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二百七十章獵殺之夜(上)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出去的弟子還沒有回來嗎?」 「按照正常情況,他們應該已經回來了,沒準在半途遭遇些許妖獸耽誤了。」葉軒樓起身,目光遙遙眺望著遠處死寂的林海。在落日前,他們就曾譴派出數名弟子前去打探關於蘇敗的消息...

猩紅的血花正在綻放,蘇敗拖著淌血的青峰古劍,一步的向前走去。

冷森森的劍光就像把尖銳的刀鋒,狠狠的插在眾人心頭。

林海中儼然死寂的可怕,各個額頭滲著冷汗望著眼前這如同地獄的一幕。

炫目的劍光猶如花叢中翩翩起舞的蝴蝶,扭動著最優雅的弧線,卻是帶起紅白相間的血水和腦漿,格外的恐怖使得不由自主的膽寒。

「蘇敗師弟我錯了。我不應該和徐靜師姐他們出手搶奪你們手中的劍卡。」

「我錯了1黃鶯般啼鳴的哭泣聲搖曳著,僅存的一名天旋閣女弟子正楚楚可憐的盯著蘇敗。

噗!

蘇敗眼皮眨都未眨,一劍刺出。劍光照耀這片林海,冰冷無情的割開那比清新脫俗的玉容。蘇敗平靜的望著眼前這滿臉驚恐的眼神,直至漸漸暗淡時,蘇敗方才抽出青峰古劍,滾燙的血至他的手指間不斷滴落,轉身,蘇敗淡淡望著那死寂的林海,淡淡道:「免費看戲的諸位師兄能否交出你們手中的劍卡?」

平靜的聲音讓蒼莽林海中搖曳的清風驟然凜冽起來,正站在林海中觀望的諸閣弟子皆是面面相覷。甚至有數支已蠢蠢欲動,企圖趁著蘇敗未發出的時候撤離,然而蘇敗接下來的話語卻讓這些為之打了個寒顫:「西北方位的那些師兄,我不介意手中的劍多染些血。我想我的身法雖算不上靈活,不過要追上你們還是很簡單。」

聽到這句話,前腳剛剛抬起的人紛紛不敢動彈,深怕惹怒蘇敗。陽光順著楊柳打落而下,碎落在那血泊上,折射出的血光是如此刺目。

噤若寒蟬,這些人臉上紛紛露出苦笑的神情。

原本他們是打算趁著人多勢眾瓜分蘇敗手中的積分,在徐靜和白彬出現后,他們就已經不抱這樣的想法·只想觀望這場好戲,誰會想到徐靜和白彬如此強者竟隕落於蘇敗手中,四支隊伍更是團滅。

心雖有不甘,這些人還是紛紛走出林海·將手中的劍卡甩給蘇敗。

蘇敗直接取出自己的劍卡,將這些隊伍的積分划走,同時也不放過白彬和徐靜等人身上的劍卡。微眯著雙眼,蘇敗甩掉青峰古劍上的血跡,轉身望向吳祁道:「按照規定,你們可以分得兩成積分。」

吳祁目光獃滯望著翻滾至自己腳下的殘肢,徐靜那半張臉在這一刻顯得如此猙獰。

「吳祁?」蘇敗揚起手中的劍卡·輕聲道。

聽到蘇敗的聲音,吳祁身軀微顫,迎上蘇敗那溫潤如玉的面容·面露遲疑之色:「蘇敗師弟,這積分我們還是不要了。畢竟先前我們也沒出多少力。」

蘇敗直接劃出些許積分給吳祁,微搖著頭道:「這是你們應得的,如果不是你們出手拖住徐靜等人,躺在地上的就是我們。」

蘇敗看的出,吳祁這些人應該是被自己先前那狠辣的手段給嚇到。蘇敗眼角餘光掃過一旁的阡陌和林瑾萱,見兩人臉色也有些慘白。特別是蘇敗眼神投來的時候,兩人眼神都有些閃躲。

「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先前的趕盡殺絕有些過分?」蘇敗淡淡道。

大多數人都微低著頭,緘默不語。

「或許在你們眼中天權閣和秦獄那些人想置我於死地·領袖殺他們是理所當然。而徐靜和白彬等人與領袖沒有過多的恩怨,最多就會奪取我們手中的積分,如此趕盡殺絕未免有些太殘忍。只是諸位有沒有想過·倘若領袖先前未擊敗童軍和楊逍,那麼徐靜他們一旦制服我們,等待我們的又是怎麼樣的下場?」燕間冷笑著·狠狠踩在遍地的屍體。

