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九十一章劍殿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個隊伍中就他的實力最弱,而如今得到劍碑樓中的傳承,楊修可是要瘋狂的提高自身的實力,絕對不能拖隊伍的後腿。 阡陌和莫雲楓等人也是士氣高漲,迫不及待的向蘇敗辭別,前往玉衡閣修鍊得到的傳承。 ...

?? 刑堂外,尖銳破風聲漸盛。

蘇敗和書生等人紛紛走出那氣勢磅的劍殿,不過西門求醉卻被兩名先輩留下來。按照棋痴前輩的話來說:你這胖子雖然資質差了些,同時性子也懶了些,不過勉強還是個可造之材就留下來陪老夫,待到何時將風水之術修鍊有成時再離去。

對於棋痴那強勢的態度,西門求醉自然沒有反抗的餘地,淚眼朦朧的將劍卡轉交給蘇敗,萬分不舍道:「蘇敗師弟著上面的貢獻點你可要省點花,沒事的時候就去琅琊劍閣衝擊名次,還有這次劍域之圖你們若是有幸得到某位強者的傳承亦或者劍墓,別忘記給師兄留一份。」

「還有楊修師弟,你欠我的貢獻點可別忘記還,那畢竟是師兄的血汗錢。」

望著手中沾滿鼻涕的劍卡,蘇敗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這些貢獻點加上名劍客任務的獎勵,不知能否換取到徐長卿手札的下卷,直到現在蘇敗才記起自己手中名劍客任務還未交付:「能夠讓畫末她們如此重視的任務,其獎勵應該很豐厚。」

李慕辰望著各有所獲的眾人,輕笑道:「名額爭奪賽的隊伍已經確定,按照往日里宗門的作風,在接下來的時日中應該會對你們這些進入劍域之圖的弟子進行集訓。」

「畢竟這次還有其他宗門參與劍域之圖,在某種意義上你們將代表琅琊宗。」

「倘若你們在劍域之圖中全軍覆滅的話,宗門的臉面也會蕩然無存。」

「到時候會有刑堂的執法者去通知你們集訓的事情。」

臨走前。李慕辰再次囑咐蘇敗等人絕對不能將劍碑樓中得到的傳承外傳,同時也要徹底忘記劍碑樓的存在。蘇敗望著李慕辰消失的背影。隱約間他覺得這劍碑樓或許沒有看起來那般簡單,甚至其內劍碑上的傳承都不是昔日琅琊宗強者留下來的,特別是九重樓那劍碑上殘留的氣息,可是遠遠超過先天強者。

莫雲楓和阡陌兩人略微有些好奇的望著蘇敗,他們很想知道蘇敗在第九重旅怎麼樣的傳承,不過這樣的事情畢竟不好追問,加上李慕辰的囑咐,不僅要徹底忘記劍碑樓的存在。就算彼此間也不能相互討論。

阡陌眸中徒然帶著些許期待的神情,盯著蘇敗,婉然笑道:「蘇敗師弟如今儼然已是天樞閣的領袖,在某種意義上而言,蘇敗師弟和悲戀歌師兄已經代表我們琅琊七閣,這次集訓中若是有不長眼找上門的話,那就有趣了?」

蘇敗神情一怔。「不長眼的人?」

「劍域之圖的名額足足有百餘名,然而我們琅琊七閣卻佔據七十個名次,其餘的名次是有刑堂馭獸閣以及各個分宗分攤,在某種程度上宗門是偏袒於我們琅琊七閣,肯定會有人不服氣。」莫雲楓解釋道,像他們這樣的老人對於琅琊內宗的一些事情還是有所聽過。語氣徒然凌厲道:「特別是分宗的那些傢伙,在他們看來我們就是溫室里的花朵,卻偏偏享受著宗門的大部分資源。」

