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八十八章瘋狂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的,真痛!這莫名而現的力量讓蘇敗有些措手不及,抬眸望著那天梯的盡頭,其嘴角卻是泛起一抹享受的笑容,終於讓我感到壓力了。 臉色漲得通紅,蘇敗雙臂緩緩抬起,按住台階,青筋暴起,匍匐前行著。 ...

這就是他領悟的劍意。

凌駕於先輩劍意之上的劍意,如同劍中君皇般。

重瞳老者和白眉老者眉頭輕皺,直視那道白衣身影,隱約間他們能夠察覺到那股鋒利無鑄的鋒芒。

李慕辰眼中也殘留著些許震撼,昔日他就感受過蘇敗殘留在琅琊劍閣中的劍意,那時候他就覺得蘇敗的劍意很恐怖,只是沒想到會如此恐怖:能夠領悟劍意的劍客便亦是劍道天才,而能夠讓先輩劍意為之顫抖甚至畏懼的劍意,那便是劍道王者。才短短數分鐘的時間而已,他便已踏至第六重。

僅僅這一點,蘇敗就能夠超越楚修和蘇贏。李慕辰雙手緊握,神情有些動容。

星空下,楚歌漠然的臉龐上泛起欣慰的笑意,喃喃道:到最後我還是輸給你,蘇贏!

空曠的第六重樓中,悲嗆的劍鳴聲連綿不絕,匯聚成一片。

蘇敗凝視兩側的劍碑,其上皆是瀰漫著恐怖凌厲的劍意,顯然當初在這留下傳承的強者皆是感悟過劍意,比起第五重樓內的劍碑,這裡的劍碑數目更少,只有十二座。

琅琊宗數百年中曾出現過無數強者,然而這些先天強者中能夠感悟劍意的人卻寥寥無幾。這裡有十二道截然不同的劍意也就意味著曾有十二名強者感悟過劍意,琅琊宗何時出過這十二名強者?蘇敗眉頭微皺,隱約間他覺得琅琊宗越來越不凡,至少沒有表明看起來那般簡單。

修長的指尖至劍碑上輕輕劃過,蘇敗徑直的向著第七重樓走去,這裡十二座劍被上的傳承儼然讓蘇敗心動,畢竟能夠領悟劍意的強者,其傳承必然恐怖無比,然而蘇敗更在意的卻是其上數層樓的傳承,那裡的傳承肯定會比這裡更加恐怖。

人往往很多時候就是想要更好的,而不是最好的。蘇敗捂著眉頭輕笑道,站在通往第七重樓的天梯。比起通往六重樓的天梯,這裡的天梯更短,僅僅只有七道台階而已。

蘇敗注意到,這七道台階上鋪滿一層灰塵,顯然已經很少有人踏至。

有更好的誰會去錯過。蘇敗抬步再次邁上天梯,一股震懾人心的力量徒然在這片天地間洶湧而出,蘇敗頓時覺得眼前這昏暗的劍碑樓已至視線中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血腥無比的畫面。

天穹暗淡,血漿迸濺,血流成河。

一名白衣劍客持劍行走於漫天的血雨中,在他的懷中抱著一個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其背後卻背著一名絕世傾城的女子,然而那張讓天地失色的面容上卻布滿著觸目驚心的傷痕。

白衣男子且行且進,走過黃沙大漠,走過皚皚不見盡頭的冰川,走至漫山遍地紅葉的古寺前,那搖曳的紅葉落在那身白衣上,靜寧無聲撕開道道口子,鮮血淌落而下,將他的血肉割落離骨,他抬著清冽如幽泉的眸子直視著那漫天古佛,淡淡道:這世間真的有佛嗎?若有我佛,那我屠盡漫天諸佛,她能站起來為我繼續輕舞嗎?

若世間無佛,你們又在信仰什麼?

無數道披著袈裟的身影和披著戰甲的鐵騎至漫天古寺中洶湧而出,如同cho水般湧向那道白衣身影。

碧血橫飛,天昏地暗。

蘇敗如同無關緊要的人般望著眼前這一幕,他看見那驚艷的劍光撼動了雲霄,看見那漫天搖曳的血雨染紅了古佛石像,猩紅的血順著石像滴落,那石像好似在咧著嘴開心的笑著,笑這世間,笑那螻蟻,笑那襁褓中的嬰孩……

蘇敗已經明白眼前這一幕到底是什麼,亦明白那道舞劍狂怒的白衣劍客是誰,同樣也明白那襁褓中悲泣的嬰兒是誰,他看見那猩紅的天穹中徒然浮現出一道古佛的虛影,如同末日降臨般轟轟而下,撞上那白衣劍客,亦撞上那襁褓中的嬰兒,那時,蘇敗聽到丹田破碎的聲音……

