出唯美的弧度,落在風雪中。轉眼間就被風雪掩蓋,而那劍峰再次變得如雪般蒼白。

蘇敗望著那劍峰,其上倒映出一張如雪般蒼白的側臉。

「這世上永遠都有殺不盡的背信無義之人,當你劍刺人他們的咽喉,眼看著血花在你劍下綻開,你總能看得見那瞬間的燦爛輝煌,就會知道那種美是絕沒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

冰冷的聲音就像地上的雪絮,蘇敗望著那道道遠去的白衣身影,旋即再望著地上那具被風雪掩蓋的屍體,抬起頭望著上空飄蕩的雪絮,不由自主道:「如雪蒼白的寂寞。」

斜陽,如雪般蒼白的衣服,劍峰,側臉,以及那寂寞彷彿被烙印在其中。

隨著他的步伐,蘇敗走到黃昏古道的盡頭。

在那裡有一座山莊,萬梅山莊,可是山莊中卻沒有任何的一株梅樹,蘇敗卻能夠嗅到那撲面而來的花香。西門吹雪長身直立,如古以來就屹立在那裡的雕塑一般。

看著這道身影,蘇敗不禁想到葉孤城,初次見到葉孤城時,他也在葉孤城眼中看到了一抹寂寞,那是一種遺世而獨立脫俗於紅塵之外的寂寞,而蘇敗在西門吹雪那一貫淡然冰冷的眸子中也看到了寂寞,那是一種深入骨髓蒼白無力的寂寞,然當握住背後奇古長劍的剎那,這種寂寞又好似顯得微不足道。

萬梅山莊很大,那起伏的竹屋樓閣顯露出磅的氣魄,然而在蘇敗眼中,這萬梅山莊又很小,小的只剩下眼前這道孤獨的白衣身影,蘇敗站在風雪中,靜靜凝視著這道白衣身影。

時間無言。

蘇敗就這般凝視著,他不知道這一眸有多久,短暫如眨眼,亦或者漫長如隔世。

他只記得在起風的時候,西門吹雪總是在風雪中舞劍,廢寢忘食,年復一年,日復一日,那道孤獨眸子中的寂寞越來越濃,就像附骨之蛆揮之不去。

「沒有朋友,沒有親人,沒有愛人,只有與劍為伍。」這是蘇敗唯一的感受,蘇敗轉過身望著那淌滿斜陽餘暉的古道,偶爾在這古道上也出現像他這樣的過客,急匆匆的踏雪而來,而又急匆匆的死在那柄劍下。

甚至有時候,蘇敗注意到他會提前數天齋戒了三天。熏香沐浴,然後提劍踏馬去殺人。

殺人在他眼中是他這一生最重要和嘴莊嚴的事,但蘇敗卻知道,他並不喜歡殺人,因為他從來沒有在他臉龐上過絲毫的笑意,而他在殺人後總是輕輕吹起劍峰上的最後一滴血,每當那時候。蘇敗就在這道白衣身影上感受到無盡的寂寞和蒼涼。

而在點點殷虹間,西門吹雪就那般平靜的立於風雪中,翩然氣韻。

蘇敗就站在其後。

「你學劍?」清冷如雪的聲音在風中搖曳,蘇敗抬起頭望著眼前的西門吹雪,他看到西門吹雪緩緩轉過身影,那雙猶如冰雪般冷漠的眸子正靜靜望著自己。蘇敗微點著頭,迎上西門吹雪的目光。

話落,西門吹雪就轉身向雪似梅花的深處走去,走向那落梅如雪亂的盡頭,就在西門吹雪即將消失在蘇敗視線中的時候,西門吹雪再次轉身,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學劍?」

剎那間。只聞一道清脆悠揚的劍吟聲在風雪中響起,蘇敗就見到西門吹雪微頷首,身後的奇形古劍已是出鞘,這一劍出如流星收如風雪,綻放出如雪如梅的芳華,絕代風華。

與此同時,這道白衣身影就如同那雪絮般漸漸散去,只剩下劍峰上滑落的一串血花。濺落在風雪中。

蘇敗雙目失神的望著那道遠去的身影,他先前在那張冷漠如雪的面容上看到了一絲笑意。

這是蘇敗這麼久以來,第一次在他臉上看到的笑意。

低著頭,蘇敗徑直的向前走去,看見那滲盡雪中的血跡,其嘴角也是牽扯出一抹笑意:「劍神一笑嗎?」

就在這時,眼前搖曳的風雪和梅花如同過往雲煙般。盡數消散在蘇敗的視線中,然而先前那所見的一幕幕就如同附骨之蛆,烙在蘇敗腦海中,揮之不去。蘇敗心神微凝,系統那冰冷的聲音再次在他腦海中響起:「恭喜宿主掌握劍式劍神一笑,品質未知,掌握度為0.」

冰冷的觸感徒然在蘇敗臉龐上席捲而來,蘇敗驀然睜開雙眼,發現方圓數十丈內的天地儼然堆砌出一層白雪,而身後那暗流洶湧的幽潭更是凍結成冰。

李慕辰在蘇敗睜開雙眸的剎那,其時刻緊繃的身軀終於鬆弛下來,同時,他也察覺到瀰漫於天地間的那股力量也消散,然在李慕辰走上前,迎上蘇敗那雙黑色眸子時,身軀還是莫名的一震。

冷,這是李慕辰唯一的感受。

不過李慕辰畢竟是先天強者,更是刑堂的首座,轉眼間臉色便恢復正常,細微打量著蘇敗,語氣中還是帶著些許不可思議道:「居然真的是半步天罡的修為,你這傢伙還真是讓人出乎意料。」

蘇敗還沉浸在先前那如雪如梅的畫面中,聽到李慕辰的話,回過神來,感受著體內那股洶湧澎湃的力量,偏過頭望著走來的李慕辰,臉龐上揚起一抹笑意道:「嗯,如果不是前輩這月的栽培,我恐怕也不會如此順利突破瓶頸。」

若是其他弟子說出這番話,李慕辰肯定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是這番話在蘇敗嘴中說出,就算李慕辰再自戀也不會聽真到蘇敗之所以能夠突破是因為自己,眯著雙眸,李慕辰覺得蘇敗這小子越看越順眼,不僅僅天賦好,又會說話。

起身,蘇敗望著腳下蔓延而出的冰層,困惑道:「前輩,這是?」

「還不是你造成的。」李慕辰眼神狂熱的盯著蘇敗,神情有些激動道:「突破居然能夠引動天地異象,小傢伙你這天賦妖孽的有些讓人恐懼。」

「天地異象?」蘇敗目光望著陽光中那搖曳的雪絮,這應該是西門吹雪的劍意引動的。以劍意引動天地異象,蘇敗嘴角的笑意越來越盛,這就是劍神一笑嗎?

「沒想到你能夠在最後關頭突破自身的瓶頸,以你如今的實力前往劍域之圖,就算不是其中的最強者,也能夠在其內稱雄。」李慕辰有些欣慰道。

「劍域之圖1蘇敗雙手輕輕托住那飄落的雪絮,帶著些許期待的口吻道:「按照前輩你所說的日子,今天應該是集訓的最後一天,那麼明日就是前往劍域之圖的日子了。」

劍域之圖,屬於五宗的盛事終於來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