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八十四章獎勵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奪賽的冠軍隊伍,按照狩獵賽的規則你們將會得到宗門的奪冠獎勵,這所謂的奪冠獎勵其實也沒你們想象中那般神秘,倘若你們有像悲戀歌那小子打聽過應該知道這次奪冠獎勵其實就是獎勵一次前往劍碑樓的資格。」李慕辰率先...

名額爭奪賽落幕數日後,整個琅琊七閣還是沉浸在沸騰的狀態中。上至天樞閣,下至搖光閣,到處都在談論著這次的名額爭奪賽,而最讓人津津樂道的自然就是蘇敗,特別是蘇敗和秦獄之間的那場戰鬥,被諸多參賽弟子抖出來,每當聽到蘇敗以三才劍陣徹底碾壓秦獄的時候,大多數人臉上都是露出震撼的神情。

無數人為之驚嘆,這些年琅琊七閣雖出過不少妖孽般的人物,但卻極少有蘇敗這般,以新晉弟子的身份就取得露出耀眼的成績,大多數都唏噓道:「今後蘇敗領袖在琅琊七閣中的聲望恐怕不會遜色於天樞閣的談書墨師兄,甚至直追天樞閣領袖悲戀歌。」

「蘇敗領袖以劍陣之道扭轉敗局,轟殺秦獄領袖。現在,蘇敗領袖可謂是琅琊七閣劍陣第一人。」

新晉弟子在琅琊七閣中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漲船高,如今每一位新晉弟子行走在琅琊七閣以及琅琊劍閣中,都不需要向以往那般拘謹和小心翼翼,就算是面對天樞閣弟子,新晉弟子也昂首挺胸,誰都知道新晉弟子有蘇敗的存在,這個隊伍終究成為琅琊七閣中的霸主。

望著其他閣弟子那滿臉的羨慕之色,這些新晉弟子感到舒暢無比,如今在琅琊七閣中可是沒有人敢稱呼這些新晉弟子為弱雞。

晚冬初晴,蘇敗緩步行走於開陽閣中的林間小道上,今天距名額爭奪賽已經有兩日的時間,在這兩日的時間內,蘇敗可謂是足不出戶,最後那場激戰他看似輕鬆,然而秦獄終究是天罡境強者,特別是動用西秦封劍技,其實力可謂是恐怖洶湧。就算以三才劍陣壓制住秦獄,蘇敗也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不過蘇敗畢竟有著系統之助短短兩日的時間就將傷勢徹底恢復,甚至修為有所精進。

出了劍殿,蘇敗微眯著雙眸,揚起右手擋住那溫暖的陽光體內時刻運轉的劍魔心經也難得停住,享受著這份難得的清閑和慵懶,喃喃道:「都忘記這種偷得浮生半日閑的感覺,現在經歷起來倒是格外的懷念。」

雪初晴,蘇敗望著遠處那蔚藍天際上掠過的飛鳥和搖曳的雪花,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蘇敗依稀記得前世在這般寧靜的午後,總是坐在陽台的搖椅上手中捧著香茗,執著一本博弈論,時而順手從茶几上拿出些許話梅細細輕嚼慢慢品味著清淡之中的酸甜:「此時若是捧著徐長卿下卷手札細細品味倒也不失一種樂趣,奈何下卷手札不在我手中。」

一元劍陣,兩儀劍陣,三才劍陣等劍陣讓蘇敗對於劍陣之道有了徹底的認知,而如今他掌握三才劍陣,對於徐長卿手札上記錄的其餘劍陣好奇無比:「也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才能從宗門手中取得那下卷手札,不過我對於三才劍陣也只是初步掌握而已,其基礎還不夠,就算得到下卷手札恐怕也無法修習接下來的劍陣。同時我的雙手也需要鍛煉,這次強行凝聚劍陣,差點將這雙手給廢了。」