聞言,蘇敗倒是有些釋然,眼神似笑非笑的望著神情有些尷尬的燕間。當初自己成為新晉領袖的時候,他們這些來自分宗的弟子也曾不服氣。甚至提出挑戰。

燕間訕訕一笑,道:「各個分宗內確實存在著這樣的風氣。」

「那些人在最初的時候雖然沒有進入琅琊七閣,然而實力倒是不錯。」徐荒顯然也有所耳聞,輕聲道:「不過這並不是我們所要考慮的,我們要做的就是在這次集訓中瘋狂提高自己的實力,然後前往劍域之圖。正如李首座所言,這次劍域之圖中還有其他宗的弟子,特別是刀劍閣和天涯閣,這兩宗的關係和我們琅琊宗可是十分惡劣,倘若在劍域之圖中遇見他們,稍有不慎就會被他們給宰了。」

「劍域之圖。」蘇敗漆黑的眸子望向遠處的點點繁星,那清冷的月光倒映在他的眼瞳上,隱約間蘇敗眼前不禁浮現出那道纖細柔軟的倩影,特別是那雙如皎月般精緻的眸子,想到這,蘇敗嘴角不由自主的泛出些許笑意:「滄月和胖墩他們應該也會前往劍域之圖,沒準還能再次見面。」

瞧著蘇敗嘴角滲出的笑意,楊修有種遍體生寒的感覺,他可是知道蘇敗口中的滄月和胖墩是誰,當初就是他們這三個人將血煉中的弟子全部給宰了。

「不管如何大家趁著劍域之圖開啟的前儘可能提高自己的實力。」楊修雙手緊握,在整個隊伍中就他的實力最弱,而如今得到劍碑樓中的傳承,楊修可是要瘋狂的提高自身的實力,絕對不能拖隊伍的後腿。

阡陌和莫雲楓等人也是士氣高漲,迫不及待的向蘇敗辭別,前往玉衡閣修鍊得到的傳承。

望著徐荒等人離去的身影,蘇敗側過頭對著七罪道:「如今按照宗門的規矩我應該是天樞閣中的領袖,我們團隊也有資格前往天樞閣。呵,還是老規矩,團隊的事情就由你多加費心。」

七罪無奈的白了蘇敗一眼,這傢伙真是想繼續當著甩手掌柜,不過他也知道蘇敗並不熱衷於這些瑣事,加上眼前懶到極點的牧崖,這些瑣事終究還是要落到自己身上。

書生眼神炙熱盯著手中的青色古卷,輕笑道:「早就嚮往天樞閣那修鍊之地,牧崖你回去帶著大伙兒前往天樞閣,我先去天樞閣尋個地方修鍊。」

「我也有事情要去劍殿一趟,團隊的事情就煩擾你們兩位多加操心了。」蘇敗腳步輕點,整個身影如同孤鴻般直掠而出,轉瞬間就消失在七罪和燕間兩人的視線中。

劍殿一直都是琅琊宗中最喧嘩的地方。那恐怖的人流就算是琅琊劍閣也是無法與之比擬的,如同螞蟻般密密麻麻的身影匆匆忙忙的進出著。蘇敗望著氣勢恢宏的劍殿,眼中露出些許好奇,說起來他也是初次來到這劍殿,當初名劍客任務也是畫末代替隊伍接下的。

「也不知我現在交接名劍客任務,劍殿還會不會承認。」蘇敗輕聲喃喃道,徑直的走向劍殿,猩紅的血衣加上蘇敗那零散的披肩長發倒是沒有讓人認出。

踏至劍殿,蘇敗方才發現眼前這座劍殿異常的寬敞和明亮。最醒目的就是那道道通天的水晶石劍,道道光幕在水晶石劍上閃現著,顯現出密密麻麻的任務,蘇敗注意到水晶石劍劍柄處有一道凹槽。

