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九十三章淬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許。」 沒有理會四周那道道敬畏的眼神。蘇敗直接離開劍殿。 而在甲級任務區。那名神色桀驁的青年正冷冷注視著蘇敗的背影,輕笑道:「他就是琅琊七閣中風頭漸盛的新晉領袖,凝氣九重的修為,這樣的...

握住芥納鐲,蘇敗能夠察覺到其上傳來的陣陣波動感,抬起頭輕笑道:「想必徐長卿手札下卷應該在你們的手中,不過我在琅琊劍卡的出售類別中並未見到下卷手札,不知這徐長卿手札能否換取?」

「徐長卿手札下卷目前在琅琊宗陣堂手中,只要你有足夠的貢獻點就能夠換取手札下卷,不過事先還是要通報宗門的高層,畢竟徐長卿手札不是普通武技可以比擬的。」執事微微沉吟道:「不過你要做好付出龐大貢獻點的代價,我想你已經修習過手札上卷中的劍陣,那麼對於手札下卷中的劍陣威力應該有所了解。你想要換取下卷手札的話,恐怕是要拿出數百萬貢獻點,至少不亞於五品武技的價格。」

蘇敗眼皮忍不住的一跳,就算他將西門求醉劍卡上的押注全部拋售,也只有百餘萬點貢獻點,加上這甲級任務帶來的獎勵,恐怕還不到宗門所要求的一半,媽的,真黑。

「這件事情煩擾執事轉告劍殿長老,這徐長卿手札下卷我是要定了。」蘇敗沉吟道。

無論是手札下卷中記錄的修鍊心得還是那劍陣,對於蘇敗而言都是迫切想要得到的,至於貢獻點的事情,蘇敗倒是沒有太多的擔憂,只要自己在琅琊劍閣中的名次再次提高,那麼手中的押注價值也會提高。

向著執事和兩名老者欠身行禮,蘇敗就轉身離去。

執事望著蘇敗離去的背影,微微沉吟道:「徐長卿手札下卷現在落入陣堂那些修鍊狂手中。想要他們交出手札下卷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不過宗門現在如此重視蘇敗,那些傢伙應該也會有所收斂。」

徑直的走出密室,蘇敗望著劍殿中洶湧的人流,緊握住手中的芥納鐲,喃喃道:「我如今的修為已是凝氣九重,然而比起大多數天樞閣弟子的**強度我還是稍有不如,如今這妖龍真血倒是可以拿來淬鍊我的**,加上天樞閣那恐怖的負重環境,短時間內我的**強度還是能夠提高少許。」

沒有理會四周那道道敬畏的眼神。蘇敗直接離開劍殿。

而在甲級任務區。那名神色桀驁的青年正冷冷注視著蘇敗的背影,輕笑道:「他就是琅琊七閣中風頭漸盛的新晉領袖,凝氣九重的修為,這樣的修為居然能夠成為天樞閣的領袖。」

青年的神色極為自負。言語間顯然未將蘇敗放在眼裡。

嬌俏女子柳眉微蹙。搖頭道:「據說在這次琅琊七閣名額爭奪賽中。昔日天樞閣的領袖秦獄就被他給宰了,那秦獄可是天罡境的修為,而我們的修為與秦獄不相伯仲。倘若要是與這新晉領袖交手的話,我們的勝算也不是很大。」

「修為並不意外著實力,真在的武者是需要經過血火的洗禮才能成長。你看這劍殿中所頒布的任務,大多數任務都只是起到磨練的作用。」青年嘴角揚起一抹自得之色:「而我們分宗弟子能夠時時刻刻都要承受死亡的洗禮,無論是暗殺其他宗的強者還是進戰場廝殺都是家常便飯的事情。」

嬌俏女子側過頭,美眸直盯著青年,輕聲道:「你忘記我大哥往日對我們的提醒嗎?永遠不要小覷任何的內宗弟子,他們當初是經過重重選拔才站在這裡。」

回到琅琊七閣后,蘇敗直接前往天樞閣,他剛剛出現在天樞閣的時候就見到數道熟悉的身影,這些新晉弟子正臉色通紅的站在山道上,天樞閣那恐怖的壓迫力竟是使得他們身體動彈不得,各個臉色通紅。

當蘇敗出現的時候,這些新晉弟子紛紛向著蘇敗打招呼,言語間顯得激動無比,他們沒想到才短短半年的時間就成為天樞閣的弟子,蘇敗微笑著點頭算是回應,天樞閣的壓迫對於大多數新晉弟子而言都是不可抵擋的存在,不過蘇敗堅信只要這些新晉弟子一旦適應天樞閣的壓迫,那麼實力肯定會突飛猛進。

蘇敗與新晉弟子交談數番,旋即就走向天樞閣。

當他雙腳踏落時,一股恐怖無比的壓力至天地間擠壓而來,蘇敗實在難以想象在這樣的環境下穿上琅琊戰服修鍊會有多恐怖:「悲戀歌的**強度恐怕將是秦獄等人的數倍,加上那恐怖的修為,嘖嘖,不愧是琅琊七閣第一人。倘若分宗那些不長眼的弟子真的要找琅琊七閣的麻煩,恐怕是要遭殃了。」

