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九十章各有收穫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下去。」 「蓮羽劍式倒也適合這妮子,只是沒想到楊修會選擇九轉封劍技,這可是比西秦封劍技更加霸道和恐怖的劍技,將劍氣封印在四肢百骸中,以生命力來溫養劍氣。」重瞳老者輕聲道,其眼眉漸漸輕垂下來,凝...

心劍,殺人劍術。

蘇敗輕吐口氣,怔怔望著劍碑上流轉的光華,隱約間蘇敗好似看到先前那震撼的一幕。

無聲無息間漫天頭顱紛揚,其凄厲的慘叫聲卻尚在頭顱中回蕩著,殺人留聲不過如此,同時那些直接化作血水的屍體更是讓蘇敗記憶猶新。

「先前那名劍客沒有任何的招式,然而威力卻勝於大多數招式,這就是心劍嗎?」

蘇敗輕聲喃喃道,他的心神凝固在心劍其後的品質等級上,未知。

「我如今掌握的武技足足有十餘種,然而只有其中天外飛仙的品質才是未知等級,如今這心劍的等級居然也是未知。」蘇敗雙眸中露出些許沉思,眼角餘光掃過兩側的石碑:「看來在大荒世界中也存在諸多未知等級的武技,像天外飛仙這般劍術極致的劍式不知道在大荒中能否佔據一席之地。」

「其餘兩座劍碑上的傳承應該和眼前這座劍碑相當,這該死的限制真讓人噁心。」蘇敗收斂心神,再次凝視著眼前的劍碑,他知道固然有系統之助領悟這心劍,然而這心劍卻是無招之術,更像是某種狀態,蘇敗倘若要將這心劍之術修習至極致,恐怕還是靠自身的領悟。

「這心劍更側重於劍意的控制,而我如今領悟唯孤劍意,二者倒有種相輔相成的作用。」

「一旦我對唯獨劍意的掌握和感悟加深,那麼對於天外飛仙的感悟也會加深1

蘇敗睜開雙眸。雙目中射出兩道駭人地劍芒宛若實質一般,他的整個身體在這一剎那如同出鞘的利劍般,凌厲無鑄的劍意瀰漫而現,其腰間的青峰古劍更是躍躍欲,悠揚的劍鳴聲在第九重樓中蕩漾著。

蘇敗的心神在這一刻沉浸在劍碑中,他感覺到一股浩蕩滄桑久遠的氣息撲面而來,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腦海中,與此同時,死寂的劍碑上也隱隱散發著一股劍意,甚至滲透出嗆鼻的血腥味。

而蘇敗的劍意和這股劍意隱約間開始共鳴。森然的劍風至蘇敗周圍蕩漾而起。那劍風中竟是出現道道劍光,這劍光通過光幕折射至白眉老者和重瞳老者的眼眸深處,兩人臉上頓時露出錯愕的神情。

「兩位先輩,這是?」李慕辰眼睛瞪大望著那道修長單薄的身影。

在蘇敗的腦海中。隱約間那道白衣身影再次浮現。白髮如霜。站在血海風波之上,蘇敗有種莫名的感覺,彷彿自己已經化作那道白衣身影。周身蕩漾而出的劍意竟是九重樓中激起道道漣漪,化作那森然的劍風中。

一股恐怖無比的劍意至蘇敗四肢百骸中蕩漾而出,蘇敗的氣息卻是徒然暴漲著,磅如同天罡境,蘇敗知道並非是自己修為有所突破,而是這心劍帶來的修為增幅。

同時,蘇敗發現自己此刻的心境儼然如同一灘死水,方圓數丈內的氣流波動竟是落入他的掌控之中,蘇敗略微抬指,便有著劍意至自己所想之處蕩漾而出,「這就是心劍嗎?心如止水,融入這方天地,心為劍柄,天地靈氣為引,劍意為刃,萬物皆殺1

白眉老者手中的棋子都忘記落子,目光直盯著九重樓中蕩漾而起的漣漪,深深吸口氣,壓制不住聲音中的興奮和顫抖:「好小子。原我以為他感悟心劍需要花費些日子,沒想到才短短片刻就領悟到心劍。」

「心劍。「李慕辰喃喃道:「掌握心劍者,方寸稱王,唯我主宰」

重瞳老者露出欣慰的笑容:「這小子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我琅琊宗終於又要出一名驚艷末劍域的弟子。李慕辰你可要給我好好看好他,千萬不要讓他中途給夭折了。這次劍域之圖,小傢伙應該會參加吧,你小子可要時刻警惕其他宗門在暗地裡下黑手,把小傢伙給宰了。」

「當初蘇贏技壓群雄,問鼎鳳歌時,刀劍閣和天涯閣的老傢伙就沒少起壞心思。」重瞳老者囑咐道。

「他們要是敢動這樣的心思,我不介意帶著執法者親自血洗刀劍閣和天涯閣1李慕辰森然笑道,望著蘇敗的目光中露出期待之色。

就在這時,劍碑樓上再次泛起兩道悠揚的劍鳴聲。

「看來又有人領悟劍碑上的傳承,這次的弟子天賦倒是不錯。」白髮老者輕笑道,雙手徒然結出道手印,其光幕上立即蕩漾出道道漣漪,最後凝聚成一道有些懶散的書生模樣,牧崖。

此刻,第四重樓中,書生略微有些傻眼的望著自己手上的古卷,淡淡的青光縈繞於其上,緊接著便是無數道炫目的圖紋烙印在古卷的正首頁,化成一道矯若游龍的字體:裂!

