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九十六章天才齊聚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甩了甩,大步的走向落敗的青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你聽過我昔日的傳聞,那麼應該知道惹惱我的代價吧。」 望著大步走來的蘇敗,青年臉色微變,儘管前者臉上噙著十分好看的笑容,然而他卻感到一股刺骨的寒...

死寂的沉默后就是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劃破雲霄。

儘管青年先前的言語只是刻意針對蘇敗和徐荒等人,然而其中流露出對琅琊七閣的蔑視感還是讓大多數琅琊七閣弟子反感,親眼目睹蘇敗以狂風掃落姨碾壓青年,各個覺得解氣無比。

僅僅電光火石間分出勝負,緊隨蘇敗而來的書生和七罪也有些傻眼,這傢伙的肉體強度好像提高了很多。

遠處,滿臉期待的分宗弟子各個目瞪口呆,劉封師兄可是天罡境的實力,怎麼會落敗如此之快。

「怎麼可能?」青年狼狽的躺在地面上,一股霸道無比的氣息至他體內流竄著,這股可怕的氣息將他體內的真氣盡數震潰,他全身的肌肉都抽搐著,冷汗直冒,這是劍意!

「蘇敗師弟的實力好像又提高了1

楊修和林瑾萱他們也是滿臉的不可思議,緊接著便是露出燦爛的笑容,特別是楊修惡狠狠的瞪著青年。

蘇敗望著手上沾染的血跡,略微皺眉,甩了甩,大步的走向落敗的青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你聽過我昔日的傳聞,那麼應該知道惹惱我的代價吧。」

望著大步走來的蘇敗,青年臉色微變,儘管前者臉上噙著十分好看的笑容,然而他卻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正欲艱難的爬起來,只是體內那蕩漾的可怕劍意讓他一動就呲牙咧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蘇敗走來。冷冷道:「如今正是集訓的關頭,你如果做出過火的事情恐怕是會被取締資格。」

噗!

血光迸濺,森白的骸骨浮現而出。孤零零的右臂直接被拋起。

劇烈的痛楚讓青年身體狂顫。望著絲毫不留情的蘇敗,青年那猙獰的面孔上終於泛出些許恐懼。

「取締資格?抱歉,你恐怕不知道琅琊內宗的規矩,在琅琊內宗內就算是殺了人也只是被押送至執法塔。所以你來琅琊內宗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學會適應這樣的環境。這裡的人可是很殘忍的。」蘇敗雪白的牙齒折射出淡淡的寒光。手中的青峰古劍以更兇悍的力道狠狠砸落,這一次,蘇敗是以青峰古劍的劍背砸落至青年的大腿處。瞬間有著一道骨骼破碎的聲音響起:「溫室里的花朵?這麼文藝的名字可不適合我們,我還是比較喜歡類似魔鬼和惡魔這樣的稱呼。」

擦!

蘇敗抬起腿,乾淨利落的踏落在青年的胸脯處,瞬間,蘇敗身上的琅琊戰服變得沉重無比,青年冷汗直冒,頓時覺得有數座大山轟撞而來,臉上青筋聳動。

廣場上,瞧得蘇敗那狠辣的手段,分宗弟子皆是倒吸口氣,反觀那些琅琊七閣弟子倒是一副司空見慣的樣子,當初蘇敗以一己之力挑翻開陽閣那才叫狠,手起劍落,連眼皮眨都未眨。

青年痛的哀嚎著,而遠處旁觀的分宗弟子竟是不敢上前阻止,蘇敗那狠辣的手段可謂是將他們震懾住,特別是四周那些琅琊七閣領袖的目光讓他們有種置身於獸群般的感覺。

「蔑視我們琅琊七閣?話說我們看起來真的那麼仁慈,居然用花朵來形容我們。」

「早就想去執法塔看看,要不我們聯手幹掉這些分宗弟子。」

人群中,不時傳出琅琊七閣領袖的鬨笑聲,這鬨笑聲和青年的慘叫聲形成鮮明的對比,這些分宗弟子甚至有種錯愕的感覺,這琅琊內宗弟子當真像分宗中傳聞的那般不濟?