順著林蔭小道陣陣切磋操練的聲音也在林蔭間漸漸泛起,蘇敗走出林蔭小道的時候已至開陽閣的演武廣場,在那裡無論是新晉弟子還是原先的開陽閣弟子都在其樂融融的切磋修鍊著。

在蘇敗出現的剎那,整個廣場內的破風聲徒然止住,正在切磋修鍊的弟子紛紛側目望向蘇敗,頓時臉上湧出敬畏和狂熱之色,新晉弟子更是直接迎面走來親切道:「領袖1

蘇敗沖著這些弟子微微點頭,其目光卻是轉向廣場正中央的石台上,一道儒雅的身影正懶洋洋的躺在其上那醒目的草帽半遮掩住整張臉,享受著午後的陽光。

徑直的走向石台蘇敗無奈的搖著頭,其右腿已勢如閃電般的橫掃而出。

青色古卷立即舒展開來,如同洶湧奔騰的山川般撞上蘇敗的右腿,書生猛的站起來,望著一臉笑意的蘇敗皺著鼻子道:「好不容易遇見個的艷陽天,難得打個盹都要受到領袖你的打擾,這日子簡直混不下去了。」

突然,書生微著雙眸細微打量著蘇敗道:「恢復了?」

蘇敗微點著頭。

「先不說你那可怕的天賦,就眼前這恢復力都足以讓我等汗顏。」書生帶著些許羨慕的口吻道。

蘇敗眼角餘光掃過四周正在切磋的弟子,坐下來問道:「在我閉關修鍊的日子裡,天權閣和天樞閣應該沒有來找碴吧。」

「找碴?現在天權閣和部分天樞閣弟子見到我們新晉弟子如同老鼠見了貓似的,哪來的勇氣敢來開陽閣放肆。

你可不知道你如今在琅琊七閣中的聲望是直追悲戀歌,甚至有好事者宣稱悲戀歌領袖一旦前往鳳歌書院,那麼琅琊七閣必將引來新的時代,蘇敗時代。」書生睡眼惺忪,懶洋洋道。

「下次選拔賽開始的時候我是絕對不會錯過,對於鳳歌書院,我可是嚮往已久1蘇敗微微笑了笑,不禁想起前往鳳歌書院的步韻寒,也不知道她現在是否得知步叔的下落。

就在這時,七罪和燕間兩人從廣場邊緣徑直的向著蘇敗走來,其後緊隨著一名執法者。!

蘇敗和書生微微起身,輕笑道:「怎麼了?難不成你們兩個犯法了要被押送至執法塔?」

七罪搖著頭看著沒正經的書生,對著蘇敗道:「領袖,李慕辰首座邀我們前往刑堂一敘1

蘇敗向著執法者微微點頭,率先向前走去,這時候李慕辰邀請自己等人應該是為了那奪冠獎勵,對於這神秘的奪冠獎勵,蘇敗也期待已久。

七罪和燕間兩人臉上也是露出些許期待,對於這神秘的奪冠獎勵,他們可是如雷貫耳。況且這奪冠獎勵能夠讓天樞閣弟子如此重視,也說明這獎勵肯定不簡單。

在執法者的帶領下,蘇敗和書生等人直奔刑堂而去,約莫數十分鐘后,五道身影緩緩落在刑堂正巔前。蘇敗抬頭望著面前這龐然的劍殿,微眯著雙眼·目光在殿宇間那黑暗的角落中橫掃而過,在其上,蘇敗能夠察覺到數道隱晦而強大的氣息。

比起蘇敗臉上的淡然,七罪和燕間兩人顯然有幾分拘謹·刑堂對於琅琊宗弟子而言就是噩夢般的存在,傳聞倘若有弟子被押送至刑堂,那不死也要脫層皮。

就在蘇敗等人方才站住腳的時候,其後又有數道尖銳的破風聲漸響,數道身影閃掠而至,正是徐荒和林瑾萱等人。

徐荒微微向著蘇敗點頭,當察覺到蘇敗體內那雄渾無比的氣息時·眸中掠出些許訝然。

西門求醉唯唯諾諾的望著森嚴的刑堂,小心意就是刑堂?媽的,走進來的時候更走進監獄似的。」

聽到這句話·林瑾萱和楊修兩人極為認同的點點頭。

反倒是蘇敗對於這刑堂的氛圍早就習以為然,畢竟數日前他可是在刑堂中修鍊了十餘日,就在眾人閑談的時候,眼前這龐大的劍殿中徒然泛起悠揚的劍鳴聲,緊接著就是李慕辰的身影緩緩而現。

