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九十八章靜待劍域,集訓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的時間。蘇敗不知疲倦的衝出幽潭,又被洶湧而下的水流沖向幽潭,蘇敗忘記自己到底被瀑布衝擊多少次,唯一讓他欣慰的是他已經能夠在瀑布下支撐數分鐘,直至李慕辰宣布結束時。蘇敗方才抬著有些發軟的雙腿走上岸。臉色...

銀色匹練似懸崖峭壁之上倒泄而下,聲如奔雷,激流翻騰,在陽光的照耀下遷回倒卷著,濺得漫天珠璣。

蘇敗望著那高聳的巨大瀑布,旋即望向面無表情的李慕辰,苦笑道:「真要在那下面修鍊?」

今日是集訓開始的第一天,百餘名參加集訓的弟子都各自選擇了導師。

而蘇敗的導師自然是李慕辰,李慕辰眼皮微抬,指著那飛流直下的瀑布,輕笑道:「在妖龍真血的淬鍊下,你如今的**強度勉強比擬天樞閣弟子,不過比起悲戀歌那些人還差的遠。修鍊這途沒有任何的捷徑,你想要在短時間內提高自身的**強度就要藉助些許外界壓力,從現在起你每天都要坐在這瀑布下修鍊兩時辰,儘可能的抵擋住這瀑布的衝擊力。」

微眯著雙眸,蘇敗目光凝視那似凶獸般奔騰而下的白色匹練,若有所思道:「瀑布帶來的衝擊時刻淬鍊著我的肌肉,同時在這股壓力的壓迫下,我體內的真氣也會變得無比凝練。」

說到這裡,蘇敗臉上已經浮現出躍躍欲試的神情,抬步向著瀑布走去,瞬間就有無數的暗流向著蘇敗的胸脯撞擊而來,蘇敗沒有絲毫的拖沓,身形一動,踏著水浪如同鴻雁般衝進兇猛的瀑布之中。

轟!轟!

銀色匹練似怒龍般奔騰而下,蘇敗直接被這股恐怖的衝擊力沖向幽潭深處,無數道暗流如同水蛇般在幽潭深處亂竄著,蘇敗有種置身於千軍萬馬中的感覺。微咬著牙,蹬出幽潭,重新站在那瀑布下。

只是蘇敗剛剛站穩身形,急速的瀑布再次輕泄而下,其身形再次被沖向水中。不過比起先前。蘇敗明顯已經能夠應付幽潭中那恐怖的暗流,再度翻身躍起。

然而正如李慕辰所言,蘇敗如今的**強度也只是比擬普通的天樞閣弟子,至少在目前難以承受這瀑布帶來的衝力,只聞道道沉悶的轟鳴聲在巨石間蕩漾而起,蘇敗的身影屢次被恐怖的水流沖向那幽潭深處,不過以蘇敗那倔強的性子自然不會甘願放棄,強忍著身上那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再次衝出。

李慕辰面色平靜的望著瀑布下那道狼狽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這才剛剛開始而已。」

整整兩個時辰的時間。蘇敗不知疲倦的衝出幽潭,又被洶湧而下的水流沖向幽潭,蘇敗忘記自己到底被瀑布衝擊多少次,唯一讓他欣慰的是他已經能夠在瀑布下支撐數分鐘,直至李慕辰宣布結束時。蘇敗方才抬著有些發軟的雙腿走上岸。臉色有些慘白,語氣卻帶著些許興奮道:「接下來是什麼修鍊?」

李慕辰手指依舊指著那轟隆隆而下的瀑布,輕笑道:「還是那瀑布,不過這次並非是錘鍊你全身的肌肉,而是具有針對性錘鍊你的雙手。作為劍陣師,你應該知道雙手的重要性,越是恐怖的劍陣其攜帶的天地靈氣就越恐怖,因此想要凝聚出比三才劍陣更恐怖的劍陣,你就要錘鍊你的雙手。」

