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七十六章孰強孰弱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獄,寒意至眸子中漸漸湧現。 「洛凱1秦獄揮揮手示意洛凱退至一旁,一股強橫無比的勁風至身下洶湧而出,將地上散落的碎石儘是捲起,旋即在秦獄那恐怖的氣息壓迫下紛紛化成粉塵灑落。一步邁出,秦獄扭著脖子...

霞正懸挂於天際間,夕陽的餘暉隱於晚霞中。!

凶島正中央,無數道身影如同閃電般的疾馳而來,人聲鼎沸。這些身影大多數都狼狽無比,甚至全身猩紅,然而這些人身上卻瀰漫著可怕無比的強悍氣息,森冷的殺意將晚風渲染的肅殺無比。

遺凶島,妖獸遍地橫行,如同龍潭虎穴。

這些人能夠倖存三日足以表明實力不凡,然而這些人的目光觸及那一道身影時,眉宇間的桀驁立即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敬畏以及狂熱。

悲戀歌負手立於祭壇上,如霜的白髮竟是被晚霞渲染出一層暈紅。平靜的目光遙遙寄於雲層之上,悲戀歌的眼神毫無焦距,好似在望著天空發獃,然而就是這樣的眼神讓大多數琅琊七閣弟子不敢大聲喧嘩。

待到夕陽完全歸於地平線時,這場名額爭奪賽算是結束。往日里,祭壇前必然有一番廝殺,畢竟倖存的隊伍中都掌握著數目龐大的積分。然而在今日,大多數隊伍都極為有默契的站在亂石的兩側,目光轉向那道如同山嶽般挺拔的身影,眼中露出些許期待:「好戲還沒開始嗎?看來我等來的還不算晚,沒錯過這場好戲。」

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秦獄身軀巍然如岳,紋絲未動,雙目微閉,靜靜端坐在斷壁殘垣之上。

然而就是這種平靜讓大多數弟子都能察覺到一股肅殺之意,好似在夕陽餘暉中滲透而出。

洛凱眼中醞釀著凌厲殺意,眺目著遠處死寂的林海,嘴角露出一抹森冷的笑意。

談書墨登上祭壇,雙手按落在護欄上,眼角餘光掃過涌動的人群,輕聲道:「祭壇上的紋路盡數浮現,現在就可以運轉,是要現在是回去?」

「你說呢?」悲戀歌淡淡道。

「這等好戲若是錯過肯定會很遺憾的·反正時間充足不如在這裡飲酒看戲。」談書墨手中驀然多出數壺酒,白色的酒壺在夕陽下折射出淡淡的光芒。談書墨將手中的酒壺遞給悲戀歌,飲著酒,心中默念著在場出現的弟子人數·道:「十六支隊伍,加上鬼不凡和蘇敗,這次名額爭奪賽中只有十八支隊伍倖存下來,比起想象中還要慘烈。不過說來也奇怪,鬼不凡的隊伍到現在還沒出現。」

「沒出現就意味著已經覆滅。」悲戀歌淡淡道。

「整支隊伍覆滅?不太可能吧。」談書墨揚在半空中的酒壺徒然一頓,訝然道。

「說笑而已。」悲戀歌面無表情道。

談書墨嘴角微抽,無奈笑了笑:「蘇敗沒出現還算是情有可原·畢竟秦獄圍堵在這裡。至於鬼不凡就有些蹊蹺。」就在這時,下方斷壁殘垣中驟然響起道道輕喝聲:「蘇敗出現了。」

蘇敗!

談書墨猛的揚起頭望著斷壁殘垣盡頭,只見紛飛的枯葉中·數道身影猶如閃電般直掠而出,分別落在兩側。

而在正中央,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正緩步而來,他步伐沉穩,衣搖曳,宛若謫仙凌塵般出現眾人的視線中,那雙寧靜如深潭的眸子正遙遙望向祭壇正中央的悲戀歌身上。

談書墨單手握住酒壺的力道不由加大數分,眉頭微凝成墨,低語道:「總算是出現了·那麼這一場戲也要開始上演了。」說此,談書墨目光嘴角揚出一抹好看的弧度,目光轉向秦獄·喃喃道:「白彬你若是在天有靈的話那就保佑這傢伙挨過今日,否則的話今後我就沒機會替你教訓他了。」

死寂的氣氛隨著這道白衣身影的出現徹底點燃,無數道帶著熱切的目光轉向秦獄·面露期待。

在這三日中,最讓人津津樂道的話題自然是蘇敗和秦獄。

在百餘道目光的注視下,秦獄緩緩睜開雙眼,眼神冰寒注視著餘暉中的蘇敗,嘴角微微勾起森冷的弧度,起身,秦獄徑直的走向蘇敗′腳步沉穩,落地時隱隱有種大地震顫的感覺·堆砌在兩側的斷壁殘垣紛紛倒塌。

