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九十五章一招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神情,就在蘇敗距他還有三米的剎那,青年雙拳緊握,刺耳的低吼聲至捍而起,天罡境那兇悍的氣息散發而出,青年全身青筋聳動,如同發狂的凶獸。 砰! 青年腳掌狠狠踏在青色石板上,身形化作虛影射...

砰!

轟鳴聲如雷般洪亮,緊接著一道龐大的劍影如同隕石般撞上青色石板,沙石翻滾。

徐荒的身影如同遭受重擊般倒射而出,其雙腳在青色石板上搽出兩道極深的痕,此刻的徐荒臉色陰沉的可怕,如同受傷的凶獸般,森冷的目光正直直盯著前方浮現的身影。

「這就是名額爭奪賽的奪冠隊伍嗎?內宗的弟子難道就弱到這種程度,我真不知道宗門為什麼要將劍域之圖那來之不易的名額放在你們身上。」昔日在劍殿中出現過的那名分宗青年,此刻雙臂抱胸,居高臨下般望著面色鐵青的徐荒等人,其目光掃過楊修和林瑾萱的時候,嘴角揚起一抹不屑的笑意:「甚至有兩名修為不到凝氣九重的傢伙。」

說到這裡,青年側過向著身後的數名弟子輕笑道:「以其將如此寶貴的名額浪費,還不如將這些名額多分配給我們分宗弟子。」

聞言,這些來自分宗的弟子紛紛輕笑而出:「當初名額爭奪賽開始的時候若是讓我們參與,恐怕這奪冠隊伍的資格也不會落入他們手中,總的來說宗門還是太偏袒這些內宗弟子。」

徐荒重新握住巨劍,巨劍帶著撕裂空氣的尖銳破風聲,遙遙指向青年,冷冷道:「我不可否認你的修為遠勝於我,不過我還是勸你收起那莫名的高傲,這裡是琅琊內宗,並不是你們隨意放肆的地方。」

「怎麼?難不成你們內宗弟子還想趁著人多勢眾欺壓我們不成?」青年臉龐上掠出一抹淡淡的冷笑,眼角的餘光卻是迅速的掃過兩側臉色憤怒的琅琊七閣弟子。他雖然對自己的實力極為自信,然而他也有些自知之明,自己是絕對無法同時應付這麼多琅琊內宗弟子,因此一句話就將蠢蠢欲動的琅琊七閣弟子給堵死。

楊修眉頭微皺,冷冷道:「先前是我不該率先出手,諸位師兄弟先前也教訓過我,不如這件事情就此作罷,如何?」

「楊修師弟1莫雲楓緊握著雙拳,臉上青筋聳動著,嘴角處也是噙著一抹血跡。顯然是受了些傷勢。

大手按住楊修的肩膀。莫雲楓冷冷道:「這件事情是他們率先挑起的,若不是他們率先出言譏諷蘇敗師弟,你又豈會動手,我們並沒有理虧。哼。這些人也只敢趁著蘇敗師弟不在的時候挑事。」

「蘇敗?就是你們內宗最近風頭漸盛的領袖嗎?數日前我在劍殿中見過他。他看起來也沒有傳聞中那般強悍。」青年慢條斯闊手輕握在一起,陣陣清脆的聲響蕩漾而起,冷冷道:「不過就是斬殺數名天罡境的內宗弟子而言。這麼多年死在我手中的天罡境武者也不在少數。」

聽得青年話語中的不屑以及自信,徐荒手中的巨劍緩緩的揚起,一股血腥的氣息徒然至他體內散發而出,緊接著徐荒的身影就如一道血影般徑直的向青年暴射而去,猩紅的血色劍氣就至巨劍上射而現。

瞧得那如同匹練般的血色劍氣,青年臉上掠過一抹詫異,以他的實力明顯能夠感受到徐荒的變化,帶著些許羨慕的語氣道:「無論是內宗的修鍊資源還是武技都是讓我們這些分宗弟子羨慕不已。」

青年雙手徒然緊握,身形便已如同離弦的箭支般暴射而出,瞬息間就悍然的撞上射而至的血色劍氣,那雙刃徒然泛著璀璨的光芒,恐怖的劍罡縈繞於他的手掌間,徒手就撕裂那恐怖的血色劍氣,迎上徐荒的身影,冷笑道:「如此恐怖的武技在你手中只有這些威力,嘖嘖。」

話音未落,青年那熠熠生輝的雙手如同橫刺而來的雙劍,兇悍的撞上徐荒的巨劍,鏗鏘!

金鐵之聲伴隨著火花響起,徐荒身形如遭受重擊般向後退去,嘴角浮現出一抹血跡,也只有和天罡境武者真正交鋒時才知道劍罡的可怕,然而徐荒眼中並無懼意,其氣息越發的狠戾。

劍罡撕裂空氣,青年望著後退的徐荒,單拳緊握,對著徐荒的面容狠狠砸去,就在這時,一道白色殘影驀然間在徐荒面前浮現,白皙修長的手掌閃電般的輕探而出,筆直的劍指悍然的撞上青年的拳頭,二者接觸的剎那,道道漣漪立即蕩漾而出,伴隨著兇悍的勁氣,青年臉色微閉,其身形急退。

「宗門的修鍊資源自然是不會浪費在只知道聒噪的失敗者身上,閣下剛剛來內宗就找碴未免太小覷我們這些內宗弟子了。」殘影迅速的凝聚,蘇敗緩緩抬起頭,深邃的眸子正古井無波的盯著青年,白皙的面容上依舊噙著讓楊修等人心安的笑容,然而誰都能夠看出蘇敗這笑容中的冰冷殺意。

