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七十四章蟄伏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上鬼不凡,那我們豈不是沒有出手的機會?」 「放心吧。鬼不凡從來不會去做狗抓耗子的事情,最多只是教訓蘇敗而已。」秦獄漠然道。 比起凶島中央的喧嘩,幽暗如古墳的蒼莽林海中卻是死寂可怕,數具...

夜色籠罩整座凶島,慘白的月光淌落於古老祭壇上。!

一道修長的身影站在夜空下,遙望著那璀璨的星空。

白髮如霜,悲戀歌的眸子比星空還要深邃,他就這般無憂無喜的站在祭壇上。

「白彬死了。」一名青年走至悲戀歌身後,其語氣驟然加重道:「死在新晉弟子開陽閣領袖手中。根據情報,白彬和天旋閣的徐靜等人聯手,欲搶奪蘇敗手中的劍卡,反而把命搭進去。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這新晉領袖的實力當真是深不可測。不過他明知道白彬是我們這邊的人還下如此殺手,未免有些過分。」

悲戀歌神情古井無波,淡淡道:「談書墨。我知道你私底下和白彬交情不淺,以你的性子絕對不會忍下這口氣。只是談書墨,往往我們握住手中的長劍向著別人出劍時,那時候我們就要做好被對方反殺的機會。白彬他要參與這場遊戲那麼就要遵守遊戲規則,這是一種覺悟。」

聽著悲戀歌的話語,談書墨神情有些複雜的點了點頭:「我只是感到惋惜。白彬的天賦在我們這些人中也算是不錯,只要他能夠繼續成長下去。今後,他必然成為宗門的強者。」

「惋惜嗎?」悲戀歌眼帘微耷,似看著談書墨那複雜的神情,又似看著天穹中那璀璨的皓月,淡然道:「這世間沒有那麼多的強者,反而有很多像白彬那樣的人,惋惜已經是個被時代淘汰的詞語。」

談書墨的劍眉就像是化不開的墨水般,側過頭望著悲戀歌那空洞的眸子輕笑道:「我要不是與你相識數十年,聽到這番話絕對會罵你薄情寡義。我已經囑咐平生恨去將他的屍體帶回來,他倒是瀟洒的離去,反而留下大堆的麻煩。」

談書墨的神情驟然沉重無比:「你也知道我做不到像領袖你這般豁達,好歹兄弟一場,對於此事我還是不能坐視不理。現在我倒是希望他能夠挨過秦獄和鬼不凡這一關·否則的話,今後我也沒機會替白彬教訓下蘇敗。」說到這裡,談書墨的目光轉向遠處那在風中低鳴的斷壁殘垣,清冷的月光下有著身影晃動。

祭壇方圓數百丈內儘是破碎的宮殿·筆直的屋檐如同盤根錯節的參天古樹般堆砌在地表之上,而在最西北的方位處匯聚著數十道身影,這些身影或站立,或竊竊私語,或閉目養神。

在慘白的月光下,洛凱面容上露出些許凝重和訝然:「你是說蘇敗在白彬和徐靜等人的聯合下還能反過來血洗白彬等人?媽的,這白彬和徐靜他們都是半步天罡的修為·加上童軍和楊逍等人,這等實力都足以讓初至天罡境的武者膽寒。如此陣容還啃下不那群烏合之眾,反而把自己都搭進去?」

通風報信的天權閣弟子拉攏著長臉·苦笑道:「如果目睹這一戰的天璣閣弟子沒有全部眼瞎,那麼結果應該就是這樣。誰也沒有想到蘇敗居然隱藏如此恐怖的實力,甚至以一己之力斬殺白彬和徐靜。」

洛凱微皺著眉頭,昔日慘敗給蘇敗這件事情被引為畢生恥辱,為雪洗恥辱,洛凱甚至不惜動用丹藥,加上數十日的苦修強行突破至半步天罡。

「半步天罡。」洛凱緊握的雙手有些無力的鬆開,此刻的他再無初次進遺凶島的意氣風發,原本以為再次遇見蘇敗能夠完虐·而如今,洛凱心中就有些沒底,轉目望向閉目養神的秦獄·輕聲道:「需要現在就找到蘇敗嗎?我們天樞閣已有數支隊伍慘死在他手中,再這樣下去,能夠隨我們前往劍域之圖的弟子人數就會大幅度減少。」

秦獄雙眸微睜·其眸光如同劍芒般凌厲,望向凶島西北方位,漠然道:「沒有那個必要。倘若他想要離開凶島的話肯定是會出現在這裡,那時便是他的死期,這點時間我還是能夠等的下去。

說此,秦獄目光徒然轉向遠處那道如霜的身影,冷峻的面容上徒然挑起一抹冷意:「白彬·我記得沒錯的話這人往日里和談書墨等人走的挺近。」

洛凱眼中也是露齣戲虐的神情:「可不是,蘇敗這下子算是徹底得罪琅琊諸閣·天樞閣,天旋閣,天權閣,簡直是舉閣皆敵。」洛凱目光也是掃向遠處的身影,不過並非是悲戀歌等人,而是天旋閣弟子所在的位置。