「得饒人處且饒人,還望蘇敗領袖手下留情1

低沉的聲音猛然想起,遠處一道高大的身影如同炮彈般暴射而來,同時,一股霸道強悍的氣息排山倒海般的洶湧而出,眨眼間這道身影就重重落在分宗弟子前,一絲絲裂痕迅速的在他腳下浮現,向著蘇敗蔓延而去,可怕的劍氣至迸濺的碎石間湧現。

緩緩揚起青峰古劍,蘇敗望著那蔓延而來的裂痕,直接一腳橫掃而出,青年慘叫一聲,其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般向著這道身影甩去,同時,蘇敗不緊不慢的向前邁出一步,沉重的步伐使得青色石板狂震,那道裂痕也徒然止住,望著這道身影,眼中掠出一絲訝然:「好強1

「項師兄1瞧得眼前的身影,十餘名分宗弟子各個如釋重負的鬆口氣,臉上也再次浮現出笑容。

項生羽單手接住青年,瞥見青年身上的傷勢,眉頭微皺,旋即道:「劉封,我說過了我們來這裡是為了參與劍域之圖,並非是為了挑起內宗和分宗之間的爭端。」

「項師兄1青年猙獰的面孔上露出狂喜的神情,捂著斷臂森寒道:「這件事情並不是我主動挑起的,而是對方率先動手,我只能反擊,項師兄你可要為我做主。」

「閉嘴1項生羽的臉色愈發的冰冷,向著蘇敗拱手道:「多謝蘇敗領袖手下留情。」

青年張了張嘴,看到項生羽眼中的警告,只能無奈的低下頭,眼中儘是怨恨之色。

側過頭,項生羽向著兩名弟子點點頭,率先轉身向著廣場的邊緣走去。瞧得息事寧人的項生羽,圍觀的琅琊七閣弟子都是有些意興闌珊的聳聳肩,向著四周散去。

「這傢伙不簡單,居然能夠咽下這口氣。」書生抬起草帽,眼角的餘光凝固在那道遠去的背影上:「分宗中居然有如此可怕的人物,他的實力應該比起秦獄和鬼不凡更強?」

「並不是所有分宗的弟子都是一些酒囊飯袋。前幾屆,分宗中也出現一些比擬天樞閣領袖的妖孽。」徐荒擦拭嘴角的血跡,略微有些無奈道:「抱歉,又給你添麻煩了。」

蘇敗緩緩收回目光,搖頭輕笑道:「這算什麼話,對方原本就是沖著我來的。」

就在這時候,燕間徒然開口道:「領袖你要小心項生羽。」

「項生羽?就是先前那名項師兄?」楊修捂著胸脯,訝然道:「燕間師弟你認識那些人?」

「諸位師兄也知道我是來自分宗,恰好我和項生羽這些人都是來自北郡分宗。在分宗中,項生羽的地位如同悲戀歌領袖。往日里他的行事風格極為霸道。不過這人倒是極為護短,因此有諸多弟子追隨。」燕間皺著眉頭道:「他絕對不會輕易咽下這口氣,他這人除了霸道話,做事情更是不擇手段。我想今後他絕對會報復我嗎。」

聞言。蘇敗緩緩扭動了下脖頸。眼角餘光掃過遠處聚攏在一起的分宗弟子,輕聲道:「一群只會抱怨和嫉妒的失敗者而已,不足為慮。希望那項生羽最好能夠識相點。否則的話我也不介意將那些人全部給宰了。」

「在琅琊宗內,這些人就算是要報復也不會做出太過火的事情。」

「唯一能夠報復的地方就是劍域之圖。」莫雲楓惡狠狠道:「到時遇見這些傢伙非得搞死他們不可。」

與此同時,廣場某一處,項生羽等十餘名分宗弟子聚攏在一起,項生羽望著全身血跡的劉封,皺著眉頭道:「傷勢怎麼樣?」

數日前與劉封一起的那名俏麗女子抬起頭,皺著柳眉道:「這蘇敗領袖下手太狠了,劉封師兄膝蓋處的骨骼盡數被打斷,同時劉封師兄胸前的骨骼也盡數斷去,恐怕劉封師兄就是要錯過這次的集訓,不過在劍域之圖開始的時候,劉封師兄應該還能參與,只是失去右臂,劉封師兄的實力會大打折扣。」

聞言,劉封面色猙獰無比,呲牙道:「項師兄,我咽不下去這口氣。」

「蘇敗的實力如何?」項生羽目光轉向遠處那道單薄修長的身影,聲音中帶著些許陰冷。

「很強!他本身的修為不過是凝氣九重的境界,然而他領悟劍意加上那恐怖的劍陣,先前我已經動用全力,卻還是低估他那劍陣的恐怖,不過以項師兄你的實力絕對能夠壓制住蘇敗。」劉封眼眶欲裂,滿臉猙獰。