對於這一點,蘇敗可是深有體會。如今他雙手通過妖龍真血的錘鍊,至少能夠安然無恙的凝聚出三才劍陣,但是要修習徐長卿手札下卷上的劍陣就會有些力不從心,喘著氣,蘇敗問道:「如何錘鍊?」

李慕辰揚起的手指驀然點向瀑布上空,凌厲的劍氣至指尖暴射而出,這可是先天強者的劍氣,凝練無比,瞬息間就撞上峭壁凸出的山石,碎石紛飛,順著瀑布直墜而下。

「很簡單,你站在瀑布前,我就控制這些碎石順著瀑布傾泄而下,你要做的就是在碎石瞬間墜落的剎那用手指將之擊碎。」李慕辰緩緩道。

聞言,蘇敗揚起頭望著那瀑布上端翻滾的巨石,這些碎石至數百丈的高空中墜落就攜帶著恐怖的力量,而如今又是順著瀑布墜落,那麼力量將恐怖到什麼程度?

望著若有所思的蘇敗,李慕辰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這次的修鍊倒是沒有限制你時間,不過你要結束這一輪的修鍊那麼就要以手指擊碎兩千塊碎石。」

兩千塊碎石?蘇敗眉頭微皺,這碎石的速度恐怖無比,想要碎石劃過的剎那將之擊碎,那就必須要有驚人的反應力,同時還需要對自己雙手完美的控制,想到這,蘇敗反而露出期待的表情,若第一輪修鍊是針對他的武道基礎錘鍊,那麼第二輪修鍊就是針對他的劍陣基矗

瞧得蘇敗那期待的表情,李慕辰嘖嘖稱道,不愧是登上九重樓的妖孽。

稍微歇息片刻,蘇敗就迫不期待的走向瀑布,神色平靜的站在瀑布前,抬眸望向那好似來自天盡頭的瀑布,輕聲道:「前輩,可以開始了。」

話音未落的剎那,數道可怕無比的劍氣便已直撼雲霄而去,緊接著蘇敗就注意到道道黑影至白色匹練中浮現而出,猶如天外隕石般直墜而下,鬼嘯般的破風聲使得空氣一陣激蕩。

唰!唰!

蘇敗雙指微曲間便已猛刺而出,指若劍芒,摧枯拉巧般的撕開洶泄而下的水流,然而其翻滾而落的山石卻早已墜落至幽潭中,濺起滿潭的水花。

「在水流的衝擊下,這山石的速度更快,想要在山石滑落的剎那將之擊碎,那麼我就需要更快的速度。」

「同時我還要預判這些山石落下的剎那,不能只在山石落下的瞬間出手。」

蘇敗低著頭盯著那濺起的水花,若有所思道。

就在這一瞬間,蘇敗雙手閃電般撕裂而出,赫然準確無誤的撞上那翻滾而下的山石,這兩塊山石的大小有頭顱那麼大。

!!

兩道不同於轟鳴聲的撞擊上在瀑布中激蕩而起,蘇敗手指璀璨若劍芒。頃刻間就擊碎山石,然而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卻是在蘇敗的手指頭上蔓延而來,這種刻骨銘心的痛苦讓蘇敗有種渾然的感覺,好似在山石的衝擊下,自己手指尖處的骨骼都要碎裂。

「無論是天賦還是觀察力都是讓人感到可怕。居然這麼快就注意到其中的訣竅。」李慕辰輕嘆道。

不過就算掌握其中的技巧,蘇敗想要在短時間內擊碎兩千山石還是有些不可能。蘇敗注意到,越到後面,其翻滾而下的山石大小越來越校從最初頭顱般的大小到現在拳頭般的大小,顯然是李慕辰提高修鍊的難度,蘇敗雙指刺出的速度不得不再次提高,同時也要把握其準確的方位。