洛凱雙手緊握,緊隨其後,嘴角也是微微勾起,他已經有些迫不期待見到蘇敗被秦獄撕碎的畫面。

蘇敗也是見到秦獄和洛凱臉上森然的笑意,平靜的走出數步就站立不動。

林瑾萱玉手緊攥,美眸轉向蘇敗,儘管知道蘇敗修習了那所謂的三才劍陣,然而面對秦獄那深淵如海的氣息時,林瑾萱心頭還是沒由來的一緊。

「終於-天了。」秦獄走動間竟有著啪啪的身影響起,秦-出最後一步,站在蘇敗數米開外,其腳下赫然有著道道裂痕蔓延而出。凝視著蘇敗這張平靜的臉龐,秦獄臉上森寒的殺意再也壓制不住的瀰漫而現,為了今日,他可是足足等待了數十日。

「當初秦政和秦宇也是站在我面前用這樣的口吻對我說。」蘇敗平靜道。

秦獄眉頭微皺,目光如刀鋒般冷冽:「我沒想到鬼不凡會讓你安然無恙的走在這裡。」

「因為他攔不住我。」蘇敗淡淡笑道。

一旁的洛凱嘴角立即掀起一抹譏諷的笑意:「大言不慚的傢伙。鬼不凡倘若在這裡的話,你還敢這麼說?」

蘇敗沒有理會聒噪的洛凱,目光只是平靜的看著秦獄,寒意至眸子中漸漸湧現。

「洛凱1秦獄揮揮手示意洛凱退至一旁,一股強橫無比的勁風至身下洶湧而出,將地上散落的碎石儘是捲起,旋即在秦獄那恐怖的氣息壓迫下紛紛化成粉塵灑落。一步邁出,秦獄扭著脖子,冷冷道:「當初你在秦政和秦宇身上做出的一切,今日我會百倍加還給你。」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再多的言語都只是廢話。

下一剎那,秦獄腳下頓時有著爆炸聲響起,而其身影猶如隕石般帶著恐怖無比的衝擊力,暴掠而出。

殺氣瀰漫於斷壁殘垣間,灑落在地面上的碎石紛紛被碾碎。

秦獄這震懾人心的強大氣勢讓人心驚膽顫,談書墨望著那狂暴無比的身影,嘖嘖道:「西秦雖是彈丸之地,不過這西秦君臨身法算是不錯。我記得上次選拔賽的時候,秦獄這身法還只是駕輕就熟的地步,如今居然是爐火純青的地步。嘖嘖,看來有時候仇恨確實是一種強大的動力。」

狂暴如魔神的身影瞬息間就出現在蘇敗的面前,筆直的雙臂如同長槍般遊動而出,雄渾磅的真氣至秦獄的掌心處洶湧而現,似璀璨虹芒般划空而來。

蘇敗黑色長發無風自動,狂亂的舞動著。

蘇敗微微向前邁出一步,蘇敗指似劍芒,璀璨奪目,直遞而出,一道無匹的鋒芒至天地間直墜而下的星辰般撞上秦獄的雙手,金鐵相交聲驟然激蕩而起:

鐺!鐺!鐺!

秦獄最可怕的就是他的雙手,雙手似劍。

昔日,秦獄曾憑藉他的雙手碾壓無數琅琊七閣強者。

見蘇敗居然不自量力的和秦獄展開肉搏戰,洛凱臉上已經是樂開花:「這傢伙難道不知道螳臂擋車嗎?」

身形交錯剎那,蘇敗面無表情,劍意洶湧而現,直指之處便已撕裂空氣,在極短的時間內蘇敗就已經暴刺出數十次,每一次蘇敗的手指都是點落在秦獄的手背上,隱約間赫然有著道道血花搖曳而出,這血也不知道是蘇敗手上的血,還是秦獄手上的血。

斷壁殘垣上,百餘名弟子滿臉驚嘆的望著如同鬼魅般的兩道身影,以他們的眼力只能看見兩人交錯而過的身形,竟是無法看出兩人出手的軌跡。

洛凱微皺著眉頭,隱約間他覺得有些不對勁,蘇敗這傢伙的實力怎麼變得如此強悍?

不過當洛凱目光落在秦獄背後那厚重的巨劍時,臉上立即湧出笑意:「領袖他是想要動真格了。」

談書墨也注意到秦獄細微的動作,皺著眉頭:「看來秦獄真的是迫不及待想殺掉蘇敗。」

徐荒臉色也是微沉:「秦獄要出劍了。」

秦獄出劍!

簡單的幾個字卻讓眾人的呼吸變得無比沉重。

只見疾馳中,秦獄的手儼然按落在巨劍上,厚重的巨劍如同黑色閃電般撕裂空氣,攜帶著讓方圓數丈天地微顫的力量向著蘇敗狠狠劈砍而下,那股磅讕故僑盟鬧芏啞齙畝媳詵追椎顧,其道道裂痕更是迅速的在地面蔓延而出。

洶湧而來的勁風使得蘇敗一襲白衣獵獵作響,然而蘇敗面龐上並未因為這道厚重的劍影而有所慌張,眼神淡淡望著這道劍影,蘇敗右手也是微垂,按落在青峰古劍上,鏗鏘而起。

洶湧澎湃的殺意在此刻算是徹底的爆發,直撼雲霄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