「得到的教訓還不夠嗎?我的修為雖然是天罡三重巔峰,遠遠超過那蘇敗,但是前者能夠以凝氣九重的修為就輕易擊敗你,他甚至未動用三才劍陣,就算我底牌全出,對上他也是五五之數。」項生羽臉龐微沉,帶著些許恨鐵不成鋼的語氣道:「來分宗的時候我就曾囑咐過你們,莫要小覷這些琅琊七閣的弟子,他們當初經過重重選拔才進入琅琊七閣,其天賦遠遠超過我們分宗弟子。」

「難道我們真的要咽下這口氣嗎?」。劉封略微有些不甘道。

「怎麼能夠咽下。劉封,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裡可不是報復的好地方。」項生羽眯著雙眸,低沉道:「琅琊七閣中最恐怖的人可不是蘇敗,而是那天樞閣領袖悲戀歌。一旦我在這裡擊敗蘇敗的話,他為了琅琊七閣的名聲恐怕也不會袖手旁觀,到時候吃虧的還是我們。」

「我記得你的兄長劉統已是天涯閣中年輕一代的翹楚,以他的實力和身份應該會參與劍域之圖。」項生羽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聞言,劉封陰冷的眸子中也湧出一抹森寒:「到時候我會聯繫我大哥。」

就在這時,項生羽的臉色徒然微變,抬起頭望著廣場的盡頭,那裡,有著極端恐怖的氣息波動席捲而現,緊接著就是數道長虹橫跨天際而來,這湧向的威壓使得項生羽等眼瞳微縮:「好恐怖的氣息。」

而四周竊竊私語的琅琊七閣弟子紛紛抬頭,眼中露出敬畏的神色。

長虹踏空而至,如霜的白髮在眾人的視線中狂舞著,悲戀歌凌空而行,數十名天樞閣弟子緊隨其後,這些人臉上都泛著溫暖如陽光般的笑容,從容不迫,其風度瞬間掩蓋過其他閣弟子。

悲戀歌目光平靜的掃過涌動的人群,喧嘩聲頓時安靜少許,當悲戀歌目光落在項生羽等人時,項生羽神情凝重戒備:「這悲戀歌不愧是琅琊七閣的第一人,天罡五重的修為足以讓他凌駕於無數人之上。」

「還有這些天樞閣弟子居然也如此恐怖。」這些分宗弟子有些傻眼,比起天樞閣這強大的陣容,他們突然覺得自己的隊伍有些寒磣,只是如此強大的陣容居然未能夠在名額爭奪賽中奪冠,想到這,這些分宗弟子的目光再次向著蘇敗望去,就是這傢伙從悲戀歌手中奪走奪冠的隊伍。

「秦獄和鬼不凡那兩傢伙都被蘇敗給宰了,這些分宗弟子還真是無知者無畏。」談書墨目光掃過劉封,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目光凝固於蘇敗身上,訝然道:「這傢伙的肉體強度變得如此恐怖,看來他應該已經服用妖龍真血,嘖嘖,也不知道他在真血淬身的時候堅持多久?我記得當初自己是支撐十來分鐘,而領袖你是支撐了半個鐘頭,也不知道他支撐了多久。」

悲戀歌目光古井無波的向著蘇敗望去,輕聲道:「他已經習慣了琅琊戰服。」

蘇敗望著那耀眼的白衣身影,黑色眸子平靜的與其對視,就算相隔甚遠,蘇敗也能夠察覺到一股恐怖的壓迫籠罩而來。同時,蘇敗也注意到悲戀歌等人身上的白衣儘是琅琊戰服。

「身負琅琊戰服的情況下還能做到身如鴻雁,不愧是悲戀歌。」蘇敗望著悲戀歌那輕盈的步伐,輕嘆一聲,其臉色卻是驟然望向西北方向,在那裡,似乎能夠見到猩紅的血氣翻滾而現,數道猩紅的身影猶如閃電般疾馳而來。

「是刑堂的執法者1楊修聲音顯得有些急促。

刑堂在這次劍域之圖中也分配到十來個名額,這些執法者就是要參與劍域之圖的人眩

蘇敗明顯感覺到四周的呼吸都變得急促無比,往日里琅琊七閣弟子對這執法者可是畏之如虎。

蘇敗抬起頭望著那猩紅的身影,其眼瞳卻是驀然一縮,在其中的一道身影上,他察覺到一股熟悉無比的氣息……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