直至落日黃昏的時候,蘇敗方才完全擊碎兩千塊山石,拖著疲憊的身軀走上岸,他的雙手已是滲出血跡。通體猩紅。

望著蘇敗那血跡斑斑的雙手,李慕辰手中驀然出現一個瓶子,晶瑩剔透般的液體在其內流轉著:「這是琉璃晶水的強化版,它能夠緩解你雙手上的傷勢。」

對於琉璃晶水,蘇敗自然不會陌生。當初用青銅戰衣修鍊的時候。蘇敗就是以琉璃晶水來緩解自己身上痛楚和傷勢。接過藥瓶,蘇敗輕輕晃動著,只見其內那晶瑩剔透的液體就如同水銀一般,輕斜著藥瓶,蘇敗迅速的將這些液體抹在雙手

瞬間,冰涼無比的感覺至蘇敗手指上蔓延著,其痛楚也盡數消散。蘇敗輕吐口氣:「接下來是什麼訓練?」

「心劍之術的修鍊。」李慕辰輕聲道。

「前輩你也修習過心劍之術?」蘇敗眼皮微抬,旋即就有些釋然,李慕辰畢竟是刑堂的首座,就算心劍之術是九重樓中的傳承。不過以後者的地位還是有資格修習的。

李慕辰卻微搖著頭道:「修鍊心劍之術的前提是要感悟心劍,我修為雖已至先天,卻未曾領悟劍意。」

「嚴格意義上而言,我修鍊的並非是真正的心劍之術,而是偽心劍之術。」李慕辰的語氣中多出些許遺憾,旋即略微猶豫的望著蘇敗,道:「當初你在九重樓中已經領悟心劍之術,現在修習的怎麼樣?」

「算是初步修習成功。」蘇敗望著心劍之術后的熟練度,有些遲疑道。

「成功了?」李慕辰微皺著眉頭。

「嗯1蘇敗微閉著雙眸,片刻后便有著道道漣漪至方圓數丈內的天地蕩漾而出,緊接著李慕辰就注意到蘇敗那單薄的身體中散發出一種冷厲殺伐之氣,隨著蘇敗右手按落在青峰古劍上,泛起的漣漪徒然轉變成森然的劍風,隱約間可見到道道劍光隱於其中。

直視著蘇敗那張白皙的面容,李慕辰居然有種壓抑的感覺,而隨著蘇敗睜開雙眼,一股犀利無比的氣息至四面八方擴散而出,所過之處,碎石紛飛,甚至將那轟轟而落的瀑布橫斷開來。

望著眼前這一幕,李慕辰嘴角微微抽搐,能夠領悟劍碑也就意味著得到其上的傳承,他知道以蘇敗的資質肯定能夠真正將心劍之術修習成功,然而當他見到蘇敗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將這心劍之術修習成功,心中忍不住的有些震動,這世界上難道真的有生而知之的人?

臉色微白,蘇敗從心劍的狀態脫離出來,同時系統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恭喜宿主心劍之術(未知熟練度+1。」

「確實是心劍之術。」李慕辰輕吐,這等天賦,不愧是能夠踏上九重樓的人,「我雖然未真正將心劍之術修習成功,不過在心劍之術的修鍊上倒是有些心得。你小子若是不嫌棄的話,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中我會指導你。」

「前輩說笑了,這種求之不得的機會我怎麼會嫌棄。」蘇敗抿了抿有些單薄的嘴唇,前者的實力在琅琊宗中絕對能夠排的上號,其眼光和經驗都不是他可以比擬的。

「不嫌棄就好,我現在就期待著你在劍域之圖中給我們琅琊宗多爭點氣,就像你老子當初那樣。」李慕辰微點著頭,對於蘇敗更加的滿意,後者不僅僅有妖孽般的天賦,更重要的是能夠做到不驕不躁,想到這,李慕辰嘴角不禁露出玩味的笑意,心中喃喃道:「刀輕崖,天楓言,當初蘇贏能夠將你們壓的死死的,他的兒子也能夠做到這一步,不知道你們兩個老傢伙看到自己宗內精銳被我琅琊宗弟子給宰時,會有怎麼樣的感受?」

「我會的1 蘇敗抬起頭望著頭頂那厚重的雲層,眼中也是露出一抹期待。

就在琅琊宗為劍域之圖展開集訓的時候,庄夢閣,刀劍閣,天涯閣和百尺宗也是風起雲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