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七十九章殺機之三才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內的巨石竟是直接被震成碎片,煙塵翻滾,三道如同曜日般璀璨的劍影幾乎讓諸閣弟子臉色劇變,滿臉的驚駭欲絕,紛紛唰唰的朝後退去。 洛凱那直勾勾的眼瞳瞬間如同死魚眼般,雙手輕顫著。他是也修習過劍陣,對...

一刻,一股難言的壓抑感籠罩十方。!

兩儀劍陣猶如流星般霍霍直墜,衝天的幽火和寒意貫通天地。天地靈氣像是奔騰的咆哮大河般,向著秦獄洶湧而去,道道可怕的漣漪在眾人的視線中浮現而出。

秦獄身形猛的直衝而出,體內狂暴雄渾的真氣毫無保留般的洶湧而現,整個人如同那璀璨的劍罡般,攜帶著驚人的波動,化成廢墟的斷壁殘垣再次倒塌,其地面更是瘋狂的向下崩陷。

談書墨握住欄杆的雙手微緊,眸光似電般凝視著眼前這一幕,動用西秦封劍印的秦獄是最可怕的,倘若秦獄能夠擋住蘇敗的兩儀劍陣,那麼結局就如同秦獄所說的那般,一切塵埃落定。

在百餘道目光的注視下,秦獄手中的巨劍猶如黑色閃電般撕裂而出,狠狠撞上那翻滾的幽火和寒意。

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至半空中激蕩而起,那洶湧的幽火和寒意竟是直接被巨劍撕裂,巨劍狠狠的撞上兩道似匹練的劍影,鏗鏘之聲響徹不斷,一連串的火星迸濺著。

「給我碎1

低沉的咆哮聲至秦獄的喉嚨間咆哮而出,秦獄猙獰的面孔上青靜聳動,體內雄渾無比的真氣瘋狂的向著巨劍洶湧而去,那龐大的巨劍不斷轟擊著那道璀璨刺目的劍影,低沉的轟鳴聲傳遍整片廢墟。

「轟!轟1

兩儀劍陣也在秦獄這瘋狂的攻勢下盪起道道漣漪,無數碎石至灰塵中翻滾而出,緊接著兩儀劍陣便是破碎開來,秦獄的身影至虛空中直墜而下,將那廢墟砸出一個凹陷。

挺拔如槍的身影矗立於灰塵中,秦獄緩緩抬起頭,森然一笑:「我說過同樣的劍陣對我起不了作用。」

「我能夠擋住你這道劍陣,也能夠接二連三的擋祝」

「只是強弩之末的你又能夠凝聚幾次這樣的劍陣?」秦獄手中巨劍緩緩揚起,頓時·縈繞在其上的劍罡變得更加狂暴,甚至在巨劍的周圍隱約間可見到道道漣漪,一股股近乎實質的能量在秦獄的手掌間洶湧而出,隨著這股股恐怖能量的灌注·秦獄手中的巨劍如同曜日般刺目。

「秦獄終於要動用八荒鎮炎劍技了,當初他踏至天罡時就以這道劍式逼得我不得不動用底牌,現在踏至劍罡,加上西秦封劍技。看來他已經失去耐性,想要一劍定勝負,徹底擊殺蘇敗。」祭壇上,談書墨望著那如同曜日般刺目的巨劍·眉頭微皺,目光轉向蘇敗,惋惜道:「我記得當初秦獄曾說過·在琅琊七閣中能夠逼他動用西秦封劍技和八荒鎮炎劍技的人屈指可數。而今日,蘇敗卻能夠將秦獄逼到這種程度,真是讓人驚嘆。不過正如秦獄所說,蘇敗已是強弩之末,今日恐怕是要隕落在這裡。」

悲戀歌雙眸難得微眯,迎上蘇敗那平靜的臉龐,旋即聲音帶著些許惋惜道:「只要他的修為踏至半步天罡,先前秦獄恐怕就不會安然無飫鎩!

儘管悲戀歌沒有斷言接下來這場戰鬥的結局,然而大多數天樞閣弟子都聽出悲戀歌對於蘇敗的惋惜·目光轉向那道白衣如雪的少年,不少天樞閣弟子輕嘆道:「除非蘇敗手中掌握著比兩儀劍陣更恐怖的劍陣,否則今日他註定是難逃一死。」

蘇敗目光平靜望著那柄如同曜日的巨劍·臉上的笑容也漸漸變得凝重和凌厲,體內的真氣也是翻滾洶湧,摧枯拉朽般的劍意在蘇敗的十指尖迸發而現·雙手輕輕相合,方圓數十丈內的天地靈氣竟是狂暴起來。

瞧見蘇敗那有些熟悉的劍印,大多數人都輕微嘆口氣,還是兩儀劍陣。

目睹蘇敗雙手間勾勒而出的劍印,秦獄整個身體瞬間繃緊,腳掌轟然落在一塊巨石上,頓時·巨石立即被那璀璨的劍罡震碎成塵埃,秦獄黑色眸子中湧出無盡的殺氣:「秦宇·秦政。你們這兩個丟盡西秦臉面的廢物,今日為兄就替你們徹底洗刷這恥辱。」

手臂猛的一抖,秦獄手中的巨劍帶著尖銳的劍嘯聲,猛然砸落在地,厚重的劍刃已砸至地面之中,道道極為可怕的劍罡至廢墟中迸濺而出,遠遠望去如同地核中迸濺的火漿,頃刻間,道道半丈長的裂痕竟是如同蜘蛛網般向著蘇敗蔓延而去。

「八荒鎮炎劍技1

低沉的咆哮聲至秦獄的喉嚨中翻滾而起,秦獄身形如同閃電般劃破虛空,拖動著厚重的巨劍,直射蘇敗,那迸濺而出的劍罡徹底將整片廢墟倒塌的碎石粉碎,壓抑無比的氣息瀰漫在眾人心頭,大多數弟子都雙手捂住心頭,目光直勾勾盯著這一幕。

面對這恐怖的攻勢,就連談書墨和悲戀歌兩人眼中也是掠出些許凝重,眼前秦獄可怕的攻勢威力絲毫不亞於三品劍技。!