聞言,大多數人都是驀然輕嘆口氣,很多道理他們都懂,只是很難接受。

「瞬間的憐憫可是會喪命的,所以我決不會憐憫。」蘇敗看著遠處林海間的暗淡天沉默已久後方才輕聲道:「吳祁師兄,我們之間的合就此結束。我想天權閣和秦獄那些人恐怕是不會來這裡尋我·最後還是要我親自去找他們。」

望著那走向陽光中的蘇敗,那猩紅的血衣是如此的刺目。

斑駁的陽光灑落在蘇敗的眼瞳中·蘇敗不禁有些懷念起滄月和胖墩,我們原本是手沾染無盡鮮血的惡魔,又何對那所謂的偽善念念不忘?蘇敗有些想不通,也懶的去想,他只知道自己好不容易從地獄中爬出來,他比誰都愛惜自己的命,無論是誰,想要自己的命,他都會十倍加還。

書生微皺著眉,看著腳下雙靴上的血跡喃喃道:「可惜我這雙新靴子。」

壓著草帽,書生搖晃著手中的青色古卷,緊隨在蘇敗身後:「按照我們手上的積分足夠在三日後擠進前七,接下來的時間內盡可去獵物,沒必要去獵殺妖獸。」

書生話中的獵物自然是指鬼不凡和秦獄那些人。

聞言,蘇敗面容上也是露出些許燦爛的笑容:「無論是鬼不凡還是秦獄,他們的實力都不是徐靜和白彬可以比擬的。雖說這兩人聯手的可能性很少,不過誰也說不定這兩人會不會喪心病狂的聯手,所以,在第三日來臨時,我們要徹底的解決其中一人。」說到這裡,蘇敗的目光已經投向那獸吼聲不中央。

夜色漸濃,慘白月光下的凶島顯得更加的毛骨悚然。

徐靜,白彬,童軍,楊逍等人的慘死立即傳遍了整座凶島。

某處布滿亂石的空曠地帶上,如水般的月光透過林木間隙,不受絲毫阻礙的灑落在鬼不凡臉上。鬼不凡半眯著雙眸,刀削般的面容上透著些許冷意,其強悍無比的氣息充斥於亂石堆中,方圓數里內的妖獸儘是微微顫顫的蟄伏於林海中,不敢露面。

篝火在夜風中微搖著,零零散散的天權閣弟子聚攏在一旁,竊竊私語著:

「聽說這次有數十支隊伍前往西北方位,其中包括天樞閣的白彬和天旋閣的徐靜。」

「沒想到天樞閣的白彬居然會插手這件事情,他畢竟和蘇敗無冤無仇。」

「這世界無冤無仇就殺人的多了去。

誰叫蘇敗如此狂妄,難免引起那白彬的不快。」

「嘖嘖,也不知蘇敗能否挨過今日,倘若他要是不幸死在這些隊伍手中,那麼接下來的兩日就少了許多樂趣。還多了些遺憾,軒樓師兄可是很想親手教訓那傢伙。」

火光映襯著葉軒樓那張略微陰沉的臉龐,葉軒樓冰冷的目光盯著那閃爍的篝火,左手捂著自己那空蕩蕩的衣袖,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這斷臂之仇我今生難忘,你可要活著來到這裡。」

在漫天的竊竊私語中,端坐在亂石上的鬼不凡微睜雙眸,淡淡道:「譴派出去的弟子還沒有回來嗎?」

「按照正常情況,他們應該已經回來了,沒準在半途遭遇些許妖獸耽誤了。」葉軒樓起身,目光遙遙眺望著遠處死寂的林海。在落日前,他們就曾譴派出數名弟子前去打探關於蘇敗的消息,在片刻前就有數名弟子斷斷續續的回來,徐靜和白彬等人出現的消息就是那些弟子帶回來的。

鬼不凡眉頭微皺,側過頭對著一旁的兩名青年道:「玄瞳和木獄你們兩人前去接應下。」

「諾1兩道魁梧的身影徒然在篝火前站起,身形晃動間就徑直的對著林海直掠而去,瞬息間就消失在那樹梢盡頭。然而就在兩人離去數息后,其凄厲的慘叫聲驟然在林海中響起,劃破雲霄,打破夜晚的寧靜……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