金鉤鐵划間便有著磅的氣勢瀰漫而出,書生抬眸望著正前方的劍碑,喃喃道:「裂之卷1

劍碑樓外,白眉老者和重瞳老者的目光皆是凝聚於書生手中的古卷,皆是發出道驚咦聲,旋即笑道:「這小書生的運氣倒也不錯,居然領悟了兵甲武經中的裂之卷,也是塊璞玉。」

「裂之卷?」李慕辰眉頭微皺,這部武技曾經也曾被諸多琅琊宗翹楚得到過,但是自從得到后很少有人能夠將之修鍊成功,甚至楚歌和蘇贏曾經也嘗試修習過,不過依舊失敗,按照歷代先輩的說法這裂之卷只是兵甲武經中的一部分,真正算起來應該有十一卷,微搖著頭道:「也不知道牧崖這小傢伙得到裂之卷是福還是禍。我聽諸位先輩提起過,倘若這劍碑上記錄著齊全的兵甲武經,這劍碑也足以有資格被放至九重樓,就算是其中一卷也有資格被放至第七重樓,只是沒想到這劍碑已淪落到第四重樓。」

「劍碑樓神秘無比,就算琅琊祖師也未能將這劍碑樓的秘密徹底挖掘出來。」重瞳老者輕嘆道,眼前這劍碑樓存在的歷史可比琅琊宗還要更加的悠久,而琅琊宗只是有幸得到這劍碑樓,就算琅琊先祖那聞名於世的弈劍術亦是得至這劍碑樓,並非是外界所知那般,弈劍術是由琅琊祖師所創。

重瞳老者雙手再次結印,道道漣漪重新在光幕上蕩漾而起,森然的殺意至光幕中滲透而出。

畫幕中,七罪正端坐於一座血色的劍碑前,冷峻的面容上儘是滲出血跡,喃喃自語著:「謀殺,劫殺,故殺,斗殺,誤殺,戲殺,過失殺,皆殺1

長發狂舞著,此刻的七罪如同絕世殺神般,黑色眸子如同九幽那般深邃。

「居然是七殺劍訣。」李慕辰略微有些好奇的盯著七罪那猙獰的面容,輕笑道:「這傢伙也是塊璞玉,如果能夠進我刑堂好好磨練的話,今後必然成為琅琊宗的中流砥柱。」

「林瑾萱那妮子的天賦倒是差了些,還有那楊修,不過勝在兩人有自知之明並未繼續走下去。」

「蓮羽劍式倒也適合這妮子,只是沒想到楊修會選擇九轉封劍技,這可是比西秦封劍技更加霸道和恐怖的劍技,將劍氣封印在四肢百骸中,以生命力來溫養劍氣。」重瞳老者輕聲道,其眼眉漸漸輕垂下來,凝視著石棋,輕聲道:「接下來就看他們能夠領悟多少。」

白眉老者盤膝而坐,輕聲道:「只要能夠領悟一成就足以讓他們的實力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時間緩緩流逝著,無論是劍碑樓中還是劍碑樓外,皆是陷入死寂之中。

第九重樓中。

「恭喜宿主心劍掌握度+1」

「恭喜宿主心劍掌握度+1」

……

系統的聲音在蘇敗腦海中回蕩著,蘇敗嘴唇抿出一絲笑意,眼前的劍碑也漸漸變得暗淡無光,同時一股強悍無比的力量至眼前的虛空中洶湧而出,蘇敗立即察覺到眼前的空間有些扭曲,緊接著眼前的劍碑立即消散。

轉瞬間,蘇敗就已經站在石台上,眼眸微抬,恰好瞧見重瞳老者和白眉老者正滿臉欣慰的看著蘇敗,眼中帶著些許震撼。

「初次進劍碑樓就直上九重樓,古往今來你還是第一個。」

「就算是你的老子也只是止步於七重樓。」

白眉老者和重瞳老者輕笑道,語氣中絲毫不掩飾讚歎。

聞言,蘇敗神情一怔,回想起接下來數重樓那可怕的考驗,心有餘悸,倘若自己未領悟唯孤劍意的話,或許也沒有機會直上九重樓。

就在這時,道道漣漪至蘇敗的後方蕩漾而現,緊接著書生和七罪等人的身形接二連三的浮現,見到蘇敗那滿身猩紅的血跡時,臉色皆是微變。

徐荒凝視著蘇敗那雙猩紅的靴子,低語道:「你上了幾重樓?」

「這還用說,以蘇敗師弟的實力和天賦肯定是直上九重樓。」西門求醉打趣道,只是蘇敗接下來的話語卻讓他滿臉的笑意徹底凝固祝

「九重樓1蘇敗平靜道。

「九重樓?」書生握住手中的青色古卷,詫異道:「後面幾重樓就那麼變態?就算當初你和秦獄交手的時候都沒有這麼狼狽?」

蘇敗點著頭道:「非常的變態。」

阡陌和莫雲楓兩人望著蘇敗那平靜的面容,心中皆是浮現出無力,原以為他們踏上三重樓的話,就算比不上蘇敗,但是也不會差太多,只是沒想到這變態居然會登上九重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