蘇敗漆黑的眼眸中儘是被那道如同黑色閃電般的身影所籠罩,蘇敗能夠感受到秦獄手中拖動的巨劍上正有著一股恐怖的能量急速凝聚著,同時,隨著那道道裂痕蔓延而至,蘇敗前方竟是崩塌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轟鳴聲如雷般響徹在蘇敗耳旁,蘇敗卻是徑直的向前邁出一步,雙手徒然變得如夢如幻,道道古老而又晦澀的劍印在蘇敗指尖凝聚而出,兩道幽暗的劍影在百餘道目光的注視下蕩漾而出。

大多數人都是輕嘆口氣,洛凱更是眼露戲虐的神色,冷笑道:「兩儀劍陣,蘇敗我倒是你這兩儀劍陣如何擋住領袖師兄的八荒震炎劍技。待到蘇敗被領袖師兄轟殺時,就是你們這群烏合之眾的死期。」洛凱目光轉向一旁各個緊張無比的書生和七罪,露出森冷的殺意。

面對洛凱的威脅,七罪微挑著眉頭,嘟著嘴喃喃道:「真是只讓人想親手掐死它的青妖娃。

聽著洛凱的聒噪,蘇敗嘴唇微抿,其目光落在眼前那兩道幽暗的劍影上,修長的手指徒然一點,頓時天地間的靈氣驟然變得更加狂暴,幾乎方圓數十丈內的天地靈氣如同洪流般向著蘇敗眼前的兩道劍影貫徹而去。

祭壇上,悲戀歌和談書墨兩人臉色皆是微變,不對勁,這好像不是兩儀劍陣。

洛凱眼中的戲虐瞬間凝固,目光幾乎在剎那間就落在蘇敗那白皙如玉的雙手上,喉嚨微微滾動:「不是兩儀劍陣,是其他的劍陣,他到底掌握了多少門劍陣?」

蘇敗黑色眸子中也漸漸湧出寒意,見那道迅速放大的黑色身影,其雙手狂舞如虹,殷虹的鮮血至蘇敗的指尖滴落,蘇敗渾然不知,隨著道道劍印的凝聚,一絲絲猶如實質的劍意瘋狂的灌注至其間,緊接著第三道劍影蕩漾而出,天地人三道劍印齊聚,劍陣成。

整片虛無的天地在此刻蕩漾起道道漣漪,方圓數十丈內的巨石竟是直接被震成碎片,煙塵翻滾,三道如同曜日般璀璨的劍影幾乎讓諸閣弟子臉色劇變,滿臉的驚駭欲絕,紛紛唰唰的朝後退去。

洛凱那直勾勾的眼瞳瞬間如同死魚眼般,雙手輕顫著。他是也修習過劍陣,對於劍陣的可怕他比在場任何人都清楚,見到這三道猶如實質的劍影,他感到遍體生寒,狠狠的咽了口唾沫:「這是什麼劍陣?」

祭壇上,悲戀歌那漠然的神情在這一刻也被震驚和訝然所取代,儘管在初次見到蘇敗的時候,他隱約間就有種感覺,眼前這白衣少年絕對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只是當親眼目睹蘇敗這劍陣的時,就連他也有些忌憚,喃喃道:「江山代有人才,沒想到他掌握如此恐怖的劍陣。」

談書墨深吸口氣,內心也是翻騰不休:「接下來勝負難定?」

在場的諸閣弟子在這一刻都徹底的屏住呼吸,臉色各個漲的通紅,深怕錯過接下來最精彩的一幕。

在百餘道目光的注視下,蘇敗淌血的劍指凌空點落:

「三才劍陣。」

隨著蘇敗劍指點落,眼前虛無的空間中立即蕩漾起道道漣漪,三道劍影猛烈地顫動起來而後突然暴射而出,氣勢磅雄渾無比的天氣靈氣貫徹而下,劍影絢爛如流星群墜落大地,照耀整片黃昏如同晌午般明亮。

轟!轟!

方圓數十丈內的廢墟紛紛倒塌。

百餘名弟子倒吸口氣,如此聲勢浩大的劍陣其威力豈不是更加可怕

道道數丈寬的裂痕在秦獄前方蔓延而出,煙塵翻滾,秦獄眼瞳微縮,快如閃電般的身影已是化作淡淡的光芒,掠過那道道裂痕,厚重的巨劍猛然揚起,如洪水般的劍罡至劍尖上縈繞,勢如破竹般的暴射而出。

「給老子碎1驚雷般的冷喝聲徒然暴起,厚重巨劍橫掃而出的剎那,破碎不堪的廢墟中一道道數尺長的劍罡沿著那蔓延而現的裂痕暴射而出,整片廢墟盡數化作火山口,如同火山爆發般,恐怖無比。

所有人再次忍不住倒吸口氣,秦獄領袖的八荒鎮炎劍技居然也如此可怕。

蘇敗站在翻滾的煙塵中,白衣一塵不染,宛如臨塵的謫仙般。蘇敗靜靜望著這一幕,淌血的雙手相合著,淡淡道:「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1

「天地人,皆殺1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