「自己如今的實力看似不錯,不過比起悲戀歌這些老牌領袖,恐怕還有些不夠看。」蘇敗望著眼前起伏的劍殿樓宇,輕輕吐口氣,徑直的走向昔日秦獄所修鍊的劍閣。

秦獄昔日的劍閣已被清空,蘇敗直接就入駐其中,走向劍閣的地下室,這裡地下室比起開陽閣更加的氣派和精緻,琉璃般的燈光映照獄地下室中,整座地下室明亮如白晝,蘇敗直接走向一道團蒲,坐下來望著手中緊握的芥納鐲,心神微凝,其內的東西立即被取出。

一張劍卡,疊放整齊的琅琊戰服,以及一顆約莫有頭顱大小的水晶球。

蘇敗單手拖住水晶球對準那燈光,而在這水晶球內,有著一團猩紅色的液體緩緩流動著,其內散發出恐怖可怕的波動,即便眼前這水晶球封印住這血液中那霸道的氣息,蘇敗難以想象這妖龍的實力會有多恐怖,僅僅它的鮮血就蘊含如此恐怖的威勢。

蘇敗事先曾向那執事詢問過這妖龍真血如何淬鍊**的問題,按照那執事的說法,直接吞服這些龍血即可。蘇敗也曾經歷過茹毛飲血的日子,因此對於吞服妖龍真血沒有多大的噁心感:「我如今的**強度足以徒手斷金切石,不知道經過這妖龍真血的淬鍊,強度會達到什麼程度?」

「最好是雙手也能夠得到淬鍊,那時我凝聚劍陣的速度和控制力度都會有所提高。」蘇敗暗道,整個人如同老僧坐禪般端坐於團蒲上,玩轉著手中的水晶球,筆直的劍指輕輕劃過水晶球,其一道醒目的裂痕立即浮現。

頓時,一股嗆鼻無比的血腥味驟然在地下室中瀰漫著。

蘇敗皺著眉頭,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將水晶球中蕩漾的妖龍真血吞入腹中,剎那間,蘇敗感覺自己全身的鮮血彷彿要燃燒起來似的,冷汗頓時密布,緊咬著牙關。

在蘇敗的感應中,自己吞入腹中的妖龍真血如同岩漿般,灼熱無比的感覺至腹中迅速冒騰而起,席捲全身,白氣至蘇敗的毛孔中滲透而出,蘇敗整個身體變得通紅無比,雙手輕顫。

隨著水晶球中的妖龍真血盡數湧向蘇敗腹中的時候,蘇敗手臂和面孔上,青筋聳動,看上去猙獰無比。

「真是比死還要痛苦,彷彿將整個人置身於油鍋中。」

滾熱無比的氣息在蘇敗周圍蕩漾著,緊接著蘇敗身體驀然間閃現出道道猩紅的光芒,這是妖龍真血中蘊含的精華,那磅無比的精華如同洪流般湧向蘇敗的四肢百骸,蘇敗感覺身體彷彿要被撕裂開來似的。

「那名執事說這妖龍真血無需自己煉化,其內的精華會自動融入我的血肉,而在這過程中,我要做的就是時刻保持清明,一旦我暈厥過去,那麼妖龍真血內的大部分精華就會從我身體中溢出。」蘇敗雙手緊握著,深入骨髓的抽痛感讓他的臉色微微發白。

汗珠滾落,蘇敗明顯能夠感覺到全身血肉的抽搐,血液也以一種恐怖的方式運轉著。

伴隨著這種撕心裂肺的痛楚感,蘇敗身體的血肉瘋狂的吞噬這些精華,漸漸開始蛻變,而這種漸變並非局限於蘇敗的血肉,甚至他的筋,骨、膜、肌肉、皮膚、五臟六腑等等都發生著驚人的變化,無論是骨骼還是其間的韌帶強度都瘋狂提升著。

撲通!撲通!

蘇敗腦海中彷彿只剩下自己的心跳聲,同時痛楚也時刻加劇著。

微閉著雙眸,蘇敗其心境再次變得古井無波,居然在這樣的情況下感悟心劍之術,這種轉嫁注意力顯然起到緩解痛楚的作用,就在這種情況下,蘇敗靜靜修鍊著。

只見蘇敗體內縈繞的血光漸漸暗淡,妖龍真血中的精華不斷滲透至蘇敗的骨骼和血肉中,蘇敗全身抽搐著,每次抽搐的時候就有道道青筋聳動著,同時,一股極端波動的氣息至蘇敗那聳動的青筋上瀰漫而出。

蘇敗的身體強度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提高著,這種狀態也足足持續半時辰,直至那種痛楚完全消散時,蘇敗雙眸方向緩緩睜開,眸光似劍……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