「見過李首座1蘇敗十人紛紛行禮道。

「既然你們都已經來了,那麼應該知道今日本座叫你們來這裡的目的。你們是這次名額爭奪賽的冠軍隊伍,按照狩獵賽的規則你們將會得到宗門的奪冠獎勵,這所謂的奪冠獎勵其實也沒你們想象中那般神秘,倘若你們有像悲戀歌那小子打聽過應該知道這次奪冠獎勵其實就是獎勵一次前往劍碑樓的資格。」李慕辰率先走進殿中·背對著蘇敗等人道:「現在人都已經到齊了,那麼就準備進入劍碑樓。」

劍碑樓!

蘇敗眉頭微皺,目光轉向徐荒和書生·見後者臉上也是滿臉的疑惑,顯然他們也未曾聽過這劍碑樓。

「往日里宗門弟子若是想修習武技唯獨前往琅琊劍閣以貢獻點換取,或者是拜入宗門內某位長老為師·繼承其衣缽,然而劍碑樓才是我琅琊宗立足於荒琊州的根本。」李慕辰好似察覺到蘇敗等人的疑惑,輕聲道:「一個宗門最重要的便是其傳承,簡單而言,這劍碑樓才是我們琅琊宗的傳承,宗門無數強者坐化時便是在劍碑樓中坐化,換句話而言這劍碑樓中有著無數強者的衣缽等待人來繼承。」

當蘇敗走進劍殿的時候·眼前的視線頓時變得明亮無比,只見這座巨大的劍殿中並無過多奢華的裝飾·最引入注目的就是位於劍殿正中央的一座青銅祭壇,磅無比的威壓至祭壇上瀰漫著。

最讓蘇敗在意的是祭壇上那雕刻出栩栩如生般的青龍,其晶瑩剔透的龍眼泛著璀璨的劍光。

李慕辰徑直的走向這座祭壇,雙手徒然結出道道玄奧的印法,屈指微彈,恐怖的劍氣至他的指尖洶湧而出,暴射至青龍的雙瞳之中,頓時,青銅祭壇上蕩漾起隱晦而又格外恐怖的氣息,其光芒徒然至祭壇的各個角落中泛起。

盯著眼前這光華流轉的祭壇,蘇敗目露奇異之色,眼前這祭壇是傳送劍陣,然而這傳送劍陣又不同於正常的劍陣,特別是那道道流轉的紋路,好似勾勒著這片天地間的靈氣。

李慕辰側過頭望著眉頭微擰的蘇敗,笑道:「傳送劍陣分為定點傳送和不定點傳送,眼前這座劍陣就是不定點傳送。不過只要你運轉這座劍陣的時候只要控制其傳送的坐標,那麼也會被穿梭至想要去的地方。」

聞言,蘇敗暗自咂舌,這座劍陣布置於刑堂之中,顯然是看重刑堂那森嚴的防衛,而如今這劍陣又是被布置成不定點傳送劍陣,顯然是以防有人破開刑堂的防衛進入其中運轉這道劍陣,如此森嚴的戒備只是為了隱藏其後的劍碑樓,能夠讓琅琊宗如此重視,那麼劍碑樓中存放的武技價值之高恐怕讓人目瞪口呆。

「隨本座來1李慕辰揮著衣袖率先邁上青銅祭壇,楊修和西門求醉立即迫不及待的走上去,蘇敗等人緊隨其後,就在十人紛紛踏上祭壇的剎那,青銅祭壇上頓時泛起璀璨的光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