青年等分宗弟子望著眼前這微笑的少年,臉色皆是微變,儘管大多數分宗弟子都未曾見過蘇敗,不過也能夠猜測出後者的身份,原本冷笑的面容也各個凝重起來,無論是蘇敗傳聞中的凶名,還是先前展現出的實力都足以讓他們忌憚。

「失敗者?真是好大的口氣,別以為稱雄琅琊七閣就意味著稱雄琅琊宗。」

青年雙肩微抖,後退的身軀徒然矗立不動,陰冷的目光轉向蘇敗,天罡境的修為讓他面對蘇敗時也怡然不懼,就算後者曾斬殺過天罡境的存在,他也自信能夠立於不敗之地。

周圍琅琊七閣的弟子各個噤若寒蟬,有些戲虐的望著青年,特別是昔日目睹蘇敗以三才劍陣轟殺秦獄的弟子,各個目中露出期待的神情,顯然期待蘇敗出手教訓眼前這青年,無論是先前青年那桀驁的姿態還是那對琅琊七閣蔑視的話語都讓他們有些不爽。

蘇敗沒有理會青年的挑釁,而是轉身望著徐荒和林瑾萱,輕聲道:「沒事吧。」

徐荒搖著頭道:「只是受了些輕傷,不算大礙1

「到底怎麼回事?」蘇敗問道,他知道以徐荒的性子絕對不會主動挑事。

「他們出言譏諷蘇敗師弟你,我忍不下去就出聲喝斥,然後他們就出言譏諷我們這樣的隊伍居然能夠奪冠,我實在忍受不住出手。」楊修捂著胸口,滿臉的愧疚,今日這事情算是因他而起,連累了徐荒領袖等人。

見蘇敗未理會自己的話語,青年並未動怒,臉上反而露出笑容:「事情的經過確實是這樣,這些人對蘇敗領袖你倒是極為崇拜,我只是說蘇敗領袖不如我分宗的項生羽師兄,他們就要出手教訓我,奈何這些人實力未免太弱了,反而是被我給教訓了,真是把琅琊七閣的臉面完全丟荊」

蘇敗緩緩轉身,望著滿臉笑容的青年,平靜道:「對於內宗和分宗間那些雞皮蒜毛的小事,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就算你們想拿些琅琊七閣弟子立威,證明自己比琅琊七閣弟子優秀,我也不會去管。」

「但是你們想拿我蘇敗立威。」蘇敗不徐不疾的向著青年走去,臉上的笑容徒然收斂:「我也不能假裝看不見。」

望著走來的蘇敗,青年臉上的笑容更盛:「看來蘇敗領袖今日是要為這些人出頭了,初至琅琊內宗的時候,我就曾聽過無數關於蘇敗領袖的傳聞,說你是如何的妖孽和了得,那麼今日就讓我劉封領教下,看看蘇敗領袖到底有沒有像傳聞那般優秀,亦或者是徒有其名。」

璀璨的劍罡至青年的雙臂上洶湧而現,猶如水蛇般纏繞在他的雙臂,青年雙目死死盯著蘇敗的步伐,臉上露出期待的神情,就在蘇敗距他還有三米的剎那,青年雙拳緊握,刺耳的低吼聲至捍而起,天罡境那兇悍的氣息散發而出,青年全身青筋聳動,如同發狂的凶獸。

砰!

青年腳掌狠狠踏在青色石板上,身形化作虛影射而出,緊握的拳頭猛然舒展,十指微曲著,頓時道道可怕的劍罡在他的指尖凝聚而現,頃刻間就撕開空氣,使得方圓數丈內的空氣一陣激蕩,青年雙手徒然晃出道道森冷的爪影,密密麻麻。

蘇敗望著那疾馳而來的青年,依舊向前走去,竟是沒有絲毫避其鋒芒的意思。

在眾目睽睽之下,蘇敗雙手雙手迅速的結出奇異的手印,隨著其手印的結動,凌厲的劍氣至他的指尖洶湧而現,在諸多分宗弟子不可思議的目光中,瞬息間就有道道劍印在蘇敗指尖凝聚,形成一道劍影,方圓數丈內的天地靈氣如同倒卷的瀚海般,直泄而下。

轟!轟!

漫天的爪影好似泡沫般破碎開來,磅的天地靈氣擠壓而來,青年的面龐立即潮紅起來,身體狂震,緊接著蘇敗雙腳輕踏,細微的清風至碎裂的青色石板間擴散而現,而蘇敗的身形則是在四周那錯愕的目光中,拖出道道醒目的殘影,身若鬼魅般出現在青年的面前,白皙的劍指直點而落。

嗚!

尖銳的破風聲音響徹而起,異常刺耳。

青年正瘋狂抵擋一元劍陣的轟擊,見到眼前鋒芒似劍的指影,根本來不及抵擋,只能見到這指影落在自己的胸脯上,緊接著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席捲他全身,血柱至他胸脯處狂濺而出。

砰!砰!

青年步伐踉蹌般的朝後退出數步,直至最後狼狽無比的撞落於地。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使得四周陷入死一般的寂靜,就算是徐荒等人也有點難以置信,目光凝固在蘇敗的背影上,他的肉體強度怎麼時候變得如此恐怖?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