蘇敗的視線略微一掃,他注意到這些水晶石劍分別有著明顯的標示,特別是劍殿深處的水晶石劍,其周圍赫然蕩漾著猩紅的血光。同時一道氣勢磅的字眼懸浮於其上:甲。

「這些石劍分別應該對應著甲乙丙丁等級的任務。」蘇敗注意到大多數弟子都是湧向那些丙級和丁級任務,其超甲級和甲級任務前就顯得門可羅雀,並非是無人問津,只不過大多數弟子望向那些任務的眼神中都帶著懼怕,畢竟在琅琊七閣中能夠接下甲級任務的團隊屈指可數。

在四周詫異的目光中,蘇敗徑直的走向那代表甲級任務的水晶石劍。而在水晶石劍的正後方有一座櫃檯,著數名女子正聚攏一起聊天說笑著。

見蘇敗走來,這些女子微微抬眸,目光掃過蘇敗那猩紅的血衣旋即就紛紛低著眉垂輕笑著,只有其中一名略微有些青澀的女子詫異道:「妙齡姐。有弟子來我們甲級任務區,可能是要承接任務。我們不去招待嗎?」

「蘇琪你才來琅琊宗不久,這其中的道理你還不懂。」

石柜上,一名身著紅色衣裙的成熟女人含笑而立,其水蛇般的柳腰半依於櫃檯上,誘人眼波淡淡的掃過走來的蘇敗,笑盈盈道:「想在劍殿中賺取貢獻點就要有眼力,你看走來的那傢伙全身上下儘是破碎的武衣,加上那樸實無華的劍器,怎麼看都不像是琅琊七閣中的翹楚,以他的實力豈能有資格接下這甲級任務。」

琅琊宗大多數弟子往日里都在修行或者出去執行任務,而往往很多瑣事都是交給普通的外門弟子來做,而劍殿中的瑣事更是無數外門弟子最熱衷的,只要這些弟子幫助琅琊七閣弟子承接任務,這任務一旦被完成就會獲取些許貢獻點。

對於琅琊七閣弟子而已,這些貢獻點或許微不足道,然而對於大多數外門弟子而已,這些貢獻點卻是能夠換取到他們夢寐以求的修鍊資源。

蘇琪蹙眉微擰,略微猶豫道:「倘若讓執事知道我們這般對待的話,又少不了一番責罵。」

就在這時,這名被稱為妙齡的女子徒然起身,曲線玲瓏的柳腰搖曳出令人垂涎的曼妙弧度,行走劍,那雪白晃眼的玉腿若隱若現。

蘇敗正凝視眼前這代表甲級任務的水晶石劍,其上流轉的任務數量居然不少,然而大多數都是危險無比,正欲找人詢問如何交付任務,就見到妙齡款款走來,然而蘇敗還未開口,這妙齡就已掠過蘇敗,嫵媚的嬌容上浮現出甜美的笑容:「我是甲級任務區的引導員妙齡,這位師兄和師姐,你們是前來承接任務的嗎?」

被華麗麗的無視了!

蘇敗微皺著眉,低首望著全身猩紅的武衣,嘴角泛起無奈的笑意,瞬間有種前世穿著安踏走進阿尼瑪被無視的感覺,與此同時,一道帶著些許桀驁和不屑的聲音在蘇敗後方響起:「這就是內宗發布的甲級任務嗎?劉酈師妹,我還是覺得分宗那裡的任務難度大。」

蘇敗側頭望去,當其見到出聲的是一名模樣頗為英俊的青年,其目光正帶著些許質疑盯著石劍上流轉的光幕,而在其一旁則是一名隱隱透著驕傲氣質的月袍女子,那青年見到蘇敗目光投來,目光淡淡掃過蘇敗,眼神中帶著莫名的不屑和傲意。

分宗弟子!

「沒想到這麼快就遇上,還真如莫雲楓所說的那般,各個屁眼長在臉上的人。」蘇敗凝視著眼前的水晶石劍,向著遠處的櫃檯招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