大多數實力強悍的隊伍都盡數達到凶島正中央,深夜中的凶島無疑是最危險的,因此這些隊伍都極為有默契的匯聚在這裡,白日里就出去獵殺凶獸,除了天樞閣,天旋閣,天權閣的三閣隊伍,也有其他閣零零散散的隊伍

在洛凱和秦獄閑談的時候,大多數隊伍的目光都是向著他們投落而來,眼神中帶著些許期待。

對於這些目光,秦獄直接無視。

「第三日就是蘇敗的死期。」洛凱倒是很享受這矚目的感覺,微微偏過頭望著遙遠的西北方位,眸中有著冷冽的殺意洶湧而現:「蘇敗你就好好享受這為數不多的時光,就算李慕辰偏袒你,他也不能插手這裡的事情,等你來到這裡的時候就是被領袖碎屍萬段的時候。」

想到這,洛凱眉頭徒然微皺,凝重道:「倘若蘇敗運氣不佳先是撞上鬼不凡,那我們豈不是沒有出手的機會?」

「放心吧。鬼不凡從來不會去做狗抓耗子的事情,最多只是教訓蘇敗而已。」秦獄漠然道。

比起凶島中央的喧嘩,幽暗如古墳的蒼莽林海中卻是死寂可怕,數具冰冷的屍體正橫躺於血泊中,猙獰龐大軀體的妖獸正吐露著銳利的獠牙,啃咬著鬼不凡等人的屍體,面目全非。

夜色漸深,蘇敗安靜盤坐於樹梢上,雙手結櫻

接連數番激戰,就算蘇敗也感到些許疲憊,特別是與鬼不凡一戰,蘇敗可謂是底牌盡出。

「天罡境果然可怕,我以劍意凝聚兩儀劍陣尚且無法徹底轟殺鬼不凡,倘若我未將這一點預料在內的話,如今躺在地上的就是我。」蘇敗輕吐口氣,洶湧澎湃的真氣再次充斥在蘇敗體內。

系統帶來的好處不僅讓蘇敗修鍊的速度遠超常人,就算是恢復的速度也是尋常人的數倍。也就是因為這優勢,蘇敗才能承受住數次激戰

揚起得至鬼不凡身上的劍卡,蘇敗面露燦爛的笑意,目光掃落在劍卡上的積分,喃喃道:「也不知道鬼不凡血洗多少個獸巢,居然有如此龐大的積分。加上我自己原先的積分,沒準這次還真能夠衝擊名額爭奪賽的第一。」

將全部積分轉移至自己劍卡上,蘇敗收取劍卡,目光掃向遠處正在歇息的書生等人,接二連三的激戰就算是徐荒和書生也有些大吃不消,特別是楊修和西門求醉兩人,身上更是掛了不少彩。

按照蘇敗的計劃,接下來的兩天就主要用於調整,等待第三日的大戰。

「到時候倖存下來的隊伍都會出現在凶島中央,既時將是名額爭奪賽最激烈的時刻。」

「秦獄已經前往凶島中央,顯然是想要在祭壇那邊圍堵我。」蘇敗眉頭微皺,在先前激戰中,蘇敗算是徹底了解天罡境的恐怖,秦獄能夠凌駕於鬼不凡之上,成為天樞閣的一名領袖,這也足以說明秦獄的實力肯定超過鬼不凡。想到這,蘇敗眉頭卻是舒展開來:「趁著這兩日的功夫,盡量掌握三才劍陣。方時,秦獄就算是動用西秦封劍術,那麼我也有把握戰勝他。」

夜色朦朧,蘇敗那白皙修長的十指在月下翩然而動,眼花繚亂的劍印伴隨著蘇敗手指的變化凝聚而現,一道道恐怖無比的氣息在其上肆虐著。

這些時日以來,蘇敗儘管將主要精力集中於天外飛仙以及那數門不入流武技,然而蘇敗對於這劍陣也未曾有過鬆懈,一元劍陣和兩儀劍陣蘇敗早就熟記於心,就如蘇敗當初所設想的那般,手札上所記錄的劍陣都是以一元劍陣為核心,演化而出的兩儀劍陣,而三才劍陣也是在一元劍陣和兩儀劍陣的基礎上演化而出。

「三才劍陣亦是天地人劍陣。因此可以將這三才劍陣看成三種具體劍印組成,一共分為天劍印,地劍印,人劍印,而這三種劍印中每種劍印亦可分成二十道劍櫻我若是想凝聚出三才劍陣,那麼勢必要準確無誤的凝聚出六十多道劍櫻」

蘇敗一直以來都曾嘗試過凝聚天地人劍印中的人劍印,儘管失敗的次數居多,不過蘇敗對於這人劍印的凝聚算是熟練無比,伴隨著劍印的變化,一道幽暗的劍影亦在蘇敗的掌心處凝聚而出,霸道無匹的力量立即在天地間肆虐著。

正在閉目修鍊的書生和七罪紛紛睜開雙眼,望著蘇敗掌心處那湧現的劍影,狠狠的咽了口唾沫。相隔甚遠,他們都能夠察覺到其上流轉的恐怖力量,心驚膽顫。

蘇敗目光緊緊盯著掌心盤旋的劍影,嘴角露出燦爛的笑意。

現在凝聚人劍印可謂是百分百成功,接下來的日子就主攻地劍印和天劍印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