血雨模糊蘇敗的視線,直至最後,眼前的場景徒然一換,琅琊宗那氣勢恢宏的宗門出現在他眼中,他看見那白衣劍客滿身是血的躺在屍山血海中,他看見步驚仙抱著襁褓中的嬰兒仰天咆哮,那些西陀爛柯殿的佛在笑著……

場景再換,猩紅的屍海已被骯髒的貧民窟所取代,他看見一道瘦小的身影在無數人凌辱中滿姍的爬行著,用那鮮血淋漓的雙手緊握著沾滿灰塵的妖肉碎渣……

這一切都是拜那佛所賜嗎?蘇敗輕聲喃喃道,沉重的壓抑感瀰漫在蘇敗心頭。

短短的七道台階好似蘇敗流淌於靈魂中的記憶,蘇敗每邁出一步,這些猩紅的畫面就越來越清晰,蘇敗知道眼前這一幕並非是幻境,而是真實存在於這具身體中。

一步,兩步,三步,四步,五步,六步,七步。

蘇敗停下腳步,眼前猩紅的血海和漫天古佛的鬨笑聲竟消散,昏暗的劍碑樓再次出現蘇敗的視線中。

蘇敗眼眉微垂,望著腳下冰冷的台階,其淌落的鮮血竟已將台階染的一片通紅。

她並不是戰死於琅琊宗前,她是因為產下我時而死在那群佛中。蘇敗身形久久未動,緊閉著雙眸喃喃道。當初李慕辰告訴他,他們是戰死於宗前,只是李慕辰不知道在蘇贏來到宗門前的時候,她就已死去。

西陀爛柯殿,世間真有佛嗎?若有佛,那等我來殺你。話音未落的剎那,蘇敗睜開雙眸,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抬步踏出第七道台階。

就在蘇敗踏至第七重樓的剎那,古樸的劍碑樓外再次泛起炫目的光芒,望著那道白衣身影,重瞳老者和白眉老者兩人皆是露出狂喜的神情:第七重樓!

第七重樓,只有孤零零的七座劍碑。

蘇敗徑直的向著通往第八重樓的天梯走去,再次凝視著眼前的天梯,只有短短五道台階而已,然而這五道台階卻讓蘇敗有種天地之隔的感覺,他知道眼前這道天梯或許會更加的恐怖,然而蘇敗卻沒有任何猶豫的抬起腳踏落在其上,一股讓蘇敗全身感到顫慄的力量至台階上洶湧而現。

砰!

蘇敗身體直接倒在台階上,身上那龜裂的皮膚上鮮血狂涌。

媽的,真痛!這莫名而現的力量讓蘇敗有些措手不及,抬眸望著那天梯的盡頭,其嘴角卻是泛起一抹享受的笑容,終於讓我感到壓力了。

臉色漲得通紅,蘇敗雙臂緩緩抬起,按住台階,青筋暴起,匍匐前行著。

第八重樓內瀰漫的威壓就算是天罡九重的強者也支撐不住,他這樣強行支撐著恐怕會出事。李慕辰轉目望向白眉老者和重瞳老者,語氣略微有些擔憂道。

聞言,白眉老者和重瞳老者眉頭皆是一挑:等他支撐不住的時候再出手制止。

話落,白眉老者和重瞳老者兩人雙手紛紛凝結出道手印,這道手印就像滿弦上的箭支,隨時就會暴she而出。在三道目光的注視下,蘇敗其身形每向前爬出數寸,整個身體都會輕顫著。

痛,刻苦銘心般的痛楚席捲而來。

不過蘇敗卻沒有絲毫放棄的意思,特別是望著那近在此尺的盡頭,蘇敗知道一旦放棄,那麼就是前功盡棄:蘇敗都走到現在了,倘若現在放棄的話那就是十足的蠢貨,給老子支撐住!

咬著牙,蘇敗清明的眼眸中湧出瘋狂,再次向前爬去,短短的五道台階,蘇敗卻是用了十來分鐘的時間才爬上去,當看到蘇敗登上八重樓的時候,李慕辰和白眉老者等人紛紛鬆了口氣,手心已經滲透出冷汗。

第八重樓,他註定是要超越昔日的蘇贏!

八重樓中有五座劍碑,不知道蘇敗會選擇哪座?希望以蘇敗的天賦能夠領悟劍碑上的傳承,否則的先前的努力就算是白費了。白眉老者輕聲道。

起身,蘇敗身子搖搖晃晃,望著矗立於前方的五座劍碑,蘇敗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抬步向前走去,只是這八重樓內瀰漫的威壓極為恐怖,蘇敗每邁出一步,身子都輕顫一下。

染血的指尖劃過劍碑,蘇敗微閉著雙眸,緊接著在李慕辰三人錯愕的目光中,赫然徑直的向著第九重樓走去,白眉老者和重瞳老者目瞪口呆,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這小傢伙瘋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